第2025章 锄头与剑 - 天骄战纪

第2025章 锄头与剑

虚文帝祖声音刚落。 轰! 一挂金虹贯空冲出,一个高冠博带的男子踏着金虹而来。 他犹如一尊帝王般,有君临天下的气势,模样清瘦,一对眸映现大道异象。 众魔道庭,天澜帝祖! 之前,正是他开口,和寂灭雷帝言辞争锋。 “哼,你这手下败将终于愿意现身了?” 寂灭雷帝冷哼,透着不屑,哪怕已是一股元神力量,在面对天澜帝祖时,也显得极其强势。 “季玄,真以为投靠了方寸山,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天澜帝祖神色冰冷,“本座告诉你,今日你这一股元神力量,也休想再活着!” “只有你一个?” 君桓问。 “当然不止本座一个,君桓道友剑道之威,夺尽造化,若欲擒杀你这条大鱼,必须认真对待才行。” 天澜帝祖平静道。 话音未落,附近虚空一阵翻滚,随之陆续映现出一道又一道身影。 这些身影拢共七人,有男有女,模样虽不同,但气势皆恐怖滔天,如若大道之祖,神威无量! 甫一出现,天地哀鸣,似承受不住他们身上的威势。 一些帝境人物更是浑身紧绷,感到压抑。 须知,以他们的境界,都足以威慑诸天,横行世间,可面对这些陆续走出的身影时,却只能仰望! 因为,这些无不是早已多年不曾出现在世间的帝祖人物,有的来自六大道庭,有的来自十大战族,也有的来自太古帝族…… 不过,对君桓、朴真、林寻他们这些方寸山传人而言,这些人皆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敌人! 天澜帝祖、再加上其他七位陆续出现的帝境人物,让得场中的局势也是再度一变。 这等力量,都能横扫诸天! 林寻瞳孔微眯。 他能撂倒这一场早已有所蓄谋的对弈非寻常可比,却没想到,会这般恐怖。 放眼所见,一般的帝境人物都逊色,而有资格开口的,无不是跺一跺脚都能让星空震颤的老古董! 这等一幕,恐怕也只有太古时的“十方道战”、上古时的“众帝道战”可媲美了。 却见君桓却一点也不惊慌,自顾自道:“朴真师兄,现在有八个老东西要对付咱们,我来搞定三个,你来搞定五个,怎样?” 朴真一怔,犹豫道:“为何……不能平分?” 君桓理直气壮道:“谁让你是师兄来着,当然要承担多一些。” 被君桓的目光盯着,朴真只能苦笑,闷声闷气道:“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 “我二人亦可帮忙的。” 夏行烈开口,旁边的寂灭雷帝跟着点头。 君桓直接拒绝,随口道:“你们还是呆在这,看好我这经不起摧残的小师弟好了。” 夏行烈和寂灭雷帝面面相觑,两人也算是这星空古道上呼风唤雨般的通天人物,可现在,却竟有些被瞧不上…… 林寻都一阵错愕,什么叫经不起摧残? 他暗自腹诽:“君桓师姐何止是皮,说话也太伤人了,真不知道季玄前辈是如何那般痴狂于她的……” 何止是林寻他们,天澜帝祖等人听到君桓的安排后,都一阵怔然,什么时候,他们被如此小觑过? “怪不得方寸山被毁了,看来是因为口气太大的缘故。” 一个宛如少年,仪态孤傲的帝祖嗤笑。 君桓伸手一指此人,道:“朴真师兄,这老小子交给我了,待会我让他跪着再跟我说一遍这句话。” “好。” 朴真痛快答应。 “哼,不知死活!” 那宛如少年的帝祖脸色一沉。 回答他的,是君桓毫不客气的一剑,剑气极尽绚烂,瑰丽到极尽,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也是这一剑,拉开了这一战的帷幕。 “动手!” 几乎同一时间,天澜帝祖等人一起出手。 帝祖,帝境返祖之境。 似这般境界,太过崇高,别说是林寻这般的绝巅准帝,就是绝印武帝这般的帝境人物,都只能仰望。 当战斗爆发,他们的身影一瞬就挪移天宇深处,也只有在天穹之下,才能令他们的威能极尽释放。 若搁在大地上,不止会碍手碍脚,且造成的毁灭灾难也太大,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朴真师兄也冲出去,将扛在肩膀上的锄头拎在手中。 锄头长丈二,通体漆黑,轮廓颇为粗犷,看似锈迹斑驳,却给人一种返璞归真般的凝重感。 拎在朴真那蒲扇般的大手中时,令得他整个人气势一变,铜浇铁铸般的古铜色肌肤上弥漫出一股浑厚的神性力量,配上他那如同铁塔般魁梧的身躯,大有气吞寰宇之气魄。 说动手时,朴真根本毫不迟疑,脚踏虚空,劈头盖脸就是一锄头,朝一位帝祖人物狠狠砸去。 轰! 天地色变,一锄头而已,却犹如视天地为田,而朴真则像在锄地,将虚空都碾碎齑粉,情景骇人。 “怕你不成?” 那位帝祖神色阴沉,自朴真和君桓出现,就一直以一种高高姿态无视他们的存在,如今更是一言不发大打出手,这已彻底激怒了他。 说话时,他身影一纵,浑身缠绕着的一根根赤色神链狂舞,倏然化作一柄赤色斧钺,与朴真硬撼。 嘭! 一阵碰撞轰鸣响彻天地,神性力量如飓风扩散,隐隐产生神魔哭嚎、神血滂沱、大道哀鸣等等异象,扰乱八方天机。 那位帝祖身影踉跄,暴退数十步,脸色青白交加。 “我是个粗人,只会种田,就相信自己手中的锄头,在我眼中,你们就像田里的杂草,必须除之,你一人不够看,还是统统一起上吧。” 一击得手,朴真声音沉闷地开口,浑身古铜肌肤澎湃神力,再次挥着锄头砸来,简单粗暴之极。 “杀!” 其他帝祖早已蓄势以待,见此,其中两人当即毫不迟疑,一起联手对抗朴真。 而剩下的五人,则极为默契地冲杀向了君桓。 “君桓师妹说了,让我杀五个,你们怎么不听话?” 朴真猛地挥动锄头,身影一闪,刹那间轰砸出万千次,竟是硬生生将三位帝祖的联手震开。 同时挥手之间,将另外两个原本冲向君桓的帝祖阻拦。 也就是说,一瞬间的功夫,朴真一个人向五位帝祖开战! 那等以一敌众的大气魄,藐视天下帝境的派头,俨然有天上地下唯吾独尊之势,令人震颤。 “找死!” “你这该死的东西,简直是不知死活!” 朴真这等极度嚣张的架势,彻底激怒了那些帝祖,纷纷与之硬撼,出手毫不留情,皆都动用了杀手锏。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间,被一道道宛如神祗般身影充斥,纵横天宇深处,激斗九天之上,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这可是帝祖之间的对抗! 所动用的手段,无一不是堪称无上的帝道秘法,可想而知这一场战斗,何等之逆天。 这一刻,云之山所在的这一座洲境内,都受到波及,到处呈现出天昏地暗,虚空断裂,大地塌陷,日坠月落的恐怖场景。 处处雷鸣闪电,神性力量流窜,搅乱天地风云! 鸿蒙世界的一州之地,就如一方大世界般浩瀚,栖居在其中的亿万万众生,无论修为高低,在此刻皆惊得浑身发软,六神无主,还以为有末日大劫降临。 有些胆小之辈更是被骇得屁滚尿流,直接晕厥了过去,到处都是混乱不堪的灾难景象。 这一切,皆都是因为这一场“帝祖之战”而引发! …… “朴真师兄不愧是种田出身,这手段真是粗暴……” 君桓发出一声感慨,她眯了眯漂亮的丹凤眼,“若不花些力气,怕是会夜长梦多只能粗鲁一次了。” 在她附近,天澜帝祖等三位帝祖人物早已出手,对她进行围攻。 而在说话时,君桓袖袍一挥。 一柄无形之剑,缭绕神辉,凭空而现,一刹那间,天地色变,无穷浩瀚神力蜂拥冲入那一柄无形剑中。 这渺渺冥冥的虚空中,竟是蕴生出一道道剑之文字,有扭曲如蚯蚓的金文,有古朴拙奇的铭文,有晦涩神秘的神魔之文,有意味无穷的混沌秘文…… 这些古老而不同的文字,皆化作一道剑气,烙印青史之力,蕴含岁月之威能,甫一出现,齐齐缭绕在了那一道无形剑四周。 仅仅转瞬,这柄无形剑竟犹如获得灵性,爆绽无量神意,冲入九霄之外,摇动亿万星空! 这等声势,堪称旷世罕见! 甚至整个州境内的芸芸众生,此时此刻,皆都敏锐注意到,一股浩瀚无上的剑之力,正在无垠高远的苍穹之上弥漫! 而君桓抬起纤纤玉手,握住了那无形之剑,横扫而去。 唰! 一刹那,天崩,地裂,万物崩殂! 天澜等三位帝祖无不色变,全力与之硬撼。 轰! 一阵剧烈轰鸣,那天宇深处,被恐怖的神辉和道光充斥,茫茫无量。 能够看见,天澜等三位宛如神祗般的帝祖,在君桓的剑道之力杀伐之下,竟从一开始就被压制! “君桓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旦动手,比男儿都强势和凌厉……” 目睹这一幕,季玄又露出痴迷之色,心旌摇曳。 —— (感谢劫尔童鞋的打赏!金鱼以前说过九月会爆发,这月中旬前会小爆一下,月末时候,会大爆一下。 另,月初第一天,求一下保底月票~)

上一篇   第2024章 一剑斩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