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6章 帝道状元郎 - 天骄战纪

第2026章 帝道状元郎

真武帝以一敌五,神勇盖世,一柄锄头挥舞间,令得天地乱颤,神辉轰震,强横得一塌糊涂。收藏本站 而君桓剑帝演绎极尽绚烂之剑道,恢弘瑰丽,如若大美不言,压制得三名帝祖都抬不起头! 两者展露出的通天手段,也是让众帝心颤,为之色变。 太强了! 若非亲眼所见,根本就无法想象,这些方寸山传人所拥有的力量是何等之逆天。 须知,帝祖,本就是踏入帝境九重关,于此境返祖的无上存在,纵然是搁在六大道庭这等大势力中,都是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可现在,八位帝祖一起出手,都显得力有不逮! “本座若踏足此境,这星空上下,何处去不得?” 夏行烈眼神中泛起一抹灼热。 他距离返祖之境,只差临门一脚! 林寻睁大了眼睛。 只是,发生在那天穹深处的帝祖之战过于浩瀚和恐怖,远不是他能够窥伺。 他只能看到,纵然是被围攻之下,朴真师兄和君桓师姐也应对自如,甚至处于优势! 这让他也心中震颤,不敢想象。 世人皆言称他林寻在圣境拥有逆天之战力,可称无敌,可是和朴真、君桓相比,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蓦地,一道淡漠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 “诸位道兄,还请去助天澜等人一臂之力。” 话音还未落下,就见数道身影掠出。 每一个,皆如若无上主宰,威势之盛,让虚空都哀鸣。 这,竟又是一群帝祖! 甫一出现,他们就冲上天穹深处,加入战局,和天澜道祖一行人一起,对朴真、君桓二人进行围攻。 “好!” “如此一来,必可轻松镇杀这方寸山的两个余孽!” 场中轰动,绝印武帝等帝境人物皆精神一振,这等属于帝祖之间的对弈,他们虽插不上手,可却清楚,纵然君桓和朴真二人再强大,可也难以再从围困中杀出! 林寻心中一沉,双手悄然攥紧。 他都不禁怀疑,此刻的云之山附近,究竟还蛰伏着多少帝祖境人物? “我要去帮君桓!” 寂灭雷帝季玄再也坐不住了,浑身雷霆轰鸣,气势惊人。 “你都已只剩下一股元神力量,还要去拼命?” 夏行烈皱眉。 “君桓若遭难,我活着也了无趣味。” 季玄深吸一口气,破空而起。 “不自量力!” 一道冷笑响起,就见燃穹魔帝、绝印武帝两人一起出手了,从半空中阻拦季玄。 轰! 燃穹魔帝抬手,一杆金灿灿的大戟杀伐而出,卷起重重帝道法则,汹涌慑人。 绝印武帝挥拳,拳印如山,从一侧进行压迫。 转瞬,季玄被阻拦。 若是全盛时期的他,挥手间就能灭了这两个对手,可惜的是,如今的仅仅只是一股元神力量。 哪怕就是全力出击,也根本无法突破围困,自然更不可能去帮君桓。 “真以为这样就能阻我?” 季玄震怒。 “千万不要拼命!” 夏行烈瞳孔一凝,似猜出季玄的想法。 “前辈,还请您去助季玄前辈。” 林寻飞快开口。 “你呢?” 夏行烈皱眉。 “我自有应对手段。” 林寻神色平静。 “好!” 夏行烈当机立断,锵的一声,剑吟惊世,他身影掠空而起,散发出恐怖无边的威势。 对他极魔剑帝而言,除了帝祖,在场其他帝境人物,还不被他放在眼中。 之前不出手,仅仅是因为要保护林寻罢了。 只是,夏行烈刚一行动,就被一道恐怖的剑意盯上,让得他身影倏然一顿,眸子中闪过一抹寒芒。 “夏行烈,你的对手是我。” 伴随着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一个紫发男子凭空而至,他神色冷峻,身披猩红鹤氅,英姿神武。 在其手中,拎着一杆幽青铁枪,枪锋刺目无边。 “纳兰齐,你也要跟本座作对?” 夏行烈眸子中锋芒毕露,剑意惊人。 纳兰齐! 太古帝族纳兰氏老古董,一个在枪道上臻至极尽之境的帝境人物,被誉为“锋武大帝”! “有何不可?” 纳兰齐神色冷峻,掌中铁枪一扫,挪移杀伐而来。 “既如此,那今日本座便斩了你项上人头!” 夏行烈发出一声哂笑,挥剑杀伐。 转瞬间,大战上演。 一个是极魔剑帝,一个是锋武大帝,一剑一枪,在这虚空中开辟出一方站场,展开杀伐。 轰隆! 恐怖的帝道神威,将两者征战之处淹没,就见剑气纵横,枪影幢幢,映现出一幕幕惊天动地的异象。 林寻心中都一阵紧张。 季玄被牵制,夏行烈也被牵制,而在天宇更深处,君桓、朴真二人则陷入一众帝祖的围困中。 对弈至此,局势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即便是在场那些帝境人物,都一阵眼花缭乱,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或者说,连他们也没想到,会有如此多几乎如同传说般的恐怖人物,会陆续登场! “难道,时隔近十万年的今日,又要上演‘众帝道战’不成?” 有人轻语。 嗖! 无声无息地,在林寻脚下虚空,浮现出一朵金灿灿的莲花,花瓣怒放,流淌神秘的帝道光泽,要将林寻整个人吞入花蕊中。 而林寻,根本就浑然不觉。 这是真正的帝境人物出手,力量之玄妙,早已超出他的想象! 暗中,一名灰袍老妪露出一抹笑意。 但仅仅一瞬,她的笑意就凝固。 就见由她释放的那一朵金灿灿的莲花,忽然被一柄玉尺敲击了一下。 啪! 金色莲花一颤,绽放的花瓣一片片凋零,化作劫烬。 紧跟着,玉尺横扫林寻四周。 瞬间而已 一口钵盂被砸得嗡鸣倒飞,一条赤色玉带被砸得倒卷,一个翡翠似的葫芦被砸得跌落虚空…… 也就是说,这玉尺横扫之间,便将三件原本隐匿于虚空,悄然杀向林寻的宝物,一一击溃! 显然,之前出手的,不止是那灰袍老妪,同时还有其他三位可怕的人物一击出动,目的自然是为了擒下林寻,夺走其身上的混沌重宝和造化! 若不是那一柄玉尺出现,差点就被他们得逞。 目睹这一幕,后知后觉的林寻都悚然一惊,头皮发麻,背后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谁?” “该死!” “功亏一篑……” 一阵透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也是引起了在场其他一些大人物的注意。 所有目光看过去,就见不知何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林寻身边。 他峨冠博带,儒袍宽袖,掌握一卷书,眼神清澈,腰脊峻拔,有一种如玉般的温润气度。 就如若一位文质彬彬,腹有诗书的谦谦君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儒雅男子,落入在场其他帝境人物眼中,却感到身心一阵悸动,冒出一阵寒意! “师弟,我道号‘雪崖’,在门中排名十九。” 儒袍男子开口,眼神清澈而温和。 他的声音就如溪涧流水般浸润心田,让林寻心境中的焦虑和紧张一扫而空,变得静谧而平和。 十九师兄,雪崖! 林寻想起了千羽剑花,想起她曾叮嘱自己,要带给雪崖师兄的一柄“听雪竹剑”。 他却没想到,第一次见到雪崖师兄,会是在这样一个处境中。 “见过师兄。” 林寻道,内心涌起感激,他清楚若不是雪崖师兄出手,刚才的自己,肯定要遭遇不测。 “等解决了眼前之事,我们师兄弟再叙旧。” 雪崖笑着拍了拍林寻肩膀,而后将目光看向场中,原本温和而清澈的眼神中,多出一抹淡漠。 而此时,场中众帝都露出惊疑之色。 雪崖,这个名字让他们感到陌生,可方寸山十九传人“状元郎”之名,谁能不知? 帝道状元郎,经纶动四方! 雪崖,早在很久以前,便被视作帝境首屈一指的翘楚,是都在帝道造诣上,可摘得“状元”二字的传奇人物! “状元郎,没想到你竟还活着……不是说,你已在寻觅星空彼岸的路途上遭难了吗?” 一道沉浑的声音响起。 “传闻岂能当真。” 雪崖眼神泛起伤感之色,“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年前往寻觅星空彼岸,否则的话,也不会错过上古时的那一场‘众帝道战’……” “哼!当年你即便参与,怕也是有死无生。” 一道冷哼响起。 “是吗。” 雪崖眼神中的伤感消失,被那一抹淡漠重新取代。 他抬手一点虚空。 唰! 一柄青灿灿的玉尺掠出,倏尔划破虚空而去。 极远处的虚空,被那一柄玉尺砸得塌陷,猛地产生震耳欲聋的轰鸣。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发出闷哼,踉跄掠出,赫然是那一个之前出手偷袭过林寻的灰袍老妪。 她反应极快,双手交错,凝结出一朵朵金色的道莲,去和那劈打而至的玉尺硬撼。 轰! 天崩地裂般的碰撞响起,天昏地暗。 就见青色玉尺势如破竹,砸得那灰袍老妪头破血流,任凭她如何反抗都无济于事。 最终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声音,灰袍老妪的躯体和元神齐齐被砸得爆碎。 前后,也不过须臾间而已,这在帝境道途上拥有着极其高深造诣的灰袍老妪,就一命呜呼! “有死无生的……是你啊……” 雪崖轻叹,儒袍飘曳,丰神如玉。 bq

上一篇   第2025章 锄头与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