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7章 经纶动四方 - 天骄战纪

第2027章 经纶动四方

玉尺一击,敲杀一帝! 雪崖展现出的力量之恐怖,令全场都色变。 真武帝、君桓剑帝都已强大得无法想象,现如今又多了一个毫不逊色的帝道状元郎,这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 唯有一些曾参与到上古众帝道战的老人最清楚,方寸山的传人或许数目很少,可每一个皆有着超乎想象的恐怖战力! 否则,当年的众帝道战,断不会出现那般惨烈的伤亡。 “师弟,帝境成道不易,可也是分高低的,所谓帝道九重关,一关一重天,不同境界,掌控的力量完全不同。” 却见雪崖声音温和道,“像朴真师兄和君桓师妹,他们都已踏入帝境九重的门槛,于帝境返祖,可称为帝祖。” “不过在以前,他们为了躲避禁忌力量的捕捉,才不得不压制境界,让人只以为,他们只是寻常的帝境修为,可现在……不一样了。” 不一样三字,说的意味深长。 这可是在激烈争锋的对弈局势中,可雪崖却像视若无睹似的,跟林寻阐述帝境奥秘,让林寻都一阵错愕。 天穹深处,响起君桓略带不耐的声音:“十九师兄,哪来这么多废话,快助我和朴真师兄一臂之力。” “书呆子!” 朴真那木讷沉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显然,这是他对雪崖的评价。 林寻唇角抽搐,恐怕也只有君桓师姐和朴真师兄才敢如此和雪崖师兄说话了吧…… 却见雪崖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他随意坐在虚空,将握在手中的书卷打开。 他神色平静,眼神澄澈,浑身散发出一股浩然之气,席卷十方。 “子不语,怪力乱神。” 一阵道音,从雪崖唇中响起。 每一字,皆犹如烙印大道奥秘,在天地间响彻,似洪钟大吕,激荡如雷,震撼人心。 随着这一句话响起,一片炽盛的浩然之气贯冲天宇,将朴真、君桓两人的身影沐浴其中。 瞬间而已,两人气势骤然攀升,如有神助! “儒道真旨!” “传闻中可以提升修道者战力的一门至高秘法,被列入方寸山九大镇派传承之一。” “真有如此神异的道经?” 场中响起一阵吃惊的声音。 天宇深处,君桓和朴真的战力明显提升,隐隐有扭转局势的迹象。 甚至,正在和绝印战帝、燃穹魔帝厮杀的季玄、正在和锋武大帝争锋的夏行烈,战力也明显提升不少! 而这,仅仅只因为雪崖说出的一句道文! 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看得林寻都惊叹连连。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生以成仁。”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 接下来的时间里,雪崖盘膝虚空,口诵真言,吟咏经纶,就见天地间浩然气如若长江大河,呈现出一种宏大煌煌的气象。 一些道文犹如锦绣珠玑,灿灿发光,漫天飞舞。 落入林寻耳中,就如在聆听大道,如痴如醉。 落入君桓、朴真、夏行烈、季玄耳中,则令他们战力攀升,愈战愈勇,愈战愈强。 而落入在场其他帝境耳中,则宛如化作无形的刀剑,狠狠劈杀他们的道心和意志,令得他们气血翻腾,心境动荡,一个个全都色变。 那等一幕,简直堪称惊天地泣鬼神! “快阻止他!” 一道暴喝响起。 数个帝境人物冲出,祭出帝宝,演绎帝经,对雪崖攻击。 轰隆! 铺天盖地的宝光、道光涌来,碾碎虚空,声势骇人。 雪崖盘坐虚空,不闻、不问、不喜、不悲,他身影沐浴浩然气,口诵大道真经,如若不可亵渎的神。 一行行灿然炽盛的道文发光,冲其身上冲出,将那杀伐而来的力量一一阻挡化解。 而那数个冲来的帝境人物,反倒被打压得狼狈不堪,没多久便咳血连连,一个个骇然色变。 这太可怕! 一个人,独坐天地间,诵读经纶,便产生如此不可思议的威能,这简直不可思议。 帝道状元郎,经纶动四方! 这一刻,人们才深刻明白这句称赞的真正含义。 经纶如道,恰似口衔天宪! 轰! 天宇深处,朴真挥拳,将一位帝祖人物轰杀,血水将那片天都染成猩红色。 “真带劲!” 朴真木讷的神色间,浮现一抹痛快之色。 又一位帝祖陨落! 这一幕,当即震撼全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手脚发凉。 多少年了,这世间都已再不曾发生过如此血腥动荡的事情,一位帝祖的陨落,其影响之严重,足以引发诸天震颤! 可就在这云之山前,随着君桓、朴真、雪崖三位方寸山传人出现,已陆续有两位帝祖陨落! 噗! 正在和寂灭雷帝搏杀的绝印武帝,被一记刺目的雷印砸中,躯体顿时裂开。 其元神掠出,刚要逃遁,就被那贯冲天地间的浩然之气淹没。 “不——救我,救我!!” 绝印武帝的元神惨叫。 帝境又如何? 面临死亡时,也抵消不了心中的恐惧和不甘。 转瞬,绝印武帝的元神被焚燃为烬! 这死亡的一幕,让场中又是一阵震动。 不夸张地说,从雪崖出现后,这一场弥天对弈的局势,竟硬生生被他一人扭转。 正因有了他,令君桓、朴真战力显著提升。 也因为有了他,让众帝皆在他的“经纶道音”之下遭受到冲击! “够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兀响起,紧跟着,一道伟岸若神的身影凭空出现,挥手一拍。 一道掌印凝聚,五指如山,掌心如界,内蕴诸天星空之象,外映大道法则之玄微。 寥寥一掌,却竟似一方世界杀伐而至。 轰! 弥漫天地的浩然气,竟被这一掌击溃大半,且掌印余势不减,笼罩向雪崖。 “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雪崖舌绽春雷。 顿时,这威势无量般的一道掌印,在他身前之地寸寸崩灭。 再看场中,那伟岸如神的身影,却是一个相貌清奇的男子,双瞳如炼狱般幽邃,背负一口古剑。 盘武道庭,云光剑祖! 场中顿时沸腾了,认出出手之人身份,乃是坐镇盘武道庭的“五祖”之一,早在太古时,就有着煊赫威名。 死在他手下的大敌,更是数不过来! 这一刻,雪崖神色也变得认真,微微有些凝重,显然,他似也知道这云光剑祖的厉害。 “状元郎,你竟骂本座朽木和粪墙?真是好胆!” 男子冷笑,抬手一指,锵的一声,背后古剑腾空,斩向雪崖。 这口古剑,长不过二尺,通体如雪,剑刃无锋,却映现出繁密晦涩的道纹。 随着这一斩,这天地像画布似的,被一分为二。 恐怖的剑意,令得在场众帝的神魂都有被撕裂的感觉,眼神刺痛。 这一剑,太强盛! 雪崖身前,浮现出一把青色玉尺,和这一道剑气撞在一起。 轰! 天摇地晃,日月无光。 雪崖身影一阵摇晃,但一直保持着盘坐的姿态,只是神色愈发的凝重了。 “若你专心与本座一战,或许还能撑上一段时间,可惜,你还要帮真武帝和君桓剑帝,分心之下,你必败无疑。” 云光剑祖说话时,古剑发光,再度斩下。 唰! 剑意如沸,横贯虚空。 云之山所在的这座州境,何等浩瀚和广袤,可在这一剑斩出时,整座州境都猛地一颤,不知多少的大山突兀地崩碎。 不知多少的房屋轰然倾塌,亦不知有多少的惊呼和大叫响起…… 一剑之威,惊扰一州之地! 雪崖深吸一口气,刚欲起身对战,就听一道轻柔温婉的声音响起: “师弟你且专心诵经便是。” 声音响起时,一缕流光似的丝线掠出,于虚空中一缠。 云光剑祖那惊动一州的一剑,竟是被丝线缠住,不等挣脱束缚,就被这一缕丝线切割,在半空中断裂开。 “这……” “怎会被挡住?” 场中一阵动荡,群帝皆心中一寒。 那等无可匹敌的磅礴一剑,就这样被化解了? 雪崖唇角泛起会心的笑意。 他摒弃杂念,再不想其他,身心空明,诵读经纶。 远处的云光剑祖则瞳孔一缩,古剑蒸腾,却不再出手。 就见,一道淑静如兰,婉约柔美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雪崖和林寻身前,乌黑长发盘髻,露出一张素净恬淡的玉容。 她从头到尾,给人的感觉就如水般柔润干净,气质也那般温婉,可当她出现,却有一阵惊呼响起。 “是她!” 云岩大帝等人皆认出,在古仙禁区行动拉开帷幕之前,这女子曾以归元道庭的身份出现,掌掴火灵女帝,让得后者毫无挣扎反抗之力。 “她怎么来了,这不可能!” 暗中则有一阵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似根本没想到,这本不该出现在此的一个人,怎地却出现了。 云光帝祖都露出意外之色,眸光闪动,惊疑不已。 这素净温婉的女子,自然就是方寸山第三传人若素! 而当看到若素师姐出现,林寻心中也变得踏实起来,甚至有些期待,真正出手时,三师姐又该有着何等风采? —— (书评区和书友群好多催更的声音,也有吐槽金鱼更新不给力的牢骚……嗯,不是金鱼不给力,是金鱼努力想把这一战写得精彩一些…… 这样吧,那就不等中旬了,明天金鱼就会全力爆一下,三更?四更?会有的!) 8)

下一篇   第202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