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8章 - 天骄战纪

第2028章

天穹深处,君桓、朴真还在和对手激烈厮杀,一个剑道风流,一个神勇无匹。 另一侧,季玄和燃穹魔帝对战,雷霆奔腾,魔气狂涌。 夏行烈和纳兰齐的对战最激烈,一剑一枪,上演旷世之决。 虚空中,雪崖盘膝诵经,浩然气贯冲九天十地,一个人而已,却影响着整个战局。 因为他的儒道真旨,不止可以提升君桓等人的战力,且可以冲击和影响敌人的心神,端的是神妙无比。 这一场场战斗,皆吸引着不同层次的帝境人物瞩目。 可当方寸山第三传人若素出场,让得全场所有的目光都几乎落在了她身上。 她气质婉约,幽静若兰,可她的出现,却引发动荡! 似乎,谁也没想到,她还会出现在这里。 “师弟,你可知道他们为何这般惊讶?” 若素声音柔润如水,在这片天地间响彻,并未掩饰什么。 “为何?” 林寻也好奇,他察觉到,无论是云岩大帝等帝境人物,还是远处的云光剑祖,在若素师姐出现后,都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他们都以为我死了。” 若素轻声道,“还记得在玄黄道庭的时候么?” 林寻点了点头。 “当我离开后,就被一些老东西盯上,一路尾随,不打算让我活着离开……” 若素唇角翘起一抹玩味弧度,“事实上,我也没想到,他们竟如此下血本,出动了四位帝祖和一件禁忌道宝,这威胁可就太大了。” “师弟你有所不知,我们方寸山传人,这无数年里之所以流落天下各地,宛如孤魂野鬼般飘荡着,轻易不敢显现踪迹,原因就在于,一旦暴露踪迹,就会被这覆盖诸天上下的禁忌力量盯上。” “所以,那四位帝祖境人物才会带着一件禁忌道宝,以此当做杀手锏,欲将我除了。” 说到这,云光剑祖以及在场其他帝境人物的神色都变得不自然起来。 林寻则心中一紧,想起了那能够参悟和掌控禁忌秩序力量的“无名帝尊”! 他禁不住问:“后来呢?” 若素笑起来,唇中吐出四个字:“他们死了。” 轻飘飘一句话,令场中气氛骤然一静。 “死了?” 云光剑祖瞳孔收缩,场中其他帝境人物也都色变。 “这不可能!” “那四位帝祖,皆早已臻至祖境中的神妙地步,宛如不朽不灭,可万古长存,怎可能会被你杀死?” “囚神之塔何等玄妙,内蕴一股禁忌秩序之力,为何没将你这孽障杀了?” 在这片天地的暗中,响起一阵惊怒的声音。 显然若素的话,令他们无法平静,难以接受。 这让林寻心颤,这才意识到,在这暗中竟还蛰伏着不少恐怖的存在,直至现在才显露出声音! 若素笑了笑,掌心一翻。 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出现,白发染血,怒目圆睁,光洁的额头中央,有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犹如被锋刃刺穿。 “这是我乾坤道庭‘灵禾帝祖’!” 一道惊呼响起,让场中众人心中一寒。 灵禾帝祖,乾坤道庭硕果仅存的“祖境”活化石,证道于太古,乃乾坤道庭开派祖师的亲传弟子,辈分高的吓人。 传闻,他已在祖境浸淫无数年! 可现在他的首级,却被若素摘取…… 显然,这位活化石般的古老存在,已经遭难! “你该死!” 一道身影冲出,降临场中,化作一个黑袍中年,浑身青色神焰缭绕,须发怒张。 乾坤道庭,千骨帝祖! 这位隐藏于暗中的老古董,在得知灵禾帝祖的噩耗后,终于忍不住在此刻显现身影。 “急什么,对弈才刚开始,稍安勿躁。” 若素说着,掌心一翻,一个紫色玉葫芦浮现,晶莹剔透,弥漫混沌气,犹如诞生于大道本源的天然之物。 可在紫玉葫芦表面,却破裂一个窟窿,让得它的神性衰减,变得暗淡无比。 “各位可认得此物?” 若素问。 话音刚落,一个身披风火道袍,头戴羽冠的老者已从暗中走出。 他瞳孔如电,怒喝道:“这是我洪荒道庭‘吞江帝祖’的本命帝宝‘造化紫气葫’!” 若素点头道:“不错,正是此物,吞江帝祖死不足惜,这宝贝的器灵也随之自焚,倒让我惋惜不已。” 那来自洪荒道庭的道袍老者气得目眦欲裂。 场中其他人则无不色变,心头颤粟,吞江帝祖和其本命帝宝都被毁了? 不等他们反应,若素指尖轻弹。 一颗染血的心脏和一块血淋淋的残破兽皮一起出现。 若素问:“这两样东西,是否有人认得?” 场中一片死寂,众帝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半响才有一道带着颤抖的声音响起:“这……该不会是‘九凝帝祖’的道心,‘妙轮帝祖’的皮囊吧?” 云光剑祖、千骨帝祖以及洪荒道庭的那位道袍老者,在这一刻心中也齐齐一沉,毛骨悚然。 至于在暗中,更不知有多少倒吸凉气的声音刹响起。 “不错,九凝这老骨头来自梼杌战族,一身道行凝聚于此道心,若将其入药,可炼制一味无上祖丹。” 若素语声呖呖,响彻天地。 “妙轮这老东西虽不堪了一些,可好歹也是穷奇战族的祖境人物,我将其皮囊剥掉,勉强可以为我小师弟炼制一件品相不俗的道袍。” 一番话,令全场帝境震颤,心生兔死狐悲之感。 九凝帝祖和妙轮帝祖,何等至高的两位老前辈,早已在帝境之路上拥有登峰造极的造诣。 可如今,不止被人杀害,连他们的心脏、皮囊都被当做神料,要用来炼丹和缝制道袍! 这,何其之悲? 一些帝境心头发冷,这方寸山第三传人看起来温婉素净,谁能想到,她的手段会如此之血腥? “师姐她……竟要用一位帝祖人物的皮囊为我炼制道袍?” 林寻都不禁瞠目结舌,这等事情他别说听过,连想都没想过,太不可思议。 同时,一股说不出的自豪涌上林寻心头。 自若素师姐前来之后,虽不曾真正显露神威,可她随手抛出的一些东西,就让全场为之震骇,整个对弈的局势,都被她一人掌控! 灵禾帝族、吞江帝祖、九凝帝祖、妙轮帝祖……整整四位拥有着不可思议神通的帝祖人物,早在之前就被她一人解决。 虽不曾亲眼目睹这等战斗,可只要想一想,就令人热血贲张! “老夫实在很好奇,似你这种角色,早已被禁忌力量视作异端,为何还能够活下来?” 一道沧桑声音响起。 若素笑了:“你说那件囚神之塔?此宝确实厉害,内蕴一股禁忌秩序力量,对我的威胁也最大,可惜,如今可不比当初了……” 她淡然道:“自上古众帝道战落幕,我便进入未知之地,寻觅破解禁忌秩序力量的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我找到了一个窍门,炼制出一件能够遮蔽禁忌秩序力量查探的小玩意。 “虽然只能维系一刻钟时间,可用来杀敌……已绰绰有余。” 她没有说那一件“小玩意”是什么,但所有人都明白了,正是因为这“小玩意”让她避开了“囚神之塔”的威胁! 并且,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一举将灵禾、吞江、九凝、妙轮四位帝祖人物击杀! 想到这,在场众人皆不寒而栗。 君桓、朴真、雪崖各有各的风采,战力也超乎想象的可怕,可是相比而言,这位方寸山第三传人,则更令人心悸! 噗! 天穹上,忽然洒下瓢泼般的血雨,猩红刺目。 却原来是在激烈的厮杀中,一位帝祖人物,被君桓一剑斩杀,形神俱灭! 场中震动,无数人色变。 这已经是死在君桓手中的第二位帝祖! 事实上,在若素抵达后,天穹深处的战斗一直在展开,凶险而激烈,不曾停顿过一次。 直至此时君桓一剑杀敌,这才让在场众人的心神猛地清醒过来。 “快动手,不能再拖延了!” 云光剑祖声音冰冷低沉。 “一起出手,看她能否挡得住一刻钟!” 千骨帝祖咬牙切齿。 “也好!” 轰! 恐怖的杀意犹如沸腾的汪洋,从云光剑祖等人身上扩散,将这方天地都覆盖。 “杀!” 云光剑祖祭出一口古剑,率先出手,剑意如怒,贯冲九天。 紧跟着,千骨帝祖以及那洪荒道庭的那道袍老者也随之出动。 却见若素神色恬静,从容自若,柔声道:“师弟,听说你精通灵纹一道,不如看一看师姐这座‘天衣之阵’如何?” 声音响起时,一枚飞梭掠空,于瞬间勾勒出无数繁密复杂的道纹,就如同视天地为布,以飞梭为针,以道纹为丝线,正在缝制一件天衣! 玄奥莫测的大道法则力量,弥漫着神性气息,将这片天地勾勒出一座神秘的道纹禁阵。 一切,不过转瞬间就发生。 嗤! 云光剑祖的一剑已杀来,惊天动地,剑意如燃,端的是恐怖无边。 可当斩在这座大阵上时,却被丝丝缕缕的道纹纠缠住,一圈圈涟漪般的道光,将这一道剑气无声无息地磨灭…… —— (先来个2连更!吃过晚饭,金鱼继续码字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