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9章 玩弄帝祖于股掌之间 - 天骄战纪

第2029章 玩弄帝祖于股掌之间

飞梭翩跹穿梭,犹如在织衣。 可云光剑祖的雷霆一剑,却就那般无声无息地被化解。 林寻就站在若素身后,可当看到这一幕时,却什么也体会不到,只感受到一种震撼心神的力量。 那等力量,远超想象,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参悟。 可他清楚,这若这一剑斩向在场任何一位帝境人物,必会一剑封喉! 却见若素仿似不在意似的,说道:“我求的大道,以小见大,见微知著,恰似春风化雨,于无声处见真章。” 轰! 千骨帝祖的一拳轰来,充斥至高般的压迫之力,令附近虚空都塌陷,可唯独林寻、若素、雪崖所在的这片区域,固若金汤,不曾遭受到任何冲击。 而那恐怖的拳劲,也是无声无息地,被“天衣之阵”的力量瓦解。 “开!” 来自洪荒道庭的道袍老者祭出一口火龙鼎,倾泻万重神焰,将这片区域都淹没。 但也仅仅在转瞬间,就被“天衣之阵”化解。 “这……” 道袍老者号“真觉帝祖”,所掌控的火龙鼎也是一件超乎寻常的至宝,战力之盛,足以令世间帝境皆胆寒。 可此时,他却脸色骤变。 不止是他,云光剑祖和千骨剑祖也都如此。 三人一起出击,却皆被抵挡,不曾撼动对方一丝,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若素自顾自道:“师弟,一沙一石,一草一木,皆若一界,修道之路,当知道之大,也不可忽略了道之微小处,如此,方能领会‘大小如意’之妙。” 她这般旁若无人,谈笑自若的姿态,在这凶险无比的局势中,显得那般格格不入。 可无论是谁,看向她是,神色都变得凝重无比。 “杀!” 云光、千骨、真觉三位帝祖深吸一口气,再度出击。 帝祖所掌控的力量,自然非比寻常的恐怖,一念之间,就能号令万法,演绎至高之法门。 轰隆~ 这片天地动荡,都有倾塌覆灭的迹象。 幸亏云之山是位于鸿蒙世界极北区域,毗邻浩瀚无垠的“未知之地”,人烟罕至,让得这一场规模浩大的“帝祖之战”爆发后,并未造成太多的无辜伤亡。 可即便如此,云之山所在的这座州境,还是遭受到波及,犹如爆发了大地震般,不知多少城池颤抖,亦不知有多少生灵骇然色变。 纵然是修道者,也全都吓得六神无主,惶惶不安。 因为在他们眼中,那天穹上空映现出了太多匪夷所思的恐怖异象,宛如诸神征伐其中,弥漫惊人的毁灭气息。 猩红的血色,将天幕染成妖异的红。 宛如末日来临! …… 似这等帝祖级人物之间的较量,林寻一个准帝层次的强者,根本就无法感知到其中的奥秘。 那滋味就像一只蝼蚁,在目睹天上神龙在厮杀,只知道这等战斗无边可怖,可究竟恐怖在哪里,却无法得知。 就如此刻,他只看到若素师姐穿针引线般缔结“天衣之阵”,一人独挡三位帝祖的攻伐,犹显得游刃有余,气定神闲。 只看到雪崖师兄吟诵道经,浩然气贯冲天地,茫茫无量。 而在那天穹深处,朴真师兄和君桓师姐的战斗,也同样如此。 置身这种战场中,林寻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之渺小,就仿佛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看客。 别说插手了,若无师兄师姐的庇护,早就被这天地间产生的战斗余波给抹灭! 林寻情不自禁想到,太古时的十方道战,上古时的众帝道战……是否也如此恐怖? 轰隆! 一阵恐怖轰鸣,地动天摇,隐约间,竟似有一颗颗星辰被震碎,从周虚之外坠落。 这战场中,到处呈现出山河崩灭、万物齑粉的毁灭场景,宏大的道音和汹涌的神辉,令这里变得混乱动荡。 一些帝境都不得不闪避! 噗! 没多久,云光帝祖咳血,被一道道犹如丝线的法则纠缠,差点将他捆缚镇杀,这让他骇然失色,毫不犹豫就要抽身而退。 可当转身时,他才蓦地发现,这片天地早已被隔绝,而他自己则如被困在囚笼中般,找不到出路! 与此同时,若素那温婉的声音响起:“师弟你看,天衣无缝,既已成阵,无人可逃,帝祖又如何,也只不过如瓮中之鳖罢了。” “到了此时,她竟还在跟那小东西阐述道业?她眼中还有没有他们这些对手?” 云光剑祖老脸憋红,内心涌出一股说不出的羞愤,这种被无视般的滋味,他都已不知多少年不曾体会过了。 “开!” 云光剑祖嘶吼。 轰! 他身影映现无穷道光,凝结出至高的法则力量,将一身的祖境道行全都极尽释放。 可任凭他如何攻击,都是徒劳,这天衣之阵,太过神妙,如同隔断乾坤,摒弃大道,将他困于其中,无法逃脱。 最恐怖的是,云光剑祖发现,随着他攻击力量越强,此阵所产生的压迫之力就越可怕。 那感觉就如“作茧自缚”的虫子似的,越是挣扎,束缚的力量就越强!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云光剑祖,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祖境老人,见了不知多少凶险和风雨,可却在此刻,感到一阵胆寒和无助。 与此同时,千古帝祖和真觉帝祖也遭受到如此困境。 他们都感到匪夷所思,明明是在厮杀,可却不知不觉之间,就被困在了大阵世界。 最可怕的是,当他们回头,打算抽身而退时,才发现这大阵中,就只剩下自己一人。 犹如被天地遗弃之人,身陷绝境囹圄之中! 一时间,他们状若疯狂,近若是拼命般不断冲击,可是和云光剑祖一样,无力挣脱。 …… “这是怎么回事?” “本座竟看不透……” “好恐怖的手段,那三位帝祖该不会……已经……” 云之山,一众帝境心颤,骇然色变,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之前的激烈厮杀,他们虽不敢掺合,但却一直在关注。 可直至此时,他们才发现,那战场中的云光剑祖、千古帝祖、真觉帝祖三人,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神辉蒸腾,道音轰鸣,烟尘弥漫中,只有一枚飞梭当空纵横交错,牵引无数繁密如丝线的大道纹理,将那片虚空遮蔽。 三位帝祖,何等至高和恐怖,竟就这样消失了? 再看远处,若素身影婉约,兀自在和林寻交谈,仿似局外人般,显得那般淡然自若。 所有人心中都一阵寒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被困阵中了!” 暗中,响起一道沉凝的声音,宛如一语惊醒梦中人般,让所有人都浑身一僵。 被困阵中!? 这世上该有何等恐怖的大阵,才能在无声无息之间,将三位帝祖都困于其中而不自知? “差不多了。” 就见若素忽然抬手一招。 嗡! 那一枚穿梭虚空的飞梭猛地一阵嗡鸣,就见虚空中,那无数丝线凝结而成的天衣之阵,倏然收缩,不断变小……变小…… 最终,此阵化作了三枚蚕茧似的东西,和那一枚飞梭一起落入若素掌中。 这一刻,场中众帝似猜测到什么,皆露出悚然之色。 难道…… 那三位帝祖被困在了那三枚小如鸽蛋似的蚕茧中了? 想打这,众帝心境都差点失守,头皮发麻,帝祖之身,可遮蔽天宇,帝祖之威,可压盖诸天! 在帝境人物眼中,祖境就已是宛如不朽不灭般的无上存在,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谁敢想象,如这般人物,会被困于小小蚕茧之内? 在暗中,亦不知有多少人心颤。 “师姐,他们该不会……” 林寻忍不住问,他也一阵发懵,隐约猜到了什么。 “不错,这三个老骨头,就被困在这‘天衣之茧’内,你见过蚕蛹吧,小小的虫儿作茧自缚,才能蜕化为蝶。” 若素温婉一笑,“不过,落入我这‘天衣之茧’,最后只会被困死。” 一番话,石破天惊! 这印证了所有人的揣测,可这个事实,却显得那般恐怖和离奇,让人都无法接受。 盘武道庭云光剑祖、乾坤道庭千骨帝祖、洪荒道庭真觉帝祖……三位一道之祖,竟如虫儿般被困茧中,传出去的话,谁敢相信? 谁又曾听过,一道之祖的下场,会沦落到虫子般的地步? “这……这……” 林寻都震撼得说不出话。 虽早清楚若素师姐的手段会极其强大,毕竟她乃是方寸山第三位传人,可林寻还是没想到,若素师姐的手段会这般不可思议! 眼下,三只蚕茧似的东西,就在她掌心,这让林寻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句话: 玩弄帝祖于股掌之间! “这便是天衣之阵的杀招,名唤作茧自缚,所蕴含的奥妙就在‘见微知著,大小如意’八字上。” 若素轻声为林寻指点。 “帝祖,在诸天上下所有修道者眼中,就宛如至高无上的神明般,大而无量,可在我眼中,无论是帝祖,还是这诸天万物,并无什么区别。” “见其大,知其小,便够了。”

上一篇   第202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