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1章 遁去的一 - 天骄战纪

第2031章 遁去的一

“要来了吗……” 李玄微仰头,看向天穹。 轰! 他所在的这片虚无世界,宛如琉璃般倾塌,让得他的目光能够清楚看到,那极深处的天宇中,有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晦涩力量在凝聚。 “李师弟,该走了。” 若素那温婉的声音,在李玄微心湖上响起。 李玄微点了点头,身影倏然消失。 …… 云之山。 气氛压抑无比。 林寻、若素、君桓、朴真、雪崖,五位方寸山传人,加上季玄、夏行烈二人,汇聚在一起。 远处,一众帝境神色凝重,不敢擅自乱动。 暗中,更不知有多少老古董沉默,也同样不曾再出手,似在等待什么。 当李玄微的身影出现,场中一众敌对人物皆呼吸一窒。 又来一个!? 这让他们皆心颤。 却见君桓嘀咕道:“李师兄,你的战力可比朴真师兄强多了,为何却这么慢?” 李玄微一阵苦笑:“我本以为只是对付两个来自黑暗世界的老骨头,哪曾想,他们还有帮手,最后也只杀了三个,让其他两个逃了。” 一番话,轻描淡写,可话中的意味,可让众人皆一阵头皮发麻。 “那些都无关紧要,接下来,咱们可就要面临一场硬仗了……” 若素眉宇间浮现一抹凝重。 她的目光,一直望着天穹深处,似在推演什么。 “师姐放心,这次拼了命,我也要为小师弟争取一个机会。”朴真闷声开口。 雪崖笑了笑:“我们已等待尽十万年,成败在此一举,若能为重建方寸山添砖加瓦,纵九死而无悔。” “呸!我们等候十万年,好不容易才等来的一个机会,哪能说这般不吉利的话。” 君桓瞪了朴真、雪崖二人一眼,道,“我只一句话,四个字,同生共死。” 干脆利落,却有一种决然。 “对,同生共死。” 李玄微眸子中泛起伤感,“当年,葛玉璞师兄他们遭难,就已令我愧疚至今,这一次,不能再让同样的事情重演了……” 提起葛玉璞他们,若素、君桓他们心中皆一阵黯然。 这是他们心中一个无法抹去的痛! 林寻目睹这一幕幕,不禁怔然道:“各位师兄、师姐,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若素他们此刻的表现,就如将要去赴死一战,这让他心中莫名地感到一阵压抑。 “师弟,待会你就知道了。” 若素声音柔润,拍了拍林寻肩膀,道,“至于现在,你且看着就是。” 林寻嗯了一声,其实他心中已隐约猜到,这一切只怕是和那禁忌秩序力量有关…… “师姐,是否可以行动了?”君桓问道。 “再等等。” 若素思忖道。 场中诡异的寂静,这一场对弈,就如陷入一场奇怪的静止。 敌人沉默,在等待什么。 若素他们在离开之前,仿似也在等待什么。 …… 星空古道,一片呈现出混乱、荒芜的星域中。 一株冰雪神树盘根在虚空中,根须飘曳,枝叶延伸向星空深处,一颗颗大星在枝叶之间缭绕循环。 一只金蝉趴在其中一片冰雪剔透的叶子上。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阿白,还记得那位林寻小友么。” “怎么又提起那小子?” 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响起,距离此树不远处,一名白衣少女正在盘膝打坐,闻言,不耐烦地嘀咕出声。 她肌肤如世上最明净莹润的白玉般光洁,一头乌黑长发束缚脑后,露出一张俏丽、美丽的脸庞,眉如弯月,眸似点漆、灵秀十足。 连声音,都清脆悦耳,犹如一串摇曳的风铃。 金蝉声音平和,道:“当年在桑林地时,我曾说过,他来自方寸山,像极了一个人。” 白衣少女皱眉思忖半响,摇头道:“时间太久了,我早忘了。” 金蝉道:“你知道的,只是你从不愿提起他。” “你怎地又提起那斗战成狂的混账?” 白衣少女眸子里浮现一抹戾气,“当年若不是他逞强,你和我哪可能像个白痴一样,一直等在桑林地?” “不一样的。” 金蝉轻叹,“不管怎么说,自从通往星空彼岸的路径被阻断后,他这位方寸山的第一传人,是唯一一个接近成功的人。” 白衣少女一字一顿,“无论他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还是要打破这笼罩星空古道之上的枷锁,他终究还是败了!” “不,没有败。” 金蝉说着,倏尔之间,化作一个相貌清奇,神色温和的青年,他麻衣、赤足,头发上插着一枚木簪,浑身上下,纤尘不染。 “古荒战盟的建立,是为了打破覆盖古荒域之上的三大禁忌枷锁,可直至如今,无论是你我,还是古荒战盟其他人,皆只能在这一片星空‘遗弃之地’蛰伏,为何?” 金蝉青年声音平缓,“就在于,这一座牢笼,不止阻断了古荒域的希望,也阻断了通往星空彼岸的路,在这重重枷锁的牢笼内,但凡来自古荒域的生灵,皆会被视作异端。” 白衣少女听得一头雾水,道:“金蝉,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金蝉青年抬头,遥遥看向远处,目光犹如穿过无垠星空。 “去找那遁去的一。” 说着,他一迈步,斗转星移,身影倏尔不见。 白衣少女刚要去追,这茫茫星空中早已没了金蝉青年的影子。 她脸色明灭不定,半响才恼道:“金蝉啊金蝉,你究竟还有多少秘密隐瞒着我?” “嗯?” 蓦地,白衣少女注意到,一道身影从这片混乱、荒芜般的星域深处掠出。 “喂,你又去哪?” 那一道身影极其峻拔和轩昂,犹如一座孤峭冲霄的山峰,一缕缕光雨交织,如梦似幻。 依稀可见,这是一个模样极其出众的男子。 闻言,他蓦地扭头,看向白衣少女。 那目光开阖间,犹如周虚亿万星辰在其中幻灭、翻滚、蒸腾,映现出一幕幕宙宇更迭、万物生灭的宏大异象! 仅仅被他目光扫中,就让白衣少女浑身发毛,神魂悸动。 可当仔细看时,对方的眸子里却再无任何异象,呈现出一种极致的宁静,再无一丝波澜。 “我啊,也去找人。” 男子爽朗一笑,转身而去。 “这姓陈的家伙,在这古荒战盟中一向深居浅出,不理世事,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可似乎……都被他骗了……” 白衣少女想起刚才被对方目光扫中的一幕,心中就一阵压抑。 这让她意识到,这一直蛰伏在这片“遗弃之地”的古荒战盟,远不像她所认知的那般简单! …… 古荒域,下界。 紫曜帝国观星台上,老祭司负手于背,凭栏远眺。 天穹还是那般湛然,和往昔没什么区别,可在他眼中,却看到了许许多多无人可见的恐怖画面。 “这一天可终于来了。” 老祭司喃喃,那宛如婴儿般清澈的眸中,露出一抹满足般的感慨。 “老不死的,看够了吗?” 观星台下,一个须发潦草,枯瘦如柴的老头仰着脖子大叫。 街道上行人如织,可竟似没人注意到这枯瘦老头的存在,甚至连声音也没听到。 老祭司问:“舍弃大道,躲藏于此已无数年,你如今……真要迈出这一步?” 枯瘦老头骂骂咧咧道:“好不容易逮住一丝希望,再不走,还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作甚?” 这人,自然是抱星眠月居的独叟。 “鸟不拉屎吗……这可是星空诸天的大道本源之地啊……” 老祭司喃喃,眼神眺望紫曜帝国万里山河,仿似看到了更远处的湮魂海,以及湮魂海深处的归墟。 “老子就问你,走不走?” 独叟不耐烦道。 “不走能行吗?” 老祭司苦笑摇头。 这一天,紫曜帝国观星台老祭司和独叟一起,消失不见,自始至终,不曾引起任何人注意。 在普通人眼中,他们太老了,老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 或许,这就叫大隐无名。 …… 归墟,上古四大神墟之一。 传闻,诸天万界的每一条河流,乃至于宙宇深处的银河之水,最终都会汇聚于这神秘而原始的归墟之内。 早在上古时,归墟四周,分别拱卫着五座神山,分别是瀛洲、蓬莱、方壶、岱舆、员峤。 每一座神山,上下周旋三万里,山间相距七万丈,其上通星海,其下接九幽。 但在上古“众帝道战”爆发后,这五座神山便消失不见了,宛如“海眼”之状的归墟也产生了某种惊变,变得和上古时候不同。 很多年前,年少时的林寻,曾进入归墟“妖圣秘境”,获得一篇和大道无终塔有关的“道偈”。 也获得了“斗战圣法”传承。 在更久以前,星空古道还不曾被阻断时,来自星空彼岸的通天秘境之主洛通天,曾出现在归墟之中…… 也有传闻,方寸山道统的山门,便位于归墟之内。 总之,关于归墟,有着太多神秘的传说。 而在今日,归墟深处,有着一道身影渐渐从无垠岁月的沉寂中苏醒过来,睁开了眸。 “终于等到了……” 这一瞬,一股恐怖无边的斗战之气,激荡而开。 —— (接下来的剧情有些难写,但今晚肯定有加更!童鞋们别慌……) 8)

下一篇   第2032章 禁忌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