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4章 蓦然而至的惊喜 - 天骄战纪

第2034章 蓦然而至的惊喜

若素止步的一刹,天穹漩涡中激射出一缕光,轰然匝地,化作一个头戴帝冕,执帝剑,佩帝胄、踏帝靴的金色身影。 和其他金色身影不同,这身影极端可怖,拥有着一股非同寻常的意志力量,犹如天罚化身。 “让我来。” 这一刹,朴真仿似早已做好准备,踏步冲出,威势攀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轰! 朴真和金色身影激战在一起。 那等无上至高般的争锋,让林寻根本就无法看清虚实。 他只看到,这一刻若素师姐他们的神色皆凝重到了极致,远不像之前那般镇定。 “李师弟。”若素开口。 “我明白,你们先走。” 李玄微身前浮现一朵青碧莲花,化作一口道剑,毫不犹豫杀入战局,和朴真一起并肩作战。 林寻心中一阵沉重。 之前,卜算子、慎言、青霆等师兄出场,尚且能够一一与那些金色身影硬撼。 可现在,明显不一样了,那从天穹漩涡中冲出的禁忌秩序力量所化的金色身影,也明显愈发恐怖了。 否则,焉可能会让朴真、李玄微两位师兄一起出手? “走。” 若素和君桓没有解释什么,带着林寻继续前行。 林寻忍不住回头。 身后的路上,一场又一场足以惊动万古的旷世战斗在激烈上演,方寸山那些传人,就如在和上天对弈,胜负未知。 林寻这才清楚,卜算子、慎言、青霆、澄鱼、井中月、沧澜甲…… 这些在前不久陆续登场的方寸山师兄、师姐们,才不过九人。 加上若素、君桓、李玄微、朴真和他自己,才只十四人而已! “师姐,咱们方寸山其他传人呢?” 林寻忍不住问。 “该出现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出现。” 君桓神色平静,“但……也有一些师兄师姐……可能再没法出现了……” 声音中,透着伤感。 林寻瞳孔一眯:“你是说……葛玉璞师兄他们?” “不,还有其他一些师兄师姐,师弟,不要问了,好么。” 君桓眸子中闪过痛苦之色,仿似提起那些再没法出现的师兄师姐,就让揭开了它内心深处封存的痛和恨。 林寻这才意识到,方寸山虽有五十个传人,可伤亡陨落的……怕是不在少数! “师弟,这些陈年往事,充满了血和恨,等以后咱们站稳了脚,自当一一讨回来,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若素声音依旧柔润温婉,可却流露出一股彻骨的恨意。 林寻心中莫名地堵得慌。 在以往岁月中,方寸山那些师兄师姐,究竟遭遇了何等灾难? 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一道金光万丈的身影,从天杀伐而至,那般冷酷,那般至高无上。 “君桓……” 若素刚开口,就见君桓已冲出,挥剑杀伐,演绎极尽无上之剑道。 她那缀满粉色蔷薇花瓣的衣袍飘舞,美丽得足以令岁月暗淡的面庞上,尽是恨和杀意。 “走。” 若素深吸一口气,带着林寻,继续前行。 这一刻,只剩下她一人,庇护着林寻离开,没有犹豫,也不曾回头。 仿似李玄微、朴真、君桓等人的生死,在这一刻都比不上带着林寻离开更重要! 林寻心中患得患失,他无法像若素那般,不去担忧李玄微他们的生死,更无法就这般心安理得的离开。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师姐,不是说只要夺得那一件混沌重宝,咱们就再不必害怕禁忌秩序力量的杀伐了吗,我已经得到了,为何还要如此?” “还不到时候。” 若素声音带着一股令人心安的力量,“这一场对弈,前所未有的凶险,我们已等待了近十万年,不能出现任何一丝的闪失,而你得到的那一件混沌重宝,就是我们最后的底牌。” 林寻道:“可除了这混沌重宝,我手中还有一株菩提树幼苗,季玄前辈说过,这一株菩提树诞生于未知之地,也可抵挡和化解禁忌秩序力量。” 若素笑了笑:“若这株幼苗长成通天大树,或许还可以出挡住眼下这一劫,可若仅仅只是幼苗,可不行。” 她没有解释太多。 因为现在的林寻,终究还无法理解禁忌秩序力量的可怕。 这种力量,覆盖星空诸天,阻断通往彼岸之路,哪可能是那般轻易被击败的? 林寻心中愈发沉重了。 这一刻,他才感觉到自身的无力! 若素师姐何等强大,弹指之间,便可玩弄帝祖于股掌之间,可在面对那禁忌劫难力量时,却显得那般凝重。 自己呢,才只是绝巅准帝境,连帝境都不如,和若素师姐相比,更相差了不知多少距离。 若此次没有若素师姐他们的保护,自己一个人,又该如何从这一场弥天杀局中脱困? 越想,林寻心中越是沉重,越是消沉…… “师弟!” 蓦地,若素师姐的声音像一道惊雷,在林寻心湖响起, “大道修行,最忌心境动荡,你修行至今,不过百年,便已拥有如今之道行,早已超越古今同辈所拥有的成就,说是独步古今、冠盖诸天也不为过,千万不可妄自菲薄!” “今日你所见之对弈,纵然是帝境人物涉足其中,也会落一个有死无生的下场,纵然是帝祖存在,也难逃一劫。因为,那是禁忌秩序力量,是自古至今最为诡异和不祥的存在。” “若你因此而让心境受挫,以后……还何谈去击败它,超越它?” 林寻浑身震动,心境中的杂念和负面情绪,犹如潮水般被驱散,被一种平静、坚定所取代。 他深吸一口气,黑眸幽邃,望着那天宇中的漩涡,道,“师姐说的对,现许远不是它的对手,可迟早有一天,我要将其踏在脚下!” 一句话,掷地有声。 仿似也因为这句话,触怒了那禁忌般的秩序力量,伴随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一道金色身影再度杀伐而出。 这身影气息汹涌,被繁密的禁忌秩序覆盖,犹如无上神祗,仅仅是那等气息,都压盖得天宇颤抖。 若素脸色罕见的凝重起来。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师姐,我来吧。” 听到这声音,若素明显一怔,旋即露出惊喜之色:“五师弟!你……原谅师姐了?” 声音都带着一丝颤音。 轰! 一道身影冲出,已经和那金色身影激烈厮杀在一起。 听到若素的声音,这身影大笑:“师姐,以前是我太冲动,错怪了你的用心,这次……我是来负荆请罪的!” 这是一个仪态张扬、霸道无边的男子,战力狂猛,杀伐如狂,整个人就如一座汹涌爆发的火山。 若素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对林寻道:“师弟,这是你五师兄,道号‘炽钧’,他的战力,可比我厉害多了。” 声音中,透着无比的欢喜。 林寻也看出,自己这位五师兄战力极其凶猛,有一种跋扈嚣张的气势,震慑人心。 “师姐,你带着师弟先离开,这里有我炽钧在,就是天王老子想闯过去,也得问我答不答应!” 炽钧大笑,攻伐如狂。 “走。” 若素带着林寻继续前行。 没多久,又一道金色身影杀出,气息同样恐怖之极。 这一次,不等若素反应,一阵嘈杂的声音就响起: “三师姐了。” “三师姐,这些年……是我们和五师兄错怪了你……” “三师姐……” 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有男有女,每一个皆气息惊天,拥有着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势。 一下子,若素眼神都闪过一丝恍惚,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她心中也抑制不住地激动和喜悦起来。 “原来,你们都来了……好,太好了……” 这一刻,林寻敏锐注意到,若素师姐的眸子里隐约有水雾蒸腾,仿似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感情,在此刻抑制不住地涌出。 再看那一个个纷至沓来的师兄师姐,林寻心中也禁不住涌起一阵感慨。 他已看出,这些师兄师姐和五师兄炽钧一样,似乎在以前曾和三师姐之间产生误会,并因此而发生矛盾。 可在今日,他们一起来了! “星阙师弟,你去干掉这禁忌之灵,其他人和我一起,跟若素师姐一起行动。” 一个体态修长,昂藏如山的黑袍男子大喝,下达命令。 前来的一众方寸山传人皆领命,开始行动。 若素此刻也恢复冷静,没有拒绝,在一众师兄弟的拥簇下,保护着林寻一起继续行动。 路上,若素飞快将这些方寸山传人的身份一一告之林寻。 除了五师兄炽钧,其他前来的方寸山传人共有六人,排名不同,道号也不一样,但每一个皆有不同的风采和威势。 这让林寻心中也一阵振奋,这一下,方寸山已整整有二十一位传人汇聚于此! 在之前,林寻都想不到,在这凶险无比的一场弥天对弈中,还会有这样的惊喜发生。 路上,若素笑容明净,轻声道:“时隔多年,咱们大家又能聚在一起,我……纵然是在此战中出现不测,心中也再不会感到内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