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5章 斗战气息,归来! - 天骄战纪

第2035章 斗战气息,归来!

上古众帝道战落幕后,因为葛玉璞等人的陨落,让方寸山传人之间产生了一场激烈矛盾。 以第五传人炽钧为首的方寸山传人,执意要复仇,哪怕是战死,也要替葛玉璞等陨落的师兄弟报仇雪恨。 而以若素为首的其他方寸山传人,则不同意这么做,认为时机不到,这么做太过冒失。 炽钧负气之下,带着其他一些师兄弟远走。 这个矛盾,就此成为了若素的心结,这无数年来,每当想起此事,就令她郁郁寡欢,内疚不已。 这也是为何在今日见到炽钧等人出现时,若素会如此激动和喜悦的原因所在。 而听到若素的话,那些方寸山传人都不禁露出愧疚之色。 “师姐,当年是我们错了。” “咱们方寸山,大师兄早已不在,二师兄则不知下落,现如今,师姐你可是咱们方寸山的顶梁柱,不许再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他们纷纷开口,劝慰和安抚若素。 林寻见此,不禁想到,若不是这一场恐怖的对弈还在进行,师兄弟们重逢在一起,叙话当年,把酒言欢,那该多好? 也就在此时,一道冷笑突兀地响起: “若素,你们就不回头看看,你们方寸山那些师兄弟的死活?” 声如惊雷,响彻九天十地。 林寻第一时间回头,只见后方到处是激烈厮杀所产生的道光,激荡天地,茫茫如潮,根本就看不出所以然。 可此时,若素等人齐齐脸色一变。 在他们视野中,不知何时起,一道又一道禁忌之灵的身影,冲入了那不同区域的激烈战斗中,一个个光芒万丈,散发出禁忌秩序力量的波动。 一时间,卜算子、慎言、青霆、井中月等一众方寸山传人,皆遭受到两到三个禁忌之灵的围攻! 原本,一对一的情况下,这些方寸山传人已无比吃力,虽有正面硬撼之力,可想要杀死对方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现在,对手突然变多,登时令他们处境变得凶险到了极致。 不少方寸山传人,甚至都已负伤! 卜算子的肩膀被刺穿,鲜血横流。 井中月的背脊被划破,皮开肉绽,白骨隐现。 青霆咳血连连,脸色煞白。 朴真躯体浴血,宛如成了一个血人。 ……那等惨烈血腥的一幕幕,让若素他们的心都揪起来,一个个都脸色大变。 上古众帝道战中,也曾有禁忌秩序力量出现,也曾化作一个又一个金光万丈的禁忌之灵杀伐而下。 可若素他们都没想到,此次出现的禁忌之灵竟如此之多! 轰隆—— 这方天地都仿似在塌陷,那等战斗太恐怖。 可就是在这等凶险无比的处境下,无论是李玄微、君桓、朴真等人,还是卜算子、青霆、井中月等人,皆浴血激战,咬紧牙关。 没有人呼救。 也没有任何退缩! 若素眼眶都红了。 她知道,不呼救,是担心影响他们这些人的行动。 不退缩,是为了给他们争取离开的机会! “这些傻瓜,说好一起同生共死的,可你们为何不听啊……” 若素喃喃,这一刻,她的理智已被不可抑制的感情洪水击垮,她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那些师弟师妹们遭难。 真的不能! 早在上古时,葛玉璞等人遭难,就让若素一直内疚到今日,若此次再这样舍弃了这些师弟师妹…… 纵然最后可以活下来,可以在这一场对弈中获胜,可人都死了……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各位师弟师妹,师姐只求你们一件事,带着小师弟离开,只要小师弟活着,此次对弈最终获胜的,肯定是我们方寸山!” 深吸一口气,若素眸子中闪过决然,她声音依旧温婉,可却不容置疑。 林寻顿时意识到,情况不对劲,若素师姐此举,分明就有赴死而战的打算! 只是,不等他和若素反应,就见附近那些师兄师姐突然都展开了行动。 朝后方冲去! “师姐,这种事情,还是让我们来吧。” 一名宛如翩翩少年的师兄笑眯眯说道。 “对,方寸山可以没有我们,但唯独不能没有师姐。” 一个姿容孤傲冰冷的师姐一字一顿。 “师姐,原谅我们再一次不听你的话……” ……那些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着,而他们的身影,早已冲向了战场中。 义无反顾! 这一刹,若素呆住,有泪光在眸子中蒸腾。 等待无数年,好不容易才再次重逢,冰释前嫌,就这样……又要离别了吗? 她悄然攥紧了双手,躯体都因快要失控的情绪而微微颤抖起来。 她已在道途上臻至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她早已见惯了世事浮沉,生死无常。 可这一刻,她依旧感到那般痛,仿似胸口被块垒堵住,闷得无法呼吸。 林寻也呆住了。 修行至今,从没有哪一次,让他的心境产生过如此多的大起大落,难以形容的情绪像山洪决堤,冲击着他的心神,让他在这一瞬,都几乎忘了呼吸。 今日,他从古仙禁区中走出,遭受众帝围困,一个个高高在上,视其为猎物,生杀予夺。 今日,若素师姐他们陆续而来,为他解困,为他出气,为他撑腰! 今日,遭遇禁忌秩序劫难之下,那些师兄和师姐为了让他活着离开,一个个赴死而战,义无反顾…… 今日…… 修行至今,他从一个小小矿山少年,走到如今,历经过不知多少凶险,流过不知多少血,更吃过不知多少苦。 原本,林寻自以为这辈子就不会流泪,也不会再流泪,可此时,他眸子中却有滚热的水雾不受控制地弥漫。 那些师兄师姐,大多他都是初次相见,可他们……却可以为了他这个师弟……而死! 这一刻,林寻再忍不住开口:“师姐,我不想就这般走,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他一指后方那激烈凶险的战场,道:“就像君桓师姐说的,我只想和大家……同生共死!” 若素怔然,旋即摇头,毅然拽住林寻,朝前行去。 “你活着,才是他们拼命的意义所在,所以,你不能死,哪怕以后再后悔,再遗憾……也不能死……” 若素轻声道,“别怪师姐狠心,以后……你若要怪责,就怪师姐我一人吧。” 看着若素那平静的神色,林寻深吸一口气,止住几欲泪流的冲动,眼眶中氤氲的泪光也如雾霭般蒸发,彻底沉默了。 他其实能够猜到,师姐内心应该是比自己更痛苦的…… “若素,你再不回头,这些人可都要像当年的葛玉璞他们一样,全都死了!” 蓦地,那一道冷笑再次响彻,犹如炸响,激荡九天十地。 若素没有回头。 可在她脑海中,却浮现出一幕幕血腥无比的画面。 一张张熟悉的面庞,仿似正在血与火的磨炼中快要消散,或许以后,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 真的不再去看一眼吗? 若素内心涌起强烈无比的挣扎,备受煎熬。 可她更清楚,一旦回头,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若那样,这一场对弈可就真可能就这样输了! “可笑,这些人死了,你们方寸山就彻底完了,真以为就凭那名叫林寻的小杂碎,以后就能让方寸山东山再起?他才只是一个绝巅准帝罢了!” 那一道冷笑声就如阴魂不散,故意刺激若素。 若素没有理会,亦没有停步。 林寻却无法像若素那般,他忍不住道:“师姐,究竟何时才可以动用不周山?何时才能看到成功?” “快了。” 若素只回答两个字。 “哈哈哈,败了,你们方寸山传人败了!若素,你和那小杂碎也已难逃此劫!” 那冷笑声,已化作狂喜的大叫,响彻云霄。 这一刹,若素浑身一僵,终于扭头。 而后,就看到—— 那后方的激烈战斗中,李玄微、君桓、朴真、炽钧、卜算子……皆都已负伤累累,浑身沾满了血。 就如快要倒下的困兽,犹在挣扎。 每一个,都已重伤垂死,可却一直不曾呼救,兀自在拼着最后的力量在拼命。 败了吗? 没有。 可这一刻,若素却手脚冰冷,眼睛都泛红,因为哪怕她再不愿承认,可也看出,不出片刻,或者说随时随刻,那些师弟师妹就会一个个真正的倒下…… 这一刻,一直压抑内心的情绪,就如山崩海啸般,就要在这一刻爆发,冲垮她最后的理智。 也就在此刻,一阵风,吹过这片天地。 呜呜呜~~ 风声呼啸,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斗战气息,就像一把火,将那覆盖天宇十方的黑暗撕裂。 天地间的压抑、混乱、动荡气息,都被那一阵风吹散! 这一刹,天穹那疯狂转动的漩涡,都出现一丝滞涩。 那正在极远处观战的众帝,以及暗中藏匿的老古董们,浑身都莫名一寒,毛骨悚然。 这一刻,原本情绪已处于失控的若素,霍然抬头,一对泛红的眸中浮现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神采。 就如同近十万年的等待,在这一刻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这一刻,犹如心有共鸣,林寻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宇,感受着那不知从何方吹来的一阵风。 好熟悉的气息,这似乎是……斗战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