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6章 一如当年般桀骜冲霄 - 天骄战纪

第2036章 一如当年般桀骜冲霄

这一刹,鸿蒙世界上空,那如若墨汁般的黑暗夜幕,被一道如若燃烧的光撕裂开一道缝隙。 但凡目睹这一幕的修道者,心中无不一颤。 而一些隐居在各大势力中的老怪物,一个个皆悚然一惊,好恐怖的斗战气息! 昆仑墟。 蟠桃秘境,一道紫色倩影突然凭空浮现,立在那蟠桃树之上,清丽如画的脸庞上,无声无息地泪流满面。 “他果然来了。” 麻衣赤足的金蝉青年,横跨周虚,刚抵达鸿蒙世界,就微微一怔,露出一个会心的笑意。 “最大的变数终究还是出现了,这一场自太古延续至今的恩怨,必将在今日分出一个结果。” 星空中,独叟咧嘴笑起来,旋即扭头,不耐烦道:“老不死的,快走,否则就赶不上这出好戏了!” 后方的老祭司一阵无奈:“当年的他败了,今日的他……真有把握获胜?” 想了想,他自问自答:“或许吧。” …… 云之山。 那一阵风,来得如此突兀,却令诸天皆惊。 那一道之前冷笑、狂笑、大笑的声音,也是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似察觉到了不对劲。 半响,这一道声音又冷笑起来:“又有变数发生吗,可惜,在这禁忌秩序之下,一切变数,都将被扼杀,无论谁来了,都无法改变这些方寸山余孽被抹杀的下场!” 声音,响彻全场。 可是这一刻,若素却不再感到任何一丝的难过和痛苦,她清眸明亮,默默期待着。 林寻也是猜到什么,内心激荡,感觉周身血液都仿似在这一瞬沸腾。 “看到了吗,这些方寸山余孽快死了!” 那声音大叫。 战斗还在激烈上演,浴血奋战的李玄微、君桓他们,都已濒临倒下的边缘,任谁见到这一幕,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 便在此时,那一阵风骤然静止,一道低沉、沙哑声音忽然响起: “我方寸山传人,不会死!” 仿似已经很久不曾说过话,这声音充满了艰涩之感,可当响起时,却有一股桀骜、张扬、霸道的气势传出。 每一个字,都傲然冲霄! 天地震颤,虚空哀鸣,仿似被这一道声音所散发出的气势所震慑。 在场所有人眼前一阵刺痛,恍惚间只看到,一道金色的棍影一闪而逝。 而后—— 那一道之前冷笑、大笑的声音,在这一刻却变成了一道惊恐的嘶叫传出。 “不!” 极其短促,甫一传出就戛然而止。 在极远处暗中,一个隐匿于此的老古董,整个人被砸爆,血雨如瀑般飙洒,染红虚空。 显然,之前那不断响起的声音,就是来自这位老古董级人物,可在此刻,他却仅仅发出一个不字,就暴毙当场。 魂飞魄散! 虽不曾目睹这震撼人心的一幕,可在场所有人心中皆狠狠一颤,预感到了这个血淋淋的事实。 “唧唧歪歪,苍蝇一般,不堪一击!” 那一道艰涩的声音,再度响起,依旧那般桀骜和张扬。 一如当年! 也在此时,人们终于看到,在那虚空中,有着一道极其伟岸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出现。 他身上流淌着一种刺目的光,那般璀璨、炽盛和不可一世,就如肆意燃烧的火,亘古不息不灭。 这天穹再黑暗,竟都被他一个人照亮! 无法形容的惊悸和寒意,在那些帝境人物和藏在暗中的老古董心中涌起,无法抑制,无法驱散。 那感觉,就如看到一尊斗战主宰,自万古岁月的枷锁中冲出,足以令天地颤抖,令日月无光! 而看到这一道伟岸张扬,桀骜冲霄的身影时,若素再忍不住激动叫出声: “大师兄!” 寥寥三个字,石破天惊。 林寻心中一颤,脑海中,浮现出一道跪在倾塌山门前的身影,那一道身影征战九天之上,曾杀得万古皆颤! 那一道身影,和远处虚空中映现的身影,就在这一瞬,重合了…… “大师兄……” 林寻喃喃,眼神恍惚。 在他心中,大师兄是一个宛如不可碰触的传奇。 无论是葛玉璞师兄,还是若素师姐,但凡提起大师兄,皆会油然生出一种敬服和自豪。 当年的他,桀骜不羁,化身万千,一手缔造了“一门皆大帝,万世一归元”的归元道庭。 师尊称赞他“弟子不必不如师”。 当年的他,曾参与“祖庭法会”,陆续击败乾坤、洪荒、盘武、众魔、玄黄五大道庭各自派出的祖境人物,令归元道庭,跻身六大道庭行列,天下为之震颤。 当年的他,也曾以方寸山第一传人的身份,向无名帝尊开战。 那一战,谁也不知道内幕。 也是这一战后,方寸山遭遇大难,爆发众帝道战…… 为此内疚的大师兄,认为这一场泼天大祸,是由自己惹来,他独自离开,将一身衣钵留在了归墟……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而就在这这近十万年岁月之后,在这禁忌劫难力量降临之下,他……再次归来! 就如一个传奇,重现世间! 天穹上,那犹如火焰燃烧的伟岸身影,看了若素、林寻一眼,只说了一句话: “我回来了。” 四个字,仿似是在向诸天上下宣示! 对若素他们而言,这四个字,就如同对他们这近十万年等待的最大的安抚。 轰! 虚空中,他动了,身影如火,撕裂虚空。 “这一战,延续至今,自当由我来结束。” 低沉、平静、决然的声音中,他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中,就如回到了他最熟悉的世界。 恐怖的斗战力量,从他身上扩散,像咆哮的怒海,席卷全场。 砰!砰! 卜算子身前,两个金光万丈的禁忌之灵,都来不及闪避,就在这一瞬间被击溃,化作光雨消散。 “大师兄,我们已等你太久!” 卜算子激动大叫,他负伤垂死,浑身浴血,可这一刻,当看到那一道熟悉无比的桀骜身影,他欢喜得嘴角都裂开。 “小算盘,擦掉你身上的血,大师兄帮你出气可好?” 声音响起时,他已冲向另一处。 “嗯!” 卜算子深吸一口气,狠狠点头,当年他拜入师门时,才不过是个黄髫小儿,而那时,大师兄早已是名震天下的斗战主宰。 哪怕如今他已在道途上拥有足以令世间震颤的力量,可被大师兄称作“小算盘”,他心中依旧开心得不得了。 轰隆! 慎言身前,两个禁忌之灵被摧枯拉朽般抹杀,就如若纸糊,经受不住那一道身影的一击。 “大师兄,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咱们方寸山啊……可总算有希望了……咳咳” 慎言剧烈咳嗽起来,脸色煞白透明。 “受伤这么重,就少啰嗦一些,婆婆妈妈的,不知道我当年最烦的就是你小子?” 话语还在响起,他身影早已冲向了另外的战场。 慎言咧嘴笑道:“我哪能不知道,大师兄越是烦我,就证明心中越关心我……咳咳……” 说着,他又咳嗽起来。 轰隆! 紧跟着,青霆身前的禁忌之灵,被狠狠击碎。 这个自从葛玉璞等人遭难后,这无数年来就沉默都一个字都没说过的冷峻男儿,在这一刻深呼吸一口气,只念了一句话:“大师兄。” 近十万年了…… 他的沉默,在这一刻只化作一声大师兄! “仇,我来报。” 这就是大师兄的答复,简单的四个字,却让青霆眼眶都红了。 接下来,那桀骜伟岸身影驰骋场中,所过之处,一个又一个禁忌之灵被轰杀,那般霸道、那般威猛,像一位斗战独尊的神,无可匹敌。 李玄微、君桓、朴真、炽钧、井中月……每一个获救的方寸山传人,皆显得那般开怀,那般激动。 仿佛,又回到了很久以前的时候。 那时候,有大师兄在,他们这些方寸山传人都会感到很无聊,因为任何一个对手,任何一个敌人,都会被大师兄击垮,根本没有他们任何插手的机会。 他就如为战而生,于战斗中铸大道的神! 在他们方寸山传人心中,大师兄这三个字,从来只有一个含义: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这就是大师兄。” 若素眸光泛着前所未有的异彩,以一种罕见的认真口吻对林寻说道,“当他出现,我们方寸山就如同有了主心骨,若是天塌了,不用惊讶,也肯定是被他打塌的。” 林寻内心早已陷入震撼中,看着那纵横战场,风卷残云般杀伐而行的桀骜身影,再听到若素师姐的话语,他只有一种感受。 这,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轰隆! 场中,惊天动地的爆鸣响彻,最后一个禁忌之灵也被轰杀,化作光雨消散在天地间。 那一道桀骜身影傲立,烟尘在他四周弥漫,如火般燃烧的璀璨光霞,将他身影沐浴其中,让他整个人仿似一道永恒的光,照亮诸天。 天穹上,旋转的漩涡陷入一种极致的沉寂。 极远处,观战的一众帝境以及藏匿在暗中的那些老古董,皆在这一刻心神失守,神色恍惚。 这一刻,天地如寂,为之震颤! —— 加更送上! 童鞋们看得爽,别忘了投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