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9章 此蝉虽小 道比天高 - 天骄战纪

第2039章 此蝉虽小 道比天高

是他! 与此同时,当看到那麻衣赤足,相貌清奇的青年时,林寻一阵震惊和意外。 他怎会忘了,这位曾蛰伏桑林地,与自己“聊天”的前辈? 这人自然是金蝉青年,那个曾发出“愿天下众生,皆可为圣”宏愿的神秘存在,那个曾一步迈出,就冲破禁忌秩序力量,扶摇而去的传奇人物! 正是金蝉青年,为林寻解惑,告之有关“无名帝尊”的事迹! 在林寻心中,金蝉青年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与之接触,令人天然就生不起任何抵触。 整个人,犹如春风般温醇、如美玉般温润,以至于让人常常会忽略他究竟拥有着多么高深的道行和力量! “是那只金蝉!” 这一刻,李玄微、君桓、朴真等方寸山传人,仿似都认出了那凭虚而立,孑然空灵的身影,都不禁讶然。 很久以前,曾有一只金蝉前往方寸山,立足在山门之外的一株古树上,聆听方寸山之主阐述大道,一听就是三十年。 方寸山之主并未将其驱逐,而是叮嘱门人,莫要惊扰它。 三十年后,金蝉化作一青年,朝方寸山遥遥拱手行礼,便转身而去。 当时,正在向门人阐述大道的方寸山之主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至今还让若素他们印象深刻的话: “三十年参禅,一朝觉悟,此蝉虽小,道比天大!” 道比天大! 这等赞誉,出自方寸山之主的口中,令若素他们怎能忘记? 也是那时起,他们这些方寸山传人皆记住了那只金蝉。 而此时,那只金蝉再次出现,立足天穹之下,仰望漩涡深处,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他此来,又是为何? “诸位可知道,若无名帝尊被击败,其后果是什么?” 许久,金蝉青年忽然将目光挪移,看向了若素等人。 不等回答,他已自顾自说道,“到那时,这覆盖星空古道上的禁忌秩序力量,并不会就此消散,因为这禁忌秩序力量的本源,来自星空彼岸,那无名帝尊只不过是一个‘掌管者’的角色。” “他死了,还会有另一个无名帝尊出现,除非将这禁忌秩序的本源击败,这笼罩星空古道上的枷锁,才会彻底消散。” 一番话,让若素他们神色微变,他们可从不知道这等事情。 “金蝉,此话当真?”李玄微问。 金蝉青年道:“此等大事,我可不敢有任何妄言。” 轰隆! 天穹漩涡深处,大师兄和无名帝尊的激战仍旧在进行,时不时会有惊天动地的厮杀声传出。 远处,独叟和老祭司也在和一众帝祖混战,令天地翻覆,诸天皆颤。 这一场弥天对弈,已到了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 可此时听了金蝉青年的话,却让若素他们的心境皆变得沉重起来。 无名帝尊! 一个掌控禁忌秩序力量,犹如天罚之主般的存在,他的存在,让禁忌秩序力量覆盖了整个星空古道,也让通往星空彼岸的道路被阻断。 谁能想到,哪怕最终将他击败,这覆盖诸天上下的禁忌秩序力量,也不会就此消散? 这就如一个必败之局,哪怕最终赢了,似乎也无法改变星空古道的现状! 真的……如此吗? 若素问:“难道,这一场对弈已注定没有获胜的可能?” 金蝉青年道:“斗战帝当年向此人宣战,是为了打破禁忌枷锁,拥有前往星空彼岸的可能,你们呢?” 若素毫不犹豫道:“自然也是为了前往星空彼岸。” 李玄微、君桓他们也点头。 前往彼岸,就等于跳出了樊笼,能够在道途上更进一步,不至于让道途就此中断。 听到这,林寻再忍不住道:“师姐,不是说有了不周山,咱们便可不惧禁忌秩序力量的威胁,重建山门吗?” 若素飞快传音解释:“师弟,原本我们打算,击败这无名帝尊后,便带着混沌重宝,一起前往星空彼岸,在那里重建山门,可如今看来……” 说到最后,她不禁一叹。 如今看来,按照金蝉青年的说法,哪怕就是击败无名帝尊,似乎也无法让他们达成所愿了。 一想到这近十万年的等待和付出,到头来极可能会是一场空,若素他们心中都不免一阵空落落的。 “各位道友莫要误会。” 便在此时,金蝉青年开口道,“想要铲除禁忌秩序力量,或许不是这一战能够办到的,但若是能够击败这无名帝尊,倒是有一线希望前往那星空彼岸。” 嗯? 若素他们都不禁怔然,此话何解? 金蝉青年声音温和,说道:“无名帝尊一败,这笼罩星空古道上的禁忌秩序力量就会失去掌控,也就等若是一座牢笼,失去了看守者,那么在下一个看守者出现之前,自然有机会离开这座牢笼。” 如此一解释,令得若素他们彻底明白了,一个个眸子发亮。 原来如此! 金蝉青年目光重新看向那天穹漩涡深处,说道:“所以,诸位能否达成所愿,就看斗战帝能否获胜了。” 说到这,他这才想起什么,扭头看向正在和独叟、老祭司两人厮杀的一众帝祖人物。 “据我所知,葛玉璞他们的陨落,和禁忌秩序力量有关,但众帝道战落幕后,毁掉方寸山山门的,却是这些人背后的势力,比如洪荒、盘武、乾坤三大道庭……” 金蝉青年徐徐开口,“你们不打算报仇么?” “无名帝尊是元凶,将其击败,这些甘愿为奴的东西便再无依仗,想要报仇,随时都可以。” 深吸一口气,若素说道,“与之相比,前往星空彼岸,重建山门可要比这些更重要。” 金蝉青年若有所思道:“不错,以你们的底蕴和力量,这些年若不是因为遭受这禁忌秩序力量的威胁,这星空古道上下,怕是没有哪个势力能够挡住你们的攻伐。” 林寻情不自禁想起若素师姐曾说过的话,众帝道战,世人皆以为方寸山是败给了乾坤、盘武、洪荒等大势力。 可真相却是,若无禁忌秩序力量的威胁,凭借方寸山这些传人的力量,就能压得这些大势力抬不起头! 事实上,在之前和那些来自各大势力的老古董厮杀中,无论是若素,还是李玄微、君桓、朴真他们,表现出的战力之强,的确可以用碾压二字来形容! 至此,林寻也总算明白,方寸山的底蕴是何等之恐怖,也终于清楚,师兄师姐们那般强大,却为何至今不曾去报仇的原因。 就因为那掌控禁忌秩序力量的无名帝尊! “道友,你此来又是为何?” 若素问道。 金蝉青年微微一笑:“我曾在方寸山聆听方寸之祖阐述大道三十年,方寸之祖对我有点化之恩,亦师亦友,此次前来,自当助各位一臂之力。” 说着,他屈指一弹。 一行金灿灿的道文浮现,化作一幅波澜壮阔的锦绣篇章,在天地间大放光明。 远远一望,就仿似一部神妙无比的道经打开,映现于世。 字字珠玑,光冲斗牛! “去。” 金蝉青年袖袍一挥,那锦绣灿然犹如道经的篇章中,冲出一道道犹如秩序般的金色法则神光,扩散而开。 轰隆! 正在远处和独叟、老祭司激战的一众老古董,在这一刹齐齐浑身一颤。 与此同时,原本被他们掌控的禁忌秩序力量,就宛如纸糊一般,被那激射而至的金色神光一一击碎。 光雨飞洒中,他们周身的气势,也随之骤然衰减一大截。 “不好!” “此人是谁,为何能够这般轻易击溃禁忌秩序力量?” 那些老古董皆骇然,浑身发毛。 这也太不可思议,之前斗战帝杀出,以横扫千军之势摧枯拉朽般击杀一个个禁忌之灵,就让他们胆寒。 而现在,金蝉青年甫一出手,所释放出的威能,竟浑然不弱于斗战帝,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独叟和老祭司都不禁侧目,露出惊容,这家伙……好强横的力量! 他是谁? 若素、李玄微他们见此,心中也震动不已,想起当年师尊对此人的评价: 道比天高! “走!” 那些老古董见势不妙,毫不犹豫就要远遁。 之前,拥有禁忌秩序力量加持,他们才能够和独叟、老祭司对抗,现在没有了禁忌秩序力量,还哪有底气再厮杀下去? 就是不提独叟、老祭司,也不提那来历神秘不可测的金蝉青年,仅仅是那些方寸山传人,都能给他们带来致命的打击! “一因一果,一饮一啄,当年的血债,便在今日还了吧。” 金蝉青年神色淡然开口。 轰! 那浮现在虚空的锦绣篇章倏然扩散,化作漫天的道文,犹如繁密无垠的星辰,将四面八方笼罩。 每一个道文落下,就如彗星贯空,那般璀璨和炽盛,而这些道之文字的威能,则堪称是无法想象的可怖! 噗! 仅仅一瞬,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帝祖境老古董,被一个凝聚为“弑”字的璀璨道文击中,躯体和元神瞬间就崩灭,化作灰烬飘散一空!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