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1章 无可替代 - 天骄战纪

第2041章 无可替代

林寻呆在那。 望着那傲立天地间的身影,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撼涌上心头。 赢了! 大师兄赢了! 这就如一个旷世无双的奇迹,被自己亲眼见证,林寻一时竟都无法找出任何词汇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我就知道大师兄是战无不胜的,他从不会让人失望,从不会!” 李玄微大笑起来。 若素、朴真、炽钧、澄鱼、井中月等人也都笑了。 之前笼罩在心头的压抑和紧张全都一扫而空,每个人神色间尽是感慨和喜悦。 废墟上,大师兄仰天大笑,虽躯体染血,虽负伤累累,可那笑声却那般肆意和痛快,震得那天宇嗡嗡乱颤。 人生得意须尽欢,心中积郁十万年的怒和恨,于今朝终得所偿,放肆又何妨? 独叟、老祭司也笑了,心绪翻腾,凭生无垠感慨。 “这天,再遮不住你眼,这地,再拘不住你身,道友之喜悦,我亦能体会一二。” 金蝉青年声音温醇开口。 大师兄笑声止住,道:“金蝉,你说错一件事,那禁忌秩序力量还在,被我击败的,只不过是一条看门狗!” 他目光重新望向天穹,透着一股沸腾燃烧的斗战气势,“等何时将那禁忌秩序力量的本源铲除了,才叫真痛快!” 金蝉青年道:“真的要去那星空彼岸走一遭?” 大师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 金蝉青年感慨似的说道:“果然如此。” 大师兄已转身,看向若素他们,桀骜飞扬的气势,罕见地收敛了三分。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那笑容已抵得上千言万语。 当目光看向林寻,他将一个酒葫芦隔空抛了过去。 “喝酒?” “好!” 林寻接过酒葫芦,仰头畅饮。 “吾道中人也,哈哈哈。” 大师兄大笑,也拿出一个酒葫芦,肆意狂饮。 若素他们都不禁笑起来。 当年他们初次进入师门,大师兄也曾这般,与他们对饮。 这,是来自他的认可。 …… 天地晦暗,破败和毁灭的气息在蒸腾。 这一战,终究是结束了,可那覆盖天宇上的禁忌秩序力量还在,只不过已没有了去掌管和御用它的人。 因为无名帝尊已死!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 大师兄没说,只轻蔑的视其为“看门狗”。 将葫中酒一饮而尽后,并没有和林寻说什么,大师兄挥了挥手,就大步朝远处走去,他有事要问金蝉。 “小师弟,这一场对弈能够获胜,可多亏了你!” 旁边的若素忽然开口,清眸含笑。 其他人也无不点头。 林寻怔住,一脸错愕。 这一场对弈中,自己早已沦为看客般的角色,自始至终可没有帮上一点忙啊! 接下来,若素为他解惑。 这一场弥天对弈,可追溯到上古众帝道战落幕之后。 这近十万年的岁月中,方寸山传人为躲避来自禁忌秩序力量的威胁,如孤魂野鬼般飘荡在天下各地。 不止山门被毁,还被那些敌人视作“余孽”! 这近十万年来,他们探寻未知之地,潜心蛰伏,只为一洗前耻,报仇雪恨。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林寻,便是这个“一”。 在以往岁月中,几乎没人知道林寻乃是方寸山传人,再加上他还未证道为帝,也很难进入那些敌对势力的视野。 而这一场对弈,从林寻在昆仑墟中获得那一场来自方寸山之主的传承之后,其实已经悄然展开。 当年,昆仑墟之行落幕,李玄微悄然出现,为林寻保驾护航,斩沿途一众帝境人物,让林寻有惊无险地进入星空古道。 当年,林寻乘界船前往大禹界,被地藏界盯上,是女扮男装的君桓出现,为他解决来自于暗中的杀机。 当年,林寻横渡星空,在前往鸿蒙世界的扶摇船上,朴真出现,镇杀渡空老祖,为他扫除障碍。 当林寻终于抵达鸿蒙世界,在进入璇玑道宗之后,李玄微又一次出现,告之他有关“混沌重宝”的消息。 然后,他参与云州论道大比,参与论道盛会…… 直至进入古仙禁区,夺得混沌重宝不周山,无形中,林寻已经等于帮方寸山夺得了在这一场弥天对弈中获胜的机会! 正是抓住这个机会,沉寂近十万年的大师兄横空杀出,在那天穹漩涡深处,一举将无名帝尊击败! 林寻身在局中,不清楚这些,若素他们焉能不清楚? 之前,那些敌对势力视林寻为诱饵,欲引出他们这些方寸山传人,拉开这一场弥天对弈。 实则,这本就是若素他们要看到的。 所以,若素才会在林寻进入古仙禁区之前就告诉他,大可不必担心暴露身份! 这就是布局! 一场延续近十万年,以林寻这个“遁去的一”为暗棋,进行的一场弥天对弈。 所以,看似在真正对弈时,林寻仿佛像是个无足轻重的看客,实则,他才是此次对弈能够获胜的关键所在! 了解了这些,林寻都不禁一阵恍惚。 回忆这些年在星空古道上的行动,他这才终于明白,这一场对弈中,自己所扮演的是怎样一个角色。 也总算清楚,这些年里,为何那些师兄、师姐在见到自己时,总会说的那一句话 等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是的,他现在真的明白了! “师弟,之前没有告诉你这些,是担心出现纰漏,若你心里不舒服,尽管怪责我们便是。” 一向沉闷木讷的朴真,此刻却忍不住第一个开口了,神色间带着一抹歉意。 若素、李玄微他们都将目光看向林寻。 这一场对弈,虽最终获胜,可自始至终却不曾跟林寻透露太多内幕,也没有经过他的同意,这让他们也不免有些担心。 林寻心绪起伏,一脸无奈道:“之前,我一直感觉自己太没用,虽是方寸山传人,却无力帮上什么忙,如今总算感觉有了一些用处,高兴都来不及,哪还会不舒服?” 说着,他将手中酒葫芦递给朴真:“师兄,若你真觉得不好意思,就把这葫中酒喝完了。” 朴真咧嘴笑道:“这有何难?” 说着,他仰头大饮。 众人都不禁笑了。 君桓眨了眨那漂亮之极的丹凤眼,道:“师弟,你觉得阿胡漂亮么?她是我随手收的记名弟子,若你喜欢,我将她许配给你,一辈子为你端茶送水,洗衣叠被。” 林寻这才知道,阿胡原来是君桓师姐的记名弟子! 怪不得,早在归墟之外的湮魂海上第一次见面时,阿胡就将浩宇方舟赠予自己。 也怪不得,以往那些年里,她会那般信任和帮助自己…… 一想到这,他忍不住问道:“师姐,阿胡现如今在哪里?”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若素他们一阵揶揄的笑声。 “瞧瞧,咱们的小师弟动心了。” 君桓笑眯眯的,她本就美丽得堪称过分,此刻一笑,那笑容仿佛令这片宛如废墟般的天地都变得明媚起来。 片刻后,若素忽然道:“师弟,待会我们就要离开,前往星空彼岸,你是否要和我们一起?” 其他人的目光也看向林寻。 无名帝尊被击败,但禁忌秩序力量并没有消散,若不趁此时离开,当下一个“无名帝尊”出现时,就再走不了了。 “他不能跟你们走。” 不等林寻回答,远处正在和大师兄交谈的金蝉青年,已经朝这边走来。 “为何?” 若素皱眉。 “他此刻若去了星空彼岸,等于自投罗网。” 独叟和老祭司也走来,眼神复杂。 这无垠岁月里,他们蛰伏于紫曜帝国,哪会不清楚林寻的身世? 林寻心中一震,神色明灭不定。 自投罗网! 这让他想起一段往事。 很久以前,他的母亲洛青?为避开一场追杀,就是在舅舅星湮战帝和鹿先生的保护下,从星空彼岸横跨星空而来! 而这一场追杀,直至如今还在持续着,否则,他的父母和鹿先生当年不会就那般离奇的失踪。 “他们说的不错。” 大师兄也来了,躯体萦绕着一缕缕如若燃烧的斗战火焰,虽就站在身边,却无人能看清他的容貌。 “留下来,才是对小师弟最好的保护,等以后他拥有前往星空彼岸的能耐时,大可自己前往。” 大师兄的声音低沉,他似乎也知道了一些什么。 若素他们都不禁怔住。 “凭我们的力量,也无法护住小师弟的周全?” 若素忍不住问。 独叟道:“星空彼岸,不止存在禁忌秩序的本源力量,更是一方未知的世界,若我推测不错,林寻小友的身世,也和星空彼岸中的某个滔天势力有所牵连,只要出现在星空彼岸,就会引来破天灾祸,诸位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做。” 旁边的老祭司点了点头。 他和独叟皆认识洛青?,也都和鹿伯崖有所交集,对林寻的身世早有一定的了解,很清楚一旦林寻现在前往星空彼岸,注定是祸非福。 这一刻,林寻神色阴晴不定。 独叟和老祭司的话,由不得他不相信,可他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自己……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世?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