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2章 世人皆称我焚仙 - 天骄战纪

第2042章 世人皆称我焚仙

“小师弟,只要你一句话,我们便带你一起走,我们方寸山延存至今,可从不怕什么灾祸,哪怕去了星空彼岸也如此。” 若素神色认真。 君桓、李玄微、雪崖等人也皆将目光看向林寻。 “师姐,我决定留下来。”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做出决断。 什么自投罗网,什么是祸非福,他同样不在乎。 但,他却不得不考虑一件事,若父母、鹿先生他们都还活着,一定就在这星空古道上! 若自己就这般走了,哪还能见到他们? 独叟和老祭司都暗松了口气,之前他们可真有些担心林寻跟着那些方寸山传人离开,那样太冒险了。 眼见林寻态度坚定,若素他们都不再多劝。 “这样吧,我们每人赠师弟一样保命之物,这样一来,哪怕他以后遭遇到什么凶险,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李玄微提议。 这一场弥天对弈中,那些敌对势力伤亡了不知多少老古董,他们这些人若走了,这些敌人肯定会疯狂地去报复林寻! “好。” 若素他们皆答应。 “不可。” “此举不妥。” 几乎是同一时间,大师兄和金蝉青年齐齐开口,进行阻止。 “我辈修行,一味依赖外力,弊大于利,我观小师弟距离帝境不远,若欲在证道时谋求绝巅之力,心境断不可有任何一丝依赖和羁绊,否则,以往之道行,必将前功尽弃。” 大师兄声音低沉而严肃。 金蝉青年声音平和道:“不错,于磨炼中崛起,于生死间涅??,方能筑就举世无二之道,外力……不可取啊。” 君桓焦急道:“可总不能让小师弟一个人在星空古道上打拼吧?” “他可不是一个人。” 金蝉青年眸光讳莫如深。 朴真不悦道:“道友,你怎么骂我家小师弟不是人?” 金蝉青年哑然。 林寻则已经明白了,笑着对若素等人说道:“师兄师姐,若你们真的为我好,那就听大师兄的吧。” 他当然不是一个人,通天秘境中,曦还在呢! 若素他们见此,都只能作罢。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 “师弟,证道帝境之前,师兄也没什么能帮你的,这是师兄耗费毕生心血撰写的【浩然经】,你且拿去。” 雪崖师兄将一枚玉简递给林寻。 “师弟,这是我修行至今的一些心得体会,名唤【起源真解】,或许对你以后修行有用。” 炽钧师兄将一枚玉简递给林寻。 “师弟,这是我的【青莲洞世法】……” “师弟,这一部【大扶摇剑经】你且收下……” 一时间,各位师兄师弟纷纷上前,将自身修行至今的传承典籍,一一赠予林寻。 每一部都堪称是神妙莫测的至高道经,融汇着不同的大道奥秘,随便拿出一部,都能让帝境人物眼红垂涎! 须知,这些方寸山传人,可远非帝境可比,连帝祖都不够看,一个比一个强大和可怕。 他们留下的道经,乃是其一身道行的烙印,岂是寻常可比? 而现在,这些道经全都被他们赠予了林寻这位小师弟! 这样一幕,看得独叟和老祭司都一阵眼花缭乱,心中都不得不感慨,作为方寸山的“小师弟”,还真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 “师弟,贪多嚼不烂,这些道经参悟可以,但莫要因此而影响自身道行。” 若素认真叮嘱。 林寻点头,内心涌起满满的暖意。 “时间无多,我先去见一个人。” 便在此时,大师兄忽然离开,破空而去。 “一定是去见那位紫衣姑娘了。” 李玄微感慨道。 这时候,君桓似想起什么,走到远处,抬手一招,寂灭雷帝季玄的那一股元神力量浮现而出。 看到这一幕,若素他们又是一阵感慨,他们哪会不知道,季玄这个痴情人? “我也去见一个人。” 李玄微想起了那个记名弟子“小渔夫”。 “呃,我想起还有一件事没有了断。” “我那一炉丹药还没收。” “去吧,趁离开之前。” 一个又一个方寸山传人匆匆而去,很快,场中就只剩下若素、雪崖等人。 远处,金蝉青年、独叟、老祭司三人在交谈。 更远处,玄上辰带着玄九胤、禅屠帝祖带着灵柯子,各自悄然离去。 这这一场弥天对弈已经落幕。 可他们都清楚,这一场对弈所产生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而这时林寻才意识到,这一场离别,真的已经快要来临了…… …… 一片灰??鳎?渎?瓢堋11倜鹌?5暮诎凳澜纭?/p> 轰! 天地动荡,烟尘滚滚。 一场惨烈无比的厮杀,已经进行了多天。 交战的双方,一个是穿着黑袍,帽檐遮掩半张容颜,身影修长纤瘦的少女,手握一杆流动着梦幻般星辉的白骨战矛。 她的对手,是一头从周虚中杀来的星空异兽,足有山岳大小,覆盖着冰冷的鳞片,四蹄如天柱,瞳孔犹如湖泊般,猩红如血,散发出暴戾、狰狞的气息。 唰! 少女身影猛地一跃,腰肢拧转,积蓄已久的力量在这一瞬全都灌注在掌中战矛上,狠狠刺出。 快得不可思议,也凌厉到了极尽地步。 噗! 白骨战矛如一道流光,从那星空异兽的脖颈间贯穿而过,带起一串惨绿色的腥臭血液。 星空异兽发出剧痛般的嘶吼,震都天地乱颤。 可最终,它那庞大如山的躯体轰然倒下,溅起漫天的烟尘。 目睹这一幕,少女那修长纤弱的身躯,无声无息地从虚空中坠落,砰的一声跌落在地。 帽檐遮掩下的唇角,有鲜血流淌而出。 可她却不曾发出任何声音,一直沉默着,紧抿的唇角,透着的尽是一种倔强。 或者说,从来到这一方战场的那天,她就不曾再说过一句话,一个字。 这些年来,这茫茫天地间,她一个人,一杆矛,征战厮杀,流血无数,负伤无算。 遭遇过不知多少凶险,亦不知历经多少生死威胁。 可最终,她还活着。 而活着,她就不会停止战斗! 只是…… 这一次她有些支撑不住了,躺在地上,唇角的血止不住的流。 呜呜呜~ 肆虐的狂风吹过天地,卷起沙尘。 天地震荡,一道庞大遮天般的巨兽身影,从黑暗般的天宇之外出现,而后压迫着虚空,降临在这片世界。 又一头星空异兽,并且强大得无法想象,那等暴戾恐怖的气息,让天地都陷入哀鸣和动荡中。 轰! 星空异兽踏着山河,咆哮而来,瞳孔深处尽是冰冷而暴戾的气息。 躺倒在地上的少女躯体动了动,似艰难地要爬起,继续战斗,可最终还是没能起身。 她的伤势太严重了。 这些年积累在体内的旧伤,也都在她倒下的那一瞬一起爆发,正在肆虐和摧毁她的生机。 “林寻……” 在这凶险无比的一刻,征战多年来从不曾说过一个字,沉默得像没有感情波动的少女,唇中轻轻喊出一个名字。 林寻,寥寥两个字,却仿似耗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少女拼尽最后一丝力量,攥紧了手中的战矛。 便在此时,一道轻咦响起。 仅仅一道声音而已,却让那气势搅乱天地的星空异兽躯体一僵,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下一刻,就见一道身影凭空浮现,交织着光雨,如梦似幻,模样也显得模糊,只能看到,他的身姿极其轩昂和峻拔,若一座孤峭冲霄的山峰。 尤其是一对眸,开阖间,犹如周虚亿万星辰在其中翻滚、翻腾、幻灭,映现出一幕幕宙宇更迭,万物生灭的宏大异象! 他出现后,没有理会那被吓得躯体发僵,一动不动的星空异兽,径直来到那少女身前。 “受到如此重伤,竟还能活着……” 当目光落在少女身上,这身影也不禁露出惊容,以他的阅历,见过不知多少生死之事。 可还是头一次见到,遭受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还能活下来的! 在他眼中。 这少女被黑袍遮掩下的身躯,就像龟裂出无数裂缝的瓷器,新伤和旧伤交错,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 而在她体内,脏腑、经络、穴窍、筋骨……皆遭受着极其严重的伤势,周身的精气神都已快要油尽灯枯! 这种伤势,换做其他修道者,怕早已死掉不知多少次。 而她竟能够坚持到现在,简直就像一个奇迹。 当目光看到少女紧攥着战矛的手时,这身影一阵沉默,都已到了这等地步,犹自要战斗吗? 他叹了口气,扭头看了远处的星空异兽一眼。 仅仅一眼。 那气势恐怖得令这片天地都哀鸣动荡的星空异兽,瞬间就被焚化为一片灰烬,漫天飘洒! “看来,金蝉请我前来此界,就是因为你的缘故了……” 他思忖时,将掌指轻轻按在了少女眉心处,一股柔和而莹润的生机力量随之涌入少女体内。 这一瞬,少女犹如恢复了一丝力气,就要挣扎起身,却被他轻柔地按住,道:“别紧张,你再挣扎,可就没命了。” 少女声音清冷道:“你是谁?” 他微微一笑,道:“我叫陈临空,世人皆称我‘焚仙’。”u

上一篇   第2041章 无可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