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3章 命运大道的枷锁 - 天骄战纪

第2043章 命运大道的枷锁

陈临空! 若林寻在此,一定会认出来,这身影极其轩昂,有着宛如无上神祗风采般的男子,他曾见过。 当年,他和老蛤一起进入绝巅之域“焚仙界”中,就曾见过这位自称焚仙陈临空的男子。 当时是在一座峡谷的宫殿内,通过陈临空,让老蛤这才知道,其先祖曾是这陈临空身边的“一百零八神将”之一。 也是在那里,让老蛤获得了一场机缘。 林寻清楚记得,陈临空曾说过的一句话: “你让我想起了星湮战帝,但很显然,你和星湮战帝是不一样的,你的道途也注定和他不一样,我倒是很期待,你能踏出怎样一条道途。” 当时,林寻的回答是:“我当年曾有幸见到一只金蝉,他也曾和我聊天,说过类似的话。” 陈临空说:“那只金蝉没跟你说过,欲走古今未有之道途,需付出怎样的代价?” 林寻道:“金蝉只说,缘法如幻,空空也,随心而欲便好,若一味执迷,反倒落了下成。” 其实,这一场对话,早已揭示,陈临空不止认得星湮战帝,更认得金蝉青年。 可惜的是,林寻并不在这里,否则的话,肯定会去问一问陈临空,有关星湮战帝的消息。 而对那少女而言,焚仙陈临空,她根本就没听过,哪怕就是听过,也根本不会太在意。 因为在她的世界,仅仅只能容下林寻一个人。 这少女,自然是夏至。 感受着那一股柔和而充满生机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体内,夏至不再挣扎,陷入沉默。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陈临空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可旋即,他眉头就皱起,眸子中涌现一抹惊疑。 眼前这少女体内,早已破损负伤严重,不过对他而言,本可以轻易将这些伤势修复过来。 可现在,他却敏锐察觉到,这少女体内伤痕深处,却充盈着一股极其晦涩的神秘力量! 这神秘的力量极其可怖,就如一条条锁链,潜伏在她的体内,将她的生命本源牢牢地枷锁! “这是何等力量,竟能潜入一个人的性命本源?这岂不是意味着,这女娃娃的命运,早就被改变?” “这……难道是篡天改命之力?” 陈临空都不禁吃惊,感到意外。 生命之力,最是神秘和晦涩,能够承载大道之重,能够促使修道者一次次蜕变。 生命的本质,被称作命理,又被视作命数、命运。 所谓算命,就是推断命理,勘测命数,从而窥伺到属于这条生命这一生的命途。 只是,这算命之术只不过是对凡夫俗子而言。 在修道者眼中,生命之力是最为晦涩和神秘的,犹如天道,修道者孜孜以求的境界上的蜕变和突破,实际上,皆是自身生命的蜕变和升华。 正因为有了蜕变,也就让修道者的生命充满了变数,想要推断修道者的命理,勘测他们的命数,几乎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简而言之,有关生命的变化,皆可称作“命运”之道。 而在修道者眼中,命运大道和时间大道一样,皆堪称是天地间最为神秘和不可琢磨的无上大道! 据陈临空所知,唯成就帝祖之境,才勉强能掌握一丝推敲命理的皮毛手段罢了,还谈不上是真正的去参悟命运大道。 可现在,眼前少女体内,却有神秘的力量犹如枷锁,覆盖于其生命本源中,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莫非是一位能够掌控命运法则的大能,为此女篡天改命?” 一想到这,陈临空再看向夏至的目光,已完全变得不一样了,带着一抹惊意。 “此次是金蝉邀我前来,他肯定是知道一些什么,我就不擅自测探了……” 最终,陈临空制止住了查探夏至体内那一重重宛如枷锁般的神秘力量的想法。 事实上,这等力量牵扯到一个人的命运,陈临空也不敢擅自乱动,否则,必会产生不可预知的变数。 “原来如此……” 很快,陈临空又有了新发现。 此刻的夏至早已重伤垂死,生命迹象濒临油尽灯枯的边缘,可在陈临空注视下,犹如锁链般缠绕在夏至生命本源中的神秘力量,在此刻却流淌出一缕缕的神妙力量,涌入夏至躯体的不同区域中。 她那破损的躯壳、严重无比的伤势,在这一刻就如受到滋养,正在悄无声息地恢复。 连她那濒临干涸的生命迹象,都产生一种“复苏”的趋势。 仅仅一刻钟时间。 在陈临空的关注下,眼前这负伤垂死的少女,已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止伤势恢复如此,整个人更像得到了一种全新的蜕变和升华,浑身上下,涌动着神秘莫测的力量波动。 “果然,受到如此重伤,一般的修道者早就陨落,可她却能在极尽毁灭中涅??,于生死一线之间蜕变,皆因为那枷锁在生命本源中的神秘力量……” “怪不得她一个人,一把战矛,就能在这万物枯竭的大凶世界中征战到今日……” “对她而言,那一重重宛如枷锁的神秘力量,或许就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能够让她在生死之间涅??蜕变。” 这一刻,陈临空终于明白了,心中也不禁浮现一抹惊叹,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力量! 那般神奇,有那般虚无缥缈,无法琢磨! 夏至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沉默如石,也根本不清楚,她体内的惊人变化,让焚仙陈临空都感受到一种震撼。 直至她感觉自身已彻底恢复,便默默站起身,拎着那白骨战矛,独自朝远处的灰暗天地走去。 临走前,只说了两个字。 “谢了。” 惜字如金。 陈临空却并不着恼,望着她孑然一人独自前行,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怜惜。 她这般永无休止般的战斗,又是为了什么? “是不是很有意思?” 忽然,一道温和清朗的声音响起。 “你让我来,就是为了让我见识见识命运的力量?说实话,我以前可不是没见过能够掌控命运法则的人。” 根本不必回头看,陈临空也知道,是那只金蝉来了。 金蝉青年麻衣、赤足,气质一如从前那般空灵,他目光远远看着夏至那修长纤瘦的身影,道:“你姓陈,见过掌控命运法则的人,可一点都不奇怪,但你要知道,在这星空古道上,逆天改命的,可不止她一个。” “还有谁?” 陈临空这才露出惊讶之色。 “就是她口中的林寻。” 金蝉青年随口道。 “原来是他。” 陈临空说到这,想起什么,道,“方寸山赢了?” 金蝉青年点头:“无名帝尊已被击败,无论是你我,还是这星空古道上那些渴望前往星空彼岸的家伙,可都得感谢方寸山,这个人情,想不领都不行。” 陈临空感慨:“方寸山那位‘大师兄’……可真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在以前,我都不敢相信这星空古道上,竟还有这般人物。” “走吧。” 金蝉青年道。 “别着急,能跟我说说,这女娃娃为何执意要在此永无休止般战斗吗?” 陈临空目光看向远处的夏至,带着好奇。 金蝉青年想了想,便不再隐瞒,道:“此地,被视作黑暗世界中的‘灾祸之源’,又被称作‘末法绝地’,可极少有人知道,充斥在此地的‘灾祸’,其实来自星空彼岸。” 陈临空仿佛一下子明白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见了一些不属于这片世界的‘星空异兽’。” 金蝉青年道:“她在此征战,阻挡那些星空异兽降临,只是因为她必须这么做,否则,那些星空异兽降临后,就会去猎杀一个被她视作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 陈临空挑眉:“林寻?” 金蝉青年点了点头。 陈临空心中都一阵感触,道:“那小子知道这些事情吗?” 金蝉青年答非所问:“这里是黑暗世界中最凶险的‘末法绝地’,生机不存,万物凋零,也只有她所掌握的力量,才能轻易撕裂此界的秩序力量,进入其中。” “来到此界后,灾祸不止,战斗不止,若无人帮她化解这一切,她这一生,都将在此渡过。” 陈临空眸光闪动:“你不打算帮忙?” 金蝉青年摇头:“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我纵然可以将她带走,可你信不信,她还会回来?” “帮她将那些灾祸杀光如何?”陈临空道。 金蝉青年轻叹:“不可能的,那些灾祸和禁忌秩序力量一样,其源头在星空彼岸。” “走吧。” 金蝉青年转身而去。 遥遥看着那一道孑然行走天地间的身影,陈临空也是一声长叹,转身而去。 灰??鞯奶斓丶洹?/p> 夏至一个人走着,帽檐遮掩容颜,沉默一如从前。 不过,就在金蝉青年、陈临空陆续离开后,她步伐微微一顿,一对清澈的毫无杂质的眸,望向天穹。 心中,一道声音喃喃:“他们在谈论你的名字呢……看来你还活着……那……我便放心了……” 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在她唇角泛起。 这些年来,这是她第一次笑。 (感谢土匪哥的歌打赏!另外,这一章的铺垫……你们懂的。)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