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4章 众帝出行之日 - 天骄战纪

第2044章 众帝出行之日

覆盖鸿蒙世界上空那宛如墨汁般的黑暗之色,随着无名帝尊被击败,开始如潮水般退散。 那宛如末日般压抑人心,令众生惊恐的毁灭气息,也随之一点点的消散。 “结束了吗?” “太好了,这不是末日。” “刚才可太吓人了,真不知道是何等一场恐怖灾难降临,还好都已经结束了……” “只是,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知多少的哗然声,在鸿蒙世界四十九州不同疆域中响起,无数人心有余悸,为此庆幸,大有劫后余生之感。 “结束了,无名帝尊被方寸山第一传人斗战帝击杀,覆盖诸天的禁忌秩序力量,就此失去掌控者!” “这岂不是意味着,这一场弥天对弈,方寸山……赢了?” “不,无名帝尊怎会落败?那可是犹如天罚化身般的无上存在啊!” 而在玄黄道庭、乾坤道庭、洪荒道庭、盘武道庭……等等庞然大势力中,也在这时候产生轰动,掀起轩然大波。 不知多少惊呼、多少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 无名帝尊被击杀!? 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星空古道上最为轰动的一件大事,足以影响整个天下的变局! 而在这一场弥天对弈中,方寸山展现出的恐怖力量,也是让这些庞然大物一个个皆震颤心寒不已。 杀帝境如收割草芥,杀帝祖如宰鸡杀猴,连代表着至高“禁忌秩序”化身的无名帝尊,也因此陨落。 这太吓人! 甚至让人都不敢相信! 须知,自太古至今,星空古道上曾爆发两次规模浩大,波及诸天的大灾难。 一次是太古时的十方道战,一次是上古时的众帝道战,每一次大战中,皆有着无名帝尊的影子在。 他就如一道阴影,在这古来至今的无垠岁月中遮蔽星空诸天,从来没有任何力量,任何强者能够撼动他分毫。 可就在今日,这样一个宛如亘古永存的至高存在…… 败了! 这等惊变,简直就如天塌了一样。 “嗯?无名帝尊一死,似乎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 也有一些功参造化的老古董敏锐察觉到,覆盖诸天的秩序力量,出现了一种全新的变化。 “前往星空彼岸的机会!” 一些老古董瞬间就猜到了真相,内心涌起前所未有的亢奋。 “哈哈哈,原来如此,无垠岁月以来,禁忌秩序力量笼罩天下,也阻断了通往星空彼岸的道路,如今无名帝尊一死,禁忌秩序力量虽不曾消散,但那被阻断的道路,则重新出现了!” “如此说来,倒要感谢斗战帝,若不是他拼死拼活,击杀掉无名帝尊,焉可能会让我等抓住这等绝佳机会?” “迟则生变,是时候去那星空彼岸闯一闯了,听闻唯有在星空彼岸,才存在着永恒不朽之道……” 一时间,在世人无法关注的诸天上下,不知多少身影冲出,冲向那周虚星空深处。 这些身影,几乎都是蛰伏无垠岁月的老古董,在帝境道途上拥有巧夺造化的底蕴。 在禁忌秩序力量产生惊变之后,第一时间就被他们察觉到了机会,毫不犹豫展开了行动。 甚至,一些帝境都破关而出,展开行动。 星空彼岸! 在他们这等存在眼中,这四个字所代表的意义,远不是世上其他修道者能够理解。 传闻中,欲证永恒不朽法,当从彼岸寻。 传闻中,星空彼岸有着掌控“命运”和“时间”法则的无上存在,被视作真正的大道主宰。 传闻中…… 自太古最初时,有关星空彼岸的传闻就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色彩,令人遐想,令人向往。 而对在帝境返祖的老古董而言,在这星空古道中,欲在道途上突破更高的层次,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唯有抵达星空彼岸,或许才能令他们更上一层楼! 只是在以往岁月中,禁忌秩序力量犹如一道枷锁,将通往彼岸的路径封死,让得这世间无人可抵达,以至于许多人都不禁怀疑,这条路是否早已断绝。 可就在今日,他们看得了希望! 若从整个星空古道诸天来看,能够发现在不同的星域、不同的大世界、不同的秘界、不同的地方……在今日,陆续走出了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身影,冲霄而去。 一些古老族群忽然发现,本被他们视作“圆寂”了的老古董,竟满脸狂喜地走出闭关之地,匆匆撂下一句“我去也”,便挪移高空而去。 甚至一些名门大派的“陵园”之地,都有被埋葬的先人破棺而出,大笑着踏空入云霄,吓坏了不知多少徒子徒孙。 显然,那些“先人”其实并非真正的逝去…… 总之,今日的星空古道,完全可以用热闹和轰动来形容,不知多少的帝祖、大帝出行,璀璨如雨,亦不知有多少的生灵被这一幕惊吓到,瞠目结舌。 这一天,在后世史册记载中,被称作“众帝出行之日”! …… 云之山。 大师兄、李玄微等方寸山传人陆续返回,汇聚在了一起。 以他们的修为境界,自然也注意到了发生在这诸天上下的“异动”,都不禁哂笑。 君桓讥笑道:“这些老东西,在对付无名帝尊时,一个个不见踪迹,通往星空彼岸的机会一出现,一个个可比兔子都跑得快。” 雪崖笑起来:“让他们对付无名帝尊?那可比杀了他们都难受。” 李玄微认真点评道:“只要他们不像乾坤、洪荒、盘武那些道庭势力一样,去给无名帝尊充当奴仆,已经不错了。” 一句话,众人都不禁笑起来。 “这玉简中记载着一些和你母亲洛青珣、以及鹿伯崖有关的事情。” 另一侧,独叟、老祭司将林寻叫到身边,独叟将一块玉简递给了林寻。 “不过,你不要抱太大希望,鹿伯崖为保护你母亲,掩藏了许多秘辛,这玉简中所记载的事情,只是我二人的一些见闻。” “等我们离开后,你再看吧。” 独叟叮嘱道。 将玉简攥在掌心,林寻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现在就翻看的冲动,道:“多谢两位前辈成全。” 旁边的老祭司眼神慈和,道:“还记得我曾为你占卜的一些异象吗?以后你自己在这星空古道,务必要小心行事,打不过就逃,不丢人。” 林寻点头。 他当然记得那些“异象”,但从来都没多在意过。 归根究底,他从不是个相信命运的人。 “小友,这次我要带着小虫一起走了,避免这丫头太伤心,我就不让她见你了。” 夏行烈从远处走来,一句话,让林寻一阵无语。 他想了想,说道:“那就请前辈告诉小虫姑娘,等以后我林寻若前往星空彼岸,一定去找她,当面向她表达感谢。” 他哪会不知道,在这一场弥天对弈中,夏行烈这位极魔剑帝冒着如此大危险,毅然决然地选择帮自己,这其中夏小虫的作用功不可没。 一听林寻以后还要找自家女儿,夏行烈心中就一阵担忧,唯恐自己视若宝贝疙瘩的闺女被这小子祸害了。 还好,让夏行烈稍稍安慰的是,林寻以后就是想要见到他闺女,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师弟。” 若素、李玄微、雪崖、朴真、炽钧、澄鱼、井中月等一众方寸山传人,皆走了过来,一一跟林寻道别。 此去,也不知下次相见是何时,令得林寻心中也涌起一丝怅然,可都被他悄然埋藏心中,笑着跟各位师兄师姐互道珍重。 “这是金蝉离开时,要我交给你的。” 大师兄也走来,虽近在咫尺,可林寻却无法看清其面容,只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桀骜和斗战气息。 大师兄将一个玉质信笺递给林寻,拍了拍他肩膀,道:“斗战之道,无不在生死间突破,小师弟你已走上属于自己的大道,我期待有朝一日,你能够和我们大家一起并肩作战。” 林寻油然而生一股豪情,道:“大师兄和各位师兄师姐拭目以待便是!” 大师兄点了点头,转身,挥手道:“走了。” 小师弟早已不是小孩子,而此次离别,也非真正的生死之别,纵然说上千言万语,反倒显得矫情。 若素他们明白这一点,林寻当然也明白。 只是,当这离别的一刻真正来临时,林寻心中依旧禁不住有些不舍,也有些怅然。 好不容易才和诸位师兄师姐相聚,就又要匆匆而别,世事似乎从来都如此无常。 嗖! 大师兄身影破空而起。 紧跟着,其他方寸山传人紧随其后。 夏行烈、寂灭雷帝季玄也都在其中,他们也将和方寸山传人一起,前往那星空彼岸。 林寻独自一人立在场中,目送那些熟悉的身影一一破天宇而去,不断地挥手,脸上自始至终都挂着一抹笑容。 可内心,终究有些空落落的。 忽然,若素师姐那温婉柔润的声音,像汩汩流淌的泉水般,在林寻心湖中响起: “小师弟,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二师兄吗,以我对二师兄的了解,他肯定不会这般离开,你若真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可前往黑暗世界走一遭,不比去寻找,他自会察觉到你的出现。”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