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5章 悲催的金乌大帝 - 天骄战纪

第2045章 悲催的金乌大帝

二师兄! 林寻一怔,陷入沉思。 若素师姐这一番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目前为止一直不曾露面的二师兄,便在黑暗世界中! “二师兄他……究竟是何等人物?” 林寻也不禁浮想联翩。 天穹上,已看不到方寸山那些师兄师姐的身影,独叟和老祭司也已陆续离去。 这早已化作废墟般的破败天地间,只剩下了林寻一个人。 “千羽剑花前辈,你的请求……我已经帮你完成了。” 林寻长吐了口气。 当年在帝关长城,千羽剑花曾将一柄“听雪竹剑”交给林寻,请他转交给雪崖师兄。 在刚才时候,林寻已将此剑交给雪崖师兄,后者见到此剑时,微微一怔,哑然失笑:“那一株小剑花竟还惦念此事,倒是有情有义,不枉我当年帮她开启灵智。” 林寻当时也笑了。 这就是善缘,一因一果,概莫如是。 许久,林寻独自一人,转身离去。 他还清楚记得,金蝉青年说过,这个无名帝尊被击败了,但禁忌秩序的本源犹在,迟早还会有另一个“无名帝尊”出现。 到那时,这星空古道上下,将重新笼罩在禁忌秩序的阴影中。 但,林寻已不惧。 见识过大师兄的斗战风采,见识过金蝉青年不经意间展露出的旷世手段,林寻愈发坚定了一件事—— 只要自身足够强大,那禁忌秩序力量……也是可以被击败的! …… 那一片破败而荒芜的遗弃星域。 “阿白,准备一下,我们该走了。” 金蝉青年和焚仙陈临空凭空浮现,前者将目光看向了那一只白蝉所化的清丽少女。 少女眉宇间浮现恼怒之色:“我说过多少次了,有外人的时候,不要叫我阿白!” “好的,阿白。” 金蝉青年随口道。 少女气得恨不得冲上去狂揍金蝉青年。 陈临空则大笑起来,问道:“要不要叫其他人一起?” 金蝉青年目光看向这片荒芜的星域深处,半响才哂笑道:“恐怕是不行了,这古荒战盟中,那些能够离开的家伙,早提前一步展开行动了。” 陈临空略一感应,也不禁哑然:“依我看,那些没走的,恐怕也不打算离开了。” 金蝉青年点头道:“都已证道为帝,还割舍不下琐屑尘事,走与不走,无须强求。” “不对,” 他眉头皱起,“金乌大帝为何也选择留下了?” 阿白随口道:“听说,是有人砍了古荒域‘落日汤谷’中的扶桑树,气得这老东西产生执念,誓言复仇,如今虽在闭关,可当他破关时,肯定是要去复仇的。” 金蝉青年哦了一声,问道:“飞岚呢?” 飞岚,就是当年在桑林地时,本体为血色飞蛾的那位恐怖生灵,和无谛灵弓之主“天缺”是生死之交。 当初在桑林地,曾帮林寻杀敌。 “走了。”阿白道。 金蝉青年一阵沉默。 无谛灵弓之主天缺,是一个连金蝉都极其欣赏的盖世豪杰,但却在很久以前的时候,遭遇了一场致命埋伏,被金乌大帝趁机击杀。 如今,无谛灵弓落入林寻之手,其器灵“勿缺”则从落日汤谷脱困,根本不用猜,金蝉青年就知道,在救走“勿缺”,砍掉“扶桑神树”这件事上,肯定和林寻有关。 “扶桑神树可是金乌一脉的命根,却被那小子砍掉,怪不得金乌大帝会气得连星空彼岸都不去了……” “这一场血仇,怕又要算在这小子头上了……” 想到这,金蝉青年一阵摇头,他没有插手此事的打算。 或许方寸山那些传人离开了,但他们哪可能没有在这星空古道上留下什么后手? 若金乌大帝认为此子可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走吧。” 没多久,金蝉、白蝉和陈临空一起,消失不见。 而在这宛如遗弃般的星域深处,有着一片横亘星空中沸腾燃烧的熔浆湖泊,附近循环的星辰都燃烧,火焰万丈。 熔浆湖泊深处,火焰法则粗大如蟒龙,缭绕游走在一个金袍老者周身。 他盘膝打坐,呼吸吐纳之间,身心之地犹如化作一方浩瀚世界,世界中尽是火焰滔天的恐怖景象。 金乌大帝! 古荒战盟中一位元老级存在,一个铁血冷酷,杀伐无数的绝世枭雄! 当金蝉、陈临空的身影离开,这一瞬,正在闭关的金乌大帝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一瞬,就如一对烈日在他瞳孔中升起! “这些年,若不是你金蝉钳制,本座早已杀出此地,征伐星空之上,也不会让我族‘扶桑神树’被贼子砍断时,只能困守于此!” 他眸光汹涌慑人的火焰,恐怖得放肆要择人而噬,“现在,你可终于离开了……” 轰! 金乌大帝长身而起,那横亘星空中的巨大熔浆湖泊,倏然之间,被他的躯体吞没一空。 他就如一轮周虚大日,光芒万丈,照亮这方被遗弃的荒芜星域。 “这老家伙终于按捺不住了。” “扶桑神树可是古来至今最神妙的四大神木之一,也是金乌一脉延存至今的本源,如今被人毁掉,金乌这老家伙能不急眼?” 暗中,一道又一道意念力量出现,察觉到了金乌大帝的行动。 “尔等是要看本座的热闹吗?” 蓦地,金乌大帝冰冷开口,声音响彻这一方星域。 顿时,那些交谈的意念力量皆消失了,噤若寒蝉。 唰! 下一刻,金乌大帝便展开了行动。 可还不等离开这片废弃般的星域,咚的一声,金乌大帝只觉脑后勺剧痛,像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身影都一阵摇晃,眼前发黑。 “谁!?” 他怒吼,躯体散发出燃烧天宇般的神焰法则,隐约可见,一头三足金乌虚影,将这片星空遮蔽,威势恐怖无量。 “百年之内,不得离开此地一步。” 一道飘渺空灵的声音响起。 金乌大帝悚然一惊,以他的修为境界,竟无法捕捉到这一道声音的主人究竟在哪里。 这只能证明,对方的修为要远远在他之上! 一时间,金乌大帝神色阴晴不定,内心郁闷得差点吐血,好不容易才熬到那只金蝉离开,谁曾想,才刚打算离开,就出师不利! “你可听清楚?” 那一道缥缈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金乌大帝沉默,他那哪甘心就此低头? 砰! 他的后脑勺又挨了一巴掌,眼前直冒金星。 他堂堂大帝存在,一方不世出的枭雄人物,如今却像一个孩童正在被长辈教训似的,让他脸都涨红,内心充满羞耻。 简直欺人太甚! “你是何人,可敢出来一战?” 金乌大帝嘶吼,震荡这片星空。 回答他的,是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横亘无垠星空而来,每一根手指,都仿似能撑破这片周虚,大得无法想象。 金乌大帝都来不及闪避,就像一只虫子似的,被大手攥住,而后狠狠抛到了这片遗弃星空的最深处。 轰! 无数秩序法则力量所化的光雨随之涌现,化作一座大山,将金乌大帝镇压于其下。 直至此刻,金乌大帝才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对手太强了,强大到让他都没有任何反抗挣扎的机会! “我曾立誓,不杀古荒战盟一人,老金乌,百年之后,你自可脱困,好自为之。” 那一道声音至此彻底消失。 而之前气势汹汹破关而出,欲踏上复仇之路的金乌大帝,则出师不利,都没来得及离开呢,就直接被镇压! 那暗中目睹这一幕的一些意志力量,无不感到一阵恍惚,金乌大帝何等人物,就这般被镇压了? “怎可能是你……” 此时,金乌大帝似想起什么,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曾立誓不杀古荒战盟一人的,也就是那只金蝉了。 只是,他的修为为何如此恐怖? 他……究竟是谁? 金乌大帝心中涌起惊涛骇浪,他认识金蝉,这无垠岁月以来,他最看不透,最抵触的,就是那只喜欢“聊天”的金蝉。 可金乌大帝根本没想过,这只不显山不露水的金蝉,竟会如此可怕! 与此同时,于此相隔无数周虚星空的一条路径上,金蝉笑了笑,道:“一百年……差不多可以了。” 旁边的陈临空道:“你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很久以前,我曾在方寸山聆听大道三十年,才让我在大道之上彻底顿悟,方寸之主说我道比天高,而对我而言,方寸之主这一份恩情,比天更大。归根到底,如今的我,尚不如他啊。” 金蝉感慨。 道比天大? 又哪里大得过他所赐的恩情? 陈临空问:“你说,方寸之主究竟有多高?” “比你我想象中更高。” 金蝉说着,已再次迈步前行。 陈临空一怔,眸子中闪过一丝震撼。 在他想象中,早已将方寸之主当做一种极其高远的存在,若是比他想象的还要更高远,那又该是何等境界? 与此同时,在这早已被断绝了无数岁月的星空古道彼岸,一座仙气缭绕的巨大殿宇前。 一道惊呼响起,划破了万古以来的寂静—— “星空那边……出大变数了!” —— (最近很多童鞋咨询完本时间,今天金鱼已经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有关完本时间的文章,大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萧瑾瑜”三字,关注公众号,查阅历史记录就能看到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