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8章 杀劫 - 天骄战纪

第2048章 杀劫

“也不知景暄在真龙一界过得怎样……” 林寻怔怔,心神恍惚,饮了一杯酒,却食不知味。 当年在古荒域星棋海上,赵景暄跟随敖震天、尹欢二人一起离开,前往真龙一界,参加万龙仙会。 而他则和阿胡、老蛤、阿鲁他们一起,前往了昆仑墟历练。 算一算时间,这都已过去十多年了。 “我辈修行客,逆行天地间,时光如飞羽,寒岁不知年……” 林寻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 去那神机道宗走一遭! 酒楼中忽然响起一阵哗然声,就见一名紫衫男子摇头晃脑,喟叹道: “你们眼中,只有那些帝境、帝祖人物,关心的是前往星空彼岸的事情,可那些距离我们这些人……太遥远了。” “若我说,这一场弥天对弈中,有一个完全不能被忽略的人,却被整个天下大多数人忽略了!” 说到这,不禁有人好奇:“谁?” 紫衫男子道:“还能是谁,方寸山,林寻!” 林寻! 在座一众食客听到这个名字时,皆是一怔,旋即都露出异色,原来是这家伙! 在十多年前,这星空古道上,无人知道这个名字。 但随着昆仑墟之行落幕,这个名字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响彻星空,引发天下震颤。 他凶威滔天,大闹昆仑墟,杀得群雄败退,血流成河,无人可挡,最终夺得了一场成帝成祖的无上造化! 不夸张地说,正是在昆仑墟中的血腥战绩,让林寻这个名字一下子传遍了星空古道。 在那之后,他被各大道庭、十大战族等庞然大物通缉,被视作“星空第一通缉犯”。 整个星空上下,都在疯狂寻找他的踪迹。 可十多年过去,却无人见到其显露踪迹,关于他的事迹也渐渐地沉寂了下来。 而随着古仙禁区之行结束,这一场弥天对弈落幕,人们这才蓦地发现,这个林寻,竟如此之不简单! 他以金独一这个身份,以云州论道第一的成绩,如若一匹黑马,参与到由六大道庭举办的论道盛会。 在玄黄秘境考核中,更一举压盖群骄,夺得第一! 直至进入古仙禁区,他一个人,在不周山破败之门前,独战群雄,掀起一路腥风血雨! 皇甫少农、孔昭、风北灵、景天南、温余…… 那一个个名震诸天的绝世奇才,那一个个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妖孽人物,皆被其镇杀。 纵然是制霸诸天圣王榜第一名五百年的弥无涯,最终也认输,为之叹服! 这一系列的战绩,简直就如一个足以惊艳岁月,震烁古今的奇迹。 而缔造这个奇迹的,就是化名为金独一的方寸山传人林寻! 以往,弥无涯被视作绝巅圣王境真无敌,可林寻却以一场血战宣告,在此境中,什么才叫无可匹敌! 可惜的是,古仙禁区之行落幕后,那一场弥天对弈就上演,随着众帝陨落,帝祖喋血,无名帝尊被击溃,通往星空彼岸之路重现…… 这一件件堪称“变天”的大事件爆发后,一举掩盖了林寻在古仙禁区中的表现。 以至于在如今星空古道上,关于他的议论相对就少了许多。 但毋庸置疑,只要提起这个名字,人们就注定会想起有关这个宛如传奇般的人物的种种事迹! “不得不说,这林寻确实强大得令人心颤,在以往岁月中,都几乎见不到如此逆天的狠人,在以后岁月中,怕也找不出几个能与之比肩的。” “这就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酒楼中,响起一阵惊叹的声音,在座那些食客,皆是中土道州燕京城内的修道者,不乏一些名贵人物。 以往时候,他们面对来自其他州境、或者星空其他世界的修道者时,无不带着一种优越和骄傲。 可如今在提起林寻时,却一个个都只能收敛傲骨,为之叹服,想不服也都不行! 一个妙龄女子露出痴迷之色,喃喃道:“若有机会,真想见识一下此人的风采。” 顿时有人哄笑起来:“省省吧,我可听说,此人早已和其他方寸山传人一起,前往了星空彼岸,这星空古道上,以后可再见不到他了。” “那可不见得。” 忽然一道冷峭的声音响起,开口的是一名和林寻一样自酌自饮的黑袍青年。 他放下手中酒杯,道,“据我所知,此子并未离开,而是留在了这鸿蒙世界,虽不清楚他为何选择留下,可用不了多久,他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一席话,令酒楼气氛都寂静了不少。 “敢问道友,消息可真?” 有人忍不住问。 黑袍青年冷然道:“你们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关于通缉和捕杀此子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星空古道。” 众人皆不禁侧目,神色各异。 有人惊疑出声:“如今,方寸山大胜,击败那无名帝尊,这世上还有人胆敢动那林寻不成?” 被人质疑,黑袍青年露出不悦之色,冷冷道:“那些方寸山余孽已经离开了,这星空古道上,还有谁能庇佑他林寻?” 余孽! 听到这个带着敌视和辱骂味道的称呼,让一直冷眼旁观的林寻眸子微微一眯,但并未有什么动作。 这是燕京城,中土道州中一个规模浩瀚的巨城,距离此城数万里之外,便是名震诸天的“洪荒道庭”。 林寻敢堂而皇之地坐在此地饮酒,也是因为他动用的是“青木道体”,不惧被人识破身份。 但若是动手,肯定会引起一些动静和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准就会被有心人盯上。 “若道兄所言是真,这林寻……怕真的要遭遇大灾祸了。” 有人分析,“想一想,在那古仙禁区中,被他杀了多少古老大势力的传人?不说其他,仅仅乾坤、洪荒、盘武三大道庭,就绝对不会放过他。” “另外,那一场弥天对弈中,死在那些方寸山传人手下的大帝和帝祖可不在少数,这些无上人物,可都来自不同的恐怖势力,这笔账,肯定也要算在这林寻头上。” “如此一说,这星空古道上下,怕是根本就容不下此子了!哪怕他逃到黑暗世界,也会被神照古宗、地藏界给盯上!” 听到这,酒楼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他们只是一群听客,可仅仅了解这些血腥堆积出的仇恨,就已令他们感到胆战心惊。 可想而知,若林寻真的留在了星空古道上,他将面临的杀劫……会是何等之恐怖! “这世上,若容不下林寻这般旷世人物,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那一位妙龄女子露出愤怒之色,“打不过方寸山,就将仇恨宣泄在林寻一个人身上,这……何其悲哀?” 众人都露出不以为然之色。 自古至今,世道本就如此残酷,弱肉强食罢了。 那黑袍青年起身,走到那妙龄女子身前,神色冷淡,带着一抹倨傲和警告的味道。 “姑娘,林寻不值得你钦佩,他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十恶不赦的狂徒,迟早是要被灭杀,以告天下的,为避免误会,劝你以后说话还是小心一些,不要让人以为,你和那方寸山余孽是一伙的。” 妙龄女子脸色一变,阴晴不定。 黑袍青年负手于背,转身朝酒楼外走去。 “结账。” 林寻随手抛出一个储物袋,也走了出去。 当身后酒席中,传来一道惊呼:“我知道了,刚才那人是洪荒道庭的传人,名叫虚灵真!” “原来是太古帝族虚氏后裔,怪不得口吻如此言之凿凿。” “如此说,那林寻真可能没有离开?” “等等吧,肯定会有消息传出的。” …… 城外。 莽莽山峦起伏,神辉流转,吞吐霞光,灵秀而雄浑。 在中土道州,这样的山峦,这样的景象到处可见,也愈发衬托得中土道州这片广袤世界是何等不凡。 事实上,一方州境而已,却能容下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以及诸多太古帝族盘踞其中,这本身就非同寻常! 这也是为何,鸿蒙世界会被视作星空古道第一界,而位于鸿蒙世界中的中土道州,会被视作“诸天核心”的原因。 众帝在此并起,道祖于此隐居,这句话可是说说那般简单。 虚灵真挪移虚空,穿过茫茫群山,朝远处飞遁,当掠过一片峡谷时,他忽然顿足,眉梢间露出一抹杀机。 “朋友,你从酒楼一路追随而来,真当虚某没察觉?” 他扭头,目光看向一处虚空,露出一抹蔑视之色,这种潜行匿踪的手段,未免也太粗鄙不堪,令他都兴不起一点警惕的念头。 哗啦~ 虚空一阵翻滚,林寻的身影浮现而出,气息淡然,质朴无华。 当察觉到虚灵真的不屑,林寻不禁哂笑。 这蠢货,自己一路上都不曾潜行匿踪,若再发现不了自己,那简直就是连蠢货都不如了。 虚灵真显得很不耐烦,冷冷道:“给你一个赎命的机会,老实交代,你跟踪虚某的目的,又是谁让你来的,若让我不满意,这里就是你葬身之地!”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