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9章 他从此过 帝境不觉 - 天骄战纪

第2049章 他从此过 帝境不觉

距燕京城数万里之地,就是洪荒道庭盘踞之地。 身为洪荒道庭传人,又是太古帝族虚氏后裔,纵然是帝境人物来了,虚灵真也不会太忌惮。 这诸天上下,哪个帝境敢在洪荒道庭附近对付洪荒道庭传人? 简直是找死! 更何况,眼前这家伙,一路追踪的手段那般粗鄙不堪,让虚灵真……真的是提不起任何在乎的心思。 可惜的是,虚灵真忘了一件事。 如今的世道已经变了,在那一场弥天对弈中,遭受打击最沉重的大势力中,便有洪荒道庭,死了不知多少帝祖和帝境人物。 就连太古帝族虚氏,也伤亡惨重。 当然,瘦死骆驼比马大,对一般修道者而言,无论洪荒道庭,还是太古帝族虚氏,依旧强大得令人心颤。 但很显然,林寻并不在此列。 所以,面对虚灵真毫不掩饰的轻蔑和杀机,林寻的回应很简单,探手隔空一抓。 下一刻,虚灵真如蝼蚁般被攥住,躯体上下的骨骼在瞬间断裂了不知多少根,其周身气机都在瞬间涣散崩溃。 他懵了一下,紧跟着就感受到无边的剧痛和惊恐,想要大叫,却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再看向林寻时,他目光中已充满恐惧。 “方寸山传人,也是你这种人能诋毁和侮辱的?” 林寻淡然开口。 一句话,虚灵真如遭雷击,瞳孔扩张,猛地意识眼前这人是谁了。 可林寻已再懒得开口。 就见虚灵真的躯体犹如失去生机的枯木,扑簌簌化作灰烬消弭无踪。 这就是青木道体的天赋力量,掌控枯荣生死! 下一刻,林寻飘然而去。 数个时辰后。 一道惊虹撕裂虚空而至,化作一名白袍老叟,他目光在场中四下探寻,最终抓起了一把灰尘。 “虚灵真此子……已魂飞魄散了……” 白袍老叟脸色铁青,眸中泛起滔天的杀机。 没多久,白袍老叟的身影出现在燕京城,来到了虚灵真曾出现过的那一座酒楼中。 以他的手段,没多久就打探出一些有价值的消息。 比如,虚灵真曾在此说过的那些话,以及对方寸山传人毫不掩饰的厌憎和诋毁。 比如,虚灵真曾扬言用不了多久,方寸山传人林寻就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杀劫。 比如,虚灵真离开时,曾有一人跟随而去…… 这一系列的线索,让白袍老叟瞬间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断: 杀害虚灵真的,极可能就是那林寻! 须知,这燕京城所在的疆域,本就是洪荒道庭势力所遍布的范围,而放眼诸天上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此杀害洪荒道庭传人? “一定是这方寸山余孽!” 白袍老叟眸光闪烁,“正愁不知该去哪里追捕你这小杂碎,你倒是主动出现了,还真是不知死活啊,没有了那些方寸山传人的庇护,你这种小虫子又能蹦跶几时?” 这一天。 洪荒道庭上下震怒,掌教下达命令—— 全力搜捕方寸山传人林寻,格杀勿论! 紧跟着,洪荒道庭就如一个被激怒的远古凶兽,其势力所覆盖疆域中的各种力量,纷纷展开了行动。 数之不尽的强者出征,犹如潮水般的密探被发动起来,庇佑在洪荒道庭麾下的各大族群力量也被调动…… 这一天,中土道州境内,彻底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作为六大道庭之一,洪荒道庭屹立至今已有万古岁月,纵然在那一场弥天对弈中元气大伤,可所拥有的力量,依旧足以令诸天震颤。 故而,随着洪荒道庭展开这一场针对林寻的猎杀行动,也是引起天下瞩目,令不知多少强者吃惊。 可这一切并未结束。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乾坤道庭、盘武道庭、众魔道庭、梼杌战族、黑水战族、天鬼战族…… 一个个庞然大物向外界宣布,在整个星空古道上下通缉方寸山传人林寻! 并且,为此许下了极其丰厚的悬赏,那等悬赏之重,足以让任何帝境人物都眼红和垂涎! 一时间,整个中土道州风云变幻,那浩瀚无垠的疆域中,分布众多的每一座城池中,皆张贴着针对林寻的悬赏通缉令。 肃杀之气,直透苍穹! “这林寻何其愚蠢,为何要选择一个人留下来?这一下……他怕是要完啊!” 不知多少修道者哗然,为之心惊。 世人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方寸山传人林寻,真的留在了星空古道上,而没有选择前往星空彼岸。 “那些曾被方寸山杀伐过的庞然大势力,终于找到了宣泄怒火的目标,从今以后,这林寻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有人兴奋。 “哼,若方寸山那些传人还在,这世上哪个道统敢这般做?以洪荒、乾坤、盘武那些大势力的底蕴,一起针对林寻一个人,简直……彻底不要脸了!” 有人看不惯,可也只能暗暗腹诽,不敢声张。 归根究底,这诸天上下,六大道庭、十大战族的势力,依旧是最强的! “如今的林寻,早已和以往不同,他已是绝巅准帝,放眼天下,似他这般逆天人物,又有几人?” “恐怕只有帝境人物出手,才能将其镇压,可关键是,林寻会傻乎乎的等着被镇压?” …… “以方寸山那些传人的力量,若真要复仇,这世间哪个势力又能挡住他们的杀伐?如今,他们都已离开了,还不打算收手,简直……丧心病狂。” 得知这则消息时,弥无涯长叹了一声。 他心中,忽然对自己所在的盘武道庭,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 从这天起,弥无涯闭关,再不理会外界风云,当绝巅证帝时,他就会彻底离开。 …… “掌教,如今这天下,能够给予林寻庇护的,恐怕只有我们玄黄道庭了。” 玄黄道庭,凌红妆找到了掌教太叔泓。 得知林寻被通缉的消息后,她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 的确,她曾是林寻的对手,可她更看不惯这诸天上下的做法,太卑鄙,太无耻,完全就没了底线! “你是想让我们玄黄道庭去帮此子?” 太叔泓皱眉。 凌红妆点头。 “红妆,你可知道乾坤、洪荒、盘武那些势力,为何会如此不顾一切地对付林寻此子?” 太叔泓道,“很简单,此子若活着,就如一根插在这些势力心中的刺,会让他们寝食难安。” “可他只是一个绝巅准帝。” 凌红妆忍不住道。 太叔泓摇头:“错了,他不止是绝巅准帝那般简单,他更是方寸山传人,是一个曾在圣境无敌,拥有恐怖底蕴的逆天人物,若给他成长的时间……以后说不准会成为第二个斗战帝!” “而这,也正是让那些大势力最为担忧的。” 凌红妆心中一阵悚然,斗战帝都已强大到能够击溃无名帝尊,若林寻以后也拥有这般无上神威,那的确会让那些敌对方寸山的势力寝食难安! “红妆,那一场弥天对弈结束后,我们玄黄道庭正因为保持中立,没有参与其中,才得以保全自身。这一次,我们同样不会掺合。” 太叔泓沉声道,透着不容违逆的味道。 凌红妆虽早已猜到会如此,可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失望。 这种看似公正,实则完全没有态度可言的中立,真的能够这样一直维系下去? 凌红妆心中叹了口气。 …… 一座巨大的城池之外。 林寻看着那张贴在城墙上,到处可见的悬赏通缉令,心中不禁一阵哂笑。 在以往岁月中,他遭遇过很多次追杀,每一次都不得不狼狈逃窜,历经血腥和凶险。 可如今的他,哪还在意这些? 当初在玄黄道庭,在火灵女帝等一众帝境人物眼皮底下,都无人能识破自己的身份,更何况是现在的他,早已和以往不一样了? 不过,林寻还是感到一阵意外,因为在此城池城楼上,竟有一位真正的帝境人物坐镇! 从人们的议论声中,让他很快就知道,这位是来自洪荒道庭的“瑞阳战帝”,刚抵达不久,坐镇于此,目的就是为了搜捕和猎杀他林寻。 并且,不止是在这座城池中,在中土道州其他城池内,同样有像“瑞阳战帝”这样的帝境人物坐镇! 这就如同编织了一张天罗地网,就等捕捉林寻这条鱼儿了。 “还真看得起我林某人啊……” 林寻心中感慨了一番,没有犹疑,神态自若地进入城中。 进入城门的那一瞬,一道恐怖的帝境意志力量从他身上扫过,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林寻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自顾自走进那茫茫人海。 城楼中,瑞阳战帝神色平静,正在品茶,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如今正被全天下追捕的那条鱼儿,在刚才已从他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地走过。 这座城池中央,有着一座传送古阵,林寻抵达后,缴纳了一笔不菲的道晶,就走入其中。 他要去的神机道宗,盘踞在“雾灵州”内,和中土道州之间相隔了足足九个州境。 若是靠挪移飞遁,起码得消耗三五个月。 林寻可没多少时间浪费在赶路上,借助传送古阵赶路,自然就成了他的第一选择。 —— 明天去北京出差,周日回,总共四天,回来后,金鱼就会筹备爆发事宜!

上一篇   第2048章 杀劫

下一篇   第2050章 血饮青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