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0章 血饮青灯 - 天骄战纪

第2050章 血饮青灯

传送古阵,就如点缀在每一个城池中的一座通道,不同的传送古阵之间,可以进行相互传送。顶点小说x23us.com 按照林寻的行程,此去雾灵州,需要进入三十九座城池,借用不同的传送古阵,才能顺利抵达。 这已经是最节省时间的选择。 但所要付出的,则是一笔堪称天价的道晶。 还好,如今的林寻并不缺道晶。 嗡~ 随着一阵晦涩的空间波动扩散,林寻的身影顿时消失在传送古阵中。 “让开!” 一道大喝响起,传送古阵前,冲来一道神威无匹的身影。 这是一名灰袍青年,掌中托着一盏青铜灯,灯油如血般鲜红,灯火摇曳,散发出一缕缕奇异的波动。 “该死,竟被他逃了!” 当看到传送古阵内,早已人去楼空,灰袍青年脸都阴沉下来,气得目眦欲裂。 “吕楚,发生了何事?” 瑞阳战帝的身影凭空浮现,他身影瘦削,头发花白,浑身弥散着一股滔天的帝境威势,压迫得附近区域修道者皆骇然退避。 如见神祗! “启禀前辈,就在刚刚,我以血饮青灯的力量,捕捉到了那林寻的气血波动,可来晚了一步,被他借助这传送古阵给逃了……” 被叫做吕楚的灰袍青年的露出沮丧之色。 他来自乾坤道庭,但也认得来自洪荒道庭的瑞阳战帝,尽管内心一肚子的憋闷,但却不敢有什么怠慢。 饮血青灯! 瑞阳战帝露出一抹异色,此灯极其神妙,只要能收集到目标的血液,充当灯油点燃,那么无论目标逃到哪里,也会被牢牢锁定。 旋即,瑞阳战帝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道:“你是说,刚才林寻这小杂碎从本座眼皮底下逃走了?” 吕楚没有说话,默认了。 瑞阳战帝神色阴晴不定,感觉就像被人无形地抽了一巴掌,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张老脸都火辣辣的。 “这盏灯中的血……” 他目光看向血饮青灯。 “前辈猜测不错,这血正是来自那林寻,当初在古仙禁区破败之门前,此子负伤严重,血流如泉,被我派传人搜集了一部分。” 吕楚飞快道,“按照我们乾坤道庭对此子的认知,他极其擅长易容和潜行匿踪的手段,可谓变化莫测,仅凭一般的搜捕手段,哪怕就是帝境人物,也根本难以将其锁定。” “但有了这血饮青灯,就不一样了。” 瑞阳战帝点头,而后深吸一口气,道:“此子既然借传送古阵离开,必已对自身处境有所察觉,我们也该全力行动了,以防此子从这中土道州逃脱。” 吕楚深以为然。 就在当天,瑞阳战帝将消息传出去,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洪荒、乾坤、盘武等大势力的配合,调遣各种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 也在当天,分布在中土道州境内的每一座传说古阵,皆被封锁了起来。 除了洪荒、乾坤、盘武等道庭势力可以借用之外,其他修道者皆再没有机会借用。 这等若是彻底封死了林寻借助传送古阵离开的可能! 雍雀城。 当林寻看到那被封锁的传送古阵时,第一时间就意识到,敌人极可能已经掌握了追踪自己的手段! “看来,只能改变策略了。” 林寻心中倒并没有什么紧张,传送古阵走不通,那就直接飞遁挪移便是,无非是花费一些时间罢了。 嗖! 浩宇方舟在天宇间穿梭,林寻坐在其上,静修打坐。 在前不久的古仙禁区中,他的修为刚突破绝巅准帝境。 并且和其他绝巅准帝不一样,在刚踏足准帝一重天时,体内所凝结出的大道神火,已同时融合了炼体、炼气、炼魂三种道途的奥秘! 而要知道,其他准帝的大道神火,每融合一种道途的奥秘,才能突破一个境界。 如此就能看出,林寻此刻所拥有的道行是何等不一样。 这并非是说林寻的修为一跃就成了准帝三重天,而是他所凝聚出的大道神火,太过独特。 这也让得他,完全走上了一条与世不同,亦与众不同的唯一之路。 准帝,便可掌控残缺不全的帝境法则,这也是为何会被称作准帝的原因所在。 可林寻最近却发现,自己如今所掌控的大道法则,虽然也有所残缺,可几乎和真正的帝境并无多少区别! “难道,这是因为自己所凝聚的‘大道神火’太过独特的缘故?” 林寻陷入思忖。 若是在准帝境,就能掌控几乎可以和真正帝境相媲美的大道力量,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起码在以往岁月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等事情! “等有机会,一定得好好试探一下。” 林寻抚摸着下巴,心头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但很快,他就摒弃脑海杂念,开始锤炼五脏之神。 如今的他,已拥有了修炼大道黄庭经“五德境”奥秘的底蕴,若能修炼成功,青木、黄土、赤火、黑水、白金这五具分身,便可拥有不逊色于本尊的意识和道行! 到那时,他一个人,便可发挥出六个人的战力! 最神妙的是,在不战斗的时候,其他分身也可以各自参悟大道,揣摩道经,这无疑可以让林寻在修行道途上节省出极大的精力和时间。 须知,在若素、李玄微他们离开时,曾一一将自身传承赠予林寻,让得他身上所拥有的传承,已堪称数目繁多。 若是他一人参悟,都不知要耗费多少的时间和精力。 可若是有五具分身一起同时参悟,那完全就不一样了。 故而,对林寻而言,当务之急不在于突破修为,而在于将“五德境”彻底修炼成功! …… 林寻虽早已猜测到,敌人极可能已掌控了追踪他的手段,可却没想到,对方来的如此之快。 在他离开雍雀城的一天后,一片浩瀚广袤的沙漠中,正在浩宇方舟中静修的林寻,被一阵力量波动惊醒。 走出船舱,就见一片绚烂的神虹从天而降,璀璨炽盛,散发出的气息,令这片沙漠掀起漫天沙尘。 为首的,是一名峨冠博带,仙风道骨的老者,手握雪白拂尘,浑身散发出的帝境气息,压迫得天地哀鸣。 在他身后,还跟随一众准帝境强者,一个个气息强横慑人。 搁在藏龙卧虎,古老势力林立的中土道州,这样的阵容,虽谈不上豪华,可若仅仅对付一个绝巅准帝,已完全绰绰有余了。 “这些家伙,来的倒是挺快……” 林寻神色自若,不见一丝慌张。 他大致能猜测出,对方是借用了传送古阵的力量,才能时间里就追上来。 “孽障,看你还往哪里逃!” 为首的老者威严开口,声若雷霆,震得十方皆颤,空气中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说话时,他们每个人的气机,已牢牢锁定在林寻身上,每个人的神色间皆毫不掩饰杀机。 对此,林寻浑似不觉一样,他黑眸幽邃,淡然自若道:“老畜生,报出名字,说不准林某心情好,会为你立一块墓碑。” 那老者不禁皱眉:“如今的你,已是孤家寡人一样,本座实在看不出,你还有什么底气敢如此叫嚣。”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林寻淡然道。 他越是如此镇定,反倒让那老者有些不淡定了。 那一场弥天对弈才刚落幕,虽说那些方寸山传人早已离开,只剩下了这林寻一人。 可谁敢保证,那些方寸山传人离开时,没有为此子留下什么杀手锏? “你们去将这小东西擒下,本座为你们掠阵。” 老者沉声下达命令。 他身后的那些准帝境强者皆是一怔,面面相觑,有些迟疑。 他们又不傻,哪会不清楚,眼前这林寻,早已非以往可比,而是一位真正的绝巅准帝! 论修为,或许不如他们这些老一辈准帝,可关键是,对方是踏足“绝巅”的准帝! 老者脸色一沉:“怎么,有本座在,你们还担心出什么幺蛾子不成?” 林寻见此不禁嗤笑:“老畜生,你自己若不惧,过来一战便是,何必让其他人前来送死?” 这句话,也正是那些准帝想说的,只是他们可不敢像林寻这般,对一位真正的帝境表达不满。 而被林寻一口一个“老畜生”骂着,让得那老者脸都黑如锅底,雷霆震怒。 身为帝境,俯瞰诸天,众生敬仰,哪个敢如此放肆和诋毁? “小杂碎,本座本不想以大欺小,你却蹬鼻子上脸,既然如此,本座这便将你灭了!” 老者说着,猛地一挥手中的雪白拂尘。 哗啦! 漫天莹白灿灿的神虹如雨般扩散,充满帝道法则奥义,虚空在瞬间就塌陷轰鸣,似承受不住这等恐怖的威势。 这方天地间,也随之陷入动荡混乱中。 这就是帝境的力量,寥寥一击,惊天动地,鬼神皆惧! 那些准帝油然而生震撼之意,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跨过帝境门槛,将一个“准”字摘除掉? 林寻立在浩宇方舟上,纹丝不动。 但在他发丝之间,却有一口针锋般的飞剑浮现而出,在虚空中轻轻一斩。 感谢书友36009917的打赏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