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2章 冰噬剑帝 - 天骄战纪

第2052章 冰噬剑帝

对其他人而言,被中土道州各大势力追杀,足以让任何人都绝望和崩溃。 可对林寻而言,与其说是被追杀,不如说,他依旧是在自顾自地赶路。 无论局势再严峻和凶险,也没有让他改变前往神机道宗的心思。 而和混空剑帝切磋和厮杀,则成了赶路途中林寻必修的课业,为的是锤炼跻身。 也为了更深刻地了解和认知帝境所掌控的力量。 在多次和林寻交手,多次被剑灵叶子敲闷棍昏迷后,混空剑帝不得不悲愤地接受一个事实 他这样一位足以震烁诸天的帝境人物,如今真的已沦为了一块人肉靶子…… 需要的时候,就会被拎出来用一用。 不需要时,直接就被敲晕丢一边…… 这让他羞愤欲狂,好几次都生出自我了断的念头。 太打击人了,堂堂帝境,沦为了一个小辈练手的活靶子,自古至今,哪个帝境如他这般,遭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没有! 若是这样的事情传出去…… 想一想那等后果,混空剑帝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可最终,他还是没能自我了断,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能够如他这般踏足帝境的人,这一生皆历经了不知多少磨难和凶险,才终于踏上了世上绝大多数修道者无法跨越的帝境之路。 越是如此,就越不甘心就这般自我了断! 而像混空剑帝,更有着皆极其坚韧和顽强的心境,虽羞愤欲死,可也只是想一想。 甚至到了后来,他心中更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执念,一定要抓住机会,趁那该死的剑灵敲闷棍之前,将那该死的林寻活擒! 这个执念,让混空剑帝学会了忍辱负重,学会了卧薪尝胆,他坚信,苦心人,天不负,终有大仇得报,一雪前耻之日! 对此,林寻根本不在意,他只是将对方视作磨炼己身的靶子而已。 剑灵叶子也不在意,一个帝境一重关的角色,他就是想重视……也重视不起来啊…… 若被混空剑帝知道林寻和叶子的心思,也不知是否会打消掉心中那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的执念,直接自杀了事。 总之,林寻虽在赶路,但过得却很充实。 除了修炼大道黄庭经,锤炼五脏神,就是找机会和混空剑帝这块活靶子切磋对战。 虽屡败屡战,狼狈凄惨,但却乐在其中。 …… 匆匆已是十多天过去。 这一路上,并不太平,相反,充满了凶险和杀劫。 敌人就如跗骨之蛆,阴魂不散,总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就捕捉到林寻行动的踪迹。 然后,一群又一群前赴后继般展开围杀行动。 可对林寻而言,这就像一群又一群送上门的猎物,厉害的帝境人物,自有叶子去搞定。 而那些准帝人物,就由林寻来解决了。 可惜,自始至终,都没让林寻遇到几个可堪一战的对手。 从最开始的庆元战帝一行人陨落,再到接下来一段时间中各路群雄纷纷遭难,消息根本就隐瞒不住。 像潮水死的,一**地就传播出去,被那些正在追捕林寻的各种力量所获悉。 “庆元战帝一行人陨落了。” “混空剑帝一行人也败了。” “萃芽山外,发现了丰都战帝一行人的尸骸。” “天鬼战族‘风巽剑帝’一行人已经消失多天,没有任何消息传出,疑似已经遭难。” ……各种消息如纷飞的雪花,不断传来。 每一条,都堪称触目惊心,一时间,不知多少强者心寒,亦不知有多少帝境人物震颤。 此次为了猎杀林寻,中土道州中以乾坤、洪荒、盘武三大道庭为首的古老大势力,联合十大战族和一众太古帝族势力一起出动,堪称是声势浩大,阵容强盛之极。 据统计,仅仅是帝境人物,都出动了将近二十位! 其他参与追捕的强者,最弱也有着准帝境修为,数目庞大,似这等阵容,都能在星空古道上下横行无忌。 本以为,对手只是一个绝巅准帝,撑死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可如今,在追杀的这十多天来,却频频遭遇挫折,连帝境人物都一个又一个折损陨落! 这让人如何能不惊? 帝境,至高无上,威慑诸天,自上古众帝道战落幕至今的无数岁月中,几乎都曾再听闻过帝境陨落的事情发生。 可在那一场弥天对弈之后,那一个个宛如高高在上,只能仰望的帝境人物,却宛如彗星般一颗颗坠落。 这本就已让诸天陷入动荡,产生波及天下的大轰动,谁能想到,在这弥天对弈落幕后,仅仅只是在追捕一个方寸山余孽时,竟会再次上演帝陨如雨的血腥事情? 最让人们无法接受的是,杀死那些帝境的,仅仅只是一个拥有绝巅准帝修为的年轻人! 那些大势力这才猛地意识到,此次要猎杀的目标,却变得无比棘手起来。 “大家要小心,此子身边伴随着一个剑灵,杀伐力惊世,帝境三重之下,根本不是此剑灵对手。” 很快,有关剑灵叶子的事情终于被人们知晓,令得那些帝境人物皆不禁倒吸凉气。 一道剑灵而已,却已拥有杀帝之威? 想一想都让人心颤。 “这一定是方寸山那些余孽临走前为此子所留的保命手段!” “快请支援,依我看,唯有帝境五重关之上的大佬,才能压制住那剑灵的气焰。” “可是……那些功参造化的大佬大多都已踏上了前往星空彼岸的道途,仅剩下的那些大佬,还要坐镇在山门中,哪可能是轻易都能够请动的?” “请不动也得请!闹出如此大动静,若再杀不死这样一个小杂碎,这星空古道上下,还如何看待我们?” 那些追杀林寻的大势力密切商议对策,最终做出决断,向背后的宗门请求支援,以镇杀林寻身边的剑灵! “剑灵?” 盘武道庭,一座幽冷黑暗的地下洞穴中,一名枯瘦如柴的男子蓦地睁开了眸,那目光如耀眼的天剑,将这黑暗的洞穴照亮。 旁边,一名老奴恭声道:“正是,据闻那剑灵极端凶狂,帝境三重之下,皆不是其对手,若非是有他阻挠,那姓林的小杂碎早被我们……” 不等说完,就被那枯瘦如柴的男子打断:“本座只在意那剑灵!” 说着,他长身而起,一瞬间,就如一柄沉寂千古的神剑从黑暗中展露锋芒,恐怖的气息弥散,压迫得那老奴一屁股蹲坐在地,快要窒息。 “告诉本座那剑灵的踪迹。” 枯瘦男子朝外走去。 “是!” 老奴颤声应答。 这一天,盘武道庭闭关三万九千载的“冰噬剑帝”从地下洞穴走出,欲擒剑灵为己用。 当得知这则消息,那些追捕林寻的势力无不松了口气,期待不已。 冰噬剑帝,一位臻至帝境六重关的恐怖存在,一身剑道,端的是强大无匹,威势煊赫! 而当玄黄道庭掌教太叔泓知道这则消息时,不禁嗤笑出声。 冰噬剑帝的确是一个强横之极的角色,可是比之参与到那一场弥天对弈中的许多帝境人物而言,也强大不到哪里去,甚至远远不如。 别说是方寸山那些传人,就是极魔剑帝夏行烈出手,也能轻易便将这冰噬剑帝镇压! “怪就怪,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啊……” 太叔泓发出叹息,目光看向星空深处。 随着通往星空彼岸的道途重现,近段时间以来,这星空古道上下,不知有多少蛰伏已久的老古董离开,亦不知有多少帝境人物踏上前往彼岸的征程。 就连玄黄道庭内,原本有着九位帝祖老古董坐镇,可如今已走得只剩下了两人! 如此对比,其他大势力中,必然也都如此! 当那些困于祖境多年的存在看到破境的希望出现,谁还会甘心继续留在星空古道上? 太叔泓也想去星空彼岸,可他不能。 因为他是玄黄道庭掌教。 太叔泓清楚,虽然离开的老家伙有很多,可同样也有不少老家伙留下来。 原因倒也好猜测,这星空古道的“天”……变了! 在以后岁月中,天下势力和格局必将重新洗牌,就看哪个大势力能抓住机会了! “你们啊,哪里是为了报仇雪耻,分明就是为了此子身上的造化和机缘罢了……” 太叔泓露出一抹玩味之色,似是讥嘲,似是感慨。 方寸山的强大,早已随着那一场弥天对弈落幕后,让整个星空古道为之震撼。 而那林寻,身负方寸传承,又掌控成帝成祖之造化,谁能将其擒下,谁就能获得超乎想象的好处。 这才是这一场猎杀行动会让那么多大势力一起出动的原因所在! 否则,仅仅只是为了宣泄愤怒,谁会花费这般大力气,出动这么多帝境人物? 太叔泓将这一切看在眼底,虽心中颇有些不屑这种做法,可也并无掺合的心思。 归根究底,玄黄道庭能够延存至今,所凭借的,一是自身底蕴足够强大,二则是自古至今一贯奉行的“中立”态度! 可太叔泓最近却有些心绪不宁。 他有一种预感,当下一个“无名帝尊”出现时,整个星空古道上,必将因此掀起一场无法预测的大变!u

下一篇   第2053章 杀局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