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6章 再见紫衣女子 - 天骄战纪

第2056章 再见紫衣女子

当这一场“切磋”结束后,林寻已是气息奄奄,犹如一条咸鱼似的躺在湖泊草地上,眼神空洞。 他是绝巅准帝,根基雄厚到超乎想象的地步,所掌握的准帝法则,也几乎和真正的帝境没多少区别。 可这些天在和曦的切磋中,他每一次都被虐得像一条咸鱼,穷尽一切手段去抵抗也是徒劳。 什么叫绝望? 林寻总算体会到了。 直至半响,林寻才从那种宛如脱虚般的无力和麻木感中回过神。 叶子早已飞快地冲来,将一把珍稀的宝药一截一截掰断后塞进林寻的嘴里。 没办法,林寻体力早已濒临一种极尽干涸的地步,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前辈,这种切磋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又过了半响,感受着周身涌现出的全新的力量,林寻这才艰难地转头,看向坐在柳树枝桠上的曦。 “唔,着急什么,等什么时候新的无名帝尊来了,什么时候就结束切磋。” 曦声音淡然。 林寻眼前一阵发黑。 若那新的无名帝尊一直不来,以后自己岂不是就要一直被如此蹂躏、折磨、摧残下去? “林寻,你修为突破了。” 叶子忽然出声,带着一丝惊叹。 林寻一怔,自己体会周身上下正在发生的奇妙变化,也不禁怔住。 就这样……突破了!? 他眼神又是一阵恍惚。 上次破境踏足绝巅准帝前,他在破败之门前历经一场旷世难见的血腥杀伐,最终拼着重伤垂死之躯极尽释放,最终进入了破败之门内。 那一次破境,是在昏迷中发生。 而现在,距离上次破境才过去一个多月时间而已,可他的修为则再次蜕变,顺势踏入绝巅准帝中二重天! 这等迅猛无匹的晋级速度,简直堪称是惊世骇俗,让林寻自己都感到匪夷所思。 “十天之前,你总计和混空剑帝切磋十九次,前十五次皆以溃败告终,十五次之后,开始扳回局面,拥有压制混空剑帝的力量。” 旁边的叶子飞快道,“但随着混空剑帝施展其三成战力后,你再度陷入被打压溃败的处境中。” “这种切磋,虽屡败屡战,却令你在战斗中得到极尽磨炼,自身道行和战力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巩固和蜕变。” “而在这十天中,曦和你切磋十次,每一次皆压迫得你拼尽所有,榨干了所有力气,这才罢手。这恰似一次次的涅槃,让你的力量在有无之间产生否极泰来般的蜕变。” 说到这,叶子钦佩道,“难得的是,曦每一次出手,力道恰到好处,稍强一分,就会损伤你的道基,稍弱一分则无法将你的极尽潜能释放出来,这般手段,堪称是妙到巅峰。” 林寻怔怔:“你这么一说,难得我还得感恩戴德?” 叶子认真道:“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让你的修为产生突破,换做其他修道者,肯定早高兴得叩首磕头了。” 林寻感受着周身不断产生的蜕变,心中怪怪的,被虐了这么多天,原来都是为了自己好? 真不是假借切磋之名,行撒气之实? 叶子说道:“当然,这一段时间以来,你共计消耗了七十六种堪称旷世的宝药,每一种皆堪称是价值连城,寻常的帝境人物都无福消受,也幸亏你家底殷实,否则的话,想要在如此短时间内突破……也挺难。” 如今的林寻,的确堪称是财大气粗,仅仅是这一段时间来搜刮到的战利品,就堪称海量,数不胜数。 而要知道,在古仙禁区时,他同样斩获了许许多多的战利品,不乏一些连帝境人物都得垂涎三尺的瑰宝! 故而,哪怕得知自己已耗费这么多旷世宝药,也并不感到肉疼。 此刻的他已彻底恢复过来,盘膝打坐,进行静修,以此巩固自身突破后所拥有的全新力量。 犹豫了一下,叶子还是说道:“所以,我建议切磋还是都进行下去。” 林寻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之前的十天,简直就如一场场噩梦,不止是躯体被镇压,他的心境和神魂都时时刻刻承受着绝望、无力的打击。 那种滋味,以林寻那般坚毅强悍的性情都快要吃不消了。 可一想到这种另类的“切磋”能够在最短时间内令自己的修为产生蜕变,林寻略一犹豫,就咬牙应承下来。 叶子心中不禁赞叹:“果然,他最喜欢被虐着修炼……” 曦则瞥了林寻一眼,道:“你修为突破了,切磋的时候,我相应的也会加大一些力道,你可要做好准备。” 林寻心中咯噔一声,忍不住道:“前辈,之前您和我切磋,用了几成力量?” “几成?” 曦的声音透着一丝古怪。 叶子想了想,认真斟酌道:“据我推测……应该……远远不到一成……” 林寻:“……” 雾灵州。 作为鸿蒙世界四十九州之一,雾灵州的疆域谈不上最大,也谈不上最小,雾灵州的修行势力,谈不上最强,也谈不上最弱。 总之,雾灵州是很普通,无论哪个方面和其他州相比,既不出色,也不逊色。很中庸。 神机道宗,便盘踞在雾灵州境内,底蕴无比古老,但势力最多能跻身雾灵州前十的水平。 又赶了十多天的路后,林寻顺利抵达雾灵州,来到了神机道宗所盘踞的福地—— 桐山。 可当林寻抵达时,却忽然发现,这一座在雾灵州境内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名山福地,竟不见任何人影! 并且,神机道宗山门敞开,覆盖山上的大阵也停止运转。 走进其中,就见那鳞次栉比的古老建筑中,皆空荡荡的,到处都呈现出一种凌乱的迹象。 林寻搜寻许久,几乎将神机道宗内内外外找了一遍,最终才确认,神机道宗上下所有修道者,应该是全都从桐山上撤离了。 并且离开时明显很着急,药圃中的一些神药都没来得及去收拾。 场中也并无任何战斗的痕迹,这只能证明,神机道宗修道者是主动撤离的,至于撤离的原因,林寻却猜测不出。 “麻烦了……” 林寻皱眉,此时他正伫足在一座冷清萧瑟的古老殿宇前,孑然一人,夕阳残照,在斑驳沧桑的青石板上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神机阁和神机道宗源出一脉,林寻此来,就是为了打探有关前往真龙一界的一些事宜。 可却根本没想到,这样一个古老无比的势力,竟会就这样离奇地消失了,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桐山。 “一个宗门的撤离,必然会引起不小的动静,事先肯定也会表现出一些征兆……” 林寻沉吟,打算前往距离桐山最近的城池中打听一下。 可就在他打算离开时,忽然心中一颤,感受到一股致命般的危险气息。 几乎同时,曦悄然出现,轻轻一拎就将他从此地带走,来到了极远处一座殿宇屋檐之下。 “有厉害人物出现,不要说话。” 曦周身流转光雨,化作一种神妙的力量,将她和林寻一起遮蔽其中,让得两人宛如凭空消失了般。 哗啦~ 就在林寻原本伫足的大殿前,虚空一阵波动,浮现出数道身影,有男有女,气息虽都已敛去,可却有无形的恐怖威势。 他们立在那夕阳余晖之下,就如诸神立在黄昏之中! 而当看到那为首的身影时,林寻瞳孔骤然一缩,沉寂在心中多年的记忆被唤醒。 那为首的是一名紫袍女子,身影极其修长,纤柔的腰肢缠着一条金丝带,如瀑似的紫色长发垂落,发丝上泛着妖异般的光泽。 她背负一杆战矛,紫袍紫发,立在那就如一道横亘的天堑,给人只能仰望,高大若无垠的感觉。 面对其身影,就如蝼蚁在仰望天穹! “是追杀鹿先生的那紫衣女子!” 林寻心中狠狠一震,他哪可能忘记这女子? 当年,他曾返回下界,返回绯云村那一座他曾栖居的院落中,也正是在那里,让他无意间见到了鹿先生所留下的一缕意志力量。 也正是这一缕意志力量幻化出的一幕幕景象,让林寻看到了这追杀鹿先生的紫衣女子。 也让林寻知道,紫衣女子是来自星空彼岸,是专门追杀他的母亲洛青珣、鹿先生而来! 只是,林寻万没想到,竟会在这早已人去楼空的神机道宗中,见到这个紫衣女子! 这无疑显得太不可思议。 “我要去真龙一界,可知道真龙一界路径的宗门,却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大殿前,那紫衣女子开口,声音悦耳无比,可却透着彻骨的冰冷和淡漠。 在她身边,追随着三名男子,此刻皆浑身一颤,露出惊惧慌乱之色。 “前辈,我等可根本没有泄露过任何一丝风声,连我等也不知道,这神机道宗的人怎么会全都消失不见了,您……您可千万不要误会。”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着急解释。 紫衣女子轻轻拍了拍老者的肩膀,道:“我不在意误会,我只在意,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明白吗?” 当她那纤秀白皙的手指从老者肩膀上拿开时,后者躯体就如被焚化的纸张似的,化作一片灰烬扑簌簌飘洒!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