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7章 无名帝尊的残魂 - 天骄战纪

第2057章 无名帝尊的残魂

远处的林寻瞳孔骤然一凝,那白发苍苍的老者,分明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帝境人物。 可在转瞬间,灰飞烟灭! 最可怕的是,自始至终,紫衣女子仅仅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而已,那般随意和轻描淡写。 可越是如此,才越让人心寒! 仅剩下的那两位,和白发老者一样,也是帝境存在,当目睹这一幕时,他们神色也是变得煞白,写满惊惧。 “你去打探神机道宗强者的下落,以七天为限,七天后,我需要掌握前往真龙一界的线索。” 紫衣女子目光看向一个灰袍中年,“你可以试着逃跑,但你背后的宗族、亲友都将为你陪葬。” “是。” 灰袍中年神色明灭不定,咬牙领命而去。 不等紫衣女子开口,仅剩下的那一个华服男子已飞快道:“前辈,我已打探清楚,那方寸山余孽林寻,应当不属于此界,而是来自古荒域!” “哦?”紫衣女子道。 显然,她对这样简单的答案并不满意。 华服男子心中一颤,飞快道:“林寻此子曾大闹昆仑墟,可在之前,星空古道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号人物,并且我曾跟地藏界一位朋友打听过,说这林寻曾在古荒域修行……” 远处,林寻神色间已浮现一抹阴霾。 这紫衣女子竟在打探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这岂不是意味着,她极可能已经察觉到,自己的身份来历? 果然,当华服男子说完,紫衣女子道:“原来,这姓林的余孽,真的就是那贱人的亲生骨肉了……” 声音中,带着一丝罕见的亢奋,犹如盯上猎物的兽。 “他在哪里?” 紫衣女子问。 “前阵子,此子被中土道州各大势力追杀……” 华服男子回答的毫不犹豫,显然也是有所准备,将前一段时间发生的那一场针对林寻的追杀事件一一说出。 “全部死了?” 当得知这一场追杀最后的结果,紫衣女子也不禁一怔,露出思忖之色。 华服男子道:“对,按照外界分析,这林寻手中应该有着不少保命底牌,一般的帝境人物根本不是其对手。” “那你可知道,此子如今在哪里?” 紫衣女子道。 华服男子摇头:“自那一场追杀失败后,有关那林寻的消息,就再没有人知道,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紫衣女子陷入沉吟中。 许久,她才说道:“你去打探此子的踪迹,七天后,我需要一个满意的答复。” 华服男子颤声道:“若……若我打探不到呢?” 紫衣女子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可华服男子已意识到了那种恐怖的后果,他神色惨淡,半响才苦涩开口,应承下来,转身而去。 那古老的殿宇前,只剩下了紫衣女子一人。 嗖! 在她肩头,忽然凝聚出一道虚幻般的身影,才一尺高,浑身被黑色禁忌气息覆盖,模样极其模糊。 而当看到此人,一直冷眼旁观的曦瞳孔情不自禁地一眯。 “衍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一个不堪一用的方寸山余孽?” 那虚幻的身影发出咆哮,“赶快带本座离开,返回宗族!否则本座就将彻底陨落了!” 他显得无比暴躁和愤怒。 可那被称作衍星的紫衣女子,却不动声色道:“九叔祖,你的一身道行和本尊早已被那斗战帝杀了,若不是我出手相救,你这一缕极其微弱的残魂也根本抱保全不下来。” 顿了顿,她继续道:“更何况,我就是现在带你返回宗族,以宗族的力量,也根本不可能再让你恢复过来。” “衍星!你竟敢诅咒本座?” 那模糊的身影发出嘶吼,透着无比的震怒,“当年若不是本座,你这小小的贱人,哪可能鱼跃龙门,被族长所器重?” 衍星面无表情:“九叔祖,祸从口出,你该冷静想一想你如今的处境了,宗族那些人,怕早已认为你已经彻底死掉,你说,我如果不小心将你这一缕残魂抹除了,又会否遭受什么惩罚?” 那模糊的身影顿时沉默了。 “九叔祖,太古时,我便奉命前来这星空古道,直至如今也不曾完成任务,你以为,我不想返回宗族吗……” 衍星自顾自说道,“你也比其他人更清楚,不完成任务,我纵然返回,等待我的,只有最严酷的惩罚。” 那模糊的身影声音沙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你不需要明白,只需要跟随我身边就够了。” 衍星声音淡漠,“若我推测不错,再过一个月左右,就会有一位和你一样的大人物前来这星空古道,将这覆盖诸天的禁忌秩序力量重新掌控在手,到那时,就是收网的时候了……” 下一刻,她和那模糊的身影齐齐消失不见。 唯见夕阳残照,天地苍茫。 …… 鳞次栉比的古老建筑,空空如也,萧瑟清寂。 林寻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心境起伏,无法平静。 他敢肯定,很久以前母亲洛青珣他们从星空彼岸所要逃避的追杀,就是来自这名叫衍星的紫衣女子所在的宗族! 曦忽然传音:“你可知道,刚才那一缕残魂是谁?” 被如此提醒,林寻这才意识到什么,悚然一惊,道:“该不会是……那无名帝尊?” “不错,正是他。” 曦声音清冷,“在古荒域时,我每一次从通天秘境走出,所遭遇的攻伐,就来自此人所掌控的禁忌秩序力量,我倒是没想到,在被你大师兄击杀后,他竟还留下了一缕残魂。” 林寻神色变幻。 追杀母亲洛青珣他们的凶手,竟和无名帝尊来自同样一个宗族,并且称呼无名帝尊为九叔祖! 一时间,林寻想起了很多往事。 “按照那女子的说法,一个月后,新的无名帝尊就会出现了……” 曦声音罕见地泛起一丝凝重。 一个月! 星空古道上下将重新覆盖在禁忌秩序力量的阴影中,那时候,整个天下又会什么怎样的剧变? 无可置疑,新的无名帝尊定然会为那位“九叔祖”报仇,而其目标极可能就会落在林寻身上! “早在太古时,那名叫衍星的女子是为追杀我母亲和鹿先生而来,之前她来神机道宗,则是想要前往真龙一界,这是否意味着,我母亲或者鹿先生……极可能就在那真龙一界?” 林寻忽然开口。 曦道:“有可能,但我认为,若她知道你的踪迹,肯定会舍弃前往真龙一界的计划,而来对付你。” 林寻黑眸闪动,他知道曦说的没错。 当年在见到鹿伯崖所留下的那一幕幕由意志烙印产生的景象中,林寻就知道,拥有完整大渊吞穹灵脉的自己,才是那衍星最迫切想杀死的目标! 深吸一口气,林寻道:“前辈,我打算去找神机道宗的修道者,若能赶在那衍星之前赶到真龙一界,或许就能化解一些灾祸。” 曦点了点头。 在这无数年里,她一直坐守在通天秘境内,见过鹿伯崖,也见过通天之主洛通天所留的意志力量的可怕。 当然,她也比其他人更清楚林寻的身份和来历。 这一天,林寻和曦一起,沿着桐山朝附近的城池中行去,一路进行打探。 可令林寻感到意外的是,无论他如何打探,竟没有人知道,神机道宗这样一个古老的道统势力发生的变故。 自然更没人知道,神机道宗那些传人究竟去了哪里。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 林寻依旧一无所获,这让他意识到,神机道宗一定是提前察觉到了凶险,才会在无人察觉时,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和曦再次返回了桐山,和七天前不一样,空荡荡的神机道宗山门内,早已汇聚了不知多少修道者的身影。 他们就如进入一座宝库中,在到处搜寻这座名山福地中所留的宝物,毕竟,神机道宗已彻底消失了,其盘踞之地又是世间一等一的洞天福地,肯定会被许许多多修道者盯上。 甚至不乏一些欲要霸占这座名山福地的势力,也变得蠢蠢欲动。 “也不知那衍星是否已经找到了神机道宗的传人……” 看见这样一幕,林寻眉头紧锁,他意识到,那衍星只怕也不可能再出现在此地了。 许久,林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路上,他又想起了一件事,再过半个月左右,新的无名帝尊就会出现,对方肯定会穷尽一切手段来对付自己! “你可以暴露踪迹,让那衍星知道,如此一来,她肯定不会再前往真龙一界,你也不必再担心你的亲人会遭难。” 曦忽然开口,“不过如此一来,你就会被衍星盯上,等于是将一场杀劫引到自己头上。” 林寻怔了怔,眸子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曦说道:“若只面对那衍星,我倒也有获胜把握,可若到时候新的无名帝尊也出现,那就麻烦了。你也清楚,新的无名帝尊只要来了,肯定不会放过你。” 林寻深吸一口气,眸子中闪过一抹决然:“前辈不必担心,就这么办吧!” 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