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8章 前往黑暗世界的船 - 天骄战纪

第2058章 前往黑暗世界的船

“七天时间,以你这等帝境人物,却连一点线索也没找到,不觉得……很丢人?” 一座孤峭山峰之巅,衍星眼神淡漠,紫色的长发在风中飘扬。 旁边,灰袍中年已吓得跪倒在地,神色煞白。 七天来,他穷尽一切手段查探,可让他也没想到的是,神机道宗那些修道者简直就像从人间蒸发了般,消失都无影无踪,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前辈,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将那些神机道宗传人揪出来!” 灰袍中年咬牙说道。 衍星瞥了他一眼,道:“以你看,那神机道宗是否已察觉到什么了,故而才会提前选择躲避?” 灰袍中年毫不犹豫道:“肯定如此!否则,一个如此大的宗门,延存至今已无数年,怎可能会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衍星道:“那你说,这鸿蒙世界中,除了神机道宗之外,还有哪个势力知道前往真龙一界的方法?” 灰袍中年摇头:“自古至今,神机道宗就如真龙一界的看门人,无论是哪个大势力欲要和真龙一界联系,就只能通过神机道宗。” 就在此时,虚空一阵波动,映现出那华服男子的身影。 “前辈,那林寻出现了!” 他带着激动,飞快禀报,“就在昨日夜里,这林寻曾出现在黑河城地下世界中,向雾隐斋打探前往黑暗世界的消息。” 林寻! 衍星眸子中闪过一抹如若闪电般的光,“他这是要前往黑暗世界吗?” “应当如此。” 华服男子毫不犹豫道。 “应当?” 衍星瞥了他一眼。 华服男子心中颤粟,袖袍一挥,一道身影就滚落到地上。 “前辈,这是黑河城雾隐斋的负责人,他曾亲眼见过林寻出现,若您不相信,大可以问他。” 地上的身影,是一个锦衣貂裘的威严中年,只是此刻却被吓得六神无主,惶惶不安。 “看着我。” 衍星俯视,眸子中泛起诡异的紫色光泽。 当锦衣中年的目光与之对视,神魂顿时产生撕裂般的剧痛,就如被一只大手狠狠插进了神魂不断翻搅。 于此同时,衍星“看”到了一幕幕景象—— 黑河城,林寻进入地下世界,在侍者带引之下,见到了负责人,而后被引进一座静室…… 半响,衍星抬头,眼神中那妖异般的紫色光芒已消失不见。 她若有所思道:“此子难道也察觉到什么危险,打算去黑暗世界躲藏起来?” 地上,那锦衣华服的中年浑身已被冷汗浸透,唇中不断淌血,他急促喘息道:“我……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灰袍中年和华服男子的目光都看向衍星。 “本座赏罚分明,你虽是被擒来,却帮了我一个忙,那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衍星一挥手,那锦衣华中年顿时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带走,消失不见。 “时间无多,既然找不到前往真龙一界的路径,那你们就跟我去黑暗世界走一遭。” 衍星做出决断。 在之前从那锦衣中年神魂中提取出的记忆景象中,让衍星牢牢记住了林寻的模样、气息和神韵。 …… 一艘界船从鸿蒙大世界起飞,在固定的星空巷道上挪移了足足半个月后,渐渐脱离了原本固有的航道,驶向一片犹如混沌般的星空深处。 星辰如杂乱荒芜的野草,在虚无的宙宇中蔓延而开,到处可见一些堪称恐怖的天灾频频发生。 有虚空断层横亘,像吞噬星空的血盆大口。 有美丽缤纷的流光带,如同薄薄的却轻纱般飘曳,却能轻易将一颗颗星辰侵蚀一空。 有时空风暴呼啸,弥散出足以令帝境都胆寒的狂暴力量,席卷周虚,发出隆隆不绝的轰鸣。 有…… 那一幕幕恐怖的景象,简直能让任何修道者都心悸。 而这艘界船却娴熟地穿梭其中,每当遇到一些恐怖灾祸时,总能够险之又险地避开。 显然,这片星空虽混乱而凶险,可驾驭界船的却是一个老手。 这艘界船极其之大,犹如一块漂浮的陆地,隶属于雾隐斋。 此次的目标是前往黑暗世界! 界船上分作了三块区域。 最上层的区域,星罗棋布般分布着一座座灵气盎然的清静院落,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才能入住其中。 其中一座庭院前,一名侍者恭敬叩门三次,脚步稍微退后,这才躬身开口道: “前辈,界船已经驶入最为凶险动荡的‘暗夜星域’,这一路上可能会遇到一些颠簸和危险,小的前来就是通知您,不必为此担忧。” 使者是一名中年,须发灰白,气息精悍强横,拥有绝巅圣王境修为,可此时却显得无比恭敬。 “多谢提醒,我知道了。” 庭院中响起一道平淡如水的声音。 精悍中年连忙道:“前辈千万别客气,这本就是应该的事情。” 很快,精悍中年便告辞而去。 庭院中,草木葳蕤,古木参差,一座清雅的房间张中,一道峻拔出尘的身影随意而坐,一袭月白色衣衫,长发披散,露出一张清俊容颜。 赫然正是林寻。 半个月前,他曾前往一个名叫黑河城的地方,找到了盘踞在地下世界的雾隐斋,打探和黑暗世界有关的消息。 而后便径直搭乘了雾隐斋这艘前往黑暗世界的界船。 “以那衍星的能耐,怕是早已获悉自己前往黑暗世界的消息,就是不知道,她是否已追上来……” 房间中,林寻露出思忖之色。 星空古道上一直流传着一句话,若天下皆敌,退无可退,黑暗世界便是最后的活路。 不过,这次林寻并非是被逼逃亡,而是主动前来。 一是因为要吸引那紫衣女子衍星的注意力,让其改变前往真龙一界的行动。 二则是林寻倒的确有事情要做。 金蝉青年离开时,曾赠予他一封信笺,上边写着一句话: 黑暗世界,有人在等你解铃。 以金蝉青年的身份,能够在前往星空彼岸之前留下这样一句话,必然是大有深意。 已经放弃前往真龙一界的林寻,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去那黑暗世界走一遭,看一看究竟是谁,需要自己这个系铃人去“解铃”。 如今的他,被那紫衣女子衍星盯上,有曦在,林寻倒也不怕什么。 可林寻却不得不考虑一件事,当新的无名帝尊出现之后,若要穷尽一切手段对付自己,又该如何对抗? 仅仅依靠曦一人,肯定是不行的。 但,三师姐若素离开时曾说,一直不曾出现,显得无比神秘的方寸山第二传人,极可能就隐居在黑暗世界! 这就是为何林寻会选择前往黑暗世界的原因所在。 思忖时,林寻掌心一翻,一株青碧晶莹的小树浮现而出,茎干纹理就如天然的大道痕迹,弥散着玄妙气息,嫩绿浑圆的叶子流淌下一缕缕如梦似幻的绿霞。 这是菩提树幼苗! “还好,不周山虽不在,但有这一株菩提树幼苗,若禁忌秩序力量出现时,倒也可以派上用场,起码遮蔽一下自己身上的气息应当不难……” 林寻打量着菩提树幼苗,以他如今的底蕴,远远不足以去和禁忌秩序力量抗衡,更遑论去和那快要来临的新无名帝尊对抗。 但有了这菩提树幼苗遮蔽气息,倒是能够让他避开那覆盖诸天上下的禁忌秩序的查探和感应。 咔嚓!咔嚓! 林寻身前案牍上,产生一阵碎裂的声音。 就见一柄原本神异锋利无比的帝剑,在此刻像失去了所有灵性般,一寸寸刹裂开,化作碎片。 而在旁边,断刃流转晦涩濛濛的光雨,映现出一幅幅玄奥莫测的道纹图案。 而在断热旁边,由白骨骷髅组合而成的无谛灵弓也焕发出一种瑰丽的光彩,让得满室皆辉。 “又吞了一件帝兵……” 林寻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 器灵“勿缺”,就沉寂在无谛灵弓中,需要炼化诸多宝物精华,才能修复他在那无数年里所遭受到的创伤。 同样,当年在断刃凝结出一百条“本命道纹”时,让林寻察觉到,在断刃深处,也蛰伏着一个极其恐怖的存在。 那一道身影枯寂坐在黑暗中,披头散发,一道道拇指粗细的锁链缠绕在他的咽喉、双足、双脚、腰脊上,弥散晦涩的秩序力量。 当他在黑暗中睁开眸,就如一道可以撕裂万古长夜的光,无比的耀眼,无比的凌厉! 而这一道身影给人的感觉,就如一尊坐镇黑暗中的神祗,心念一动,便可毁天灭地,恐怖到无法想象。 当时的林寻是绝巅大圣境修为,可那一道身影却说: “欲将本座的力量彻底炼化,凭你如今的实力……差得太远,以后再来吧。” 也是这句话,让林寻彻底断定,这一道身影极可能就是断刃的器灵! 正是因为“勿缺”炼化宝物精华修补元气的一幕,让林寻灵机一动,也如法炮制,试着用这样的方法提升断刃的威能。 没曾想,还真灵验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断刃和无谛灵弓一样,不断吞噬和汲取属于帝兵的精华,其品质和威力明显有了显著提高! —— 金鱼已平安到家~明天努力码字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