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0章 人如其名石乐志 - 天骄战纪

第2060章 人如其名石乐志

林寻打开了庭院大门。 “你他妈是聋子不成,竟让我们少主等这么久!” 正在敲门的那名扈从抬起的手,尚在半空顺势一劈,朝林寻面门扇去。 一言不合,直接就动手了! 这扈从明显横行惯了,否则断不敢有这般嚣张跋扈的举动。 林寻最近些年,已经极少碰到这种事情,不禁有些意外。 不过,他动作并不慢。 扈从劈过来的一掌,直接被林寻攥住,无法寸进。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扈从不惊反怒,道:“狗东西,你竟还敢挡,活得耐烦了?” 说着,一脚踹向林寻。 这很强势,仿佛只能由他出手,而对方只能摆好姿势被动挨打似的。 一个扈从都敢这般张狂,可想而知,必然是有着极大底气的,否则,就这种角色,早被杀了不知多少次了。 喀嚓! 扈从这一脚刚踹出,其手腕就被林寻扭断,疼得他嗷呜一声发出惨叫,身影一个踉跄,被林寻直接镇压跪地。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林寻一直不曾出声,神色淡然,可黑眸中已泛起冷冽之色。 无缘无故地找上门,敲门时还那般蛮横无理,刚开了门又那般张狂和嚣张,若不是还没弄明白缘由,林寻早杀了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 “大胆!” “你竟敢动我‘星煞山’的人!” “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那身披火红鹤氅的男子身边,一群扈从都喝斥出声,怒视林寻,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雾隐斋那精悍中年也是一怔,飞快传音道:“前辈,您可千万要息怒,忍让一些,这些都是星煞山的人……” 按照精悍中年的解释,星煞山,乃是黑暗世界的一个庞大势力,影响力仅次于黑暗三大巨头。 那身披火红鹤氅的男子,乃是星煞山一位太上长老的嫡子,名叫石乐志,身份无比尊贵。 黑暗世界那等动荡凶险的地方,可从不缺穷凶极恶的狠角色,但却极少人愿意去得罪石乐志。 原因就在于,他的老子是一个极其护短,脾气也极其乖戾暴躁的大魔头,封号“噬阴魔帝”! 并且,星煞山的势力也极其强大,尤其是近些年,隐隐已有追赶上黑暗三大巨头的态势。 “呵,有意思。” 一袭火红鹤氅的石乐志笑起来。 那被镇压跪地的扈从连滚带爬走过来,悲愤叫道,“少主,您可要替小的做主啊!” “还不嫌丢人吗?” 石乐志一巴掌拍下。 砰! 这扈从脑袋直接炸开,鲜血飞洒,几滴血珠落在石乐志脸庞上,他却浑不在意,反倒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令人不寒而栗。 他身边那些扈从一个个都色变,噤若寒蝉。 “朋友,刚才是我这扈从太过无礼,如今,他已为此付出了代价。” 石乐志将目光看向林寻,声音阴柔,“老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当着我的面,你逼迫我这扈从下跪,是否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旁边的精悍中年满头大汗,连忙道:“石公子,不知者无罪,这位前辈乃我雾隐斋贵客,您看能否通融一二?” “你再多嘴,可别怪我不客气。” 石乐志瞥了他一眼。 精悍中年顿时闭嘴,频频朝林寻使眼色,仿似在告诉他,能忍当忍,千万别冲动。 林寻则视若无睹似的,道:“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就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后果自负。” 石乐志怔了一下,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他身边那些扈从也都一脸的错愕,似不敢相信,还有人竟敢这般对他们少主说话。 “你似乎很有底气啊。” 石乐志目光打量着林寻,似重新认识一般。 只是,以他的眼界,根本就看不出,眼前这气息平淡无奇的年轻人,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再加上,他从修行至今横行惯了,哪怕遇到一些比他更强的存在,也因为忌惮他的身份,不敢轻易招惹。 故而此刻林寻展现出的强势姿态,让石乐志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他不禁皱眉问道:“你是第一次乘船前来黑暗世界?” 这是一种试探。 只是,林寻已有些不耐烦了。 黑暗三大巨头中的神照古宗和地藏界,都不知被他杀了多少人,哪可能会在意一个星煞山的公子哥? 他眼神幽冷,看向旁边的精悍中年,道:“我若杀了他们,会否连累到你们雾隐斋?” 一句话,让精悍中年浑身发毛,连忙道:“前辈息怒,前辈息怒,有话好好说,为何要打打杀杀呢?” “哈哈哈,你们听到了吗,这家伙竟扬言要杀了咱们。” 石乐志怒极而笑,他自认已够隐忍,谁曾想,对面这人完全就是不知好歹! 那些扈从也都笑起来,眼神冰冷,这家伙一看就是第一次前往黑暗世界,根本就不知道,星煞山三个字所拥有的分量! “还不赶紧滚下向我家少主赔罪?” 一人暴喝,周身杀机蒸腾。 其他扈从也纷纷喝斥起来,一个个流露杀机。 “无知,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寻终究是不耐烦了,发出一声轻叹。 轰! 下一刻,一股恐怖无边的杀意犹如肆虐的风暴般铺天盖地涌出。 在众人视野中原本平淡无奇的林寻,这一刻就如化作一尊从杀戮炼狱中走出的神祗! 砰砰砰! 一阵乱响,那些扈从都来不及挣扎,就被林寻身上散发出的恐怖威势压迫得跪倒,一个个头颅砸地,膝盖骨都碎裂,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也是随之响彻。 “不——!” 石乐志嘶吼,长发飞扬,竭尽全力挣扎。 可仅仅转瞬间,躯体也如被神山压迫,像狗啃屎似的趴在地上,周身肌肤都龟裂,汩汩淌血。 精悍中年呆住,如遭雷击。 那些扈从,皆是来自星煞山的强者,强大的有着准帝境修为,弱小的也有着圣王境能耐。 可现在,都没来得及挣扎,就被镇压! 最可怕的是,对方都没有出手,仅仅只是身上散发出的威势,就让他们无力挣扎对抗! 须知,黑暗世界中的势力,和外界不一样,每一个宗门中所汇聚的传人,大多都是流落到黑暗世界中的狠角色,不乏刀口舔血的穷凶恶极之辈。 尤其是星煞山,宗门上下的传人,龙蛇混杂,有落草为寇的凶徒,有双手染满血腥的邪道巨枭,也有在外界犯下滔天罪孽的魔头…… 追随石乐志身边的那些扈从中,就不乏这种凶恶之辈。 可现在,全都跪了! 包括石乐志这样尊贵无比的角色,也不例外! 再看向林寻时,精悍中年的目光已带上深深的敬畏。 “说吧,为何来找我?” 林寻俯视着地上的石乐志,眼神幽邃。 “有种便杀了我!” 石乐志满脸怒容,目眦欲裂,人生第一次,他败得如此一塌糊涂,也是第一次品尝到跪地受辱的滋味。 “你们谁说?” 林寻目光挪移,看向那些扈从。 这些扈从面面相觑,无人应答。 林寻屈指一弹。 砰! 一个扈从眉心被刺穿出血窟窿,无声无息地暴毙当场。 “你来说。” 林寻目光看向其中一人。 这人浑身哆嗦,颤抖着开口:“少主他……听说你是拿着青婴姑娘的紫玉令牌乘坐此船,怀疑你极可能和青婴姑娘之间有猫腻,就打算前来……前来询问一番。” 林寻皱眉。 青婴,就是那个手持血伞,一袭青裙,浑身散发着妖异、神秘气息的女子。 当年在临安城地下世界,林寻便曾被此女展现出的独特风华惊艳到。 此女曾为了补偿林寻,将一块紫色令牌赠予林寻。 此次林寻乘坐雾隐斋的界船,并且能够入住在这最上层的独栋庭院中,的确是因为他手持那块紫色令牌,才受到了如此特殊的照顾。 他掌心一翻,那一枚紫色令牌浮现而出,“就因为这个?” “倒不是令牌的问题。” 那扈从略一犹豫,不顾石乐志那几欲杀人的目光,硬着头皮道,“这黑暗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家少主痴情于青婴姑娘,视其为心头肉……” 林寻这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自己获得的这块令牌,让这石乐志怀疑,自己和青婴关系莫逆,故而才会气势汹汹而来,欲一探究竟。 “追不上人家姑娘,就阻止他人接触,你可真霸道啊。”林寻冷笑。 跪在地上的石乐志神色阴晴不定,咬牙道:“那你倒是说,究竟和青婴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 林寻回答的很随意。 可石乐志却不信,怒道:“没有关系,她会将贴身携带的‘紫玉令’给你?那可是她自幼年时就一直佩戴在身的宝贝!我追求她的这些年里,都不曾拿出来让我看过!” “可如今,这令牌却落入你手中,你居然还说和她没有关系,你真当我是白痴?” 声音中,带着难掩的怨愤。 林寻神色异样,目光透着古怪,闹了半天,这家伙还真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嫉妒,就跑来找自己麻烦…… 他不禁说道:“你的名字很不错。” 石乐志一怔:“何意?” 林寻认真答道:“我看你是真的失了智。” —— 加更大概在晚上11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