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1章 死字怎么写 - 天骄战纪

第2061章 死字怎么写

失了智…… 精悍中年差点笑出来。 石乐志则一脸的愤怒,感觉像遭受到莫大的羞辱。 林寻想了想,将一个古色古香的铜鉴拿出,道:“你可认得此物?” 石乐志如遭雷击般,失声道:“她……她竟连前往暗隐之地的引路铜鉴都给你了?” 声音中,尽是浓浓的嫉妒和愤怒,“你还说你和青婴没关系?” 引路铜鉴! 林寻若有所思。 当初在离开临安城时,青婴曾主动出现,找到他,说过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公子以后若见到一个名叫林寻的人时,就告诉他,雾隐斋青婴,欲与之相见,届时,我会告诉他一桩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要知道,当时的林寻是以“禹玄”的身份行走世间,可青婴仿似猜测到了什么。 而后,青婴就将这一块引路铜鉴交给了他,并说,这铜鉴内蕴一副地图,凭借地图指引,便可找到她,到那时,也会给林寻一个无法拒绝的报答。 “这么说,你也知道暗隐之地?”林寻问。 石乐志道:“那是雾隐斋的始源祖地,黑暗世界中,谁人不知?可若没有引路铜鉴,谁也找不到暗隐之地。” 林寻道:“这么说,暗隐之地就在这黑暗世界?” 石乐志道:“这不是废话吗。”他感觉此刻的林寻才像失了智! 林寻这才意识到,青婴当年将这引路铜鉴交给自己时,绝对有着不一样的用意。 她究竟想告诉自己怎样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前辈,您看眼下误会已解释清楚,能否看在雾隐斋的面子上,饶过石公子他们?” 那精悍中年走上前,赔笑道。 石乐志他们也将目光看向林寻,这时候他们就是再蠢,也意识到踢到了一块大铁板。 林寻随口道:“想活命也简单,交出一件帝宝,我便让你们离开。” “帝宝?” 石乐志他们齐齐傻眼,这完全就是狮子大开口啊。 石乐志虽身份尊贵,其父亲更是星煞山噬阴魔帝,可身上也只携带了一件用来保命的帝兵而已。 “呵呵,一个绝巅准帝,却都敢染指帝兵了,胆子可真够大的,不怕把自己撑死?” 一道冷笑声忽然响起,就见不远处的庭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衣老叟。 他鹤发童颜,眸若鹰隼,浑身弥散着一股属于帝境人物独有的气势。 林寻一挑眉,道:“老家伙,小心祸从口出。” 嘶! 场中众人无不倒吸凉气,什么时候,一个准帝敢这般训斥和威胁一位真正的帝境存在了? 这简直就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尤其是精悍中年,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飞快传音道:“前辈,这位是一位邪道大帝,来自鸿蒙世界魔州‘黄泉道宗’,您……您还是赶紧道歉低头吧,否则性命不保!” 说完,他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帝境,不可辱! 而那黑衣老叟可是一尊魔帝,威慑诸天,恐怖无边,这世上哪个准帝敢诋毁? 就见那黑衣老叟也是一怔,旋即脸一下子阴沉下来,眸子中汹涌着恐怖慑人的光,道:“年轻人,你可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林寻哂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会写字,要不……我教教你?” 石乐志等人和精悍中年都呆滞在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疯了!这家伙绝对疯了! 这世上哪有敢如此丧心病狂地去冒犯一尊帝境? “瞧瞧,这小子多狂,怪不得要乘界船逃往黑暗世界,肯定是惹出了滔天的大祸。” “敢对帝境如此不敬,就是逃到黑暗世界,也活不了几日!” “年轻人,还不赶紧跪下道歉?” 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有讥笑,也有不屑。 这界船上层中,分布着诸多庭院,这边发生的动静,早已惊动了那些庭院中的客人。 当看到林寻这般诋毁一尊帝境时,也都一阵的错愕,都不敢相信。 那些嘈杂的声音,正是由这些人发出。 就见黑衣老叟阴沉着脸,道,“行啊,本座倒要跟你请教请教,死字怎么写!” 说着,他隔空一掌拍出。 轰! 虚空中雷鸣轰震,滚滚乌光凝聚为一只黑色巨掌,弥散出恐怖的帝道法则波动,将虚空都压迫得塌陷爆鸣。 这一刻,但凡目睹这一幕的强者,无不呼吸一窒,毛骨悚然。 帝境之威,在这一掌中诠释得淋漓尽致,哪怕只远远望着,都让人心生绝望。 完了! 精悍中年手脚冰冷,这位前辈若死,又该如何向青婴小姐那边交代? 石乐志他们则内心狂喜,哪会想到,半路上竟杀出一位帝境,等若是帮他们铲除了一个大敌! 而围观之众心中都不禁震颤,这就是诋毁帝境的下场!这就叫帝境不可辱!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林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却有一缕剑气从其发丝间掠出。 唰! 随着剑气斩出,恰似一道撕裂天宇的光乍现,那般炽盛璀璨,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紧跟着,一阵惊天动地的爆鸣响彻,整座界船都猛烈摇晃起来,附近星空中漂浮的一些陨石,都在这一瞬齐齐爆碎,化作粉末飘洒。 轰鸣声还未落下,烟尘还没有弥散,一道震怒的惊叫已响彻: “怎可能!?” 声音来自黑衣老叟。 也在此时,人们的视野终于恢复清晰,就见那被他们视作神明般不可诋毁的黑衣老叟,满脸惊怒。 而在其胸前,则被撕裂开一道血淋淋的剑伤,皮开肉绽,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流。 寥寥一剑,劈伤一尊帝境!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精悍中年、石乐志他们以及那些围观的强者,一个个都瞠目结舌,眼神恍惚。 谁敢想象,那个口出狂言的准帝,那个轻蔑诋毁帝境的年轻人,竟拥有如此能耐? 这太不可思议! 此时,剑灵叶子立在林寻肩头,声音随意道:“是个帝境二重关的老骨头,是留下来当活靶子,还是直接干掉?” “杀了吧。” 林寻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帝境二重关的存在,哪怕就是充当靶子,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撼动的。 人们这才察觉到了叶子的存在,又是一阵眼晕,这谈话也太随意了,他们把帝境当做什么了? 予取予夺的猎物? 砧板上的鱼肉? 可当注意到剑灵叶子时,黑衣老叟却已来不及愤怒,心中只剩下一种彻骨的寒意。 他感受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危险气息。 唰! 他毫不犹豫,挪移虚空而逃。 哪怕这是最为凶险的暗夜星域,哪怕一旦迷失其中,就极可能遭难而亡,可他也已顾不得这些。 身为一代邪道大帝,他能够拥有今日之修为,经历了不知多少凶险和杀劫。 他十分肯定,若再不逃,注定性命不保! “老家伙,你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为何要逃呢?快过来,我教你。” 叶子笑了,声音响起时,早已化作一抹流光,追了上去。 转瞬,叶子和那黑袍老叟都消失在了那茫茫星空中。 直至此时,那陷入震撼中的众人才猛地意识到,那位来自黄泉道宗的邪道大帝,竟不战而逃了! 精悍中年心神恍惚,这一幕造成的冲击太大,让他一时都无法平静下来。 石乐志等人失魂落魄。 堂堂一位帝境都被吓退,这谁敢相信? 那些围观的修道者,此刻就像霜打茄子似的,一个个闭紧了嘴巴,神色变幻不定。 之前他们还出声讥笑,认为林寻张狂无知,不自量力,可眼下发生的一幕,却如一记耳光狠狠抽在他们脸上,火辣辣的难受。 仅仅须臾间,一道凄厉的惨叫从星空远处响彻,旋即便戛然而止。 而后,叶子化作一道流光返回,抬手一抛,一条储物腰带就落在了林寻手中。 “这老家伙看起来威风八面,可家底却颇为寒碜,才只拥有两件玄品下阶帝兵。” 叶子有些失望。 人们这才认出,那一条储物腰带原本是缠在那黑衣老叟身上的,可如今却成了一件战利品! 显然,刚才的惨叫,也就意味着这位来自黄泉道宗的邪道大帝还没来得及抵达黑暗世界,就一命呜呼了。 而他的陨落,完全可以称作是“祸从口出”…… 场中愈发寂静,压抑得让人都喘不过气来,杀帝境如探囊取物,这让林寻和叶子在他们眼中,充满了致命的危险。 林寻将储物腰带收起,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石乐志。 这一次,不等他开口,早已吓得脸色煞白的石乐志就主动拿出了一把晶莹剔透的赤色玉斧。 这也是他身上的唯一一件帝兵。 “道友,求求你,求求你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石乐志哭丧着脸哀求。 林寻打量着这件赤色玉斧,惊讶地发现,这竟是一件玄品上阶帝兵,蕴生着整整六十六条帝道宝纹。 这可就很珍贵了,只差一个品阶,都能蕴生出器灵了! 将这件名为‘太武赤斧’的帝兵收起,林寻没有理会跪在地上惶恐不安的石乐志等人,而是将目光看向四周,淡然开口: “之前,曾有不少人对我出言不逊,是否也该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 加更送上! 感谢齐半城童鞋的打赏捧场! 金鱼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这几天是双倍月票,并且明天就要结束了…… 哭瞎~

下一篇   第2062章 释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