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4章 时光法则的烙印 - 天骄战纪

第2064章 时光法则的烙印

星空,出现一个巨大无漩涡黑洞,缓缓旋转时,令那片星空都产生一种扭曲的感觉。三寸人间. 漩涡黑洞四周,缤纷瑰丽的时空光雨飘洒,美丽得令人心颤。 雾隐斋的界船徐徐驶来,和那巨大的漩涡黑洞相,如一颗沙尘般渺小不起眼。 当看到那飘洒如雨的时空光泽,界船的修道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时光 最为至高恐怖的秩序力量之一,纵然是帝境人物,也都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 这等秩序法则,甚至那禁忌秩序力量更为可怕,并且在这星空古道,自古至今几乎无人能够参悟时光的奥秘! “岁月如刀,可斩帝祖,可斩众生,和命运大道一样的可怕。” 目睹这一幕,叶子也不禁喃喃。 林寻神色不动,心则泛起异样的情绪。 他的本源灵脉所拥有的天赋力量,便和时光有关,能够令时间停止一瞬! 随着修为提升,林寻也愈发深刻地认识到了“禁逝神通”的可怕,绝对堪称是真正的逆天。 在一众震撼、敬畏般的目光,界船缓缓驶进了那巨大的漩涡黑洞。 这一瞬,界船如陷入时光乱流,产生剧烈无的震荡和轰鸣,所有修道者都心神颤粟。 哪怕雾隐斋的侍从早已提醒,不必担心,可当面对这等恐怖的景象时,依旧让人惊骇不已。 也是在这一瞬,林寻胸膛前一阵发热,一直沉寂的本源灵脉如苏醒般,产生异晦涩的热流。 唰! 猛地,如遭受到牵引般,一缕瑰丽如梦幻似的时之光飞掠而来,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已消失在林寻体内。 林寻只觉一缕刺骨般的恐怖力量钻进了心窝,眼前都一阵发黑,差点晕厥过去。 这样的惊变,同样让他措手不及,甚至都来不及去反应。 轰! 心脉之地,如沉寂的火山爆发,让得林寻的肌体瞬间泛起赤红之色,仿似要淌血般。 无边的剧痛如万剑攒心,疼得林寻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林寻,你怎么了?” 叶子察觉到了不对劲。 “没事。” 林寻近乎是咬着牙关才挤出这两个字。 他的本源灵脉生在心脉,此刻有着一缕时光的法则力量在其冲撞,似要将他的本源灵脉侵蚀占据。 以林寻如今的道行,都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强忍着。 足足一刻钟后。 心脉如脱缰野马般冲撞的那一缕时光力量,才一点点地被本源灵脉散发出的异力量吞掉,消失不见。 而林寻早已是脸色煞白,衣衫都被冷汗浸透,整个人像刚从水捞出来一样湿漉漉的。 他大口喘息,心有余悸。 之前发生的一幕幕,简直如历经了一场生死挣扎,太过突然,也太过可怕。 “真的没事?”叶子问。 “这次是真的没事了。” 林寻长吐一口浊气,静心感应。 一缕时光法则竟钻入了自己本源灵脉,这等突如其来的变故,究竟是福是祸? 本源灵脉莹润如一截纯净无瑕的白玉,流淌着灿然虚幻的光,显得无神秘。 禁逝神通的力量,蕴积在其。 当林寻仔细感悟时,第一时间察觉到到了不同—— 在本源灵脉那光洁的表面,竟出现了一丝几乎不可见的纹理! 这纹理如大道之痕迹,又像天然的骨纹脉络似的,若不是仔细体会,根本察觉不到。 当看到这一幕,林寻心脏却在此刻狠狠跳动了一下,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个念头。 这……难道是那一缕时光法则!? 若如此,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拥有了碰触和参悟时光奥秘的机会? 一想到这,林寻的眸子都亮起来,感觉之前所遭受的痛苦都根本不算什么了。 须知,时光可是被视作至高般不可碰触的秩序力量,连帝境都只能望而兴叹,无法碰触! 若是让这世间的那些老古董知道,有着这样一缕看起来无渺小的时光法则,藏在他体内,怕是打破脑袋都要疯狂抢夺不可。 只是,当林寻冷静下来,尝试着去感应时,却错愕发现,那一缕疑似时光法则的大道烙印,却竟根本无法被感知。 林寻怔住,神色明灭不定。 他大致已经敢肯定,这一缕和时光有关的大道烙印,怕不是现如今的自己有能力能碰触的…… 当然,即便如此,林寻心也毫无沮丧。 毕竟,这等于是让自己已经拥有了去参悟和掌控时光法则的机会,以后迟早是能去参悟的。 不像这世间其他人,连这样的机会都不可能拥有! “大渊吞穹天赋,竟原来如此可怕……” 也是这时候,林寻才深刻明白,自己所拥有的本源灵脉,是何等的不简单。 “以后有机会,倒是可以再去那一个巨大的漩涡黑洞走一遭……” 林寻禁不住回首,望向来路。 四野茫茫,景象扭曲,界船正在一条隧道挪移,早已看不见了那漩涡黑洞。 可林寻却意识到,以后若再碰到类似“时空光雨”这样的恐怖力量时,或许对自己而言,反倒极可能是一场无的造化! 毕竟,谁能想象,自己的本源灵脉,竟能汲取时光法则? 轰! 猛地,界船一阵摇晃,下一刻如失去了束缚般,猛地从那种斗转星移般的挪移脱身。 “诸位,黑暗世界到了!” 那精悍年的声音在界船响起,透着如释重负的喜悦。 足足在凶险莫测的暗夜星域横渡近两个月时间,一路有惊无险地顺利抵达,只能说,很幸运! 界船,一路提心吊胆的所有乘客也都露出轻松的笑容。 林寻抬眼看去。 这是一片静谧、广袤、浩瀚的星空,亿万星辰点缀其,化作星河、星云、星璇、星座……壮观之极。 而在极其遥远的星空深处,有着一方浩瀚的世界漂浮,如一个巨大的蛋壳倒扣在那。 滚滚混沌气弥漫,无数星辰缭绕在它四周,璀璨的神曦、瑞雨像星空潮汐般,垂落在那一方浩瀚世界的四周。 若不是亲眼所见,连林寻都不敢相信,那被视作“万恶之地”“混乱之域”,连帝境人物都忌惮三分的黑暗世界,却竟显得如此之壮观! “各位,你们不少都是第一次前来黑暗世界,在抵达目的地前,鄙人有一句话相告。” 那精悍年的声音响起, “在黑暗世界,最大的规矩……是没有规矩!那里被外界称作是‘罪恶之地’,汇聚着世间最为凶残的邪魔外道,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都会发生,更从不缺恶贯满盈,杀人如麻的绝世狠人。” “在那里,想要生存下去,只有一种方法,要么命够硬,要么力量足够强!” “在那里,有三种人不能招惹,神照古宗的传人、地藏界的传人以及铜雀楼的传人,当然,若你们不信邪,大可以招惹一下试试,相信死亡很快会找门。” “在前来之前,想必你们对黑暗世界都已有所了解,其他的废话,鄙人便不再多说,分别之际,鄙人预祝各位……能活得更久远一些。” 话音落下,有人神色凝重,有人陷入思忖。 也有人不满,道:“道友,什么叫祝我们活得更久一些,你这不是在诅咒我们吗?” 精悍年淡然道:“等你们真正能够活着在黑暗世界立足,会发现,能活得久远一些,将会是何等幸运的一件事。” 交谈之际,精悍年一挥手:“将我们雾隐斋的旗帜升起来!” 哗啦! 下一刻,一面巨大的旗帜从船头徐徐升起,迎风招展,其烙印着雾隐斋三个古老大字,每一字皆散发出慑人的大道波动。 “走,前往黑暗世界。” 精悍年下达命令。 众人还都在怪,都已经即将抵达黑暗世界了,为何还要升起旗帜,岂不是多此一举? 可下一刻,人们全明白了。 界船飞遁的路途,时不时地有着一道道凶厉无的气息,从附近的星辰冲出,宛如狼烟般,散发出滔天的杀意。 隐约能够看见,那沿途密密麻麻的星辰,竟盘踞着一群又一群身影! “原来是雾隐斋的船。” “可惜,还以为来了一群肥羊呢……” “唉,这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若不打劫抢夺修行资源,我等难道这么天天喝西北风?” 一路,像这样的议论声,时不时地从不同的地方响起,让得界船的众人毛骨悚然。 仿佛,进入了一片杀机四伏,凶徒无数的世界,随时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杀劫来临。 也是这时候,他们才明白,精悍年为何要将旗幡挂出来了,是为了震慑这一路埋伏的凶恶之辈! 林寻目睹这一幕幕,心也不禁感慨,这黑暗世界果然是名不虚传,才刚抵达而已,沿途分布这么多凶神恶煞般的亡命之徒。 可想而知,若不是乘坐的是雾隐斋的界船,他们这些人在刚抵达这里后,必会遭遇到一波又一波的劫杀! 到那时,又有几人能存活下来? —— 加更送!预告一下,黑暗世界的好戏马开罗!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