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5章 大丈夫,当如是! - 天骄战纪

第2065章 大丈夫,当如是!

星空广袤,雾隐斋的界船一路上,被不知多少凶狠的目光盯着,船上乘客浑身都一阵不自在。 这就好比一下子驶入了凶山恶水中,放眼所见,皆是杀机! 精悍中年却显得无比淡定,道:“各位不必担心,这沿途所见的那些家伙,也都只能在这星空上讨饭吃,谈不上是什么厉害的角色。” “鄙人也不是自夸,在这黑暗世界,一般情况下,还没人敢招惹我雾隐斋!” 他话语透着无比的自信,底气十足。 只是还不等众人安心,界船上忽然有一道惊叫响起:“有……有人过来了!” 精悍中年一怔,抬眼看去。 极远处星空,一道孑然修长的身影走来,她一袭紫袍,一头紫发,背负一杆战矛,绝美的容颜上尽是淡漠冰冷。 她明明是一个人,可当走来时,附近星空都无声无息地翻滚起来,无数星辰颤粟,摇摇欲坠。 一些埋伏在星辰上的凶恶之辈,都来不及闪避,躯体就无声无息地炸开,化作血淋淋的碎片。 紫衣、紫发、身负战矛,她一路走来,就如杀戮主宰临世,星空为之震颤! 飞遁的界船戛然而止,停滞在那,再无法寸进,就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 界船上,精悍中年脸色煞白,浑身被冷汗浸透,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情绪如寒流般蔓延全身。 之前他还言之凿凿,在黑暗世界一般无人敢招惹雾隐斋。 可转瞬间,就有一场始料不及的大杀劫袭来! 这一刻,精悍中年连话都说不出,甚至不敢有一丝动弹。 船上其他乘客,也全都毛骨悚然,如坠冰窟。 这是何人? 怎会如此恐怖? 气氛也是压抑到了极致,让人呼吸都困难。 极远处,紫衣女子伫足,淡漠毫无情绪的眸子扫视那界船之上。 但凡被她目光扫中的人,无不浑身一哆嗦,就如同被死神之眸盯上,惊得他们心境和意志都差点崩溃。 “孽障,你可终于出现了……” 紫衣女子开口,淡漠的声音中还在飘荡,她已出手。 纤细、白皙的手掌探出,在虚空一抓。 轰! 界船四周,虚空骤然朝内塌陷,就像被抓碎的水球,恐怖的虚空乱流迸溅,产生惊天动地的轰鸣。 眼见界船也将随着被捏碎,一缕璀璨如梦幻的秩序神辉掠起。 刹那间—— 那塌陷轰鸣的虚空骤然滞涩停顿,就如被禁锢冻结,附近恐怖的力量乱流,也诡异地静止在那。 而后,齐齐消散湮灭,唯有身处狂暴乱流中的界船安然无恙! 与此同时,一道绰约虚幻的身影从界船上走出,凭虚而立,周身有一缕缕秩序规则交织,光雨流转,犹如仙神。 这人,自然是曦! 嗖! 林寻那峻拔的身影紧跟着冲起,站在曦身边,清俊的脸庞上写满凝重,他万没想到,这个名叫衍星的紫衣女子竟来的如此之快。 她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原来,是有人在身边庇护。” 远处,紫衣女子衍星眸子闪烁诡异慑人的紫色神芒,盯着曦,淡漠道,“只是,就凭你可挡不住。” 曦袖袍一挥,那雾隐斋的界船顿时被挪移离开,消失在这片星域。 而后,她这才说道:“叶子,带他离开,这贱人交给我了。” 一声“贱人”,也可以看出,曦内心对衍星的厌憎和不屑。 “好。” 叶子掠出,毫不犹豫答应,身影弥散出一缕剑霞,将林寻裹挟着,朝远处的黑暗世界掠去。 “你们去追那孽障。” 衍星皱了皱眉,没有出手,只是下达了一个命令。 曦的出现,让她嗅到了一丝危险,让她不敢在此时分心。 “是!” 虚空中,浮现出两道身影,一个灰袍男子,一个华服老者,两者身上皆弥散着属于帝境的恐怖气息。 转瞬间,两者已朝叶子追去。 曦眉头也皱了皱,同样没有出手阻拦。 “现在,就剩下你我了。” 衍星将背负的战矛摘下,随意拎在手中,一对泛着妖异紫芒的瞳孔中,涌现出冷酷杀意,“怎么样,分个生死?” “好啊。” 曦舒展了一下绰约而修长的身影,认真说道,“我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全力战斗了,你若表现得让我很失望,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衍星嗤地笑出来,道:“好啊。” 她身影一闪,挥动战矛。 轰! 这片星空顿时陷入混乱,无数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星辰,在这一瞬轰然爆碎,乱流如潮,扩散十方。 “在这里战斗,终究有些束手束脚,可敢前来一战?” 曦身影飘舞,转瞬间,就横移无垠星空而去。 “有何不敢?” 衍星脚步一踏,轰的一声,冲破虚空束缚,追了过去。 …… “老天,那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起码……起码也应该是帝境之间的争锋!” “帝境?我看是祖境才对,没看到那女子一出现时,星空都随之颤粟,被她的威势震慑?” “可怕!” 极远处,被曦出手相助,躲过了一劫的界船上,精悍中年等人这才从那种惊恐震骇的情绪中回过神。 曦和衍星虽已消失,可这片星空中兀自残留着属于她们的恐怖气息,令人亡魂大冒。 “谈论这些做什么,快走!” 精悍中年下达命令。 …… 星空中,叶子化作的遁光闪烁,挪移虚空。 “叶子,你说曦会有事吗?” 林寻担忧。 “不会的。” 叶子不假思索道,“虽然她和我一样,丢失了以往的一些记忆,可我能感受到,以前的她,一定是一位极其了不得的存在。” 林寻轻叹:“是啊,她真的很不可思议。” 坐镇通天秘境,犹如守门人般,在这星空古道上渡过了漫长无比的岁月,每一次她出现,任何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哪怕是在古荒域时,面对禁忌秩序力量的杀伐,也从无任何一丝惧色。 她忘了自己是谁。 她只知道,自意识醒来时,就已在通天秘境中。 很久很久以前,玄家之主玄上辰曾进入过通天秘境,也曾闯过青云大道九重关,甚至将那一扇通天之门推开了一丝缝隙。 虽然最终失败而去,可如今的玄上辰,已是玄家之主,拥有通天盖地之威,被视作星空之上战力最猛的一尊剑帝! 而曦,曾见证过玄上辰的成长! 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曦的来历何等之不凡。 只是,这一次曦的对手,同样强大得不可想象,早在太古时,就从星空彼岸而来,追杀得鹿伯崖和洛青珣都只能躲藏于下界…… 这让林寻也禁不住替曦担心。 “林寻,他们追上来了。” 叶子忽然出声,“一个帝境四重关修为,一个帝境五重关修为,若是一对一,我尚有一些把握,若一对二……就只能拼命了。” 林寻忍不住回头。 就见身后的星空中,两道恐怖的帝境身影如若炽盛的神虹,撕裂虚空之束缚,以惊世骇俗的挪移速度追来。 在神机道宗“桐山”上时,林寻曾见过这两人,皆是听命于衍星的帝境老怪物。 只是林寻却没想到,对方的修为,竟如此可怕! “林寻,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 叶子道,“黑暗世界所在的这片星域中,同样覆盖着禁忌秩序力量,若是不能快速解决掉身后那两人,怕是会被禁忌秩序力量盯上。” 林寻瞳孔一缩。 衍星已经足够可怕了,若再引起禁忌秩序力量的感应,惊动那一位帝尊…… 那后果简直不敢设想。 一时间,林寻心头也沉重起来。 这还没有真正抵达黑暗世界,一场泼天大劫就已袭来,这是林寻之前也没有想到的。 “林寻,我留下去阻拦那两人,你独自前往黑暗世界吧。” 叶子似做出决断,“若我能够活下来,就去找你。” 他声音一如从前般平静。 可话语中的决然,却令林寻脸色骤变,毫不犹豫拒绝:“叶子,这次一定要听我的!无非是杀两条追来的老狗,根本不必你去拼命!” 上一次,被冰噬剑帝等人围攻时,叶子就曾奋不顾身地拼命,那一幕幕还历历在目,林寻岂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叶子轻声道:“林寻,我本是剑灵,不怕死的,自古至今,器灵的存在,本就是替其主人挡死的,你虽非我的主人,可为你死一次……又何妨?” 林寻断然道:“剑灵又怎样?谁他妈规定,剑灵就必须像个白痴一样去赴死?林寻这里,哪怕真的穷途末路,要死也是一起战死!” 叶子怔住。 林寻这一番透着震怒的话语,却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冲击,让他沉默了许久,忽然灿然笑道:“我忽然想起来,以前有人跟我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叶子深吸一口气,道:“与其一人苟活,不如同生共死,如此,就是死,也痛快!” 林寻顿生共鸣,道:“大丈夫,当如是!” “不过……” 他黑眸幽邃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叶子,我若能为你争取一瞬间的时机,你能否将那两条老狗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