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9章 十大域主 - 天骄战纪

第2069章 十大域主

“前辈,您该不会是开玩笑吧。” 槐伯勉强笑道。 “这是黑暗世界,哪个蠢货会像你们这般,轻易地就相信别人?” 这是之前幕川说的话,只不过被林寻此刻说出来。 “走!” 槐伯等人暴起,朝大殿外逃去。 只是尚在半途,他们的躯体就如腐朽的枯木般,化作飞灰飘洒一空,这是属于青木道体枯荣生死之道的力量。 篝火旁,火焰熊熊,映照得林寻那清俊的脸庞光影明灭,他拎起青皮酒葫芦,仰头畅饮。 之前在星空之上,他本尊动用禁逝神通,体力消耗严重,如今他所动用的,便是青木道体。 “也不知曦什么时候会来找我……” 半响,林寻轻声一叹。 时间越长,就让他越担心曦的安危,若是有稳赢的把握,曦哪可能直到现在也没有音讯? “槐伯,今天收成如何?” 蓦地,大殿外响起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就见一个身披华袍的男子负手于背,大摇大摆走进来,当看见大殿只有林寻一人时,不禁一怔。 而当看到暴毙在地的幕川时,他脸色则骤然一变,转身就走。 可就在这一瞬,一股恐怖的力量压迫而至,让他躯体如被禁锢,再无法动弹一根手指。 他脸色变幻,露出敬畏恭顺之色:“我乃城主府麾下圣人计冷,与阁下无冤无仇,还望高抬贵手。” 林寻坐在那没动,随口问道:“你来做什么?我要听实话。” 自称计冷的华袍男子飞快道:“今日是城主府规定的收缴道晶的日子,我是来找槐伯和其手下收缴道晶的。” “收缴道晶?” 计冷连忙道:“对,槐伯和他的手下干的是打家劫舍的买卖,按照规定,每隔七天,就要向城主府缴纳一万颗道晶。” 林寻不禁一怔,打家劫舍,本就是十恶不赦的强盗行径,可现在倒好,槐伯这些强盗,每隔一段时间,竟还需要向城主府上供…… 这大魇城城主“鳄道人”可真够黑的。 进入此城,不止要交纳进城费用,居住城中还要每日交纳一千道晶,想要得到庇护,还得为城主府效劳卖命…… 如此层层盘剥下去,鳄道人这个城主,当得可真够滋润的。 林寻若有所思道:“怪不得城主的位置人人都眼红垂涎,谁能霸占一城,谁就等于掌控了源源不断的财路。” 计冷在一旁赔笑道:“道友有所不知,城主每一个月的收成,起码要交出去六成,真正落在自己手中的财富并不多。” 林寻挑眉道:“交给谁?” 计冷道:“寒空域十大域主之一的‘黑崆域主’。” 说到这,他似意识到什么,忍不住道:“莫非……道友是第一次前来黑暗世界?” 林寻并未隐瞒,道:“不错。” 计冷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他表现得愈发恭顺了。 在外界,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可在这黑暗世界,最让人忌惮的反倒就是“过江龙”般的角色。 至于地头蛇……大多是需要强者庇护的角色,不值一晒。 否则,也断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城主府的层层盘剥。 像槐伯、幕川等人,就是这样的角色,看似是凶恶的强盗,可他们想要呆在城中,也是需要向城主府上供的。 林寻道:“跟我说说这黑崆域主。” 这时候,计冷显得无比热忱,几乎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一股脑全都说出,态度极其端正和谦卑。 按照他的说法,黑崆域主乃是一位真正的帝境人物,麾下的势力,掌控着一百零九座城池。 不管是谁占据这一百零九座城池,每隔一个月,皆需要向黑崆域主上供,否则,就会被黑崆域主麾下的势力灭掉。 在寒空域十大域主中,黑崆域主的势力,只能排在末尾,谈不上最强,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 了解了这些,林寻不禁问道:“黑崆域主为何不由自己来任命每个城池的城主?” 计冷说道:“道友有所不知,黑暗世界极其动荡和混乱,秩序崩坏,每天都不知爆发多少血腥杀戮,黑崆域主麾下的势力虽强,也不可能去掌管每一座城池的秩序,那样太耗费力量,还不如坐收渔利。” 林寻这才明白过来。 接下来,林寻又问了一些问题,计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比如,寒空域第一域主,乃是神照古宗的一位太上长老,号“风屠魔帝”。 十大域主中的其他九人,都得仰仗其鼻息! 这让林寻很容易就推测出,寒空域虽势力混杂,可在那十大域主之上,还有一个神照古宗! 简而言之,神照古宗才是寒空域的“太上皇”。 而黑暗世界,共有三十三个域界,神照古宗的势力,远不止仅仅只掌控一个寒空域那般简单。 事实上,像神照古宗、地藏界、铜雀楼这三大黑暗巨头势力的力量,早已渗入三十三域的每个角落。 林寻甚至想到,寒空域有着无数城池,每一个城主皆需要向域主上供。 寒空域十大域主,肯定需要向神照古宗上供……如此层层盘剥,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神照古宗! 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寒空域! 当然,黑暗世界远不止这般简单,这片世界的疆域无比广袤,除了黑暗三巨头,还有如星煞山、雾隐斋这样的顶尖势力。 计冷忽然道:“道友,若我猜测不错,您……肯定不是一般人物,若是想谋取一城之主的位置,应该并非难事,若您想谋求这样的权柄,计某倒是可以帮上一些忙。” 通过交谈,早让他看出,林寻这条初来乍到的“过江龙”极其不寻常。 林寻似笑非笑道:“你该不会是想撺掇着让我去杀了这大魇城的鳄道人?” 计冷连忙摇头:“鳄道人神通广大,据说和黑崆域主麾下的一些得力战将关系莫逆,我如今还要仰仗鳄道人生存,可不敢有任何一丝歹念。” 他话锋一转:“不过,这大魇城的城主之位烫手,不代表其他城池的城主之位不能争取。” 林寻断然道:“你不必再试探,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随时都会离开。” 计冷似有些失望,道:“道友一看就非寻常可比,瞧不上一城之地……也是可以理解的。” 林寻下达逐客令:“回去告诉鳄道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计冷如释重负般,痛快答应。 他知道,直至此时,他才算真正捡回了一命。 目送计冷匆匆离开,林寻自语道:“希望你……最好聪明一些。” …… 大魇城。 夜色如墨,占地极其广袤的城主府内,灯火通明。 其中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中,一群美丽的舞女正在翩翩起舞,几乎透明般的纱裙内,雪白诱人的曼妙娇躯在起舞时散发出无比的诱惑。 鳄道人躺在软榻上,仪态慵懒。 他模样犹如一个俊美男子,有着一头墨绿长发,一对深褐色的瞳偶尔闪现出缕缕神芒。 在他怀中,一个不着寸缕,肌体如羊脂般白嫩柔滑的绝色美人趴在那,红唇轻抿,星眸迷离,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脊背曲线凹凸有致,魅惑十足。 鳄道人一只大手轻轻在美人那柔软温润的背脊摩挲着,听着美人微微喘息似的呼吸声,他眸子深处也是有着一丝炽热的欲/火渐渐被勾起。 可就在此时,计冷匆匆而来。 鳄道人顿时眉头一皱,不悦道:“深更半夜,你来作甚?” 计冷飞快道:“城主,咱们大魇城今日来了一条实力深不可测的过江龙!” 说着,他将和林寻见面的情况一一告之。 听完,鳄道人瞳孔闪烁,猛地从软榻上坐起,怀中那绝色美人顿时就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娇呼。 “都给本座滚出去。” 鳄鱼人不耐烦喝斥。 摔在地上的美人和大殿中起舞的一众美娇娘皆浑身一哆嗦,忙不迭离开。 没多久,大殿就剩下鳄道人和计冷两人。 计冷轻叹:“我本打算用计骗他去抢夺‘炎孽城’城主之位,谁曾想,那家伙竟是不上当……” 炎孽城城主,是鳄道人的死对头,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争夺一座天然的道晶矿脉,鳄道人和对方直接撕破了脸,大打出手。 可最终鳄道人吃了不小的亏,那一座矿脉也被炎孽城城主夺去。 这已是鳄道人的一块心病。 鳄道人说道:“你该不会是认为,那家伙能够击败‘孟屠夫’吧?” 孟屠夫,就是炎孽城城主的绰号。 “不是以为,而是肯定他可以做到。” 计冷说道,“城主,以我看来,若咱们能将那家伙拉拢过来,别说是击败孟屠夫,就是将附近大大小小的十多个城池全都吞并掉,也绝非难事。” “他真有你说的这般厉害?” 鳄道人吃惊道。 计冷自信道:“城主,我这双眼睛可从不会看错人,最难得的是,那家伙是刚抵达黑暗世界,不属于任何阵营,对黑暗世界也不熟悉,若能让他帮咱们,以后咱们的势力,哪可能只局限在这小小的大魇城内?” 鳄道人顿时大为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