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0章 都是被逼的 - 天骄战纪

第2070章 都是被逼的

“若按你所说,这倒真是一个机会。” 鳄道人思忖道,“可我担心,万一是引狼入室怎么办?” 一条能够击败孟屠夫的过江龙,一旦掌控不好,怕是会玩火自焚! 计冷说道:“城主放心,我看那家伙心存高远,志向远大,和咱们这些人不一样,对霸占城池,扩张势力根本不感兴趣,我们就是想一直将他留下来,怕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鳄道人皱眉道:“既然如此,那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帮咱们?” 计冷眸光深沉,道:“诱之以利,投其所好,他这种人前来黑暗世界,必是有所图谋,只是……以我们的能耐,恐怕是无法帮到他什么忙,所以,就只能诱之以利了。” 鳄道人忍不住道:“该如何做?” 计冷一咬牙,传音说了一番话。 鳄道人顿时脸色一沉:“不行!万一他见财起意怎么办?” 计冷长叹道:“城主,不付出足够的代价,怎能博取更大的回报?机会就这一次,做与不做,全凭您来做决断。” 鳄道人神色阴晴不定,许久,他深吸一口气,道:“计冷,我可以答应这件事,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我拿你是问!” 计冷点了点头。 翌日一早。 “你要请我去城主府?” 林寻看着恭顺立在自己身边的计冷,露出意外之色。 他没想到,这家伙竟还有胆子主动找上来。 计冷恭敬道:“道友,实不相瞒,昨晚我回去后,就告诉城主鳄道人,若能将您这样的高人拉拢过来,肯定可以帮他迅速扩张势力,所以城主答应,无论道友提出什么请求,只要他能做到的,就统统应承下来。” 他显得无比坦诚。 林寻哦了一声,道:“这么说,你是来充当说客的?” 计冷摇头:“我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仅凭一些言辞,哪请得动道友您这样的大神,这次前来,只是想请您去城主的‘宝库’看一看。” “宝库?” 连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这计冷看似只是一个圣人,但口才却无比了得,一番说辞下来,让他都不免有些好奇了。 “对。” 计冷飞快说道,“实不相瞒,据我所知,别看城主只是一味绝巅大圣,可这些年来,他的宝库中可搜罗了不少好宝贝,一些更是传承已久的古宝,空口无凭,道友若感兴趣,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林寻很清楚,这是计冷为了拉拢自己,摆出的一个条件。 他问道:“那宝库中可有帝兵?” 计冷一呆,连连苦笑摇头:“道友,若是圣宝,倒也容易找,至于帝兵……哪可能是一城之主能够染指的?” 旋即,他说道:“不过,城主的宝库中虽无帝兵,可也有一些来历神秘的宝贝,由于不知其用途,一直被珍藏其中,或许其中便有道友用的上的。” 林寻想了想,就答应下来。 他身上宝物众多,仅仅是这些年搜刮的战利品,都足够支撑到他证道为帝的时候。 不过,他同样也缺一些宝物。 比如四大神木中的苍梧、昆吾两种神木,比如清浊星魂沙,太初一炁水等等。 见林寻答应下来,计冷顿时露出如释重负般的喜悦之色。 …… 城主府。 对大魇城中的修道者而言,城主府无疑是最奢华,也最安全的地方,这里守卫无数,戒备森严。 计冷带着林寻,沿着曲曲折折的路径,穿过一座座亭台楼阁,来到了城主府中的“禁地”。 这里不止有诸多强者守护,且覆盖着一重重大阵。 来到这里后,计冷热忱解释道:“道友,城主鳄道人的宝库,就藏于这地下。” 说着,他拿出一块令牌轻轻一晃。 轰! 虚空翻腾变幻,繁密的道纹禁阵符号流转,渐渐凝聚成一扇虚幻般的门户。 计冷深吸一口气,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友,请。” 林寻站着不动,道:“这里有埋伏。” 一句话,让计冷瞳孔骤然一缩,刚迈起的脚步也顿住,惊疑道:“这可是城主府,谁有胆子在此埋伏?” 林寻没有理会,而是将目光瞥向一侧不远处,淡然道:“出来吧,别逼我动手。” “没想到,你竟能识破此地的幻阵。”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紧跟着附近景象骤然一变,化作一片空旷之地,而在林寻、计冷的四面八方,出现了密密麻麻许许多多的身影。 一个个气势凶煞滔天! 为首的,正是一袭银袍,面容俊美的鳄道人,深褐色的瞳孔闪烁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计冷脸色大变,惊叫:“城主,你这是何意?” 林寻神色淡然,冷眼看着。 就见鳄道人露出狞笑:“计冷,你跟了我多年,一向足智多谋,忠心耿耿,我本视你为左膀右臂,可你近段时间,可很不老实啊。” 计冷脸色变幻,道:“我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我现在就让你明白明白。” 鳄道人说着,轻轻一拍手。 顿时,一个华服青年冷笑着从远处走出,他手中拖着一条银灿灿的软鞭,软鞭另一头,捆着一具鲜血淋漓,负伤累累的娇躯。 随着华服青年迈步,这一具娇躯被拖拽着前行,在地面上擦出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 林寻认得这青年。 昨天进城的时候,此人就在街道上,鞭挞那女子,显得无比暴戾和狰狞。 按照幕川的说法,这青年乃是鳄道人的义子,名叫冬金荣! 只是,林寻却没想到,竟会在这等情况下见到对方。 旋即他就注意到,当看到被冬金荣拖拽过来的那一具娇躯时,计冷的脸色变了,眸子中闪过一丝愤怒。 “计冷,这女子你可认得?” 鳄道人冷冷开口。 计冷深吸一口气,神色间浮现一抹阴沉,咬牙道:“我当然认得,她叫金蝶,去年时候,来到了大魇城……” “她很美丽,也很聪慧,难得的是,她还很善良,在这黑暗世界,像她这样的人,太难得了……” 声音低沉,仿似在追忆。 “我不忍她被城中那些混账东西祸害,就将她收留在身边,视之如女儿,用尽一腔心血地栽培她,只希望若有一天,我不在了,她能够在这血腥动荡的黑暗世界中,起码可以靠自己生存下来。” 计冷又一次深吸一口气,似在按捺内心激荡的情绪。 “可我还是没想到,灾祸来的如此之快!” 他目光霍然望向冬金荣,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城主,就是你收养的这狗杂碎,趁我不在的时候,强行将金蝶掳走,欲将她收为身边的泄/欲工具,对她百般凌辱,千般折磨!” “当我得知此事时,还顾念着你我之间以往的情谊,没有动手宰了这小畜生,只是向你求情,想让你出面,将金蝶还给我……” 他神色都隐隐狰狞起来,“可你却为了这小畜生,拒绝我!!” 说到最后,他已控制不住内心愤怒,嘶声咆哮出来。 鳄道人神色冷漠,道:“一个小贱人,却让你选择背叛,甚至要引狼入室,图谋我的宝库,计冷,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计冷神色铁青,咬牙道:“都是你逼的!” 鳄道人忽然笑起来,道:“计冷,事已至此,那我也不妨告诉你,我这义子之所以有胆子掳走金蝶这小贱人,本就是我指使的。” 一句话,让计冷如遭雷击般,震怒道:“你说什么?” 鳄道人笑得很放肆:“我说,这一切都是我指使的,是不是很意外?” “为什么?” 计冷气得浑身都哆嗦起来,满脸狰狞。 鳄道人声音冷酷:“计冷,你太聪明了,足智多谋,诡计多端,让我如何能不忌惮?”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当然知道金蝶对你很重要,我这么做,也是想试一试你的忠心。” 计冷气得目眦欲裂:“用这种龌龊卑鄙的手段,试探我的忠心?” 鳄道人冷笑:“但你不能否认,这方法真的很有效,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为了一个小贱人,你这样一个跟随我多年的得力属下,竟选择了背叛,哪还有什么忠心可言?” 冬金荣阴测测道:“义父,何须跟这个叛徒废话,像这种喂不熟的白眼狼,杀了便是!” 他手中银色软鞭猛地一抖。 啪! 一声爆鸣,那金蝶的血淋淋的娇躯被甩在半空,而后炸开,四分五裂,鲜血如瀑泼洒。 这血腥的一幕,刺激得早就愤怒之极的计冷就如同崩溃了一般,发出竭斯底里的大叫: “金蝶——!” 声震天地,尽是悲愤。 林寻一直没有说话,静默如石。 当看到这一幕时,眉头不禁微微皱了一下,但也仅仅如此。 他已经清楚,这一次是被计冷利用了,但谈不上有多意外,早在答应前来时,他就已有这方面的考虑。 当然,被人利用,虽不足以让林寻愤怒,但也不可能对此刻陷入悲痛欲绝中的计冷产生任何怜悯。 他只是有些厌憎。 那名叫金蝶的女子,早就已经死了,可尸体依旧被人打爆,这种手段已不止是残忍,而是丧尽天良。 —— 再次预热一下,本月爆发是在28,29,30号,整整三天连爆,每天不少于4更,但会努力每天爆5更!

上一篇   第2069章 十大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