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1章 人心险于山川 - 天骄战纪

第2071章 人心险于山川

悲恸的计冷,很快清醒过来。请(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说! 他毕竟是一个在黑暗世界历练浮沉多年的“老人”,控制住情绪的第一件事是向林寻致歉。 他言辞沉痛而决然:“道友,我本以为此次计划可以顺利进行,却没想到,被鳄道人这老杂碎将计计坑了一次,我……会以命相搏,为道友争取一线生路!” 林寻宛如无动于衷,只瞥了他一眼,淡然道:“你会付出该有的代价的。” 计冷神色一滞,明灭不定,而后一咬牙,目光看向远处的鳄道人:“我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能不能放这位道友离开?” 鳄道人皮笑肉不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四周其他人也都冷笑起来。 “那计某只能拼命了。” 计冷深吸一口气,目光看着金蝶那早已化作一地血腥的碎裂血肉,喃喃道,“死了也好,起码不用再在这黑暗世界遭罪了……” 冬金荣大喝:“计冷,你少假惺惺作态!谁不知道你诡计多端,巧舌如簧,不管你现在说什么,也难逃一死!” 鳄道人目光瞥向林寻:“这位朋友,看得出来,你也是被计冷这叛徒蛊惑利用了,遗憾的是,这一次,你也只能和计冷一起陪葬了。” 声音冷冽。 他一挥手,“灭了他们!” 轰! 这片天地动荡,围困四周的一众强者毫不犹豫出动了,每一个皆凶气滔天,弥散着血腥气息。 这些都是鳄道人麾下得力干将,跟随他在这黑暗世界征战多年,历经杀伐和血腥。 在一般修道者眼,这是一群凶神恶煞! “杀!” 计冷哪可能甘心这般受死,见他躯体弥散可怖的神辉,血气蒸腾,威势一下子攀升到极致。 而在其手,一杆殷红如血的战矛掠出,在虚空一扫。 轰! 无匹的血光席卷,若怒海狂涛,率先冲前的数个强者,来不及闪避,被血色战矛的力量淹没,灰飞烟灭。 “这老东西竟也已突破至绝巅大圣境了……隐藏的好深!” 远处的鳄道人瞳孔一凝,这才意识到,计冷为何敢选择背叛,原来是修为早已突破。 “道友,你快走!计某为你开生路!” 场,计冷大喝,杀伐如狂,周身威势惊天动地,一杆血色战矛挥舞间,摧枯拉朽般杀死一个又一个对手。 轰隆~ 附近虚空紊乱,这里覆盖的重重禁阵都剧烈震荡起来,似承受不住那等恐怖威能的冲击。 “想走?没门!” 冬金荣带着一群强者早已冲向林寻,杀气腾腾。 只是,他们这种围攻,在林寻眼完全不够看,也更无任何一丝威胁可言。 当等场景,像一群蝼蚁张牙舞爪冲向天神龙…… 真的很可笑! 一直宛如看客般的林寻,在此刻轻叹了一声,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自从进入黑暗世界后,因为心存一些顾虑,也因为不想惹出什么风波,自己好像……太低调了些? 思忖时,冬金荣他们早已杀来。 只是,林寻依旧站在那没动,峻拔的身影犹如盘根崖岸的一株孤松,淡然出尘。 可当那些攻击如潮水般袭来时,尚在半途,像遭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禁锢和压迫,在震耳欲聋的爆鸣声齐齐炸开。 砰砰砰! 绚烂的道法,流光溢彩的宝物,无论什么攻击,皆如幻化的沫般,扑簌簌爆碎飘洒。 林寻孑然而立,纹丝不动。 “这……” 冬金荣等人瞳孔齐齐一缩。 这等匪夷所思的一幕,完全颠覆了他们所有的认知和想象。 毕竟,以他们的道行,又哪可能了解一尊绝巅准帝所拥有的手段? “好强!” 远处正奋力厮杀的计冷眸子一亮。 “不好!” 远处的鳄道人脸色骤变,一股无法言喻的危险感觉涌心头。 而在此时,林寻动了。 他只探出一只手,在虚空随意一挥。 轰隆! 天地翻覆,虚空爆鸣。 见那场,一个个身影如被天神祗的大手拍似的,全都爆碎,四分五裂。 远远一望,如一串血腥的炮竹点燃,绽放出一团又一团的血色烟花,滚烫猩红,凄美得令人心颤。 场,除了鳄道人之外,其他人等无不暴毙当场,形神俱灭,唯有浓稠的血雾在弥漫。 一瞬,满场血腥! 而这,仅仅只是林寻一挥手的威能。 鳄道人脸色煞白,惊得浑身发僵,嘴唇哆嗦,失魂落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形容的恐惧如山崩海啸般,冲击着他的心境,让他肝胆欲裂! 太可怕了! 弹指间,灰飞烟灭也不过如此! 远处,计冷也愣住,眼神发直,之前他正在奋力厮杀,可身边的对手却在一瞬齐齐暴毙,化作血水飘洒。 那一瞬的死亡一幕,他吓得都差点尖叫出声。 哪怕,他早已看出林寻是一条非同寻常的“过江龙”,可也万万没想到,这条“过江龙”会拥有如此恐怖的能耐。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血雾弥漫,负手而立的林寻淡然开口:“一场精彩纷呈的内斗这般潦草的结束,是不是感觉很无聊?” 鳄道人浑身一哆嗦,噗通跪倒在地,颤声道:“小的有眼无珠,还望前辈宽恕!” 他头颅磕地,砸得地面咚咚作响。 林寻瞥了他一眼,道:“你觉得……可能吗?” 这是刚才鳄道人说的话,只不过被林寻在此时还了回去。 跪倒在地的鳄道人眸子凶芒一闪,压低声音道:“前辈,得饶人处且饶人,小的再不堪,也是这大魇城城主,黑崆域主麾下的一些战将,皆和小的关系莫逆,若得知小的死了……对前辈而言,怕也是一场麻烦!” “大胆,死到临头,你竟还敢威胁前辈,我先杀了你这老畜生!” 蓦地,计冷暴冲出去,挥起血色战矛,对着鳄道人狠狠刺去。 鳄道人刚要躲避,只觉浑身一沉,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牢牢禁锢起来,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下一刻,血色战矛将其头颅刺穿。 砰! 鲜血喷洒,鳄道人浑身抽搐了一下,躺倒在血泊。 能够如此轻易杀死鳄道人,也让计冷怔了一下,旋即丢下手战矛,跪倒在地。 他满脸的感激,大声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帮我那可怜的女儿报仇!小的是现在死去,也可无憾!” 此时,这血腥弥漫的天地间,只剩下他和林寻两人。 林寻眼神幽邃,道:“那你怎么不去死?” 计冷顿时愣住,抬头看着远处的林寻,神色僵硬道:“前辈,您……该不会说笑?” 林寻淡然道:“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计冷神色阴晴不定,苦涩道:“前辈是在怪责被小的利用了吗,这的确是小的犯下的大错,可小的也没想到,鳄道人这老杂碎会这般做。” 林寻眼神幽冷:“真的没想到?” 计冷心头忽然涌起不妙的预感。 见林寻说道:“以你的修为,若要从那冬金荣手救走金蝶,应该不难,可你偏偏没这么做。” 昨天时候,林寻可亲眼看到,在那人来人往的大街,冬金荣毫无顾忌地鞭挞早已负伤垂死的金蝶。 以计冷表现出的战力,若在那时候出手,轻松能将金蝶救下,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 “而你今日骗我前来,怕是早已料定,早对你心存猜忌的鳄道人,断不会容忍你带着我这样一个外人,进入属于他的宝库内。” “或者说,正因为我的出现,让鳄道人对你愈发猜忌,怀疑你带我前往宝库的动机。” “如此一来,鳄道人之所以会提前埋伏在此,很好解释了。” 林寻一番话还没说完,计冷已是脸色煞白,冷汗淋漓。 他神色惨淡,声音艰涩道:“前辈说的不错,这些的确都是小的早已料到会发生的,可……我也是为了给女儿金蝶报仇,前辈您也看到了,我那女儿被他们活生生虐杀还不够,到最后还被他们碎尸,简直令人发指!” 林寻眼神冷冽:“我说了,你有能力提前救她,可你没有这么做,她的死,完全是由你一人造成。” 计冷硬着头皮道:“若不是为了给女儿报仇,我……我哪会有胆子去利用前辈您的力量?” “因为你根本不是给你女儿报仇。” 林寻神色淡漠,“鳄道人一死,你便是最大的受益者,到时候整个大魇城将被你掌控。” 顿了顿,他继续道:“到那时,即便和鳄道人关系莫逆的那些黑崆域主的属下知道了这件事,你也可以将这一切全都推到我头。” “借刀杀人,一举多得,又有我这个外来者背黑锅,何乐而不为?” 计冷匍匐在地,浑身瑟瑟发抖,神色间尽是慌张:“前辈,小的真没有这种歹毒的心思,我可以对天发誓!” “天若不公,发誓又有何用?” 林寻有些感慨,想起了这诸天下被重新掌控的禁忌秩序力量,也想起了那新来的无名帝尊。 —— 今儿回老家过秋节,提前2连更,点击看下一章~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

下一篇   第2072章 神秘剑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