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5章 恰似言出法随 - 天骄战纪

第2075章 恰似言出法随

任何寻常可见的灵材,若堆积成一座大山时,其价值之大,就足以令任何修道者动心。 而道晶这等宝贝既是一种无比高昂的货币,又是一种适合圣境以上人物修炼的修行祖源。 这也让道晶的价值,远非寻常的灵石、灵髓可比。 一般的圣境人物,能够拥有数百万道晶,就已堪称身价不菲了。 纵然是准帝境存在,拥有数千万道晶,也称得上是家底雄浑,财富惊人。 至于一亿道晶…… 这等天文数字,绝对能让帝境人物都垂涎和眼红! 而现在,行联启和山咏张嘴就索要一亿道晶,这已经不是收缴贡品那般简单,简直是要把计冷往死处逼! 计冷愣了半响,才低声开口:“两位大人,这一亿道晶……可不是小数目啊,小的……小的……” 啪! 话还没完,山咏出手,又是一巴掌抡在计冷脸上,打得他整个人都飞出去,口脸颊红肿,口鼻喷血。 城中许许多多修道者早就在观望,当看见这一幕时,都不禁倒吸凉气,这黑崆域主麾下的两位准帝,简直太霸道了! 甚至让人怀疑,他们根本就不是来收缴贡品的,而是纯粹来找计冷麻烦,帮那死去的鳄道人复仇的! “现在,给你两条路选择,一,交出一亿道晶,以前的事情,我等既往不咎。” 山咏神色倨傲,眼神冰冷,“二,死!” 言简意赅,却杀机四溢。 旁边的行联启叹息道:“唉,计冷是帮黑崆大人办事,你可不要让我们太难做了,你该清楚,哪怕你现在死了,明日就会有新的城主,帮我们打理这这四座城池。” 深呼吸一口气,计冷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愤怒,他从地上爬起来,低声道: “两位大人,能否……给小的一些时间筹备一下?毕竟……这真不是一个小数目。” 行联启顿时笑起来,显得无比慈祥:“可以,去吧,一炷香内,我们就要离开,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山咏则冷冷道:“还有一件事,我听说这大魇城中,有一个叫什么剑魔道渊的,最近可是表现得很惹眼,为何他不和你一起出来迎接,难道是看不起我们两人吗?” 计冷一怔,连忙赔笑道:“两位大人息怒,道渊前辈他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实在是分身乏术……” “分身乏术?” 山咏眼神一冷,“好大的架子,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去主动见一见他?” 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威胁和不满。 “这……” 计冷神色阴晴不定。 被当众抽打两巴掌,所遭受的耻辱他可以忍,毕竟要在黑暗世界活下去,该低头的时候,什么尊严和骨气都可以抛到脑后。 可计冷却不敢因为这点事,而去惊动林寻! “哼!” 计冷的犹豫态度,让山咏脸色阴沉下来,“计冷,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他扬起手,就要再去掌掴计冷。 就在此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忽然响起:“跪下。” 寥寥两字,平淡自然。 计冷第一时间就听出,这是林寻的声音,心中禁不住一阵颤粟,终究……还是惊动这位狠人了…… 同时,他也感觉一阵眼晕,差点不敢相信。 跪下? 那可是黑崆域主麾下的两位准帝境战将,身份之高,战力之强,足可以让任何在这片疆域中讨生活的狠茬子畏惧胆寒。 可现在,那位道渊前辈却说,要让对方跪下! 计冷浑身都不禁直冒冷汗。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彻底呆滞在那,瞠目结舌。 因为就在那“跪下”两字落下时,凭虚立在虚空中的山咏和行联启,齐齐如遭恐怖的镇压,躯体狠狠坠落,砸在地上。 他们本欲挣扎,可双膝直接崩裂,鲜血迸溅,而后又一起跪倒在地! 砰!砰! 两声闷响,砸得地面都塌陷。 再看场中,之前倨傲冷酷的山咏和行联启,皆匍匐在地,跪倒在这大魇城城门之外。 而这,仅仅只是一道声音所产生的威能。 寥寥两字,让你跪下,就得跪下! 犹如言出法随的神! 场中死寂,计冷睁大眼睛,内心深处有着一道控制不住的声音咆哮,那位道渊前辈,根本就不是圣境人物,而极可能是一尊准帝! 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准帝人物可比! 城内,许多看到这一幕的强者此刻也都呆滞在那,身心皆被震撼。 就在这鸦雀无声的氛围中,林寻那峻拔的身影出现在城头之上,衣衫飘曳,黑发飞扬,淡然出尘如谪仙。 他俯瞰着跪倒在地的两位准帝,眼神古井不波,“该向黑崆域主上交多少贡品,我这里绝对不会少一块,不该交的,一块也不会多,你们两个已经破坏了规矩。” 地上,山咏和行联启神色铁青,内心又是惊怒又是惶恐。 仅凭一道声音产生的威能,就能轻易将他们镇压,这让他们那还不明白,这次踢到了铁板? “少废话,有种你便杀了我二人!” 山咏咬牙出声,哪怕内心恐惧,可他也底气十足,那就是在这黑崆域主所掌控的地盘上,他不相信对方敢杀了他们。 可惜,他这种所谓的“底气”,或许能震住其他人,在林寻这里根本就行不通。 砰! 伴随着一道闷响,山咏跪倒在地的躯体彻底瘫在地上,神魂齑粉,临死眼睛都睁得滚圆,似难以置信。 “想死还不容易。” 林寻神色淡然,就仿佛杀死的不是一个准帝三重境存在,而是捏死了一只不值一提的蝼蚁。 那轻描淡写的一幕,刺激得行联启禁不住尖叫出声:“前辈息怒,前辈息怒,小的知错!” 他疯狂磕头砸地,内心都被无边的恐惧淹没。 千百年来,他还是头一次在黑崆域主所掌控的地盘上,见到这样一个不忌惮黑崆域主的狠人。 这无疑太可怕! “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林寻道,“说说吧,是谁让你来找麻烦的?千万别告诉我,黑崆域主这样的帝境人物,还会惦念去为鳄道人这样一个死人报仇。” 行联启神色变幻,半响才颓然道:“是小的猪油蒙了心,遭受他人蛊惑,才会和山咏一起来,故意刁难,目的倒不是为鳄道人报仇,而是打压一下你们的气焰……” 原来,行联启和山咏前来时,曾收了一些城主人物一起送出的“好处”,为的是让希望借行联启二人的手,打压林寻和计冷。 原因就在于,林寻和计冷崛起的速度太快,地盘扩张得也太迅猛,以严重威胁到了盘踞在这片疆域中的其他城池的城主。 了解了这些,林寻并不奇怪,可计冷已震怒道:“好啊,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般简单!这么说,黑崆域主大人……根本就不知道你们两人的所作所为?” 行联启低头默认了。 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只是这次他们踢了了铁板,还能怎么说? “还望前辈饶恕,我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这等事情!”行联启颤声哀求。 林寻淡然道:“我可以饶恕你一次,就是不知道,你这次回去后,黑崆域主会否原谅你了。” 说着,他叮嘱计冷:“将贡品交给他,让他走。” “可是……” 计冷还要说什么,就见林寻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城头上。 “算你命好!” 计冷眼神怨毒地瞥了行联启一眼。 很快,行联启就揣着一种劫后余生般的惶恐心情,带着计冷交出的“贡品”匆匆离开。 “山咏可是黑崆域主的得力干将,可如今他却被你们杀了……等着吧,黑崆域主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直至逃到了再看不到大魇城时,仓惶逃遁的行联启这才敢肯定,这次是真的捡回了一条命。 …… 就在当天,山咏被杀,行联启逃窜的消息传出,当即引起大魇城震动,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到了后来,消息更是扩散到了附近其他城池之中,一时间引起了不知多少哗然声。 “居然敢杀黑崆域主的麾下战将,这剑魔道渊疯了吗? “他完了,这注定是一场弥天大祸,这些年来,还从没有人敢杀黑崆域主的人!” “快走,这大魇城不能待下去了,说不准哪天,黑崆域主的怒火就会宣泄过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也是从这天开始,原本寄居在大魇城、炎孽城、贝托城、菱角城这四座城池中的许多强者,皆匆匆离开。 原因很简单,就因为林寻杀了黑崆域主的人! 而当得知这些消息时,那分布在这片疆域中的其他城池的城主,一个个都喜出望外。 打破脑袋他们也没想到,剑魔道渊竟如此大胆,敢捅出如此大一个马蜂窝,这完全就是自取灭亡! “等着吧,黑崆域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剑魔道渊若是聪明,肯定不敢再在大魇城待下去,否则,他注定将大难临头!” 许多城主都亢奋地期待着。 一时间,风云变幻,原本还被无数强者所看好的大魇城,一下子成为了风波险恶的是非之地。 没有人相信,剑魔道渊能承受住来自黑崆域主的怒火。 —— 月是故乡明,祝大家中秋快乐~ 金鱼晚上跟家人聚餐,更新稍晚了,见谅哈。

下一篇   第2076章 剑有双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