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血腥十日 - 天骄战纪

第二百零七章 血腥十日

大祸临头? 林寻一怔,放下手中筷子,讶然道:“楚风老哥,此话怎讲?” 他并不奇怪楚风能找到自己的住处,否则楚风这个灵纹师公社大主管就白当了。 楚风原本火急火燎的,可当看见正在林寻旁边大口饮酒的雪金时,登时眼瞳一缩,想起了老雕他们口中说的“高人”事迹,心中莫名泛起一抹敬畏。 楚风深吸一口气,一脸苦笑的对林寻说道:“老弟你难道今天没出门吗?”。 林寻怔然道:“我上午才刚从烟霞学院回来。” 一看林寻这模样,楚风彻底意识到,林寻是真不清楚他目前的处境。 楚风也不再废话,直接将今日在烟霞城中早已闹得风雨欲来的各种消息一一说出。 在这个过程中,林寻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黑眸中涌动着丝丝缕缕的冷芒。 “目前已可以确定的是,袁家、碧光阁、郑家、周家等十三个势力,皆都会对你动手。” 楚风神色凝重,“你现在明白了吧?” 林寻点头,心中却极其疑惑:“打了那袁术和齐云霄之后,我原先就预料到会出现一些麻烦,只是对方却居然如此兴师动众,可真看得起我林某人啊。” 楚风指点道:“你不懂,这些豪门势力的子弟可以被打,甚至可以被杀死,但是凶手绝对不能来自出身寒门,这是那些豪门势力的底线。因为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就意味着有人挑战他们的地位和尊严,这是他们绝对不容许发生的。” 顿了顿,楚风忧心忡忡道:“并且我怀疑,他们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只不过是以杀死你为借口,达到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的目的!” 林寻讶然道:“豪门势力和底层寒门之间的矛盾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 这时候,旁边的雪金忽然说道:“你比想象的更严重。” 此刻雪金粗犷微醺的面庞上带着一丝追忆,神情略带复杂地说出一段往事。 一百三十七年前的冬天,帝国之都,紫禁城一座酒楼中发生了一件杀人事件。 当时一个家境早已没落破败的纨绔子弟,在酒楼中喝的酩酊大醉,忽生色心,用武力强夺了酒楼老板的女儿。 当天晚上,那个才只有十三岁的美丽少女就被虐杀而死! 此事发生后,酒馆老板欲要讨回公道,但最终连同他和他的妻子在内的一家十多口人,全部遭难,尸骨无存。 因为酒馆老板他们皆出身底层寒门,这件事发生后,在那纨绔子弟的运作下,本没有引起多大波澜,可却被一位修者无意间听说了此时,当天就仗剑斩杀了这纨绔子弟,引起了不少赞扬声,称其仗剑泯恩仇,有“古侠之风”。 谁曾想,这件事却引起了一场血腥风暴! 就在次日,这个名叫任长远的修者,就被当时帝国紫禁城中最著名的“血屠将军”文仲卿亲自擒杀。 也就在当天,紫禁城中数十个世家豪门和和文仲卿一起以“消除帝都内患”的名义,对紫禁城中的寒门修者进行了长达十天的搜捕行动。 这十天中,堪称是血雨腥风,流血漂橹,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寒门修者被无情镇杀,引起了整个帝都震动哗然,人人自危。 直至后来,也是当今大帝亲自出面,才化解了这一场声势浩大的血腥屠戮。 这十天,也被叫做“血腥十日”。 这件事后,血屠将军文仲卿毫发无损,只不过是被剥夺了将军职衔,发配到了西北边陲之地。 而那些参与屠杀的十多个豪门势力,也仅仅只付出了一些不疼不痒的代价。 至于那些死去的无数寒门修者,则成为了一个豪门势力对底层寒门的血腥警告,影响深远。 起码直至如今,有关“血腥十日”的事情虽已经极少有人提起,可是只要知道当年这件事的人都清楚,那些豪门势力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权势,任何针对寒门势力的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 讲完了这个小故事,雪金目光看向林寻,道:“一个来自寒门的任长远,仅仅杀了一个家境早已败落的纨绔子弟,就引起了一场‘血腥十日’的惨剧,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林寻心绪颇有些无法平静,他万没想到,帝国豪门势力和底层寒门之间的矛盾,竟已严重到了这等程度。 半响他才说道:“这么说,我今日之处境,和当年那个任长远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了?” 雪金晒然一笑,不置可否。 一侧的楚风却点头道:“的确很相似,但是老弟你和任长远不同,起码在身份上,你如今已经是灵纹师公社的一位灵纹师了。” 说到这,楚风又一阵苦涩:“只是目前而言,这个身份只有我们几人知道而已,派不上什么用场。” 林寻哑然:“我关心的倒不是这些,而是我很奇怪,为何豪门势力和底层寒门之间的矛盾如此之严重。” 楚风冷笑道:“老弟,说通俗一些你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他们的地位和利益!在这帝国中,地位和利益是固定的,本来就那么多,而贫寒子弟要崛起,势必要夺走一定的地位和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哪个豪门势力能够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林寻皱眉:“地位和利益?” 楚风斩钉截铁道:“对,拥有地位,就拥有更大的利益,而所谓利益,可以称之为修行资源!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帝国中各种修行资源,尤其是最顶尖的修行宝物,几乎都垄断在上层豪门手中?” “一个豪门子弟,从出生就可以享受各种修行资源,而一个贫寒子弟,想要修行都困难无比,想要拥有修行资源就必须去卖命般争夺,这就是差距!” 林寻想了想,还的确是这个道理,不禁陷入沉思。 他第一次意识到,羁绊在修行之路上的,不仅仅有来自自身的原因,还有许许多多无法预估的困难。 就像今天的事情,他仅仅只是打了两个豪门子弟,就引起了这么多麻烦,看似荒谬,可是这一切背后的残酷真相,却足以令林寻警惕。 “明白了这些之后,你打算怎么做?”雪金忽然问道。 林寻沉默片刻,唇角忽然泛起一抹弧度,似乎在笑,可那笑容上却一点情绪也没有。 他平静说道:“当年的任长远死了,但不见得我也会步入他的后尘,在我眼中,从来没有什么豪门势力和底层寒门的区别,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有的,仅仅只是朋友和敌人的区别。” 楚风一愣,吃惊道:“你……你要做什么?” 雪金却似乎明白了,惺忪迷离的醉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泽,道:“小子,你确定?” 林寻耸肩道:“我现在认栽,他们会放过我吗?”。 旋即,他深吸一口气,黑眸中尽是深邃平静之色,一字一顿道:“既然他们选择与我为敌,那么就要承担所要付出的代价!” 雪金大笑,端起一大碗酒一饮而尽,道:“猛气冲心出,视死亦如眠,大丈夫自当如此!” 楚风看着一脸平静的林寻和大笑感慨的雪金,心中忽然涌起一抹明悟,或许这才是真正修者,浑身皆胆,不惧天地万物! …… 没多久,楚风就匆匆离开。 他已经知道了林寻的决定,而他也决定跟着林寻疯狂一把! 当得知林寻需要第一手的情报,以及一批灵器短弩和战斗所需的疗伤恢复丹药时,楚风立刻就把此事揽在自己身上。 灵纹师公社最不缺的就是情报和物资。 楚风甚至想出动一批属于自己的力量来帮助林寻,但却被雪金直接拒绝了。 直至楚风离开,雪金这才说道:“我想听听你打算怎么做。” 林寻回答的言简意赅:“主动出击。” 雪金继续问:“需要我做什么?” 林寻笑道:“等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能够及时出现就足够了。” 这句话看似有些无赖,可却让雪金颇为欣赏,道:“这才是弑血营学员的风采,我之前还以为你进入这烟霞城之后,早已忘却了在弑血营中所学到的东西。” 林寻摸了摸鼻子,道:“的确,我发现自从进入烟霞城,没有了杀戮和血腥之后,我到现在还有些不适应。” 他唇角忽然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不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 当夜幕降临时,林寻独自离开的住处。 夜灯初上,繁华如水的街道上比之白天更热闹了,行人如织,熙熙攘攘。 这其中最热闹的,自然当属酒馆、青楼、赌场这些纸醉金迷、寻欢作乐的地方。 醉云楼。 在烟霞城中许多男人心中,醉云楼是一座让他们流连忘返的一流寻欢场,也是是他们心中难以割舍的温柔乡。 这里的女人每一个都很漂亮,有的温柔体贴,有的火辣撩人,也有的冷傲若冰雪,就宛如梅兰竹菊,各擅胜场。 这里的消费也不低,起码当林寻抵达时,就交纳了三块银币才顺利进入其中。 第二百零七章血腥十日:

下一篇   第二百零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