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1章 连连洗劫 - 天骄战纪

第2081章 连连洗劫

就在血狞域主犹豫时,有人匆匆来报:“主上,刚得到消息,黑崆域主对外宣布,将那些叛徒所掌控的五十四座城池,全都叫给那剑魔道渊掌管。” 血狞域主先是一呆,而后怒极而笑:“这狗日的黑崆老儿,他该不会真以为,那些城池已经属于他的了吧?” 他实在被气坏了。 一天之内,五十四城城主背叛,向黑崆域主臣服。 这还不算完,现在黑崆域主竟直接宣布,让那剑魔道渊接管这些城池! 这…… 分明就是没把他放在眼中啊! 旁边的吕闲飞快道:“主上,属下以为,对方越是如此嚣张,咱们越不可麻痹大意,这时候应当摸清楚状况再做决断。” “你说该怎么做?” 血狞域主脸色阴沉。 吕闲沉吟道:“这五十四城的叛徒,皆扬言是听从那剑魔道渊的号令,向黑崆老儿表达臣服。” “如今,黑崆老儿又宣布,要将咱们的五十四座城池交给剑魔道渊掌管……” “无可置疑,这剑魔道渊必是一个关键人物,只要抓到他,或许就能摸清楚黑崆老儿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听完,血狞域主已冷静下来,猩红的瞳闪烁着慑人的光,“剑魔道渊?一个傀儡般的角色,真有这般重要?” 在他看来,什么剑魔道渊,根本就是黑崆域主打出的幌子,无足轻重。 “重要与否,抓住他时就知道了。” 吕闲沉声道,“黑崆老儿不是说,要让他掌管那五十四城吗,属下倒想看一看,他究竟敢不敢这么做!” 血狞域主露出毫不掩饰的杀机,道:“好,此事就交给你来办!本座只有一个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吕闲领命。 “木清扬。” 血狞域主将目光看向一侧的一名银袍女子,“你负责打探黑崆老儿那边的状况。” “是。” 银袍女子点头,她姿容出众,冷傲如雪,和吕闲一样,拥有着绝巅准帝境的底蕴,被视作是血狞域主的左膀右臂。 “开始行动吧,不要让本座等太久。” 血狞域主大手一挥,眼神冰冷,这口气,他咽不下。 必须得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 这一天,血狞域主所掌控的地盘上,一切力量动被调动起来,以绝巅准帝吕闲为首,全力通缉剑魔道渊。 一时间,“剑魔道渊”这个名字就如一颗彗星般,闪耀在血狞域主的地盘上,引起不知多少瞩目和议论。 “什么时候,黑崆邪帝麾下多出这样一个厉害角色?” “一个人,一天内就让五十四城之主臣服,这也太可怕了,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血狞域主已被彻底激怒,大战将起,这剑魔道渊怕是会成为第一个被诛的目标!” 与此同时,在黑崆域主地盘上,有关剑魔道渊的事迹,也如一场轩然大波般,引起大轰动。 不管是什么议论声,林寻这个“剑魔道渊”的名字彻底的火了,名动两大域主所掌控的疆域! 甚至,在寒空域其他域主所掌控的疆域中,都开始出现有关“剑魔道渊”的一些传闻。 …… “这该死的东西!” 天武山,大殿中,黑崆域主脸色阴沉如水。 他刚得知,那五十四座城池之主,竟带着一众麾下,逃到了他的地盘上! 最恶心的是,他若是拒绝,等于彻底寒了这些臣服者的心,可若是就这样接纳下来,就等于是接了一颗烫手芋头。 血狞域主一旦知道,该作何感想? “本座让那小子去接管五十四城,可他竟敢阳奉阴违,将那些叛徒甩手丢给本座。” 黑崆域主气得直咬牙,“这下好了,裤裆里抹黄泥,不是屎也成屎了!血狞那老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烈光声音冰冷道:“主上,已经可以断定,这剑魔道渊根本就没有任何向您臣服的心思,否则,断不可能这般和您对着干,只能说从一开始,此子便居心叵测!” “跟本座玩阴的,那就别怪本座不客气!” 深吸一口气,黑崆域主眸子中闪过一抹狠色,道,“向外界传出消息,就说这一切皆是剑魔道渊擅作主张的行动……” 不等说完,烈光脸色已经变了,道:“主上,万万不可!之前,您曾对外宣布,将那五十四城奖励给剑魔道渊,现如今,无论是在咱们地盘上,还是在血狞域主地盘上,皆都已认定,剑魔道渊是您的属下。” “您若是现在改变对待他的态度,恐怕会引发一些不好的影响!” 黑崆域主一怔,猛地也意识到问题所在。 的确,他现在若敢这样做,必然会引发许多误会。 因为在世人眼中,剑魔道渊战功昭著,表现出色,一个人就为他黑崆域主抢夺五十四城。 在这等时候,他却要撇清关系,舍弃剑魔道渊,这让世人又会如何看待他黑崆域主? 以后,谁还敢忠心耿耿地为他效命? 并且,这时候才想着撇清关系,血狞域主会相信吗? 不会! 那五十四城之主,如今都已逃到了他的地盘上,无论他如何做,血狞域主也断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黑崆域主老脸阴沉,胸口都一阵发闷,道:“这么说,本座就只能捏鼻子认了?” 烈光沉声道:“主上,这倒也并非是坏事,剑魔道渊打着您的旗号行事,他表现得越出色,对您就越有利,不是吗?” 黑崆域主冷哼:“当血狞那头老熊发疯时,还不是得由本座出手?” 烈光道:“主上,以您的力量,怎可能害怕那头老熊?属下倒是觉得,眼下的确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如今,剑魔道渊已攻克五十四城,引发了一场大动荡,若我们趁此机会,做足全面开战的准备,说不准便可以将以前丢掉的城池,重新给夺回来!” 说到这,烈光深吸一口气,“主上,这些年来,咱们和血狞域主的竞争中,一直处于下风,属下知道,您心中也积攒着不少恨意,那剑魔道渊虽诡计多端,可也算无形中为我们争取了一个机会,等以后再收拾他也不迟。” 黑崆域主沉默了。 许久,他才长叹一声:“罢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他其实也知道,这是一次绝佳的进攻机会,只是被林寻这般算计,让他心中真的很不爽。 …… 黑金山。 这是血狞域主的大本营所在。 “主上,刚打听到消息,那些叛徒已经带着他们的属下,逃到了黑崆域主的地盘上。” 一座殿宇中,匆匆返回的木清扬飞快禀报,“已经可以断定,这一系列的变故的背后,黑崆老儿才是元凶。” “哼,本座早说了,若无黑崆老儿撑腰,那剑魔道渊哪有胆子这么做?” 血狞域主眸子中凶光毕露,“传消息下去,等吕闲回来,便发动一切力量,去找黑崆老儿算账!” “是。” 木清扬点头。 心中却有些疑惑,以吕闲的战力,又发动了那么多力量配合,早就应该抓捕到那剑魔道渊了。 可到现在,却竟没有消息传回,莫非是出现什么波折了? “报——!” 蓦地,一道急促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剑魔道渊出现在鹰水城,城中财富被洗劫一空。” 血狞域主一脸的难以置信,道:“都这等时候了,这该死的东西,居然还敢在本座的地盘上兴风作浪!?” 木清扬也有些意外。 眼下,谁不知道血狞域主已被激怒,早已派出吕闲等一众人马出动,为的就是擒杀剑魔道渊。 在这等局势下,剑魔道渊却竟似一点都不惧,在血狞域主的地盘上肆意妄为,完全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了。 “报——!” 还不等血狞域主和木清扬反应,又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木蓝城传来消息,剑魔道渊出现,镇压城主莫干河,将城中财富洗劫一空。” 啪! 声音还未落下,血狞域主已将手中茶杯摔碎,噌地起身,须发怒张,“这小杂碎,绝对是活得不耐烦了!吕闲呢,为何还行动?” 木清扬也都一阵发怔,究竟是谁给这剑魔道渊的勇气……竟敢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 “报——!” 又是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飞月城传来消息,剑魔道渊出现……” 就如催命的丧钟似的,那传来的消息几乎如出一辙,皆和剑魔道渊有关。 “欺人太甚!” 血狞域主气得眼睛发红,“他黑崆老儿真以为派出一个剑魔道渊,就能将本座的地盘搅得天翻地覆?” 他恶狠狠下达命令:“木清扬,你带人现在就杀去黑崆老儿的地盘,剑魔道渊是怎么做的,你也怎么做!” “是!” 木清扬匆匆领命而去。 …… 玉斗城。 当林寻和计冷从城中走出时,那城主府中,早已是一片狼藉,到处有尖叫声传出。 城主晕厥,藏在城主府中的财富也被洗劫一空,让玉斗城也就此陷入动荡。 “前辈,这已经是咱们洗劫的第六座城池了,不出意外,这时候血狞域主恐怕早已经得到消息了,就是不知道,他会被气成什么样子。” 计冷嘿嘿笑起来。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