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3章 杀起来了【第一更】 - 天骄战纪

第2083章 杀起来了【第一更】

吕闲背叛了,听从剑魔道渊的号令,向黑崆域主表示臣服! 当这则消息传出,就如一道晴天霹雳,在血狞域主所掌控的地盘上引发大地震。 “吕闲可是一尊绝巅准帝,怎会选择背叛?” 不知多少人瞠目结舌。 “消息是真的,有人亲眼看到,吕闲突然杀死了血狞域主麾下的数位战将人物。” “这剑魔道渊未免也太可怕了,他是如何让吕闲投诚的?” “无可置疑,一场大乱注定避免不了了。” 血狞域主所掌控的地盘上,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最近一段时间,先是五十四座城池之主背叛,引发轩然大波。 谁曾想才过数天时间而已,连被视作血狞域主左膀右臂之一的吕闲,也随之背叛,这就太吓人了。 黑金山。 血狞域主彻底陷入暴怒,发出震天般的嘶吼:“狗日的黑崆老儿,老子和你誓不两立!” 这一天,愤怒欲狂的血狞域主发动一切力量,杀向黑崆域主所掌控的地盘。 …… “什么?吕闲都背叛了?” 天武山,当得知消息时,黑崆邪帝都一怔,有些难以相信。 吕闲是一位绝巅准帝,更是血狞域主最为倚重的得力战将,他的背叛,绝对能让血狞域主发疯! “这剑魔道渊真有这么大能耐?” 黑崆邪帝神色阴晴不定,原本他应该感到无比高兴的,可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原因就在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太过突然和反常,让他都有一种很被动的感觉。 “主上,这一战已不可避免了……” 烈光的身影出现在大殿外,沉声开口,“刚刚传来消息,血狞域主麾下的绝巅准帝木清扬,已带着一众强者杀入我们的地盘。” 黑崆域主瞳孔一凝,旋即猛地一咬牙,道:“命令下去,调集一切力量,向血狞老儿宣战!” “是!” 烈光领命而去。 …… “血狞域主和黑崆域主开战,两大势力之间掀开全面血战!” 这则消息,就如风暴般席卷整个寒空域,一时间,十大域主中的其他域主皆被惊动。 两大域主之间爆发全面战斗,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哪怕就是在黑暗世界中,都少见的很,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他们两个疯了吗?” “为了争夺地盘,竟不顾一切地全面开战?未免也太糊涂!”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们就不担心,被其他域主捡便宜?” 无数议论声,哗然声,在寒空域那浩瀚的疆域上响起,其他域主势力也都在紧紧关注这一战。 “终于杀起来了!” 计冷呼吸变得急促,神色间难掩亢奋。 此时,他和林寻一起,来到了一座名叫“银光城”的城池中,正坐在一座酒楼中饮酒。 随着血狞域主和黑崆域主两大势力之间开战,像锐桑城这样位于“前线”的疆域,彻底沦为战争的重灾区,到处都是烽火连天,血腥厮杀的场景。 像银光城这样的地方,虽然距离战场极其遥远,可也是人心惶惶,许许多多修道者早已逃走,根本不敢多呆,唯恐战争之火席卷而来,遭受到波及。 林寻在饮酒,神色自若。 看着他这般模样,计冷心中忽然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感慨,谁能想象,这一场足以惊动寒空域的战争,其实是由眼前这位年轻人一手筹划? 想起前些天跟着林寻行动的一幕幕,计冷就有一种宛如做梦般不真实的感觉。 太不可思议! 正在饮酒的林寻忽然开口道:“计冷,明天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计冷一怔:“前辈要去哪里?” 林寻随口道:“继续点火。” 计冷愣住,眼下黑崆域主和血狞域主都已厮杀起来,难道这样的动静还不够? 林寻道:“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只要你胆子够大,以后就是成为一域之主也并非难事。” 计冷苦笑,他只是一个绝巅大圣,纵然成为一域之主,随时都会被人干死。 黑暗世界,可从不缺狠茬子! 林寻仿似一眼就看穿计冷的心思,目光幽幽道:“若是我让那些臣服之人,一起听命于你呢?比如有吕闲在,帝境之下,一般的角色可杀不了你。” 计冷只觉脑袋轰的一声,彻底反应过来,禁不住颤声道:“前辈,您是说,让那些中了‘恐惧之魇’的家伙,全都听我号令?” 若是这样,成为一域之主……好像并非难事啊! 林寻点了点头,计冷很聪明,也有手腕,唯一的缺陷就是实力太弱了,可若有一众强者臣服,听从他的调遣,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是……帝境人物呢?” 计冷忍不住道。 林寻笑起来,看得出来,计冷并没有被冲昏头脑。 他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帝境人物若跟你过不去,自有黑崆域主帮你解决,就像现在,黑崆域主不就和血狞域主打起来了?” 计冷倒吸一口凉气,怔怔道:“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野望如火山般爆发,计冷一想到以后的光景,浑身血液都快要沸腾了。 “这些天,就让吕闲先跟在你身边,听你差遣,顺便保护你的安危吧。” 林寻起身,转瞬就消失在酒楼中。 与此同时,计冷也看到,一袭银袍,宛如翩翩公子般的吕闲,不知何时已出现,一对眸正盯着他。 计冷心中莫名一慌。 “吕闲,前来听从大人调遣。”吕闲低头,沉声开口。 计冷神色变幻片刻,眸子中已泛起一抹决然,“吕闲,从此刻开始,你就跟随我身边,护我周全!” “是。” 吕闲不假思索应允。 计冷也是在这一刻,才深刻体会到“恐惧之魇”是何等可怕! …… 毗邻在两大域主势力之间的锐桑城,早已被战火毁掉,到处都是废墟和毁灭的迹象。 距离锐桑城七千里之外,天穹之下。 轰! 天地混乱,山河早已覆灭一空,无边的恐怖神辉席卷,让这片区域宛如陷入末日浩劫中。 这里是属于血狞域主和黑崆域主的战场。 “黑崆老儿,这次老子就是豁出去命,也要将你这狗日的杀了!” 血狞域主咆哮如雷,他身影释放滔天的血气,拎着一柄雷电缠绕的巨斧,奋力冲杀,凶狂暴戾。 他明显已负伤,可战斗时依旧强悍得一塌糊涂,举手投足之间,便有滚滚帝境法则呼啸而出,压塌虚空。 “老狗熊,若本座说,这一切都不是本座所指使,你信不信?”黑崆域主脸色难看。 战斗到此时,他也已负伤累累,最让他感到棘手的是,血狞域主明显是在拼命,令他都感到压力极大。 而一想到这一场厮杀,完全是被别人一手操纵,而自己也只是被动地卷进来时,黑崆域主心中就窝火憋屈无比。 血狞域主咆哮,气得眼睛都红了,“干你娘的黑崆,都已到了这时候,你还不承认?你真当本座是白痴?” 轰! 说着,他狠狠一斧头就劈向黑崆域主,后者被震得气血一阵翻滚,一下子也暴怒起来。 “老狗熊,真当本座怕你不成?” “怕?老子要让你这卑鄙下作的老杂碎死!” 一时间,两位帝境人物厮杀如狂,打出了真火。 没多久,黑崆域主负伤越来越多,而血狞域主也不好过,可他已豁出去拼命,根本不在意。 黑崆域主则急眼了,他可不想鱼死网破,那样太不划算。 “住手!” 他嘶吼,目眦欲裂,“本座怀疑,这极可能是那剑魔道渊的阴谋,为的就是让你我玉石俱焚!” “阴谋?到现在你还不承认?” 血狞域主暴跳如雷,出手愈发疯狂了。 黑崆域主只觉说不出的憋屈,说不出的窝火,说不出的愤怒,他猛地一咬牙,道:“本座承认,行了吧?能不能先住手?” “都承认了,还想让本座住手?黑崆老儿,你欺人太甚!”血狞域主咆哮。 轰隆! 厮杀愈发惨烈,血狞域主完全就是在拼命,一柄巨斧被他挥动,大有开天辟地,横扫八荒的架势。 远远地,刚刚抵达不久的林寻看到这样一幕,眼神也不禁变得有些古怪。 黑崆域主心中……怕是将自己恨死了吧? “叶子,该你出手了。”林寻传出一道意识。 锵! 背负在林寻身后的青铜剑匣产生轰鸣,犹如一缕璀璨之光的叶子倏尔掠出,消失不见。 下一刻,就见场中暴怒如狂的血狞域主,忽然浑身一僵,攻势也出现一丝停滞。 铛! 与此同时,黑崆域主掌中挥动的一柄战戟被一道剑气挡住,震得他身影猛地踉跄倒退。 “谁?” 黑崆域主脸色骤变。 而后,他就看见血狞域主那魁梧如山的躯体,直挺挺地从虚空中坠落,一头栽进了地面,迸溅起无数碎石,烟尘弥散。 “这……” 黑崆域主心中一寒,转身就要逃。 也就在此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属下道渊,前来拜见黑崆大人。” 一句话,响彻在这混乱动荡的天地间,让黑崆域主身影停顿在那,脸色一下子黑如锅底。 —— 先来一个2连更!点击看下一章~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