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5章 退无可退的意义【第三更】 - 天骄战纪

第2085章 退无可退的意义【第三更】

黑暗世界是一个秩序混乱的动荡之地,疆域之广,堪比鸿蒙大世界。 在这里,鱼龙混杂,势力林立,到处可见刀口舔血的凶恶之辈,更不缺一些被外界通缉的绝世狠人。 可如今,却有一道命令传出,让整个黑暗世界的力量都被调动,去通缉一人,这本身就显得匪夷所思。 须知,绝大多数强者逃到了黑暗世界,本就是为了避难。 如今倒好,连黑暗世界都要去通缉一个人,这让人简直不敢相信,那人究竟犯下了何等大的事,竟会遭到如此特殊的对待。 唯有林寻自己清楚,为何会如此。 不过,他并不担心什么。 有若素师姐所赐的如意道袍,再加上他所拥有的大道分身,哪怕就是帝境人物出动,也根本不可能辨认出他的身份。 而在这堪称浩瀚无垠的黑暗世界中,只要他想躲,短时间内根本没人能找到他。 这一天,在黑暗世界皆被那一则通缉林寻的命令震动时,林寻也离开了黑崆域主所掌控的疆域。 自始至终,他好像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 天武山。 当接到通缉林寻的命令时,黑崆域主正神色阴沉地想着心事。 “那家伙说以后在这寒空域,所有势力皆会以我为尊……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难道,他又想像对付血狞域主那般,故技重施?” 想到这,黑崆域主唇角都一阵抽搐,他发誓,这次他再不会上当了! 深呼吸一口气,黑崆域主这才将手中的玉简打开。 玉简上边记录着通缉林寻的事情,并且上边详细陈列着有关林寻的一些信息。 身份:方寸山传人。 修为:绝巅准帝。 战力:曾跻身诸天大圣榜第一,曾击败诸天圣王榜第一人弥无涯,曾凭借手中杀手锏击杀帝境人物…… 看到这,黑崆域主一阵心惊肉跳,不禁咂舌,这家伙……绝对是一个逆天般的狠人啊。 怪不得会被全天下通缉,哪怕就是逃到黑暗世界,都容不下他,这种人物,的确太危险了! 继续看下去—— 此子擅长易容伪装,性情杀伐果断,但凡察觉到任何可疑之辈,皆可先行擒下,一一甄选。 玉简中还配有一副人物画像,显现出林寻的模样。 看到这,黑崆域主不禁嗤笑,这样一个逆天狠人,又精通伪装易容之法,岂是那般容易擒下的? 就是找到他又如何? 就凭此子手中掌握的杀手锏便能杀死帝境人物,谁会傻乎乎地去和这种人拼命? 这神照古宗许下如此厚重的奖励,显然也是知道,欲搜捕到此子,根本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想到这,黑崆域主正打算将玉简收起,忽然怔住。 他想起了一个人。 那人同样也是绝巅准帝,同样有着能够镇压血狞域主的杀手锏,虽然模样和玉简中的林寻的画像不一样,可消息中说了,林寻极其擅长易容伪装之法。 剑魔道渊! 啪! 手中的玉简被捏碎,黑崆域主脸色已彻底变了,该不会……真的是他吧? 黑崆域主神色阴晴不定,半响后,他忽然大笑起来,声震大殿,说不出的痛快和欣喜。 “管你是不是方寸山传人林寻,本座就认定你是了,敢算计本座,本座这次就让你好看!” 黑崆域主深吸一口气,决定立刻将这个消息传给寒空域第一域主“风屠魔帝”。 风屠魔帝是神照古宗的长老,由他来禀报此事,再好不过。 “到那时,本座倒要看看,你小子该如何逃过这一场泼天大祸!” 黑崆域主长身而起,沉声道,“来人。” 大殿外,走进来一道身影:“大人有何吩咐?” 一道声音而已,却让黑崆域主浑身一僵,抬眼看去,登时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剑魔道渊,怎么是你!?” 那身影峻拔卓然,清俊出尘,正是林寻。 却见他微笑道:“我听说,如今黑暗世界正在通缉方寸山传人林寻,我担心大人想多了,所以就来看看。” 说完,林寻心中也是一叹,原本他是打算让黑崆域主背锅到底的,可谁曾想,一道通缉命令,打乱了他的计划。 还好,在他进入黑暗世界的这一个月里,真正会对他身份产生怀疑的,就只黑崆域主一人,这个隐患倒也很容易解决。 所以,林寻来了。 “你这是何意?” 黑崆域主脸色变幻不定。 林寻随口道:“大人应该看过那一则通缉命令吧,难道就不怀疑,能够以绝巅准帝之境,击败血狞域主的,就是那方寸山传人林寻?” “真的是你?” 黑崆域主一脸的惊疑。 “别装了,你其实早猜到了对不对。” 林寻哂笑,“甚至我若猜测不错,你肯定打算第一时间就去通风报信吧?” 黑崆域主心都沉入谷底,嘴上则勉强笑道:“道渊,本座只知道,若不是你,本座不可能这般顺利就吞并血狞域主的地盘,你可是对本座有大恩的人,本座……怎可能会做出那等卑鄙无耻的事情?” 顿了顿,他言辞铿锵道:“更何况,本座可根本不相信,你就是那方寸山传人林寻,若你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林寻道:“我不相信誓言。” “那……你该如何相信本座?”黑崆域主浑身都紧绷起来,犹如一张拉满的弓。 “你臣服了,我就信了。”林寻认真道。 话音未落,就见远处的黑崆域主猛地出手。 他穷尽一切力量,犹如拼命,不敢有任何一丝的保留。 目睹血狞域主被镇压的一幕后,黑崆域主早就意识到了林寻的可怕。 轰! 他身影暴冲,挪移虚空,帝境之威铺天盖地,凶猛无匹,他不求杀敌,只求能够逃走。 可尚在半途,一道刺目绚烂的剑气掠起,极尽凶狂凌厉,在虚空中轻轻一闪。 噗! 黑崆域主的躯体被撕裂出一道血淋淋的剑痕,差点被一斩为二,鲜血如瀑般飙射。 叶子抬手一按,黑崆域主就被镇压在地,禁锢起来,自始至终,孱弱的像只蝼蚁。 当然,这不是他不够强大,而是叶子所拥有的战力,要远远在他之上,自有绝对碾压之力。 他露出骇然之色,带着难以置信。 一剑,自己都挡不住? “林寻,杀不杀?” 叶子落在林寻肩膀上问道。 林寻想了想,说道:“他还有一些用处,暂且囚禁起来便是。” 说着,林寻上前,拎着重伤垂死被囚禁起来的黑崆域主,就塞进了大道无终塔内。 而后,林寻摇身一变,已变成黑崆域主的模样,身上的如意道袍也随之幻化成一袭黑袍。 而后,他施施然走出了大殿。 “自今日起,本座要闭关一段时间,若无紧要迫切之事,无论是谁,皆不得前来打扰!” “另外,本座已命令剑魔道渊出动,去做一件大事,究竟是做什么事情,等过一段时间,尔等便会一清二楚。本座只有一个要求,剑魔道渊代表的,便是本座的意志!” 没多久,黑崆域主的声音就在天武山上下响起,被那些属下听到。 一时间,天武山上下皆躁动不已。 对于黑崆域主闭关,没有人感觉不正常,让他们躁动的是,谁也没想到,黑崆域主竟如此看重那剑魔道渊! 这俨然是将剑魔道渊视作心腹人物看待了! 但没有人敢去质疑。 剑魔道渊,曾在吞并血狞域主地盘的行动中,立下汗马功劳,这可是有目共睹的赫赫战功,受到重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林寻又在天武山多呆了两天,直至确定黑崆域主的死,并未引起任何风波时,这才悄然离开。 …… 林寻本以为无名帝尊明令后,寒空域内,必会是一派肃杀无边的气氛。 起码,各大势力会派遣出各种力量展开行动。 可事实却完全出乎林寻意料。 经过他多天的观察,在离开黑崆域主的地盘,游历了数十个城池之后,才发现,通缉自己的这则命令,的确闹得沸沸汤汤,可却是雷声大雨点小。 别说是那些大势力,就是每个城池之主,最关心的还是一个问题: 生存! 这里终究是黑暗世界,充满了动荡和凶险,杀戮频频发生,那些强者想要生存都已是艰难之极,谁又会因为一道命令,而去通缉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当然,关于方寸山传人林寻的议论,还是到处可以见到的,但都仅仅只局限于聊天。 这就是黑暗世界。 神照古宗的赏赐再诱人,可面对一个能够杀死帝境的通缉犯时,直接就熄灭了去搜寻的心思。 哪怕就是那些域主人物,也仅仅只是采取了一些无足轻重的行动。 对他们而言,通缉这样一个既擅长易容伪装,又强大得不可思议的狠角色,明显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和大海捞针也没什么区别。 这让林寻意识到,除非自己的身份暴露,留下了有价值的线索,否则,起码在这寒空域,自己已不必担心会遭受到什么可怕的追杀。 “当退无可退,黑暗世界便是唯一的活路!” 也是这时候,林寻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