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6章 沉沦之劫【第四更】 - 天骄战纪

第2086章 沉沦之劫【第四更】

时间推移,寒空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这种平静,是相对而言,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城池,不同的地方,每天依旧有杀戮频频上演。 动荡和血腥,早已是黑暗世界永恒不变的景象。 银光城。 计冷坐在一座小酒馆中,默默想着心事。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道渊前辈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没有关于他的消息传出。 他……究竟去了哪里? …… 而在同时,灵瓶城。 灵瓶城属于十大域主之一“黄侯域主”所掌控的二百三十四座城池之一。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林寻负手于背,朝城外走去。 一个月的时间,他行走在黄侯域主所掌控的疆域中,足迹遍布不同的城池之间。 如今,加上灵瓶城在内,被黄侯域主掌控的二百三十四座城,已被林寻走过一遍。 “也该去会一会黄侯域主了。” 城外,林寻长吐一口气,挪移虚空而去。 枫霞山。 黄侯域主盘踞的老巢。 比之血狞域主的黑金山,黑崆域主的天武山,枫霞山要更为雄浑和巍峨,其上建筑林立,阵禁覆盖,防卫无比森严。 只是,在林寻这等道纹宗师眼中,那重重的禁阵就如同摆设般。 悄无声息地,林寻走进了枫霞山。 山巅处,有古老的殿宇屹立,沐浴天光之下,弥散着神圣庄肃的气息。 殿宇内,黄侯魔帝一个人端坐在案牍前,正在端详一副由古老兽皮绘制的秘图。 他身姿雄伟,黑发披散,披着一袭深紫色宽袍,随意坐着,便有一股俯瞰天下般的霸气。 “一年后,‘沉沦之劫’真的会出现吗……古来至今,关于此劫的记载,也不过只寥寥两次。” 黄侯域主目光紧紧盯在兽皮卷上,凝眉思忖,“一次是太古最初时,那时候,遭遇此劫的黑暗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动荡和毁灭中,被视作‘诸神葬灭’之地……” “一次是在上古最初时期,浩劫天降,万物衰竭,有异兽凶魂从天外来临,肆虐黑暗世界中,将黑暗世界连接外界的路径彻底打断,也让黑暗世界如一座孤岛般,隔绝在诸天世界之外……” “这一次呢,沉沦之劫若降临,又会爆发何等可怕的灾祸?” “奇怪,按照这秘卷记载,此次沉沦之劫,和以往那两次皆不同,在浩劫之后,‘涅槃自在天’便会出现,被视作‘万古第一涅槃地’……” 黄侯域主眉头紧锁。 涅槃自在天? 万古第一涅槃地? 他完全都没听说过,一头雾水。 一阵脚步声响起。 大殿外,出现一道峻拔的身影。 黄侯域主皱眉,头也不抬道:“不是说了吗,没有紧要之事,不得前来打扰!” 声音带着不悦。 “抱歉,不请自来,叨扰了。”那一道峻拔身影径直走进了大殿,从容自若。 黄侯域主霍然抬头,瞳孔中爆射出慑人的电芒:“你是何人?” 他收起兽皮秘卷,长身而起,一袭深紫色宽袍无风自动,浑身弥散出如潮水般的帝境威压。 林寻淡然道:“奉黑崆域主之命,前来招降。” 招降? 黄侯域主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你说,黑崆老儿要让本座向他臣服?” 林寻点头:“正是如此。” 黄侯域主怒极而笑,这样一幕未免也太荒谬,什么时候,黑崆老儿架子这般大了,仅仅派了一人,就敢跑来让自己臣服? “你是如何进来的?” 黄侯域主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自己这枫霞山防卫何等森严,可对方……却竟无声无息地出现了! “当然是走进来的。”林寻随口道。 黄侯域主脸上的怒色化作一抹阴沉,皱眉盯着林寻打量半响,忽然道:“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剑魔道渊吧?” “正是。”林寻点头。 他显得无比淡定,黄侯域主身为一个叱咤黑暗世界多年的帝境存在,还从没见过有哪一个准帝人物,敢这般和自己对峙的。 一时间,他都不禁有些惊疑不定,这小子……究竟哪里来的底气,敢一个人跑来撒野? 下一刻,黄侯域主就明白了。 锵! 伴随着一道清越剑吟,叶子化作一道光,从林寻背后的剑匣中掠出,璀璨炽盛,剑意惊天。 黄侯域主瞳孔一凝,袖袍一挥。 轰! 无匹的黑色雷电法则掠出,化作一副璀璨的雷道符诏,朝叶子笼罩而去。 这符诏极其神妙,内蕴沸腾般的雷暴法则,衍化出鸟头人身,背负羽翼的雷灵,毁灭气息惊人之极。 甫一掠来,就如一方雷霆国度杀伐而至! 叶子冲出,犹如贯冲天宇的长虹,撕裂虚空,有无可匹敌的凶狂凌厉之势。 嗤啦! 仅仅一瞬,那一副雷霆符诏就被撕裂,雷暴飞溅,轰隆隆溃散而开。 黄侯域主瞳孔一凝,身前浮现出一口飞刀,青灿灿的,流淌出锋利慑人的寒芒。 这一刻,他全力出动,属于帝境的力量被他全力运转,一道道绚烂粗大的黑色雷霆法则缭绕全身,威势可怕到了极致。 咻! 随着那青色飞刀斩出,黄侯域主也紧随而动,快得不可思议。 只是,就听铛的一声震耳欲聋的碰撞,那青色飞刀被一剑震飞,而黄侯域主咽喉前,则被一抹剑气抵住! 太快了! 快到了黄侯域主刚反应过来时,剑气已破杀而至,而他的身影也就此顿住,僵硬在虚空中,再不敢稍有寸进。 转瞬间,一剑压帝! 黄侯域主脸色大变,他身影刚欲暴退,抵在咽喉的剑气就骤然产生一丝嗡鸣,刺破其肌肤,一行鲜血汩汩流淌而出。 “帝境二重而已,再挣扎也是徒劳。”叶子声音平静,像在陈述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黄侯域主内心发寒,彻底不敢乱动,他目光看向林寻,声音沙哑:“怪不得黑崆老儿能那般顺利吞并血狞的地盘,原来,身边竟还有你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属下。” 林寻微微一笑:“谬赞了。” “杀不杀?”叶子问。 “打晕,活擒。” “好。” 咚! 下一刻,黄侯域主就昏厥过去,被叶子以秘法囚禁。 “林寻,你看。” 叶子忽然注意到,黄侯域主都已昏厥,可手中兀自紧攥着一副陈旧古老的兽皮秘卷。 他将此物取出,递给林寻。 林寻打开兽皮秘卷,上边撰写着一行行潦草凌乱的古老字迹,一些字迹都已模糊,明显是存世已久,被岁月所侵蚀。 林寻翻阅完,也不禁一怔。 原来这兽皮秘卷上,记载着的是在黑暗世界以往岁月中,曾出现过的两次“沉沦之劫”。 第一次发生在太古最初时候,此劫爆发后,令黑暗世界陷入大破灭,被视作神明般的许多恐怖存在,皆在沉沦之劫下埋葬。 从那时起,黑暗世界又被视作诸神埋葬之地。 第二次沉沦之劫发生在上古最初时候,天降浩劫,天地衰竭,有诸多异兽凶灵从域外袭来,将黑暗世界连接外界的路径打沉。 也是从那时起,黑暗世界犹如一座漂浮在星空古道之外的孤岛,与世隔绝。 而现在,按照那兽皮秘卷的记载,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沉沦之劫就将再次降临在黑暗世界。 只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极可能会出现一个被称作“涅槃自在天”的地方。 而这地方,号称“万古第一涅槃地”! “叶子,你可曾听说过有关沉沦之劫的秘闻?”林寻禁不住问。 叶子摇头。 林寻想了想,也想不出所以然,就将这兽皮秘卷收起,心中暗道,若真的会爆发第三次沉沦之劫,那么在一年之后,或许就能见到…… 一年……还长着呢…… 当林寻走出枫霞山时,一路上并未引起任何动静。 也是这一天。 黄侯域主所掌控的二百三十四座城池之主,一起向外宣布,听从剑魔道渊调遣,向黑崆域主臣服! 消息一出,才刚平静了一个月的寒空域,再次掀起轩然大波,引起大地震。 “什么?又是这剑魔道渊!?这家伙也太凶猛了吧,这才一个月而已,就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太可怕了,这一次黄侯域主麾下掌控的所有城池,竟在同一天全部背叛了,那剑魔道渊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这背后,肯定有黑崆域主的支持,否则就凭他一人,哪可能有这般大的能耐?” 不知多少哗然响起,夹杂着震撼和忌惮。 就在人们等待着,黄侯域主该会做出什么反应时,却忽然又有一个惊天的消息传出—— “黄侯域主被镇压,向黑崆域主投诚!”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完全堪称是石破天惊,让寒空域其他域主都坐不住了。 血狞域主的地盘被吞并时,还爆发了一场血战。 可黄侯域主倒好,竟在无人得知的情况下,直接被镇压投诚了! 这无疑太不可思议,也让人感到无比心寒。 甚至,许多人都不敢相信,无法接受,认为这消息不可能是真。 可随着时间推移,随着越来越多的消息验证,人们终于相信,黄侯域主的确是败了! 因为那枫霞山上,早就不见了黄侯域主的影子,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若他还活着,若他没有被镇压,面对那些背叛的城池之主,哪可能不采取行动? —— 晚上10点前还有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