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不朽至尊路【第二更】 - 天骄战纪

第2089章 不朽至尊路【第二更】

黑崆域主之名,轰动寒空域。 林寻那“剑魔道渊”的名气,也随之进一步扩散,虽谈不上如日中天,但也是一个无人不知的耀眼人物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无论是黑崆域主,还是血狞、黄侯、冥月等六位域主,如今皆被镇压在大道无终塔内! 计冷隐约猜出了一些这其中的奥妙,可却不敢去多想,因为那样的真相太过可怕,可怕到他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经历了这一场惊世之决后,黑崆域主那异常惹眼的战绩,也终于是引起了寒空域第一域主“风屠魔帝”的注意。 …… 妙云山。 风屠魔帝盘踞之地。 “风屠道友,你若再不出面制止,这寒空域以后……怕就成为他黑崆老儿一人的天下了!” 一座殿宇中,一袭灰袍,头戴羽冠的老者开口,满脸的愤慨。 “不错,我二人此次前来,就是想听听风屠道友的建议,针对黑崆老儿的恶行,做出一个决断。” 另一个身披华袍,眸子锐利如剑的男子紧跟着开口。 灰袍老者和这男子,分别是寒空域十大域主中的红雨域主和宣冲域主。 眼下的寒空域中,也只有风屠魔帝和他们两个所掌控的地盘,不曾遭受到吞并。 可唇亡齿寒,眼见黑崆域主扩张之势力如若星火燎原,他们这两位域主也彻底慌了。 故而一起前来拜访,希冀风屠魔帝能出面,制止这一切。 “这黑崆老儿……的确太过分了。” 坐在上首的风屠魔帝开口,声音威严,他须发皆白,三角眼,鹰钩鼻,穿着一袭藏青色道袍,散发出一股冷厉刹慑人的气息。 他神色冷漠道,“两位不必惊慌,事到如今,本座肯定不会再袖手旁观,也断不能再让黑崆老儿胡来!” 红雨域主和宣冲域主齐齐精神一振。 风屠魔帝,乃是十大域主中修为最强的一个,早在很久之前就已踏足帝境三重关。 最重要的是,风屠魔帝本身,还是神照古宗的一位长老! 就凭这个身份,在这寒空域中,就无人敢惹,毕竟,寒空域终究是属于神照古宗掌控的域界! “来人,传本座消息,让那黑崆老儿三日之内,前来负荆请罪,若敢不来,后果自负。” 风屠魔帝开口,声音传出大殿。 “负荆请罪?这未免也太便宜那老东西了。”红雨域主不解。 风屠魔帝慢条斯理道:“这只不过是一个试探,他若来忏悔请罪,就证明心中还对我神照古宗心存敬畏,本座倒不会以死相逼。” “可他若不来呢?”宣冲域主道。 风屠魔帝面无表情道:“那就是他黑崆老儿覆灭之时!” 这一天,风屠魔帝发出密信,向神照古宗陈述黑崆域主之恶行,请求派遣高手,进行镇压! …… 神照古宗。 开辟在一方神圣浩瀚的秘境世界。 这片世界内,到处是灵山秀水,洞天福地,神曦垂落,瑞霞流转,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如稠的混沌气息。 和那灵气稀薄,资源贫瘠匮乏的黑暗世界相比,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仙境! 这就是神照古宗身为黑暗三大巨头之一的底蕴! 事实上,这一方秘境世界,并非天生的福瑞之地,而是被神照古宗的老古董们一起联手硬生生开辟打造出来! 外界曾有传闻,仅仅只是为了维系这一片秘境世界的运转,神照古宗每天都要消耗数以亿计的道晶! 一座道场中,青竹婆娑,瑞光飘洒。 一群身影随意而坐。 坐在中央上首的,是一名姿容俊朗的男子,一袭宽袖儒袍,黑发披散,眼神深邃璀璨。 一缕缕大道法则如梦似幻般,缭绕在他周身,在其背后映现出一道浑圆的光轮。 光轮旋转,衍化诸天之象。 神照古宗掌教,“玉昆子”,一位坐镇黑暗世界无垠岁月,被称作“黑暗之手”的无上人物! 在道场其他地方坐着的,皆是神照古宗的大人物,每一个皆有至高威严,躲一躲脚就能让黑暗世界颤抖。 “各位,一年之后,黑暗世界有史以来的第三次沉沦之劫就将降临,传说中的‘涅槃自在天’也会随之出现。” “这既是一场无上的造化,又是一场难以预料的浩劫,据本座所得到的消息,星空古道上的诸天大势力,皆已经开始为此做准备了。” 玉昆子的声音响起,犹如晨钟暮鼓,在天地间飘荡,“我们神照古宗,自然也当为此筹谋。” 在座一众大人物皆心思各异。 不朽至尊路,涅槃自在天。 万古沉沦劫,独开一朵莲! 这是一首从太古最初时流传下来的“道偈”,和那沉沦之劫有关,内藏玄机,令人浮想联翩。 沉沦劫,就是那曾在太古最初、上古最初时,皆曾降临在黑暗世界的“沉沦之劫”。 莲花,无论是佛修,还是在其他道统中,皆被视作祥瑞神物,寓意造化和机缘。 唯一让人感到难以琢磨,又心动无比的,或许就是“至尊路”的含义了。 时至如今,在这诸天上下,无论哪个道统,也无论哪个老古董,皆认为这所谓的‘不朽至尊路’,会在‘涅槃自在天’中出现! 至于这条“至尊路”究竟是什么样子,又有着怎样的玄机,没有人能够给出明确的答案。 “掌教,这沉沦之劫是否和禁忌秩序有关?”忽然,有人问道。 一句话,令在座瞳孔皆一缩,如今的诸天上下,禁忌秩序力量一被释天帝重新掌控,令人心悸。 “应该是没有关联的。” 玉昆子眸子涌动神芒,“诸位别忘了,太古最初时候,第一次沉沦之劫降临时,那来自星空彼岸的禁忌秩序力量……还没有出现在星空古道上。” 有人问道:“说到禁忌秩序,是否有那方寸山传人林寻的消息了?” 林寻! 玉昆子沉默片刻,道:“整个黑暗世界,我们神照古宗、地藏界、铜雀楼的力量,皆在搜寻此子下落,听说在地藏界所掌控的那些域界中,仅仅是嫌疑目标,就抓捕了数千之众。” “可惜的是,没有一个是那方寸山传人林寻。” “我们神照古宗所掌控的域界中,也差不多如此,可诸位也知道,黑暗世界本就是亡命徒的避难地,每天皆爆发着不知多少血腥厮杀,没有哪个势力会全力以赴的去搜寻此子。” “最关键的是,此子如今掌控的力量,早和以往不同,在鸿蒙大世界的时候,他便有杀死帝境人物的手段,如今在这黑暗世界,想要躲藏起来的话,几乎没多少抓住他的机会。” 说到这,玉昆子都不禁一叹。 其他神照古宗大人物也都皱眉不已。 有人问:“铜雀楼呢,他们一向自诩是黑暗世界秩序的捍卫者,尤其是他们那位楼主,可骄傲到了目无余子的地步,谁都不放在眼中,以他们的力量,也寻觅不到一丁点的线索?” “铜雀楼?” 玉昆子眸子中寒芒一闪,不屑道,“不必指望了,若论黑暗世界最傲之人,必是铜雀楼主无疑,可他再骄横和狂傲,如今也早就不知躲藏到哪里去了。” 众人都不禁笑起来。 上一次,释天帝驾临黑暗世界,曾点名要让铜雀楼主前往拜见,可最终,铜雀楼却传出消息,说那铜雀楼主早已前往星空彼岸。 释天帝得知此事,只说了一句:“今日不来拜见,来日便让他提头来见!” 也因此事,让神照古宗和地藏界皆意识到,铜雀楼已彻底得罪释天帝,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遭到大危机! “只是可惜,释天帝也不知如何想的,在抵达黑暗世界不久,就匆匆离开,前往归墟之地,否则的话,铜雀楼主无论躲藏在那,怕是第一时间就会被释天帝揪出来。” 玉昆子有些遗憾道。 “掌教可知道,释天帝前往归墟是要做什么?”一位老祖问道。 “他这等无上存在的心思,谁能猜测得到。” 玉昆子摇头,“不过,诸位也知道,方寸山道统的山门,就曾盘踞在归墟之地,虽早在上古时代就被毁掉,可终究也算是方寸山的‘祖庭’所在。” “我很怀疑,释天帝前往归墟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去此地查探一些什么东西。” 正说着,忽然有人来报—— “掌教大人,寒空域风屠长老传来消息。” 一则玉函信笺,被送到了玉昆子手中。 玉昆子打开信笺一看,顿时挑眉:“一个小小域主,却在两个月时间,便几乎快要横扫吞并一域之地,怪不得风屠会坐不住,要向宗门求助。” 说到这,玉昆子举起手中信笺,目光一扫在座大人物,道:“寒空域出了一些意外情况,诸位谁愿前往走一遭?” 话音落下,就见一个身穿黑袍的高瘦男子站起,长长伸了个懒腰之后,这才慢条斯理说道:“我已很久不曾外出行走,这件事……就由我来解决吧。” 在座众人皆是一怔。 就连玉昆子也露出意外之色,似谁也没想到,这高瘦男子会主动开口,揽下此事。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