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0章 帝境天堑可逾越!【第三更】 - 天骄战纪

第2090章 帝境天堑可逾越!【第三更】

银光城。 城主府内,一座聚灵阵轰鸣运转,无数堆积成山的道晶在阵法运转时,化作澎湃的灵气洪流,被盘膝坐在阵中打坐的林寻汲取。 黑暗世界灵气稀薄,贫瘠无比,让林寻修炼时,也不得不借助修行资源,才能维系自身修炼的需求。 并且,他根基无比雄厚,修炼时所需的资源也堪称惊人之极,远非同境之人可比。 也幸亏这两个月时间里,他征战南北,搜刮了一座又一座城池的财富,让得他不必为修炼之时烦忧。 像他如今所拥有的道晶,就足足达到了一千八百多亿! 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来自黑崆、血狞等在内的七位域主,他们在寒空域经营多年,每个所积累的财富,都无比惊人。 如今,全都落入林寻囊中。 当然,除了道晶,林寻的战利品还有其他一些宝物,如丹药、奇珍、帝兵之类的,价值连城。 但林寻并不敢就此满足。 一是他自身修炼需要源源不断的资源支撑,二是勿缺和断刃之灵,也同样需要炼化帝兵来修复元气。 最让林寻省心的,或许就是叶子了。 有了那一口青铜剑匣后,叶子就如找到了洞天福地般,修炼剑道和修复元气两不误。 轰隆! 数个时辰后,聚灵阵停止运转,总计四十九万颗道晶所蕴含的力量被林寻汲取,化作了粉末。 嗖嗖嗖! 随着林寻心念一动,青木道体、赤火道体、黑水道体一一浮现而出,分别坐在一侧。 其中,黑水道体是前些天才刚凝聚出意识和道行,当时,林寻也是如法炮制,将自身的一些传承道藏,传授给了黑水道体来参悟。 三具大道分身出现后,皆传达出意识波动,和林寻本尊的元神产生奇妙的沟通。 顿时,诸般感悟和妙法如同潮水般在林寻心境中涌现,化作了他自身道行的一部分。 而林寻本尊的道行和大道力量,也是产生一种反哺,被三具大道分身一一感悟获得到。 在这种彼此呼应,彼此交融般的感悟中,林寻自身的修为宛如水满自溢,自然而然地突破至准帝三重天! 这一瞬,他周身气机沸腾咆哮,无尽道光流转蒸腾,节节攀升的可怖威势,让这片天地都猛地颤抖起来。 若不是他早已布下禁阵,仅仅是这种动静,就会给银光城造成无法想象的破坏。 许久。 林寻周身产生的异象才一点点沉寂下来,浑身气机内蕴,整个人焕发出一种卓然如仙的缥缈气息。 仅仅只是呼吸,就让附近虚空产生如涟漪般的颤抖,那种无形的威势,显得格外强大。 林寻清楚感受到,和之前相比,其自身战力强大了远不止一倍! 这种强大,不仅仅只是修为上的突破,还有自身对大道的认知和领悟,对道法的理解和掌控,皆有着翻天覆地般的蜕变。 “我的道,更接近无缺无漏了……” 林寻仔细体会。 准帝所掌控的大道法则,被视作残缺的帝境法则。 可自从林寻踏上绝巅准帝时,他所掌控的准帝法则就几近趋于完整,比之真正的帝境法则,也相差不了多少。 而在此时,随着他自身道行产生蜕变,随着对大道的理解愈发深刻,他所掌控的准帝法则,除了因为受到自身修为力量的局限之外,已几乎和真正的帝境法则没什么区别了! 这无疑很不可思议。 修为尚未证帝,但所掌控的大道力量,却已和帝境近乎一样,这在自古至今的岁月中,还从不曾有哪个绝巅准帝能够办到这一步! 称之为“前所未有,独步古今”也不为过。 “也该试一试,我现在的力量究竟达到何等地步了……” 林寻起身,离开了城主府。 …… 一个时辰后。 距离银光城极远处的一片茫茫山河中,一场惊天的战斗刚落下帷幕。 这里山岳倾塌,岩石成灰,一片混乱动荡。 混空剑帝鼻青脸肿,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艰难地抬头,神色间写满了惘然。 自从被镇压在大道无终塔内,他就如一个囚徒般,沦为林寻的活靶子,需要的时候用一用,不需要的时候直接就丢在一边。 而就在刚才,他再次充当了活靶子,被林寻拿来测试自身战力。 这一次,叶子没有干涉,让混空剑帝能够发挥出自身全部战力,可最终…… 他却被镇压了! 这打击太大,让混空剑帝都无法接受。 须知,早在鸿蒙大世界时,林寻最多也只能和发挥出四成战力的他厮杀。 可如今,才过去差不多半年时间而已,在他施展全部战力的情况下,却竟都不是林寻的对手了! 一个绝巅准帝,却能镇压一尊帝境,这事若传出去,势必将打破世人的固有认知,颠覆所有修道者的观念。 帝境若天堑,不可逾越? 但起码,在当今世上,有一人逾越了! 与此同时,林寻陷入思忖中,混空剑帝终究是重伤之躯,哪怕全力以赴,也非巅峰时期可比。 而就是在这等情况下,击败对方时,虽没有受伤,却让他耗费了大半的体力! 林寻在想的是,若面对一尊巅峰时的帝境一重关强者,以自己如今的战力又有多少胜算? 若是将三具大道分身一起出动,配合本尊一起动手,又是否能平添一些获胜的把握? 同理,若是动用无法刀、无量瓶这些大杀器,是否还能获得更多的胜算? 林寻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若是动用禁逝神通的话,击杀这样的帝境人物,已非难事! 呼~ 半响,林寻长长吐了一口浊气,忽然道:“混空剑帝,若你愿意向我投诚,以后我林寻自不会亏待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混空剑帝一怔,还不等反应,就再次被镇压进了大道无终塔。 …… 当林寻返回银光城,计冷早已满脸焦急地等候在那。 “前辈,大事不妙,风屠魔帝下达命令,让黑崆域主在三日之内,前往妙云山负荆请罪!” 计冷第一时间就飞快将刚得到的消息说出,“否则,后果自负。” “负荆请罪?” 林寻黑眸幽邃冷冽。 “是啊,这则命令虽是针对黑崆域主而来,可……” 说到这,计冷忽然闭嘴,就差一点,他就将他所猜测出的真相说出来了。 林寻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已经怀疑,黑崆域主被我杀了?” 计冷浑身一僵,刚要说什么,林寻就点头道:“你虽猜错了,但也差不了多少。” 林寻的回答虽有些含糊,可计冷却不敢再细想下去,而是说道:“前辈,那风屠魔帝乃寒空域第一域主,本身更是神照古宗的一位长老,若是开罪他,那可就等于开罪了神照古宗。” 言辞间尽是焦虑和担忧,“如此一来,无论前辈您是否前往请罪,可都有些不妙了。” “神照古宗而已,怕什么。” 林寻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这些年里,他杀了不知多少神照古宗的传人,哪会顾忌这些。 并且,这两个月以来,他在寒空域闹出这么大动静,一方面是为了扬名,另一方面本身就是为了跟神照古宗斗一斗! “怕什么……” 计冷一阵恍惚,在黑暗世界,除了同为黑暗巨头的地藏界和铜雀楼,还有谁不怕神照古宗的? “从今日起,你便开始接手黑崆域主所留下的一切地盘和势力,那些中了‘恐惧之魇’的强者,皆会听从你的号令。” 林寻做出决断,“你可要记清楚,只能暗中行事,当一个藏在幕后的‘域主’,一旦身份暴露,可就危险了。” 计冷听到这,顿时猜到什么:“前辈,您是已经打算离开了?” 林寻点了点头:“只是提前做一些准备和提防。” 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他那“剑魔道渊”的名字早已响彻寒空域,若曦前来黑暗世界,肯定可以轻易打探到这些消息。 而此次和神照古宗之间的冲突,已注定不可避免。 面对风屠魔帝的威胁,他大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因为这口黑锅一直背在黑崆域主身上。 故而,他是否去见风屠魔帝,根本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但林寻不打算这么做,他或许可以一走了之,可风屠魔帝只要仔细追究,肯定就会通过各种蛛丝马迹察觉到,让寒空域陷入动荡的幕后黑手,就是他剑魔道渊。 而剑魔道渊这个身份,根本就经不起推敲,只要细心一些,极可能就会推测出他真正的身份! 毕竟,这诸天上下早已知道,他这个绝巅准帝,掌握有击杀帝境的力量。 而黑崆域主等人被镇压的事实,也会让敌人愈发断定,剑魔道渊就是他林寻。 所以,林寻决定去见一见风屠魔帝,最好也能将对方“镇压”,又不引起太多的注意。 当然,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身份暴露,对林寻而言,大不了离开这寒空域便是。 这一天。 林寻离开银光城,孤身前往寒空域第一域主风屠魔帝盘踞之地—— 妙云山! —— ps:最近的剧情,让不少童鞋认为有些拖沓,金鱼认真考虑,打算修改一下大纲,加快推进剧情,接下来的码字速度可能会有些慢,但今晚肯定还会继续爆下去。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