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1章 巴岐大帝【第四更】 - 天骄战纪

第2091章 巴岐大帝【第四更】

妙云山。 恢弘华美的殿宇中,风屠魔帝在和红雨、宣冲两位域主饮酒。 风屠魔帝谈笑风生,泰然自若,可红雨、宣冲两位域主却颇有些食不知味,意兴索然。 他们兀自在担心,黑崆域主会不会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将他们所掌控的地盘给吞并了。 “两位不必惊慌,不出一日,我神照古宗就会派遣高手前来,到那时,无论黑崆老儿是否会负荆请罪,皆难逃一劫。” 风屠魔帝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正要一饮而尽,忽然察觉到什么,将目光看向了大殿外。 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已出现,瘦高颀长,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却是一片巨大的阴影。 那阴影生着八个犹如房屋大小的头颅,八条巨大如山岭的尾巴! 啪! 风屠魔帝手中的酒杯坠地,酒水倾洒,他却浑然不觉,浑身都发僵,目光发直。 打破脑袋他也没想到,从宗门中派遣来支援自己的,竟会是这位以“血腥冷酷”著称的盖世狠人! “你的心脏在抽搐,这时候若将你的心脏剖出来,味道肯定不是一般的鲜美可口。” 伴随着低沉沙哑的冰冷声音,那一道身影慢悠悠走进了大殿。 这一瞬,红雨域主和宣冲域主只觉呼吸一窒,仿佛看见无尽黑暗涌来,将这片大殿淹没,无边的恐惧像寒流般蔓延在全身。 他们脑海中齐齐冒出一个人的名字—— 巴岐大帝! 黑暗世界最为残暴、冷酷的一位大帝,曾为了炼制一件魔兵,无情屠戮百万生灵。 也曾只身闯入一处太古战场,将遗落其中的无数英魂搜集起来一一吞噬,只为修炼一种恐怖秘法。 传闻中,巴岐大帝的本尊,乃是一头太古异种大蛇,诞生于一方浑浊之源,生有八首八尾。 每一颗头颅,皆掌控一门与生俱来的邪恶天赋神通! 黑暗世界从不缺凶恶无比的狠人,可在巴岐大帝面前,都要逊色太多了。 风屠魔帝屁股如被针扎似的,噌地起身,低头行礼:“风屠见过师伯。” “这么多年过去,胆子还是太小了。” 那一道身影伫足,瞥了一眼风屠魔帝,摇了摇头,似有些失望。 风屠魔帝噤若寒蝉,不敢辩驳。 “你不必奇怪,这次我破关而出,心血来潮,静极思动,恰好听说你这寒空域出现了一些乱子,便过来看一看。” 那身影随意坐下,就见他一袭宽袖黑袍,面容俊朗白皙,一对眼瞳若猩红的宝石般,泛着妖异而深邃的冰冷光泽。 哪怕仅仅随意坐着,他周身弥散出的气息,依旧恐怖无边,映现出尸山血海,鬼神哭嚎般的异象。 红雨域主、宣冲域主浑身都哆嗦起来,脸色发白,坐卧不安。 在寒空域,他们是令无数狠人都忌惮和敬畏的至高存在,可在巴岐大帝面前,却连头都不敢抬起! 风屠魔帝恭恭敬敬立在一侧,低声道:“师伯,由您前来,纵然是天大的祸患,也可以轻易抹平。” 巴岐大帝哦了一声,面无表情,道:“风屠,你已是帝境三重关修为,到现在还不明白,在我辈眼中,从无容易之事?就如这黑崆魔帝,能够在两个月内横扫寒空域,焉可能是寻常角色?” 风屠魔帝脸色发僵,讪讪不已。 “此人在哪里?”巴岐大帝问。 风屠魔帝连忙道:“我已下令,让他三日之内前来请罪,想来他若是对咱们神照古宗还有忌惮之心,定然不敢不来。” 巴岐大帝皱眉,猩红的瞳孔中闪过一丝不悦,“若换做是本座是那黑崆魔帝,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早已不会再有任何忌惮,你到现在还妄想对方会忌惮宗门势力,未免也太愚钝。” 风屠魔帝额头直冒冷汗。 这一刻,他甚至都有些后悔向宗门求援了,派什么人不好,非将巴岐师伯派来,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 “给你一炷香时间,将有关黑崆魔帝的一切资料搜集起来,包括他在最近半年中的所作所为,越详细越好。” 巴岐大帝声音冷淡地下达命令。 “是。” 风屠魔帝连忙应承下来。 事实上,身为寒空域第一域主,风屠魔帝太了解黑崆魔帝了,根本不必一炷香时间,他就将有关黑崆魔帝的资料全都搜罗齐全。 巴岐大帝随意翻阅了一下,并未发现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不过,当看到最近两个月发生在黑崆魔帝身上的事情时,巴岐大帝猩红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色。 半响,他抬起头,眼睛盯着风屠魔帝,看得后者心中发毛,浑身都一阵不自在。 “若我推测没错,这剑魔道渊才是真凶,至于黑崆魔帝……只不过是一个背锅的角色罢了。” 巴岐大帝开口,一句话,让风屠魔帝、红雨和宣冲两位域主皆愣住。 剑魔道渊? 那只是一个绝巅准帝,怎可能是真凶? 巴岐大帝没有解释,自顾自看着那些资料,声音低沉道:“这剑魔道渊,真的是最近两个月才在出现在寒空域的?” “正是如此。” 风屠魔帝毫不犹豫道,“以此子的气魄和手腕,若是以前就在寒空域,断不可能会无人得知。” 巴岐大帝忽然笑起来,一对猩红的瞳孔中泛起异样的神芒,“怪不得在我破关时,会心血来潮,静极思动,原来……是因为要和那个婴孩重逢了……” 说到最后,他那冷酷冰冷的声音罕见地带上一丝感慨。 很久以前。 他奉宗门之命,为了从星空古道降临到古荒域,先是将一身道行以禁忌般的秘法进行封印,以准帝的身份进入“阴绝古域”,而后潜入“帝关长城”,几经波折,才最终抵达古荒域。 目的,仅仅只是做一件事—— 毁掉帝关长城! 如此一来,神照古宗的力量,便可长驱直入,降临在古荒域,从而将这一片被视作“万道起源之地”的世界掌控。 因为在神照古宗的古老典籍记载中,太古时期的“十方道战”的主战场,就是爆发在古荒域帝关长城之外! 万古岁月以来,那帝关长城便有着“古荒第一天堑,帝境止步之地”的称号,实则,那里就是“十方道战”的核心战场。 也是经历此战,将古荒域打碎,其世界本源碎裂,化作一方小世界,沉沦在归墟之畔。 十方道战,古荒域一众帝境存在,为抵抗上一任无名帝尊,一起联手,驻守帝关长城,杀得天翻地覆,乾坤颠倒。 至今,帝关长城之外,还悬浮着无数太古帝境人物陨落后,残留的英魂,以及一块块世界碎片。 而当时,神照古宗、地藏界皆是上一任无名帝尊麾下的势力,也曾参与此战中,只是却伤亡惨重。 最终,十方道战落幕后,虽然被上一任无名帝尊掌控的禁忌秩序力量,化作三大劫难,笼罩古荒域上空。 可那帝关长城,却不曾被毁,依旧屹立前线战场长,犹如不朽! 故而,对神照古宗而言,唯有毁掉帝关长城,便可真正的统驭古荒域,掌控这一方被禁忌秩序封锁的“万道起源之地”。 巴岐当年,就是为此而来。 只是,他的修为封印,只有准帝境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办到此事,无奈之下,不得不潜心蛰伏起来。 为此,他还专门夺舍,将古荒域通天剑宗一位名叫“樊齐”的长老杀死,将其躯壳霸占。 对巴岐而言,修为虽被封印,可他拥有的智慧和传承还在,只要精心调教,必然可以培养出一个足以引领古荒域大势的领袖人物。 只要将此人掌控,就等于掌控了一枚以后可以颠覆古荒域的棋子。 云庆白,就是他所选中的传人。 事实上,云庆白的确没让他失望,短短数十年,就展露出耀眼无比的光芒,被视作古荒域当代同境第一人! 可后来,他无意间听说,在那沉沦在归墟之畔,被视作“下界”的地方,有着一个身怀大渊吞穹天赋的男婴诞生了…… 大渊吞穹! 这诸天上下,或许也只有曾在上一任无名帝尊身边听从调遣的神照古宗和地藏界最清楚,这等天赋,根本不属于星空古道! 而后,巴岐毫不犹豫带着云庆白一起,前往下界。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上一任无名帝尊的意志力量,早已借助禁忌秩序力量早提前一步抵达。 也是那时候,巴岐才知道,自太古时期就横渡星空彼岸而来的上一任无名帝尊,原来仅仅只是为了抓捕一个名叫洛青珣的女子。 而那身怀大渊吞穹天赋的男婴,正是洛青珣所生。 后来,禁忌秩序力量出现,覆盖紫曜帝国上空,巴岐出手,剥夺了那男婴的本源灵脉。 至今,巴岐大帝还清楚记得,那躺在襁褓中的婴孩哭得是何等撕心裂肺,鲜红的血水,从他被剖开的胸膛汩汩流淌而出…… 而唯一让巴岐大帝遗憾的是,在他剥夺掉那男婴的本源灵脉后,还没来得及去做其他事情,一场始料不及的意外就发生了。 —— 第四更送上! 万古以来让帝境止步的帝关长城,曾爆发的十方道战,以及巴岐当年的所作所为,这一章都已揭示了一部分。 所以,别再说金鱼水了…… 另外,今晚没了,为了加快剧情,需要重新设计接下来的大纲。 明天会继续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