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2章 恨极在今朝【第一更】 - 天骄战纪

第2092章 恨极在今朝【第一更】

当年那一场意外,来的无比突然。 让巴岐大帝至今想起,都心有余悸。 大殿中气氛沉闷,看着宛如陷入沉思中的巴岐大帝,风屠魔帝、红雨域主、宣冲域主皆惊疑不定。 眼见气氛愈发压抑,风屠魔帝忍不住道:“师伯,您说的那婴孩……该不会就是剑魔道渊吧?” 一句话,让巴岐大帝从追忆中醒来,他点头道:“不错,若本座推测不错,此子……应该叫林寻才对。” 林寻! 是那个方寸山传人! 风屠魔帝等人皆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怎会是他? “我明白了,传闻林寻此子早在鸿蒙大世界时,就曾凭借手中的杀手锏,杀死过冰噬剑帝等帝境人物,闹得整个星空古道都沸沸扬扬。” 红雨域主第一个反应过来,“也只有他这等人物,才能帮着黑崆老儿连续吞并掉血狞、黄侯、冥月等人的地盘!” “对,两个月前,这剑魔道渊才横空出世,而凭借黑崆老儿自身的力量,也断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如此说来,此子还真有可能是林寻。” 风屠剑帝一下子兴奋起来,哪能想到,被整个黑暗世界追杀的一个目标,竟就在他眼皮底下。 “你们还不算太笨。” 巴岐大帝声音淡漠,“从此刻开始,黑崆此人已无足轻重,最要紧的是查出这化身剑魔道渊的林寻下落。” “师伯放心,我这就去调集所有力量,去搜寻此子!” 风屠剑帝深呼吸一口气,杀气腾腾道,“不管如何,这次也决不能让他从寒空域逃掉!” 红雨域主和宣冲域主也都精神抖擞。 唯独巴岐大帝皱了皱眉,一脸看白痴的模样,道:“此子拥有杀死帝境的手段,你调集再多的力量又有何用?” 风屠魔帝神色一滞,讪讪不已,心中实则也感到有些后怕。 实在是,林寻那绝巅准帝的身份,太容易让人轻视和忽略,尤其是对他这等帝境人物而言,更是从不会将帝境之下的角色放在眼中。 可很显然,林寻不一样! 且不提以前,就说最近两个月来,便先后有血狞、黄侯、冥月、凛风、斐牙、晖霜等六位域主被镇压。 这显然不是黑崆老儿一人能干出来的。 甚至,风屠魔帝都怀疑,如今的黑崆老儿怕是早就被镇压了。 在这等情况下,一般的帝境人物前去擒杀林寻……的确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红雨域主和宣冲域主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神色都变了变,心头一阵发凉,这次若不是巴岐大帝前来,这寒空域中,谁还能是那剑魔道渊……不,是方寸山传人林寻之敌? “师伯,那您说该怎么办?” 风屠魔帝这一刻显得无比谦卑,虚心请教。 “此子以剑魔道渊的身份在黑暗世界行走,显然也是忌惮身份暴露,遭受到全天下的通缉。” 巴岐大帝眼神深沉,猩红的瞳闪烁着诡异的光,“可他又在这寒空域闹得天翻地覆,并且明知道我们神照古宗不会袖手旁观的情况下,还敢如此行事,你说……他是为了什么?” 风屠魔帝等人面面相觑,摇头不已。 却见巴岐大帝道:“我也猜不到,但我敢肯定,他费这么大力气来做一件事,若不达到目的,定不会就此放弃,这也就意味着,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离开寒空域。” 说到这,他将目光看向风屠魔帝,道,“你不是已经下令,让黑崆魔帝三日之内前来请罪?” 风屠魔帝连连点头。 “黑崆魔帝来不来,肯定是林寻此子说了算,并且此子肯定会意识到,经此一事,我们神照古宗定会采取一些行动。” 巴岐大帝沉吟道,“可他又不会放弃所做的事情,那么在这等情况下,他该如何破局?” 风屠魔帝怔然道:“他总该不会真的会前来请罪吧?” 巴岐大帝道:“你猜对了。” 风屠魔帝一脸错愕,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自己都不相信,可没曾想,却竟似是猜对了! 巴岐大帝道:“不过,他肯定不是前来请罪,而是要解决摆在他眼前的这个难题,所以等着就行了。” 说到最后,他声音变得无比肯定。 若是林寻在这里,肯定会惊叹于巴岐大帝那抽丝剥茧的分析,完全就是将真相推测出了**不离十! 这般心智,无疑就很可怕了。 “等着吧,我也想见一见此子,原本应该必死的一个婴孩,在失去了自身天赋之后,却不可思议地活到了现在,并且这些年还做出了一桩桩惊动星空的大事,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巴岐大帝目光望向大殿外,神色间带着一丝感慨。 他忽然想起了云庆白。 当年在绝巅之域,云庆白若不是死在此子手下,如今也应该拥有这般足以震烁星空的底蕴了吧? 这样一枚天生剑骨,又炼化大渊吞穹本源灵脉于一身的棋子,却就这般被毁掉…… 真的可惜了。 …… 一天后。 远远地,林寻看到了妙云山。 “叶子,可行吗?”他拍了拍背负的青铜剑匣。 “还差一些火候,只能维系不到一刻钟时间。”叶子那平静的声音从青铜剑匣中响起。 “只对付神照古宗的老东西而已,绰绰有余了。” 林寻笑了笑,迈步虚空,朝远处的妙云山掠去。 让他意外的是,妙云山上下,竟没有任何防守力量,甚至连一些强者的身影都看不到。 “莫非那风屠剑帝早已猜测到我会来,担心爆发战斗时,让自己麾下的强者遭受波及,令他们早早撤离了?” 林寻正思索时,忽然注意到,一股恐怖冷酷的冰冷意志力量从妙云山上冲出,横扫天宇,席卷而至。 瞬间,林寻瞳孔一凝,前行的脚步顿住,眉宇间浮现凝重之色。 “林寻,时隔多年,我们又见面了。” 一道淡漠、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感慨。 伴随声音,一身宽袖黑袍,面容俊朗白皙,眼瞳猩红如若宝石般,闪烁着妖异神芒的巴岐大帝,凭空浮现,伫足妙云山之上。 林寻霍然抬头,黑眸幽邃,盯着他那一道身影,心中已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神照古宗的力量,对面明显是已经窥破了他的身份。 “怪不得此地寂静无人,原来是早已在等候我林某人,就是不知道……你又是何人?” 林寻心境瞬间恢复平静,神色波澜不惊。 巴岐大帝笑起来,犹如一尊立在天穹之下的邪神,悠悠开口:“你不记得本座了吗,当年便是本座亲手将你的本源灵脉取出,赠给了云庆白。” 轰! 就宛如遭受雷击,以林寻那坚韧如磐石的心性,此刻也禁不住产生震荡,脸色也随之变得冷冽起来。 积攒内心多年的杀机和恨意如翻江倒海般沸腾,快要按捺不住。 巴岐! 那个造成林家血案的幕后元凶! 之前时候,林寻还正在思忖,该如何去那神照古宗,去见一见这位素未谋面的仇人。 却没想到,就在今日的妙云山之前,巴岐出现了! 这实在让林寻有些意外。 巴岐大帝感慨道:“说起来,本座和你一样感到很意外,可冥冥中仿佛早已注定,你我该在此相见。” 此次,他心血来潮,静极思动,才前来寒空域,本是为了解决黑崆域主引发的动荡。 可谁曾想,却让他意外地发现了当年那个婴孩! 所以,看见此刻静默不语的林寻,巴岐大帝很明白对方的感受,真的太巧了。 “如此岂不是更好?”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浑身战意沸腾,压抑已久的杀机和恨意若山崩海啸般涌上全身。 他已隐忍多年,这一刻,他不愿再忍! 他仅仅只需要宣泄! 从幼年到如今,他的修行路上,就一直笼罩着林家惨案的阴影,父母失踪,鹿先生生死未卜,甚至连他体内本源灵脉也被无情剥夺。 这些年,难以言喻的疑惑、愤怒、恨意深埋心底,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林寻,酿成这些仇恨的元凶,一日不死,心中之恨就注定无法消除。 为此,他征伐古荒域,历经凶险磨难,最终于绝巅之域,杀死云庆白。 可最后才知道,幕后元凶另有其人,云庆白只不过是一个无法掌控自身命运的悲剧人物…… 后来,他才从独叟和老祭司所留的玉简中知道,幕后元凶来自神照古宗,才知道当年林家血案背后的各种阴谋和真相。 虽然,若无禁忌秩序力量的帮助,在那下界,林家血案断不会这般容易地发生。 可这一切都无法改变巴岐便是罪魁祸首的事实! “我真的……等你很久了……” 充满恨意的冰冷的声音响彻,林寻衣衫猎猎,凭虚立着,满头黑发飞扬,恐怖的杀机贯冲天地,令这片山河陷入震颤哀鸣中。 千万恨,恨极在今朝! 修行至今第一次,林寻不再控制内心恨意,任由那满腔的怒与火在周身内外沸腾咆哮。 理智和冷静,被前所未有的杀意取代。 今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也要这个幕后凶手……死!! —— ps:巴岐本尊是八头八尾,最初设定的原形就是日本神话中的八岐大蛇。 巧的是,今天是烈士纪念日。 今儿继续爆发!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