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3章 相差悬殊的一战【第二更】 - 天骄战纪

第2093章 相差悬殊的一战【第二更】

妙云山大殿中,风屠魔帝、红雨域主和宣冲域主并肩而立。 当看到林寻浑身散发出的那滔天杀机时,他们心中也都吃惊不已,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绝巅准帝能够拥有的威势。 而目睹林寻周身杀意和威势的变化,巴岐眸子深处也不禁闪过一抹异色。 不得不承认,这个当年本该死掉的婴孩,无愧是当今天下最卓绝的一个奇才,寻遍星空古道,怕都找不出一个能够与之比肩的。 这让巴岐心中不禁愈发好奇,失去本源灵脉的林寻,究竟是如何逆天改命,如若涅槃般拥有今日成就的? 轰! 天地动荡,林寻踏步虚空,沸腾的杀机,令他附近的天地都陷入紊乱中,有无尽神辉在他周身流转。 “现在就要动手吗,你不想知道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巴岐忽然道。 “将你镇杀,抽取神魂记忆,我自可以得到答案。” 林寻深吸一口气,冷冷出声,“叶子!” 青铜剑匣中,叶子化作一抹璀璨的光,横空出世。 叶子能够清楚感受到,这一次的林寻就如变成另外一个人,呈现出一种极尽的恨意和杀机。 这在以前,根本就没有过。 叶子没有询问,也没有告诉林寻,对面那一个凭虚立在天穹之下的男人,修为深不可测,疑似帝境七重关存在! 或者说,叶子早已意识到,哪怕就是将这个残酷的真相告诉林寻,对方也断不会就此退缩。 所以,叶子一言不发,第一时间就动手。 唰! 一道剑气冲霄而起,灿灿若贯空神虹,摇动星汉,那沛然无比的剑意,仿似要将这片天地都斩灭。 这是叶子极尽之力,他曾凭借这样一剑,轻易镇压凛风、冥月、爽朗、斐牙等四位域主! “这就是那一道曾引起冰噬剑帝贪婪的剑灵?果真是非一般可比。” 巴岐猩红的瞳孔流转诡异的光,声音低沉。 说话时,他身前浮现出猩红的帝道法则,衍化为一颗巨大如房屋的狰狞蛇头,昂首腾空,张口吞噬。 轰隆! 那无匹般凶狂凌厉的一道剑气,却如若纸糊般,被那巨大的蛇头吞噬,消失得一干二净。 巴岐就像做了一件再随意不过的事情,自顾自道:“可惜,想要跟本座动手,可依旧不够看。” 叶子瞳孔收缩。 林寻悄然攥紧了拳头,黑眸中恨意汹涌,怒火如燃烧般在他躯体内肆虐,但并未摧垮他的理智。 仅仅这一击,就让他意识到,以前对巴岐的认知,是何等的幼稚可笑,这哪里是一个准帝可比? 妙云山上,风屠魔帝等人皆如释重负,之前叶子出手时,令他们也惊出一身冷汗,那等剑气之盛,让他们皆汗毛倒竖,感受到莫大威胁。 还好,在巴岐大帝面前,这一剑……也不堪一击! “本座给你机会,将你身上的保命手段都施展出来吧,否则……若等本座出手,你怕是再没有施展的机会了。” 巴岐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响起,显得无比自负,神色一直淡漠冷酷,犹如高高在上的神。 吼! 在他身前,巨大如房屋的蛇头嘶吼,附近山河爆碎塌陷,恐怖的帝境法则力量,化作无边的血色洪流朝林寻席卷而去。 叶子出手,斩出万千剑气,密匝匝撕裂虚空,横扫而去。 轰隆! 天塌地陷,日月无光。 无边的剑气和血色洪流碰撞,所产生的威能太过可怖,直似要将这片天地都毁掉。 当烟尘弥散时,叶子身影都变得暗淡起来。 差距太大了! 若是巅峰时期的他,根本无惧一个疑似帝境七重的存在,可惜的是,他如今最多也只能去击杀帝境四重的对手。 可叶子并未流露出任何一丝畏惧,身影凭空,虽只三寸高,可却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势。 这一次,林寻既已无惧生死,也要斗战到底,他叶子……又有何惧? 剑灵,从不惧死! “这剑灵已经快支撑不住了,而你能够从鸿蒙世界一路逃到黑暗世界,断不会仅仅只有这些保命手段吧?” 巴岐再次开口,他一直立在妙云山之巅,天穹之下,犹如无可撼动,令人胆寒。 这就是“黑暗之手”的威势,在黑暗世界,纵然是帝境人物谈起,也无不色变。 “如此多废话,只证明你心存顾虑和忌惮。” 林寻黑眸冷冽,杀意如潮汹涌,“否则,你为何不敢全力出手?” 巴岐沉默片刻,点头道:“不错,无论是你,还是那剑灵,对本座而言,都不值一哂,唯一忌惮的,无非是你身上的一些保命手段罢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本座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旋即,他话锋一转,眸光慑人,“不过,无论会出现什么变数,今日都无法改变你必死的结局!” 言辞淡漠,不容置疑。 他有着绝对而至高的力量,傲岸如神,但自始至终,既无骄横,也无大意,平静而冷酷。 越是这样,也越是让人心寒和绝望。 风屠剑帝他们目睹这样一幕,都一阵心悸和压抑,不敢想象,若是和巴岐大帝为敌,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惧和无力的一件事。 林寻却似并未受到任何影响,面对巴岐那一副胜券在握般的姿态,他唇中只吐出一个字: “杀!” 而后,叶子再次出动,身影璀璨,宛如燃烧似的,暴冲杀向巴岐。 巴岐皱了皱眉。 这种攻击,对他而言就如蚍蜉撼大树,他不相信林寻不知道这一点。 可无论是林寻,还是那剑灵,却显得那般决绝,一副宁可粉身碎骨,也要拼命一搏的架势。 这真的是要送死? 巴岐不信。 故而,面对冲来的叶子,巴岐动用了真正的力量。 一只手探出虚空,轻轻一握! 轰! 虚空骤然塌陷断裂,猩红的帝道法则如若粗大的神链,交错在一起,化作一方血腥牢狱。 牢狱映现出群魔乱舞,诸神陨落、天崩地陷等恐怖异象。 血禁之狱! 一种将空间法则和自身道行运转到极尽地步的至高秘法。 只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不等那血禁之狱显现神威,就骤然出现一瞬的滞涩。 事实上,这一瞬间,这片天地皆如陷入静止,至高而无上的时光之力,就如受到了一瞬间的干扰。 巴岐哪怕已做足准备,察觉到不对劲,可当面对这一瞬间产生的异变时,也并未反应过来。 而在这一瞬,暴杀而来的叶子手中,多出一口羊脂玉瓶,晶莹剔透的瓶口中,斩出了一道剑气。 大道无量瓶! 而从瓶中斩出那一剑,则来自叶子的极尽全力一击! 一瞬。 无比之短暂,只是当巴岐反应过来时,就见一道剑气不知何时,就已杀伐而至,尽在咫尺,想要闪避都已来不及。 剑气轰鸣,快得不可思议,无边的凶狂锋芒,撕裂巴岐周身的防御力量,破开他身前的甲胄,劈开其胸膛! 噗! 血水飞洒,宛如至高神祗般的巴岐大帝,这一刻猛地发出吃痛的闷哼,脸色骤变,猩红冷漠的瞳,闪过愤怒之色。 这一剑,差一点就将他开膛破肚! 虽最终被他抵挡下来,可早已是皮开肉绽,白骨裸露,鲜血止不住的倾泻,那凶狂之极的剑气侵入体内不断肆虐,更让他遭受到内伤。 这太不可思议。 一瞬而已,这一切就发生了! 巴岐都不禁怀疑,若不是他修为足够强大,这一剑都足以要了他的命,越想,他就越是后怕,就越是愤怒。 他已足够警惕,算计好一切,可还是在一瞬就吃了一个大亏! 轰隆~ 而在此时,之前被他施展的“血禁之狱”,这才随着他负伤在虚空中溃散,可想而知,这一瞬发生的厮杀,何等之快! 远处的林寻瞳孔一缩,脸色微变。 这是他修行以来,施展禁逝神通之后,第一次没能将对手击杀,并且还是配合了无量瓶和叶子的力量! 这一切都仿似在无声地证明,巴岐这位帝境存在是何等的恐怖,完全就不是一般的帝境人物可比。 风屠魔帝等人神色都呆滞在那,一瞬间的杀伐,充满了匪夷所思,令他们脑袋都发懵,根本无法想象,强大如巴岐大帝,怎会突然就遭受到重创! 这诡异的一幕,也是刺激都他们毛骨悚然,若换做是他们……怕是早在这一瞬陨落了吧? 唰!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这一剑并未杀死巴岐准帝,叶子毫不犹豫又冲上去,展开杀伐,欲一鼓作气,将其击杀。 “滚开!” 巴岐大喝,浑身血腥气息轰鸣,席卷九天十地,恐怖无边的威能扩散,将杀来的叶子瞬间震退。 砰! 叶子倒飞出去,身影踉跄暗淡,明显也是快要支撑不住,他喘息传音:“林寻,这老东西原来是帝境八重修为!” 帝境八重! 仅仅只是这样一个境界,就足以令任何人感到绝望和崩溃。 相差……何止千万里? 林寻黑眸明灭不定,如今,曦已不在,叶子也已负伤,施展禁逝神通也都仅仅只能将对方击伤,而无法杀死。 这可以说是林寻自修行以来,所遇到的最大危机! —— 第三更在晚上七点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