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刺杀三绝 - 天骄战纪

第2096章 刺杀三绝

林寻神色很平静。 战斗最初时,他神色间写满极尽的恨意和杀机,可现在这些皆不见了,只有一种极致的平静。 可越是如此,就越令人心中难安。 被禁锢起来,奄奄一息的巴岐大帝,此刻心头就一阵发寒,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他身为帝境八重存在,无数岁月以来,屠戮过不知多少生灵,凶名赫赫,无人敢诋毁。 可现在,却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凄惨地步,这巨大的落差,令他也都有些承受不住。 眼见林寻一步步走来,巴岐大帝疯狂地要挣扎起来,可一切都显得那般无力和徒劳。 “我不会让你就这般死掉。” 林寻走上前,俯视着浑身浴血,凄惨不堪的巴岐大帝。 一句话,巴岐大帝的心沉入谷底,仿佛看到在以后的岁月中,自己将迎来无尽的折磨和羞辱…… 林寻以大道无终塔,将巴岐大帝镇压起来。 而后深呼吸一口气,望着这满是毁灭迹象的天地,道:“叶子,我们走。” 真的该走了。 今日之事后,这寒空域已注定将成为是非之地。 …… 这一天,妙云山沦为废墟,神照古宗长老风屠魔帝、红雨域主、宣冲域主齐齐毙命! 这一天,被称作“黑暗之手”的帝境八重恐怖存在巴岐大帝,被彻底镇压,生死不知! 这一天,方寸山传人林寻化身剑魔道渊的事情被爆出,连同爆出的,还有他以黑崆域主为幌子,在这近两个月以来所做的各种事情。 消息传出,寒空域震动,无数强者为之震颤。 “原来,这剑魔大渊便是那被全天下通缉的方寸山传人林寻,他才是这一切动荡的幕后推手!” 有人骇然。 “一个人,两个月内,横扫十大域主势力,这林寻怎会这般强大?” 有人惊叹。 “黑暗之手巴岐大帝,乃是一尊杀戮成风,凶恶无比的帝境八重存在,可却被人镇压了……” 有人难以置信。 “可以肯定,这林寻身上,定然有恐怖无比的高手庇护,否则,以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有人言之凿凿。 “他注定要完,无论是神照古宗,还是黑暗世界其他势力,必将掀起一场针对他的滔天杀劫!” …… 很快,整个黑暗世界都陷入轰动,三十三个域界中,皆掀起轩然大波,方寸山传人林寻的名字,再度被无数人提起。 原因很简单—— 强大如巴岐大帝,也都遭难了! 这无疑太令人心寒。 在黑暗世界,巴岐大帝就如一尊双手染满血腥的邪神,每一次他出现,必伴随着腥风血雨。 他的强大,甚至让帝境人物都胆寒和畏惧。 可就是这样一尊恐怖存在,却被才拥有着绝巅准帝境修为的方寸山传人林寻镇压,这如何让人不惊? “此子手上,究竟握着多么可怕的底牌?” “怪不得释天帝这般至高无上的存在,也会下达命令,在诸天上下对他进行通缉,此子,的确太逆天了!” “巴岐大帝遭难,寒空域被搅乱,神照古宗……应该是最愤怒的吧?” …… 神照古宗。 那一座神圣如仙境般的道场中,掌教玉昆子神色间浮现一抹阴霾。 寒空域,是由神照古宗掌控的一方域界,可如今,随着包括风屠魔帝在内的十位域主遭难,却陷入混乱动荡中。 巴岐大帝,是神照古宗一尊手腕通天般的恐怖存在,可如今,也遭难了…… 在这连续的沉重打击之下,神照古宗也陷入动荡,为之震怒。 “巴岐师叔都死了……” 玉昆子神色阴晴不定。 “掌教,不报此仇,我神照古宗颜面何存?以后又如何在黑暗世界立足?怕是非沦为笑柄不可。” 有人冰冷开口。 道场中,坐着神照古宗一众大人物,神色间皆充斥冷厉和怒意。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这黑暗世界中,不知多少人等着看我们神照古宗的笑话。” “掌教,不说其他,林寻此子可是释天帝所通缉的目标,就凭这点,也断不能让此子活下去。” 一道又一道声音响起,皆杀气腾腾。 玉昆子皱眉,沉声道,“此子手中的力量,足以杀死巴岐师叔这等帝境八重境存在,各位觉得,一般人会是此子对手?” 一句话,令众人皆哑口无言,神色难看。 这的确令人憋闷,林寻早已不是以前的林寻,也再不是随便谁都能欺负,如今的他,怕是都不将一般的帝境放在眼中。 再加上巴岐大帝的陨落,太令人心寒。 在这等情况下,谁还能治得了他? 就见玉昆子沉声道:那一场弥天对弈落幕后,我们神照古宗的七位帝祖人物,有四位便已经离开,前往星空彼岸,如今只有三位帝祖坐镇,你们难道要让我去请帝祖出手?” 帝祖,对任何古老道统而言,就如定海神针般的存在,非到宗门生死存亡之际,轻易不会出动。 若为了对付一个林寻,就出动这等恐怖至高般的存在,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掌教,难道我们就只能忍气吞声?”有人脸色阴沉如水。 以前不被他们放在眼底的小蝼蚁,忽然在这一天骑在了他们头上,这滋味简直能让人发狂。 “放心吧,地藏界会比我们更迫切杀死此子!” 玉昆子眸光闪动,道,“当然,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 说着,他已下达命令,“来人,去请天丛师伯!” 天丛剑帝! 在座一众大人物瞳孔一凝,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一道伟岸身影,曾潜入星空古道上,剑锋所及,诛灭诸天三十九位不世大敌! 他被视作帝境裁决者,一柄“罪愆剑”下,亡魂无数! 若说巴岐大帝的凶威,足以令众生皆颤,那么天丛剑帝的名字,则足以令诸天帝境心寒。 在黑暗世界中,地藏界的“天都佛帝”、神照古宗的“天丛剑帝”,以及铜雀楼的“灭穹武帝”,一起被称作“刺杀三绝”! 简而言之,在帝境刺杀之道上,无可比肩此三者! 旋即,众人皆振奋起来。 若有天丛剑帝出手,林寻此子还能逃得了被杀的命运? 无声无息地,一道身影出现在道场中,一袭素衣,长发披散,赤足履空。 他明明站在那里,可在场所有人中,却竟似浑然不觉! 直至当他开口时,众人这才浑身一哆嗦,猛地惊醒过来。 “将巴岐的命魂灯给我。” 那一道身影开口,在不同的地方响起,飘飘渺渺,平静而淡漠,却令人躯体发寒。 深呼吸一口气,玉昆子起身,将一盏灯影暗淡无比的青铜灯隔空递了过去。 他说道:“巴岐师叔命悬一线,还没有陨落,是否能救回,就有劳天丛师伯了。” 接过属于巴岐大帝的命魂灯,那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地就消失不见,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这一天,被称作帝境裁决者,名列“刺杀三绝”上的天丛剑帝,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神照古宗。 …… 寒空域。 银光城城主府中,计冷一个人坐在那,神色恍惚。 “原来……道渊前辈便是方寸山传人林寻啊……”他心绪激荡,无法平静。 如今的寒空域,早已陷入轰动,到处都在议论和林寻有关的事迹,这让计冷又是激动,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 他终于释然了,明白了。 也只有方寸山传人,才能够拥有这般不可思议的逆天手段啊! “前辈,您就放心吧,这寒空域迟早会被我掌控,到那时,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便随您一起征战!” 计冷做出决断,他不知道林寻去了哪里,但他清楚,眼下被他掌控的那些力量,皆是由林寻所赐。 在黑暗世界,最不值钱的是忠诚,最值钱的同样是忠诚。 计冷会向林寻证明,他是最值钱的那一个! 城主府外。 一道身影静默伫足,一袭素衣,长发披散,赤足凭虚,浑身上下,毫无任何气息波动。 身边人来人往,可却无人发现他的存在。 最终,他摇了摇头,一个迈步,就消失原地,来到了银光城外。 他是黑暗世界刺杀三绝之一,被称作帝境裁决者,这无数年来,他的罪愆剑之下,只诛帝境! 计冷只是一个小角色,并不被他放在眼中,他此来银光城,也根本不是为了寻找计冷。 “我会找到你的。” 城外,天丛剑帝目光望向远处天穹,心境古井不波。 他抬脚刚要离开,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 一道看起来落拓潦倒的男子,拎着一个酒葫芦醉醺醺走来,他须发蓬乱,醉眼迷离,酒槽鼻子通红,步伐虚浮。 就像一个寻常可见的酒鬼。 可当看到这醉醺醺的落拓男子时,天丛剑帝却瞳孔一缩,道:“你也来找那个林寻?” 落拓男子打了个酒嗝,眼神醉意朦胧,咕哝道:“白痴,没看出来吗,我在找你。” 天丛剑帝道:“何事?” 落拓男子举起酒葫芦仰头狂饮,半响才品咂着嘴巴,叹了口气:“你还真是白痴,你我相见,当然只有打架了。” ——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七天假期,金鱼会保证正常更新,等假期之后,会再筹备爆发的事情! 最后,月初第一天,求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