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8章 有子仲秋 道号谦玉 - 天骄战纪

第2098章 有子仲秋 道号谦玉

男子走出秘境世界后,轻轻一迈步。.. 下一刻,他已来到浩瀚的星空之,他负手而立,静静俯瞰着远处那巨大的黑暗世界。 很久很久以前,他知道,来自彼岸的禁忌秩序力量只能覆盖在这星空古道之,而无法取代属于星空古道的本源秩序之力。 鸿蒙世界那至今未曾被探索的未知之地,便有着本源秩序力量的存在,这也是为何诞生于其的混沌重宝,能够抵御和化解禁忌秩序的原因。 他也知道,在以往岁月诞生的两次“沉沦之劫”,便来自星空古道的本源秩序的异变。 而在一年后将出现的第三次“沉沦之劫”,将会是星空古道本源秩序力量最后的蜕变! 这种蜕变,无人可挡,无人可阻。 哪怕是由释天帝掌控的禁忌秩序力量,也无法干预! 不朽至尊路,涅槃自在天。 万古沉沦劫,独开一朵莲。 这是一首流传已久的道偈,几乎无人知晓其来历。 但他知道。 这首道偈,是太古最初时,他的师尊方寸山之主所留。 至今他还记得很清楚,师尊为了推演本源秩序力量所产生的异变,付出了无沉重的代价。 否则,以师尊的道行,断不会那般离开的…… 想到这,男子心涌起一阵怅然。 沉默许久,他深吸一口气,眸子涌出一抹坚定。 这无垠岁月以来,他坐镇黑暗世界,哪怕是那一场弥天对弈爆发时,他也不曾离开。 为的,是等待那“独开的一朵莲”! 这是师尊的夙愿。 “主。”一道沉浑若雷霆激荡般的声音忽然响起,一道足有丈许高的魁梧大汉凭空出现,浑身缭绕着恐怖的黑色雷霆,一呼一吸,宛如风雷在轰震。 “说。” 男子神色淡然,随意立着,便如同遗世独立。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灭穹已阻挡住天丛剑帝。” 魁梧大汉恭声道,“只是……大黄那边出了点风波。”说到最后,他神色怪异。 男子似早已猜测到什么,道:“又在胡闹?” 魁梧大汉点头,苦笑道:“大黄一路追着那天都佛帝,冲进了地藏界的地盘,一路嚷嚷着说好不容易出来走一趟,一定要将地藏界的秃驴都干死……” 男子怔了怔,罕见地笑起来:“看来,还是大黄最知我心,知道我最厌憎的是那帮秃驴。” 魁梧大汉担忧道:“主,听说地藏界那边,要派出帝祖人物去对付大黄,我担心……” 男子不以为然道:“打狗还得看主人,他们还敢杀了大黄不成?” 魁梧大汉道:“可是……他们都说主您都已被释天帝记恨,灰溜溜的躲藏起来了,不敢再在黑暗世界现身。” 男子沉默片刻,道:“他们说的不错,接下来的一年里,我的确不会再出现,去告诉大黄,若敢坏我大事,我便请将它宰了炖肉吃。” 炖肉吃…… 一想到这无数年来,被那条大黄狗吃掉的无数天材地宝,想到它那一身肥美诱人的腱子肉,魁梧大汉哈喇子差点流出来。 自打大黄出现在铜雀楼后,像他们这些铜雀楼的老家伙,可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狗肉了…… 原因很简单,谁吃狗肉,会被被发疯一样的大黄狠狠撕咬,偏偏这大黄战力还无变态,铜雀楼那些老人,可都有着被狗追咬的惨痛经历。 魁梧大汉不着痕迹地吞了吞口水,道:“主,我一定将您的话原原本本带到。” 说着,他摩拳擦掌般匆匆去了。 “这一年,我为你遮风挡雨,一年后,你若再得不到我的认可……” 男子目光凝视着黑暗世界, “那不配当我仲秋的小师弟。” …… 太古时。 有子仲秋,天生傲骨,方寸山之主收其为徒,排名第二,赐道号“谦玉”。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只可惜,仲秋和君子完全沾不边,自修行至今,也根本不知谦逊为何物。 他太傲了,有人说他眼高于顶,有人说他目无余子,也有人说他不可一世,迟早要遭难…… 由于太过骄傲,方寸山之主破例,将其道号收回,笑着感慨:“仲秋之傲,恰如其心,道行越高,其心越傲,无可更改,亦无须更改……” 从那以后,在同门,他是方寸山最傲之人。 在世人眼,古往今来的大人物,从不曾有能够和黑暗世界铜雀楼之主更傲之人。 总之,不出意外,一个傲字,将贯穿仲秋一生。 …… 黑暗世界有三十三域,寒空域只是其之一。 在镇压巴岐大帝后,林寻离开了寒空域,一路奔波,在半个月后来到了“清丰域”。 一片煞雾弥漫的峡谷。 林寻盘膝打坐,在他四周,道纹禁阵运转,隔绝煞雾的侵蚀。 半个月的时间,炼化了巨量的各种神药和天材地宝后,他那遭受禁逝神通反噬的道行,早已修复过来,一头如雪白发重新变得乌黑,浑身下的气机也恢复至巅峰状态。 叶子在剑匣闭关,勿缺也回到了无谛灵弓,断刃之灵也同样如此。 三个器灵,在和巴岐大帝的那一场战斗,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同样,也损耗严重。 原本他们的元气还未彻底恢复,经历这一战后,等于是又将他们打回了原形。 短时间内,也注定不可能再帮到林寻了。 但林寻并不担心。 若不是这次的对手是巴岐大帝,而是换做其他的帝境八重存在,林寻断不可能如此拼命。 而像这样拼命的战斗,以后注定很难再发生了。 呼~ 许久,林寻从打坐醒来,感受着周身澎湃的力量,以及那沸腾轰鸣的气机,不禁长吐了口气。 终于彻底恢复了! 没有再迟疑,林寻将大道无终塔拿出,心念一动。 砰! 被彻底禁锢的巴岐大帝滚落在地,他奄奄一息,浑身气机衰竭,从昏厥醒了过来。 当视野恢复清醒,看着立在身前的林寻,他不禁沙哑出声:“小东西,终于忍不住,要动手逼问当年的真相了?” “逼问?” 林寻摇头,“不会的,我也从不会相信你这种人口说出的话。” 说着,他指尖挥动,一缕缕缥缈空灵的青色光影,光雨朦胧,煞是瑰丽。 巴岐瞳孔收缩,心莫名一慌:“你若是要对本座搜魂,那是痴心妄想,别忘了,我是帝境八重,一个念头,便能碾碎你的一切神魂力量!” 林寻不言,置若罔闻,唯独指尖轻轻一点,按在巴岐的眉心。 若巴岐的神魂意志还在,当然可以一念之间杀了林寻。 可惜,断刃之灵早已将他的神魂斩碎,一身的道行都被摧毁,只剩下一股残魂存在,还都被牢牢禁锢。 在林寻的眼,巴岐早已不是手腕通天的帝境八重存在,而是一只待宰羊羔。 “小杂碎,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帝境之意志,岂是你这般不入流的东西能够撼动?” 巴岐目眦欲裂,他心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再忍不住嘶声咆哮起来。 可很快,他脸色大变:“这是什么力量?为何竟能够潜入本座心境之……” “不——!” 声音透着惊怒,可还没说完,巴岐脑袋一歪,陷入一种异的昏睡状态。 宛如被催眠。 林寻收起按在巴岐眉心的指尖,这是若素师姐的“大元始心经”记载的一门神妙秘法,名叫“大梦一秋”。 能够令对手陷入毫无意识的昏睡,从而失去一切抵抗力量。 嗡! 林寻深吸一口气,双手结出一道异的手印,一股无形的力量也随之涌现,钻入巴岐体内。 顿时,在林寻双手凝结的手印前,浮现出无数支离破碎的景象,宛如走马观花般映现。 这又是一种秘法,名唤“元始心印”,能够将对方神魂、心境的一切记忆和经历唤醒,化作一幕幕画面映现出来。 此刻浮现在林寻面前的那一幕幕景象,是巴岐记忆的画面。 帝境八重的存在,早已在世间活了不知多少年,历经了多少世事,记忆无疑堪称庞大之极。 足足一炷香后,林寻才找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些“真相”! 他终于知道,当年巴岐是奉命前来,为的是毁掉帝关长城。 十方道战的主战场,在那有着“万古第一天堑,帝境止步之地”称号的古荒域帝关长城…… 毁掉帝关长城,能掌控古荒域,而古荒域则有着“万道起源之地”的称号。 他也知道了,他所熟知的“下界”,则是在十方道战被打碎的古荒域的一股本源力量所化…… 直至看到巴岐带着云庆白潜入下界,来到紫曜帝国时的画面时,林寻双手悄然握紧,一向坚韧的心脏都莫名地带一丝紧张。 当年林家血案的真相,他早已推测出七七八八,可毕竟只是推测,而没有亲眼见到过那些血腥的景象。 而现在,当年曾发生的一幕幕,将从巴岐的记忆重现,被自己一一看在眼底! —— 开了一天车,第二更稍晚~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