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9章 当年真相 造化之剑 - 天骄战纪

第2099章 当年真相 造化之剑

走马观花般的一幕幕画面,开始像流水般在林寻眼前出现…… 紫曜帝国。 紫禁城,林家洗心峰上空,漆黑如墨,无形的禁忌秩序力量覆盖,令天地间充满压抑。 巴岐指着远处洗心峰,声音冷酷:“你天生剑骨,但还不够强大,那里有个婴孩刚出生不久,天生一种强大到无法想象的本源灵脉,你去将它夺来。” 身边,还是少年模样的云庆白衣冠胜雪,神色孤峭。 只是当听到巴岐的话,他人生第一次选择了拒绝: “不!” 他想起年幼时,发生在自己家的血腥经历,想起就因为自己身怀剑骨,就令父母遭难,躺倒在血泊中的一幕幕。 他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在自己手中! 啪! 一记无情的耳光抽在云庆白脸上,巴岐面无表情道:“你不去,我便剥夺了你的剑骨,赠予那婴儿,将其视作传人,而你……必死!” 云庆白浑身哆嗦,他沉默了许久,而后抬起脚,艰难地走向远处林家洗心峰。 一袭白衣,在夜色中也变得暗淡。 漆黑的夜色中,禁忌秩序力量翻滚,一道至高般威严的意志力量扫视而来。 与此同时,巴岐听到一道命令: “动手!” 那是无名帝尊的声音,巴岐脸色一变,一咬牙,还是跟在云庆白之后,走向林家洗心峰。 …… 洗心峰上,灯火如龙,热闹喧嚣。 可当云庆白出现,那热闹的气氛则被打破,战斗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画面一变。 趁着洗心峰上发生的混乱,巴岐无声无息地走进了一座烛火通明的房间。 房间中,张灯结彩,添置着许多孩童玩具,充满温馨,在那床榻上,一个婴儿静静躺在襁褓中。 巴岐上前,眸子中泛着不可抑制的炽热,将早已准备好的一柄纤细剔透的骨刀举起…… 片刻后,婴孩发出撕裂裂肺的哭声,在他瘦弱稚嫩的胸膛上,被破开一条细长的伤口,正有殷红的血水汩汩流淌而出。 巴岐收起了那一截沾满血腥的莹白灵脉,小心秘藏在了一个青铜盒子内。 “乖,本座只要你的天赋,你的命是属于无名帝尊的,唔,你还小,不知道无名帝尊……” 巴岐弯腰正准备将婴孩抱起,可就在此时,异变陡升—— 砰! 房门爆碎,一道高瘦身影冲进来,当看到房间中发生的那血腥残忍的一幕时。 他目眦欲裂,暴怒出手。 这人,是鹿先生! 画面到这里骤然破碎消散。 林寻双拳早已攥紧,指甲钻进掌心,指节根根发白。 他呼吸急促,眼瞳充血,脸色铁青无比。 这些画面,皆是巴岐的记忆,显得零碎不全,可也足够让林寻看到发生在林家的血案是如何上演的! …… 当画面再次出现时,林家洗心峰上,已被一片汹汹火海覆盖。 巴岐凭虚而立,左手牢牢攥住云庆白。 云庆白则在嘶声怒吼:“为什么,不是仅仅夺取本源灵脉吗,为何要杀人!?” “幼稚!” 巴岐目光望着天穹,那黑暗深处,禁忌秩序力量剧烈翻滚,一对男女正在其中激烈征伐。 严格来说,是那名女子在战斗,一袭青裙,乌发飘扬,浑身散发着恐怖无边的威能。 “看到了吗,若不是那位帝尊大人的意志力量,你以为……这地方是随便谁都能来的?” 巴岐声音依旧冷酷,却已带上不可抑制的忌惮和恐惧。 可云庆白早已听不出来,他如同失去理智,不断嘶声大叫:“为什么,为什么……” “鹿老,带着我那孩儿快走!” 天穹黑暗深处,响起那女子焦急无比的声音,“一定……一定要让他好好活下去!” “小姐——!” 身影高大瘦削的鹿伯崖,须发怒张,发出如若野兽般的嘶吼,充满了愤怒和疯狂。 “快走!” 那女子的身影前,忽然浮现一柄道剑,轻轻一挥。 那被禁忌秩序力量覆盖的天地,被硬生生斩开一条通往外界的巨大裂缝。 轰! 画面又一次破碎。 林寻神色阴晴不定,脑海中兀自浮现着那一道和禁忌秩序力量战斗的女子身影。 一袭青裙,乌发飘扬,浑身弥散着无边恐怖的气息。 鹿先生称她为小姐。 而她,则挥剑斩天地,为鹿先生开辟一条逃出禁忌秩序力量笼罩的生路。 洛青珣! 这是自己的母亲! 林寻心中涌起无法言说的憋闷和压抑,仿佛溺水的人般感到一种扑面而至的窒息。 他急促喘息。 当年的真相,竟原来是这样的! …… 从巴岐记忆中提取的画面又一次浮现时,已经不再是林家洗心峰的场景。 而是一片黑暗的虚空中。 “本座从鹿伯崖手中救了你一命,以后,你这条命就是本座的了。” 黑暗中响起一道淡漠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 这是上一任无名帝尊的声音。 巴岐毫不犹豫答应:“愿为帝尊大人出生入死!” “记住那鹿伯崖,记住他救走的婴儿,以后无论是多少年,只要这婴儿出现,便将其视为异端,全力抹除!” 上一任无名帝尊的声音响起。 “是!” 巴岐答应,旋即深吸一口气,问道,“帝尊大人,那女子……” “不该知道的事情,再敢多问,小心性命不保。” 巴岐浑身一颤,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你可听说过造化之剑?” 上一任无名帝尊忽然问。 巴岐一怔,脱口而出道:“帝尊大人所问的,是否是那女子手中所掌控的那口道剑?” 上一任无名帝尊的声音带着失望:“看来,你也不知道,本座还真是被气糊涂了,怎会向你这种蝼蚁发问。” 巴岐神色阴晴不定,被上一任无名帝尊视作蝼蚁,他却根本就不敢升起一丝不满。 画面不断变幻…… 巴岐带着云庆白,返回古荒域,出现在了通天剑宗。 看到这里,林寻心中也不禁浮起疑惑,母亲她……在林家血案发生的那一夜中,究竟是生是死? 林寻沉默了很久。 之前所见的一幕幕,让他彻底明白了。 林家血案发生的那一晚上,云庆白的出现,吸引了林家强者的注意,巴岐趁机潜入,夺取了自己身上的本源灵脉…… 而巴岐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做到这一步,是因为禁忌秩序力量的出现,将自己的父母给引走! 鹿先生前来营救时,已经晚了一步,仅仅只救下了被夺走本源灵脉的自己…… 许久,林寻神色变得复杂,带着一丝感伤,“当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为何鹿先生从不跟我说,他是在担心什么吗?” “嗯?” 忽然,林寻注意到那巴岐的记忆画面一变,浮现出一座充满神圣气息的道场。 “掌教,你可曾听说过造化之剑?”巴岐伫足道场中,在向掌教玉昆子询问。 玉昆子一怔:“造化之剑?” 巴岐道:“对,一把能够轻易破开禁忌秩序力量的神秘道剑。” 玉昆子露出惊诧之色:“此剑真的存在?我只听说,欲前往上古四大神墟中的造化之墟,必须找到一柄名唤造化之剑的宝物,只是这终究只是传说。” “而自古至今,也无人见到‘造化之剑’,你……为何会说此剑能够破开禁忌秩序力量?难道你已经见过此剑了?” 巴岐露出失望之色,道:“没什么,我只知道,无名帝尊很在乎这把剑。而此剑……掌控在一个不知生死的女子手中。” 话音落下,他转身而去。 画面就此消失。 林寻则怔住,他也想起之前见到的一幕,母亲洛青珣挥剑,为鹿先生破开一条生路。 她手中那把剑,显然就是造化之剑了! 能够轻易破开禁忌秩序力量,此剑当然非同寻常可比,而按照神照古宗掌教玉昆子的说法,此剑还是一把通往造化之墟的钥匙! 林寻曾已进入过归墟,也闯过昆仑墟,自然无比清楚,四大神墟的存在,是何等之神秘和超凡。 而在四大神墟中,最神秘的无疑就是造化之墟和众妙之墟了! “难道,母亲曾打算前往造化之墟?否则,为何造化之剑会落入她手中?” “如此推测,若母亲还活着,为了躲避无名帝尊的追杀,会否早已带着造化之剑,前往造化之墟了?” 一时间,林寻心中浮现出种种揣测,虽最终也无法做出明确的判断,可在他心中,还是牢牢记住了那一柄“造化之剑”! 再看下去,巴岐记忆中浮现出的画面,已经没有任何和当年林家血案有关的事情。 不过,当看到巴岐前来寒空域时,在宗门中和玉昆子等人交谈的一幕时,倒是引起了林寻注意。 一年之后,沉沦之劫降临,既是一场浩劫,又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无上造化! 这一场造化,和一首道偈有关。 不朽至尊路,涅槃自在天。 万古沉沦劫,独开一朵莲! “原来不止是黄侯域主,连神照古宗也都盯上了这‘涅槃自在天’……” 与此同时,林寻也终于知道了,那新来的无名帝尊,被称作“释天帝”!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