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1章 视人如畜 - 天骄战纪

第2101章 视人如畜

西洛城。 东箜域六大域主之一“真绝域主”所掌控的众多城池之一。 城中一座酒楼,临窗位置。 一袭月白色衣衫,气息淡然若流云的林寻一个人自饮自酌,脑海中则在回忆引路铜鉴中的地图。 从寒空域离开至今,他已穿过五个域界疆域,行走了一个月余。 而对比前往“暗隐之地”的地图,大概已经行进了大半路程,不出意外,再过二十天左右,便可抵达。 一群人走进了酒楼,为首的是一名须发雪白,飘然如仙,仪态威严的老者。 身边,则是一群男女。 他们的到来,引起了酒楼不少食客的注意。 原因就在于,他们身上的气息,和常年厮混在黑暗世界的人很不一样,有一种雍容、骄傲的神韵,像初升之骄阳,毫不掩饰自身的璀璨。 而一般而言,在黑暗世界厮混多年的强者,一个个浑身都带着凶厉、暴戾、狠辣的味道,就如随时会拼命的饿狼,一举一动都带着剽悍气息。 这是一群刚抵达黑暗世界的角色,还没有被血腥和动荡的大染缸浸泡! 这个判断,浮现在那些食客脑海中时,不少人眼神都变了。 林寻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甚至能够清楚判断出,那些食客心中正在涌动的惊喜、贪婪和杀机。 就如一群饿狼,盯上了突然爬来的一群肥羊。 但林寻同样看出,这些人敢动手,必死无疑。 因为那为首的老者,乃是一尊真正的帝境人物! 除此,跟随他身边的那些那女,不少都有着绝巅准帝境的力量,哪怕最弱的,也有准帝三重圆满境的修为! 就凭这一点,想不引起林寻注意都难。 须知,绝巅准帝本就极其罕见,可现在却出现了数位,并且明显还都是来自同一个势力,这就很不寻常了。 白发老者一行人落座,要了一些酒菜。 其中一名金丝玉带,华裳着身的绝美女子目光一扫四周,蹙眉道:“这里的味道,可真让人厌憎。” 一句话,引起不少人认同。 一个金袍青年笑着挥动一柄玉扇,道:“蓝灵师妹,这毕竟是黑暗世界,到处都是穷山恶水,刁民恶汉,哪里是我们鸿蒙世界能比得了的?” 言辞中,透着无比的骄傲和优越感。 附近食客停止了交谈,一个个眸光闪烁,但都并未吭声,只是心中如何作想,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被叫做蓝灵的女子点头道:“费朗师兄说的对,我也听说过,黑暗世界被视作‘万恶之地’,也只有那些被诸天世界容不下的穷凶恶极之辈,才会逃到这里避难。” 他们言谈无忌,并不掩饰,也似乎根本不怕被人听到,显得底气十足。 为首那须发雪白,飘然如仙的老者忽然笑起来:“到了这里,你们若感到不舒服,直接动手便可,风度和涵养,从不属于黑暗世界。” 一句话,让那些男女眼眸齐齐一亮。 砰! 酒店侍者走来,动作粗鲁地将一桌酒菜丢下,道:“总计九万道晶,谁来付钱?” 费朗、蓝灵等人都怔住。 那桌子上,拢共才两壶酒,和四碟特色风味,搁在外界,顶天也就数千道晶而已。 可在这里,却竟敢要价九万道晶! “你该不会是将我们当肥羊宰了吧?”费朗脸色一沉。 侍者冷笑道:“各位,这可是黑暗世界,物资匮乏,贫瘠无比,尤其是在这动荡之地开设酒楼,可要投入极大的成本,这里的酒菜价格,自然不可能是外界能比的。” 费朗等人将信将疑。 附近一名食客阴阳怪气出声:“你们是新来的吧,九万道晶真的是不贵,不信的话,问一问其他人?” “看你们一个个衣着不凡,还以为是了不得的存在,谁曾想……还斤斤计较九万道晶,笑死人了。” “消费不起,就赶紧走人。” 其他一些食客跟着起哄。 林寻冷眼旁观,他知道,试探已经开始了,若这些刚来的家伙若表现出任何一丝胆怯,就会被盯上。 可林寻同样更清楚,这种试探……真的很低端。 费朗、蓝灵等人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了,他们不是没有道晶,而是感觉被人宰了。 只是,他们也怀疑,九万道晶究竟是否真的是行情价,万一真搞错了,岂不是冤枉了这酒店侍者? 砰! 却见白发老者一抬手,不远处酒桌前,那第一个阴阳怪气出声的男子,直接被抹杀,躯体躺倒在地。 躯体虽完好,但他神魂已被抹除! 原本热闹的气氛,顿时被一股寂静压抑取代,在座一众食客皆不禁色变。 在他们的经验中,刚前来黑暗世界的新人,哪怕实力再强,在没有摸清楚情况的时候,也会表现得很隐忍。 谁曾想,那白发老者一言不发,就直接动手杀人! 酒店侍者意识到不妙,抬脚就要离开,只是下一刻,他身影一晃,也无声无息地栽倒,横尸地上,眼神扩张,写满惘然。 这一幕,令蓝灵、费朗等人也都怔住。 那出声讥讽的人或许该死,可这酒店侍者……似乎死得很不值啊。 也就在此时,白发老者淡然开口:“在黑暗世界,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也无须有任何顾忌。” 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坠入黑暗的恶徒,每个人皆有着不可饶恕的血腥罪行。” “不杀他们是仁慈,杀他们则是替天行道,为天下众生除害。” “归根到底,只要你们高兴,哪怕就是屠了这座城,也是为天下做善事,不必有任何顾虑。” 老者神态雍容,一番话虽平淡,流露出的却尽是不屑,那是发自骨子里的看不上。 费朗和蓝灵等人眼睛明亮,若有所思,仿似明白了。 而在座那些食客则一个个神色变幻,如坐针毡,他们忽然发现,这极可能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猛虎。 数个食客已忍不住起身,要离开这里。 唰! 蓦地,费朗霍然起身,拔刀斩出,绚烂的刀气掠起,轻轻一闪,将那数个食客的头颅斩落。 最精妙的是,刀气虽凌厉霸道,但并未伤及这酒楼的分毫,否则的话,转瞬间这座酒楼便会被这一刀给毁掉。 哗啦~ 鲜血喷洒,一具具无头尸体坠地。 费朗收刀入鞘,神色间带着一丝亢奋,道:“师伯,我忽然发现,这黑暗世界真是一个磨炼武道的好地方。” “在外界,想要战斗和厮杀,可有着太多条条框框的束缚,需要顾虑极多,可在这里,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展开杀伐!” 蓝灵等人都怔了怔,看着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费朗,心中某种枷锁仿似被打破了。 白发老者含笑赞许道:“你做的不错,唯有历经鲜血和生死之锤炼,才是最佳的磨刀石。在外界有很多古老道统的传人,皆会选择前来黑暗世界历练,为的就是以杀戮锤炼己身,这种人,又被视作‘试练者’。” “这么说,我也可以对他们动手?” 蓝灵跃跃欲试。 白发老者大笑:“当然,你可以把他们视作草芥、猪狗、牲畜……总之,不要把他们当做和自己一样的人就行了。” 一直冷眼旁观的林寻挑了挑眉,这句话,可等于将他也骂进去了。 尤其是,白发老者的观点,俨然将黑暗世界视作屠宰场般的地方,根本不把这里的人当人看。 令林寻颇有些排斥。 他进入黑暗世界已将近半年时间,可从不曾视人如牲畜,心中只坚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理念。 也从无滥杀无辜之举。 哪怕他也清楚,黑暗世界中,几乎见不到好人,可这也不是谁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滥杀一通的理由。 当然,这只是理念上的冲突,林寻还不会为此而动怒。 “前辈饶命,我等有眼无珠,还望您饶了我等贱命!” 那些食客皆被吓到,噗通噗通跪倒了一地,进行哀求。 “像你们这些杂碎,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蓝灵深吸一口气,玉手一翻,一片火红的霞光席卷而出。 转瞬间,就有数人被烧死,化作灰烬飘洒。 也有一些人暴起,要夺门而出,逃之夭夭,可却被费朗等人一起联手,杀了个一干二净。 血腥浓郁,他们每个人眼神中,都带着一丝亢奋。 有人已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一直不曾有所动作的林寻,眼神中有杀机涌动。 事实上,眼下的酒楼中,除了费朗等人之外,也仅仅只剩下了林寻这样一个食客。 “且慢!” 蓦地,白发老者开口,制止费朗等人继续动作。 他将目光看向林寻,露出思忖之色,道:“你为何既不求饶,也不逃跑?” 费朗、蓝灵等人也都目光看向林寻,只是他们眼神中,更多的跃跃欲试,认为林寻虽看起来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可也是可以毫无顾忌宰杀的对象。 林寻没有理会,将一壶酒饮尽,这才长身而起,背负着青铜剑匣,朝酒楼外行去。 自始至终,没有看其他人一眼。 可在白发老者他们眼中,林寻这样的做派,就是四个字: 目中无人! —— ps:第一更送上,今晚会补更!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