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8章 一人一狗一扁舟 - 天骄战纪

第2108章 一人一狗一扁舟

“此子简直罪该千刀万剐!”渡溟老僧气得浑身直哆嗦。请(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说! 他是帝境九重修为,心境何等坚韧和强大,可现在却感到心烦意乱,烦闷得想要咳血。 距离妙莲盛会拉开帷幕,只剩下两天了。 可直至如今,非但没有擒下方寸山传人林寻,反倒被他一个人掀起一片腥风血雨,闹得云华域混乱而动荡。 这完全是在打他们地藏界的脸! 万星城,如今汇聚着诸天各大势力的强者,当他们得知这些事情时,又该如何看他们地藏界? “师叔祖,掌教和一众高层都已出动!” 有人前来禀报。 渡溟老僧一怔,神色阴晴不定,“为了擒杀一个小东西,却闹得我们宗门不得不出动这么多大人物……丢人啊!” 他发出长叹。 事实,正如渡溟老僧所预料,当得知林寻闹出的大动静后,无论是六大道庭、十大战族,还是其他一些太古帝族势力,在惊诧之余,都不禁幸灾乐祸。 地藏界,号称黑暗三巨头之一,威势之盛,令星空古道诸天世界都忌惮不已。 可如今在他们地藏界的地盘,却连一个方寸山传人都奈何不得,自然显得太丢人了。 “一系列事实都已证明,如今的林寻,哪怕是举世皆敌的处境,可他一个人所掌控的破坏力,已足够让诸天任何古老道统头疼!” 有人感慨。 “此子成长太迅速了,古仙禁区之行落幕至今,才短短不到一年时间而已,他已拥有翻云覆雨,逆天杀帝之力,何其可怕?” 有人唏嘘。 “此子若不死,必成心腹大患!” “放心,在这星空古道,只要有释天帝在,林寻此子注定蹦跶不了太久。” “唉,让人担心的是,此子万一证道为帝……到那时,这诸天下谁又能够奈何他?” …… 在黑暗世界都为林寻的“壮举”而震惊,议论纷纷时,地藏界掌教以及一众高层大人物一起出动,来到了云华域。 阵容之强盛,俨然如同将地藏界最核心的力量倾巢而出! 只可惜,当他们出动时,林寻早已离开了云华域。 这让地藏界下,皆倍感郁闷,一个林寻,搅乱风云,闹得他们灰头土脸之后,又不见了踪迹,这自然令人抓狂。 不管如何,在这动荡、混乱、吵杂的氛围,被天下所瞩目的“妙莲盛会”如期拉开帷幕。 据说,主持盛会的地藏界太长老渡溟老僧,脸色一直都很阴沉,自始至终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据说,来自诸天不同地方的古老道统势力,大多都谈到了该如何去通缉和擒杀方寸山传人林寻的事情。 可最终,也没商讨出一个明确而有效的办法。 原因很简单,拥有杀帝之力的林寻,已早不是软柿子可捏,想要对付他,一般的帝境人物都已根本不行! 最棘手的是,他行踪飘忽不定,擅长潜行匿踪,易容伪装,哪怕是去追杀都找不到太多的线索…… 据说,在妙莲盛会,来自诸天各界的大势力之间进行了一场密谈,最终推测出了一些和“不朽至尊路”有关的秘辛! …… 这一切都和林寻无关。 大闹云华域后,他便径直离开,循着引路铜鉴的地图,沿着既定的路线,朝着“暗隐之地”赶去。 半个月后。 西横域边陲,有着一片血色汹涌的汪洋,名唤“无定血海”。 林寻伫足海畔之侧的一座孤峭山峰之巅,望着那宛如一望无垠的血色海面,不禁皱了皱眉。 引路铜鉴内所藏的地图,到了这里结束了。 可很显然,这里并不是“暗隐之地”。 “暗隐之地,被称作是雾隐斋的始源祖地,自古至今,若无路引,无人知道此地藏在哪里……” 林寻陷入思忖。 西横域,是黑暗世界三十三域之一,由黑暗三巨头之一的铜雀楼所掌控。 眼前这一片“无定血海”,被当地人称作是一片“死亡绝地”,自古至今,但凡进入此海的强者,几乎是有去无回,有死无生! 传闻,无定血海深处,蛰伏着极其恐怖可怕的“太古凶魂”,据说乃是帝境人物陨落后的怨气所化的一种怪物,历经无数岁月的蜕变,那些太古凶魂,一个个皆变得恐怖之极。 当然,这是传闻,可由此也可以看出,无定血海必是一片大凶之地。 而此时,林寻唯一拿捏不准的是,雾隐斋的“暗隐之地”,会否藏在这无定血海? 海面波澜汹涌,荡起一层层血色浪潮,天穹都被染成如血般的颜色,显得诡异渗人。 凛冽的海风吹来,夹杂着一缕缕凶煞之气。 嗯? 林寻忽然注意到,在那海面,有着一叶扁舟乘风破浪而来,扁舟,立着一道模样落魄,腰挂酒壶,头发蓬乱的男子。 他醉眼迷离,酒槽鼻子通红,怀抱着一柄木剑,懒洋洋立在那,双眸眯着,犹如睡着了似的。 林寻瞳孔一缩。 这看似身影落魄,宛如酒鬼般的男子,脚踏一叶扁舟,泛海而来,看似毫无什么慑人的威势可言,却给他一种致命般的危险气息! 仅仅只是看着对方,林寻肌体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心生寒意,无可置疑,这必是一个恐怖之极的存在! 可还不等林寻反应,一条大黄狗猛地从那落魄男子身边窜出。 它一对狗腿立着,狗头高昂,一对铜铃似的狗眼,带着无的骄傲之色朝林寻看来。 “嗷呜!” 大黄狗发出大叫,不像狗吠,反倒像是狼嚎似的。 林寻一呆,一条土狗而已,可给他的感觉,却显得那般骄傲、自负和不可一世,神态之间,大有“天地下,本狗独尊”的架势。 “小子,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 大黄狗发出声音,一张狗脸写着不耐。 林寻目光看向那宛如酒鬼般的男子,却见后者拎着酒葫芦,咕噜咕噜畅饮了一番,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后,才笑眯眯说道:“很怪?” 林寻点头。 这一幕的确太古怪和反常了,凶险莫测的无定血海,却出现一人一狗,泛舟而来,让人想不怪都难。 酒鬼男子道:“你来此,是为了前往暗隐之地?” 林寻心一震,道:“你们……是雾隐斋的人?” “算是。” 酒鬼男子将酒葫芦重新挂到腰畔,抬手擦了擦唇边的酒渍,道,“快来,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林寻皱眉,有些犹豫。 嗖! 猛地,大黄狗出现在他身前,眼神幽幽道:“小子,你可知道本座为了你,差点杀进地藏界老巢?当然,你还太年轻,根本不懂这些,也不需要懂这些,只要明白,你能够一路安然无恙地抵达这里,本座……” 它伸出一只狗爪,指着自己,一字一顿道:“功不可没。” 声音透着无的自负,那是一种俯瞰的姿态。 林寻唇角抽搐,这条土狗太嚣张了,无论动作,还是言辞,乃至于它身散发出的气息,皆可以用不可一世,骄横跋扈来形容,让人恨不得将它宰了吃。 “走了。” 不等林寻反应,大黄狗探出狗爪,拎着林寻冲了那一叶扁舟。 林寻惊出一身冷汗。 被一条狗偷袭,他竟都完全来不及反应和抵抗! 一时间,他看向这条大黄狗的目光都变了。 那酒鬼男子哈哈大笑:“小子,在这黑暗世界,所有帝境人物都有一个秘而不宣的认知,你可知道是什么?” 说着,也不见他动作,脚下扁舟乘风破浪般,朝无定血海深处掠去,速度如奔雷闪电,快得不可思议。 林寻此刻已稍稍恢复冷静,他已察觉到,这一人一狗虽强大得无法揣测,可似乎对他并无恶意。 “什么?”林寻随口问。 酒鬼男子笑眯眯道:“宁得罪阎王,不得罪大黄。” 大黄? 林寻目光看向蹲坐在船头,高傲地挺着脑袋的那条土狗,心一阵狐疑,这条狗真能让黑暗世界的帝境人物如此忌惮? “本座生平最恨你这种怀疑的目光。” 大黄狗扭头,瞪了林寻一眼,“若你不是……算了,本座懒得跟你一个小娃娃计较,换做其他帝境人物,冲这种怀疑的目光,早被本座干死不知多少次了。” 林寻唇角抽搐,他还从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大黄狗,活生生的狗眼看人低,不,它已经嚣张到连帝境都不放在眼! 林寻决定不再理会这条让人恨不得暴揍一顿的大黄狗,将目光看向身边的酒鬼男子,抱拳问道: “敢问前辈是?” “不敢称前辈。”酒鬼男子摆手道,“小友叫我……嗯……酒鬼便可。” 酒鬼? 林寻心头愈发狐疑,这样一个让自己第一眼感到极度危险,看不透深浅的男子,可不是一个酒鬼那般简单。 “它呢?” 林寻忍不住看向那大黄狗,如此不可一世的一条狗,总该不会有一个很土的称呼。 大黄狗头颅高抬,刚要开口,见那酒鬼男子已抢先道: “叫大黄!” 顿时,大黄狗一张狗脸都拉下来,黑如锅底。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