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9章 二师兄的笑 - 天骄战纪

第2109章 二师兄的笑

大黄嗷呜一声,露出锋利雪白的牙齿,猛地窜去,狠狠咬在了酒鬼男子的大腿。请(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说! 后者倒吸一口凉气,却不敢乱动,龇牙咧嘴对林寻道:“现在你知道大黄的厉害了?” 他疼得额头直冒冷汗,看得林寻都感到肉疼,这大黄狗明显是狗的异类,很嚣张,也很凶残! 一叶扁舟,载着他们两人一狗,很快消失在无定血海深处。 海畔。 天丛剑帝和天都佛帝的身影凭空浮现。 望着那汪洋深处,两者神色间皆浮现一抹阴霾。 “那条狗东西简直欺人太甚!” 天都佛帝咬牙切齿,内心充满火气,之前那一段时间,他被大黄追杀得狼狈不堪,身到处都是被撕咬的伤痕。 直至逃到地藏界老巢,才勉强将大黄甩脱。 “那方寸山余孽被铜雀楼带走了,你说,铜雀楼主是否真的是打算要和释天帝对抗?” 天丛剑帝问道。 天都佛帝冷冷道:“对抗?我实在看不出,铜雀楼主有什么底气去和释天帝对抗,他若真丧心病狂到敢这么做,铜雀楼必将从黑暗三巨头除名!” 天丛剑帝沉默片刻,道:“且不说这些,我听说,雾隐斋的始源祖地,在这无定血海深处,灭穹和那条狗带此子前往,又是要做什么?” 极少有人知道,雾隐斋便是铜雀楼最核心的力量,其势力遍布整个星空古道之! “我只知道,早在太古时期,铜雀楼主是在雾隐斋始源祖地证道,一举踏了绝巅帝路。” 天都佛帝沉声开口。 天丛剑帝皱眉道:“你怀疑铜雀楼主是想给此子一个证道为帝的机会?” “谁知道呢,世人只知道铜雀楼主为古来至今最傲之人,可依我看来,他的城府之深,同样也无人可及!” 天都佛帝道,“这无数年来,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将雾隐斋的力量,渗透到星空古道诸天每一个世界的。” “更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想图谋什么!” “可如今,我隐约有些明白了。” 说到这,天都佛帝眸子泛起一抹异色,“道友是否还记得,当初那一场弥天对弈,林寻此子看似只是一颗无关紧要的棋子,可在斗战帝击败一任无名帝尊的过程,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天丛剑帝似明白过来,吃惊道:“你是说,铜雀楼主也想视此子为棋,效仿斗战帝之举,去和释天帝一较高低?” 这若是真,想一想都令人心颤! 天都佛帝深吸一口气,道:“究竟是否如此,等释天帝从归墟返回时,或许能揭开答案。” “释天帝可不是一任无名帝尊,铜雀楼主若真敢这么做,那绝对是自取灭亡!” 天丛剑帝斩钉截铁道。 两人又交谈了片刻,便转身而去。 无定血海,是雾隐斋的核心重地,根本不是他们敢擅自去闯的。 …… 也在当天,天丛剑帝和天都佛帝一起向外界传出消息,被天下所通缉的方寸山传人林寻,得到了黑暗三巨头之一铜雀楼的庇佑! 一下子,黑暗世界轰动,这消息简直是石破天惊,一下子将铜雀楼推到了风口浪尖。 “铜雀楼疯了吗?不怕被诸天下视作敌人?” 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那方寸山林寻可是释天帝亲自下命令要通缉之人,可铜雀楼却竟敢给予庇护,这分明是在和释天帝作对。 “前一段时间,释天帝驾临黑暗世界,唯独铜雀楼主拒绝拜见,早已得罪了释天帝,如今他麾下的铜雀楼还敢庇护林寻,这的确已表明,铜雀楼主怕是真打算要和释天帝决裂啊。” “铜雀楼主究竟为何要这么做?他这等人物,哪可能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这其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无数人在议论和揣测,被惊到了。 铜雀楼为黑暗三巨头之一,势力庞大,底蕴古老雄厚。 和神照古宗、地藏界不一样,铜雀楼做事,一向秉持公道二字,在世人心有着极高的美誉和口碑。 谁也没想到,在这等节骨眼,铜雀楼会给予方寸山传人林寻庇护,这种做法,简直和自取灭亡没什么区别。 正在召开的妙莲盛会,来自诸天下的各大古老道统势力,也被这一则消息震惊,为此议论不已。 “天欲其亡,必使其狂,铜雀楼主太傲了,他若想以林寻此子为棋,效仿斗战帝之举,那可大错特错了。” “等着,铜雀楼已距离覆亡不远!” 对那些古老大势力的大人物而言,皆做出了类似的推断,没有人认为,铜雀楼主有任何可以去和释天帝对抗的底蕴。 而当释天帝返回之日,注定是铜雀楼覆亡之时! …… “在第三次沉沦之劫来临之前,他释天帝断不可能从归墟脱身!” 那一片秘境世界,铜雀楼主眸子尽是淡然。 外界的反应早已被他一一了解到,但他根本不在意。 世人皆说他疯了,那些大势力则说他是自取灭亡,可唯独他自己清楚,他这是在做什么。 “你为何如此确定?”坐在对面的曦,声音清冷道。 铜雀楼主仪态随意,声音也很随意,漫不经心道:“因为,我便是在归墟长大的,我释天帝更清楚,像他这种人一旦进入其,会遭遇到什么事情。” 说到这,铜雀楼主似想起什么,道:“很久以前,也曾有一个来自星空彼岸的家伙进入归墟,那人自称洛通天,无论是底蕴,还是气魄,皆堪称是恐怖无边……” 他并不知道,当聊起洛通天时,坐在对面的曦心泛起一层波澜! 洛通天! 当然便是通天秘境之主,林寻之母洛青珣这一脉的一位先祖! 曦可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听这位方寸山第二传人提起这个名字。 “那时候,我刚拜入师门,还是一个少年,可那洛通天已是一个令我师尊都另眼相看的无人物,那时候的他……应该早已突破了祖境范畴,踏了一条更为至高的道途。” 说到这,铜雀楼主目光凝视着曦,道,“但你可知道,他在进入归墟之后,遭遇了什么?” 曦淡然道:“你觉得我会很好?” 铜雀楼主微微一笑,显得无自负,道:“你不妨猜一猜便是。” 曦眸子泛起一丝古怪:“若猜了呢?” 铜雀楼主又笑起来,道:“若是猜,我便回答你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曦毫不犹豫道:“被方寸山之主惊退的。” 铜雀楼主:“……” 他沉默了,神色怔然,原本无自负的他,罕见地露出一丝难以置信之色。 这种模样,让曦心涌起一丝说不出的舒畅,眼前这男子傲到了骨子里,傲到了目无人的地步。 可现在,终于吃瘪了! 这感觉,真的很让人心情愉悦。 “我明白了,你已经早已知道此事。” 半响,铜雀楼主感慨了一声。 曦直接道:“现在该你回答我了,林寻是你师弟,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铜雀楼主似并不意外,想了想,说道:“方寸山被毁了,无论是我那大师兄,还是其他师弟师妹,或许可以独当一面,但所求索的道途,早在他们拜入师门时,已被我师尊推测出来。” “包括我仲秋,也如此。” “可小师弟不一样,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他的道途从一开始和我们这些方寸山传人不一样,也充满了变数。” “太古最初时,师尊曾为了推演这天道的本源秩序力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终不得不离开。” “在离开时,师尊曾留下一首道偈,这首道偈你也清楚的,和不朽至尊路有关。” “这无数岁月以来,我坐镇黑暗世界,为的是等待师尊所说的那‘独开的一朵莲’。” 听到这,曦忍不住道:“你是说,林寻是这一朵莲?” 铜雀楼主摇头:“不好说,不朽至尊路不曾出现,我也不敢肯定,别忘了,我师尊为了推演此事,也付出了极大代价,可最终也不过只留下了一首道偈罢了。” 顿了顿,他认真道:“但我会试一试,看一看。” 眼神,带着一丝坚定。 “若最后证明,他不是呢?”曦问道。 铜雀楼主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到时候再说。” 曦不再多问。 她已看出,无数岁月以来,骄傲自负如这位方寸山第二传人,心也是有一个心结的。 是那会否在不朽至尊路,独开的一朵莲! 曦不开口,铜雀楼主却主动说道:“你不想知道,释天帝为何会匆匆前往归墟?” 曦随口道:“你想说的话,自然说了,若不想说,凭你的一身傲骨,满腔傲气,谁又能逼你说出?” “那我不说了。”铜雀楼主不假思索道。 曦一怔,明显有些措手不及,皱眉道:“玩这种小孩子才玩的小把戏,有意思?” “我是想看一看,你会否也会有猜不到的时候。” 铜雀楼主严肃开口,可说着说着他忍不住笑起来。 曦这才明白过来,铜雀楼主是在报复自己刚才让他吃瘪的事情。 “幼稚。”她唇轻吐两个字。 铜雀楼主笑得愈发欢畅了,笑得前俯后仰,笑得仪态全无。 已经有很久很久,他再不曾这般大笑过了。 —— ps:二师兄是不是骄傲得很可爱?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