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0章 暗隐之地大揭秘 - 天骄战纪

第2110章 暗隐之地大揭秘

半响,铜雀楼主终于止住笑容,道:“这些年,我已经很少跟人开玩笑了,这世上值得我开玩笑的,本就没几个。” 声音中有骄傲,也有一丝怅然,高处不胜寒,能与之共语者,寥寥无几! 曦只看着他,眼神清冷,就是不说话。 铜雀楼主最终还是决定退让一步,道:“答案很简单,我让手下传出消息,告诉释天帝,洛通天曾前往归墟,然后他就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曦一怔:“为何?” 铜雀楼主随口道:“释天帝和上一任无名帝尊一样,来自星空彼岸,他此来星空古道,一是重新掌控禁忌秩序力量,二则是要寻找一个名唤‘通天秘境’的宝物。而这通天秘境,便和洛通天有关。” 曦清眸不易察觉地眯了眯,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铜雀楼主道:“上古时,曾有一个号称‘无冕之帝’的家伙,以名列‘诸天第九’的无生杀阵,在众帝道战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他也是唯一一个不曾踏足帝境,以准帝修为便杀帝的绝世狠人,世人称其为鹿阵帝。” “可没有人知道,鹿阵帝同样也来自星空彼岸。” 铜雀楼主说到这,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似等着曦主动开口再问询他。 却见曦神色淡然,不问反答道:“他叫鹿伯崖,当然最清楚通天秘境和洛通天的事情,严格来说,你那小师弟林寻,便是由他一手抚养长大。” 铜雀楼主:“……” 沉默的气氛,微微有些尴尬的味道。 半响,铜雀楼主才摇头道:“罢了,不谈这些,太也无趣。” 无趣? 曦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道:“应该是很扫兴吧。” 铜雀楼主:“……” 却见曦悠悠开口道:“不必感觉难堪,我只是恰好知道一些事情而已。” 铜雀楼主忽然感觉,这一场交谈真的没法再聊下去了…… …… 无定血海。 血色海水波澜起伏,茫茫若无垠。 一叶扁舟穿梭海面之上,行进了不知多久,蹲在船头的大黄猛地发出一声犹如狼嚎似的咆哮: “嗷呜~~!” 就见那血色海面上,风雷激荡,倏尔形成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 酒鬼男子驾驭扁舟,瞬间冲入其中。 当林寻视野清晰时,就见已来到了一片秘境世界中,天地浩瀚,祥云袅袅,有着一座座弥散着神辉瑞霞的山峰屹立在大地上。 山峰上,古老建筑鳞次栉比。 “林公子,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一道透着独特磁性的悦耳声音响起,缥缈如烟,就见虚空中浮现出一片光雨,勾勒出一道曼妙身影。 血伞、青裙,黑发飘曳,浑身散发着一股妖异般惊艳神韵。 正是青婴! 当年在林寻刚抵达鸿蒙大世界时,就曾在雾隐斋所控制的一个地下世界中,见过对方。 后来,青婴将那一块引路铜鉴赠予了林寻,并告诉林寻,以后若能够在暗隐之地相见,会告诉他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当时林寻并未放在心上,只道是寻常。 可直至如今一路前来暗隐之地,林寻这才发现,青婴的身份大不简单,而其背后的雾隐斋,更是神秘无边。 林寻扭头,却见和自己一起前来的酒鬼男子和大黄狗不知何时,早已消失得不见踪迹了。 “林公子不必担心,请随我来。” 青婴声音柔和,撑着血伞,转身朝前行去,一头如墨长发飘曳,哪怕距离极近,也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颜。 可她一举一动,却给人以惊心动魄般的妖异气息。 林寻想了想,就跟了上去。 这片秘境世界无比空旷,清幽静谧,一路上并未见到什么人,给林寻的感觉,就仿佛这天地间,就只剩下他和前边带路的青婴了。 直至来到一座山峰腰畔的一座殿宇中,请林寻入座后,青婴这才收起手中那殷红如胭脂般的血伞。 她一袭青裙,肌肤白皙耀眼,犹如羊脂美玉般莹润,一头柔顺黑发披散,露出一张绝美无比的瓜子脸。 她睫毛细密,一对眼瞳如清泉,大而深邃,五官精致靓绝,浑身都散发出一种极致的妖异之美。 就宛如一只祸国殃民的绝世妖孽似的,美得令人心颤。 林寻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青婴的真实容颜,也不禁有被惊艳到的感觉,这种美显得格外的独特。 “公子可知道,青婴已经等你很久了。” 青婴伸出白皙修长的玉手,拎着青色玉壶,为林寻斟满一杯茶,这才轻声道,“还好,公子来的并不算晚。” 茶香幽冽,缥缈如雾,透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眼前女子惊艳如画,声音悦耳若天籁。 大殿中,只他们两人,气氛也那般的静谧,令人不自觉就浑身轻松不少。 “等我做什么?”林寻道。 “为公子解惑释疑。”青婴唇角泛起一丝笑意,一对清澈的星眸中泛着智慧般的光泽。 林寻也不禁笑了,认真说道:“我心中的确有诸般疑惑。” 青婴清眸凝视林寻,说道:“谈正事之前,且容小女子自我介绍一下,我名青婴,雾隐斋少斋主,自幼便在此地长大,这些年来一直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去搜集和了解和公子有关的一切消息。” 林寻瞳孔一眯:“我?” “对。” 青婴点头,道,“包括公子想知道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 林寻洒然笑道:“那我可真得请教请教了。” 从抵达无定血海,直至遇到那酒鬼男子和大黄狗之后,再到抵达此地,他心中,真的有太多疑惑。 “这是哪里?”他直接问道。 青婴并不见怪,声音轻柔道:“雾隐斋始源祖地,也叫暗隐之地,而雾隐斋则是铜雀楼的核心力量,这世上极少人知道,这无数年来,雾隐斋的势力早已遍布整个星空古道之上。” 林寻豁然开朗之余,又不禁心惊,谁敢相信,身为黑暗三巨头之一的铜雀楼,竟早已将触手遍布星空诸天!? 林寻忍不住道:“你呢,为何要搜集和关注我的消息?” 青婴清眸泛着异彩:“心中应该已有所猜测吧?” “受人之托?” “对。” “谁?” “铜雀楼主。” “他?” 林寻心中一震,黑眸中泛起神芒,“难道他便是……” 青婴再次点头:“公子猜测不错,托付我这么做的,便是方寸山第二传人,名仲秋,也正是公子的师兄。” 林寻不禁感慨:“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了。” 铜雀楼主,被视作诸天上下最傲之人,前不久,曾拒绝拜见释天帝,闹得黑暗世界为之轰动。 当时林寻还无比钦佩,认为铜雀楼主气魄无双。 可如今想来,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方寸山第二传人,焉可能会向释天帝低头? 并且,此次他前来无定血海,所见到的那酒鬼男子和大黄狗,皆有着恐怖到无法想象的战力。 一个青婴,断不可能能使唤得了这两人充当“接引”的角色,而能够差遣这一人一狗做事的,也只有铜雀楼主了! 林寻想起三师姐若素的话,又是一阵感慨,三师姐说的并不错,当自己抵达黑暗世界后,根本不必寻找,二师兄就会知道自己抵达。 为何? 因为他是铜雀楼主,麾下的势力早已遍布诸天上下! 半响,林寻才问道:“为何当年第一次相见时,你不告诉我这些?” “当年公子以禹玄这个身份抵达鸿蒙世界,而我接到的命令,仅仅只是将那一块引路铜鉴交给公子,其他的事情,可不敢擅作主张。” 青婴说道,“后来,我才知道,当年公子前往鸿蒙世界,早就身负重任,要完成一些方寸山前辈所交代的任务,比如参加论道盛会,进入古仙禁区,争夺混沌重宝……在这等时候,铜雀楼主自不会再干涉。” 林寻这才明悟过来。 当年,李玄微师兄、朴真师兄、君桓师兄,皆曾一路相护,让自己能够顺利抵达鸿蒙世界,其实已经等于是在布局了。 为的就是能够在那一场弥天对弈中,让自己能够将混沌重宝夺在手,去帮大师兄击败上一任无名帝尊! 铜雀楼主是自己二师兄,必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 或许正因如此,才会仅仅只让青婴赠予自己一块引路铜鉴,而没有再谈起其他事情,以免破坏了李玄微师兄他们的谋划。 想通了这些,又一个疑惑浮上林寻心头,问道:“这么说,我现在就能见到……二师兄了?” 青婴摇头:“时机还不到,换而言之,公子还没有得到认可。” “认可?”林寻挑眉。 青婴说道:“铜雀楼主曾有一句话让我转告你,一年之后,涅槃自在天出现时,他想看一看公子你的表现。” 林寻颇有些意外,怔然道:“就因为没有得到他的认可,所以才不愿和我相见?” 和其他方寸山师兄师姐相比,自己这位二师兄……真的很傲啊! “不是不愿,而是时机不到。” 青婴似是怕林寻误会,认真说道,“我可以告诉公子的是,他……可很在意公子你这位小师弟呢。”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