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4章 博川受辱 - 天骄战纪

第2114章 博川受辱

青色宝鼎流转神辉,瑰丽灿烂,才巴掌大小,却灵性十足,轻轻一闪,就要挪移虚空而逃。 博川大急,这绝对是一件难得一见的遗宝,若错失的话,下次不见得什么时候能遇到。 在第一层历练的这三十九年,博川总共也仅仅只见过四次遗宝出世的一幕,可惜也仅仅只是见过,根本没机会去争夺。 可现在……不一样啊! 他刚要出手,就见一条散发着刺眼金光的绳索掠空,在虚空轻轻一绕,就将那青色宝鼎缠住。 就如被捆缚的猎物,再无法动弹分毫。 嗖! 下一刻,青色宝鼎连同那金色绳索就一起落入林寻掌中。 金色绳索是缚宝金绳,是在古仙禁区时,林寻从皇甫少农手中夺得的一件战利品。 此物乃乾坤道庭镇派重宝,和传说中的落宝铜钱一样,号称可以捆缚世间诸多帝宝,无边神妙。 当初这缚宝金绳甚至将无生印都捆缚住一瞬,堪称神异,林寻也是祭出大道无终塔,才将此宝镇压。 林寻收起缚宝金绳,打量着青色宝鼎,巴掌大小,青如琉璃,鼎身浮现着一层天然道纹,莹润剔透。 可惜的是,此鼎缺了一足,鼎口有一道碎裂的缺口,大大破坏了此鼎本应该有的完美神韵。 “好宝贝啊。”博川走了过来,眼睛都恨不得黏在青色宝鼎上,脸上写着不可抑制的羡慕。 一瞬间,宝物就已名花有主,他哪怕再羡慕,也不敢却和林寻争抢。 “给你了。” 林寻随手一抛,青色小鼎就丢给博川。 后者手忙脚乱接住后,不禁呆住:“给我了?”满脸的难以置信。 “我用不上。” 林寻随口道,这青色小鼎的确堪称神异,虽有所残缺,可也不是一般的帝宝可比。 不过,对林寻而言,哪怕就是收下此鼎,用不了多久也会成为勿缺、断刃之灵的“食物”。 与其如此,还不如赠予博川,以此感谢一下对方之前的“指点”。 博川浑身都哆嗦起来,太激动了,忍不住道:“林兄,这暗隐炼狱中遗落的宝物可不一般,几乎清一色都是在太古最初时留下。” “若是一般的宝物,遭受无数岁月的侵蚀,早就灵性全无,消散于世了,而能够保存至今,兀自灵性十足的,可都不是一般的帝兵可比!” “你……真的要给我?”他犹自难以置信。 林寻笑道:“让你收下就收下,哪来这么多废话。” 博川这才敢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只是当他刚准备收起此宝时,远处蓦地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 “博川,那件宝物早已被我盯上,不过还是要多谢你将它降服,现在……交过来吧。” 远处,数道身影化作神虹挪移虚空而来,三男两女,皆气息强盛,威势无比凶悍,只有常年征战厮杀之人,才能拥有那等气势。 说话的是为首的一名紫袍男子,脚踏一口血色战刀,身影健硕昂藏,一对瞳泛写满淡漠。 他们一行刚抵达,就将目光齐齐盯在博川手中的青色宝鼎上,皆不禁露出一丝炽热。 “柳啸,什么叫你盯上的宝物便是你的?”博川脸色阴沉。 他和柳啸这些人虽然同样来自铜雀楼,可彼此之间的关系谈不上多好,尤其是在这暗隐炼狱,彼此之间还存在着竞争。 像这样争夺宝物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只要不杀人,铜雀楼也不会管这些小事。 柳啸神色淡然,道:“博川,我知道你心有不甘,这样吧,我也不让你白忙活,这十颗大道源晶你收下,就当你帮我降服宝物的酬劳了。” 说着,他屈指一弹,一行璀璨的大道源晶掠出,不多不少,正好十颗,滚落在博川身前的地上。 “十颗大道源晶,就想换一件神异非凡的遗宝!?”博川脸色铁青,气得七窍生烟:“我若不答应呢?” 柳啸笑起来,他身边那两男一女也笑起来,笑容透着玩味、怜悯、不屑之色。 都已是绝巅准帝了,见惯世事凶险,谁还不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博川现在的表现,无非是不甘心罢了。 林寻也看出了这一点。 甚至他很清楚,这种事情太常见了,整个星空古道上,几乎到处可见这种见财起意,大打出手的事情。 可关键是,这件青色宝鼎,是他降服之后,赠予博川的! 这时候,博川也将目光看向林寻,神色无奈、懊恼又不甘。 “怎么,打算和你身边这位朋友一起搏一搏,看能否保住这件宝贝?” 一名体态妖娆火辣,肌肤如雪,红唇似火般的女子开口,一对眸水汪汪的妩媚撩人。 另一个瘦削男子说道:“这位朋友看起来面生的很,是刚来的吧?我劝你最好远离博川,这家伙数年前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如今在这暗隐炼狱中,没人敢再和他一块行动。” “你……” 博川眸子中闪过怒色,额头青筋爆绽,显然瘦削男子这句话戳中了他心头的伤疤。 瘦削男子阴阳怪气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九年前,哪个傻子为了一个女人,得罪了孟星子师兄?” “够了!”博川嘶声道,眼睛都发红。 可那瘦削男子自顾自笑道:“瞧瞧,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了。” 他目光看向林寻,道:“朋友,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莫要和这博川厮混在一起,否则,若被孟星子师兄看到,你可就要倒大霉了。” 林寻不清楚孟星子是谁,也根本懒得理会孟星子是谁,交谈这时候,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些跑来打劫的家伙又是谁。 可这都无关紧要,对林寻而言,又哪会管他谁是谁? 并且,此刻的他已失去耐心。 “这件宝物是我降服的,和博川一起行动是我答应的,现在我只问一句话,你们确定要挡在这里?” 林寻神色淡然,语气也很随意。 可这一句话一出,却令柳啸、瘦削男子等人都是一怔,似都没想到,这初来乍到的家伙会这般强硬。 柳啸挑了挑眉,神色间带着冷厉和不悦,道:“朋友,你……” 话未说完。 一股无匹可怖的威势从林寻身上扩散,就如排山倒海般压迫在柳啸身上,后者呼吸一窒,砰的一声,整个人就被狠狠撞飞出去,砸落在数十丈外的大地上,唇中咳血。 全场一寂,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露出惊色。 林寻淡然道:“我只问你们是都要挡道,可没有打算听你们继续废话,还有,你们不配当我林某人的朋友。 “博川,走了。” 说着,他抬脚朝前行去。 “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瘦削男子色厉内荏,他已察觉到不对劲。 砰! 下一刻,他整个人也被震飞,如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口鼻喷血,毫无挣扎抵抗的力量。 那妖娆女子和另一人皆悚然,如坠冰窟,意识到这次踢到了铁板,脸色都变了。 柳啸和那瘦削男子皆是绝巅准帝二重修为,早已拥有了进入第二层历练的底蕴和威能。 可在此时,却显得无比不堪,连对方的威压都挡不住! 这就太可怕了! 一时间,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带上忌惮和骇然,不敢想象,这该是怎样强大的一位存在。 对于这一切,林寻看也不看,带着博川朝远处行去。 像柳啸这些角色,或许已堪称是同辈中的顶尖人物,甚至有着足以令任何大势力都器重的底蕴。 可搁在林寻眼中,若是在外界,就这种角色早被他杀了不知多少次了。 锵! 一道犀利的刀吟响彻,一挂雷霆般夭矫的绚烂刀气掠起,从背后朝林寻斩去,刀气森森,耀眼生辉。 林寻头也不回,周身浮现若渊般的力量,轻而易举将这一道刀气碾碎磨灭一空。 偷袭者是柳啸,当看到这一幕时,他脸色彻底变了,毫不犹豫就朝极远处挪移逃遁而去。 嗤! 可比他更快的,则是一道刺目璀璨的剑气,在虚空中轻轻一闪,就将他胸膛刺穿一个血窟窿,发出吃痛的大叫。 这一瞬,他都差点怀疑自己死了,那剑气……完全就是无可匹敌般,凌厉到了让他绝望的地步。 “若要找死,你就继续。”极远处,林寻淡然开口。 柳啸浑身颤粟,神色阴晴不定。其他人也无不惊悚之极,噤若寒蝉。 直至林寻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他们也没有敢再有所动作,实在是被刚才的一幕幕惊吓到了。 “走!”许久,柳啸才起身,神色铁青开口。 “去哪?”妖娆女子问。 “去找孟星子师兄!”柳啸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眼神中写满了怨恨。 与此同时,跟随着林寻一起行动的博川张嘴,刚要说什么,就被林寻打断道: “我不是帮你,只怪他们挡了道。” 博川神色复杂,但还是说道:“林兄,他们之前说的并没错,若和我一起行动,反倒会让你被敌视,咱们……还是分开走吧!这次相助之恩,赠宝之恩,我博川以后一定拼尽所用来还!” 说着,他转身要离开。 他不想给林寻惹祸。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