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6章 大道无天矛 - 天骄战纪

第2116章 大道无天矛

博川瞪大眼睛,忘了呼吸。 没有惊天动地的激战,没有震耳欲聋的打斗声,也没有刺目耀眼的道光席卷…… 可随着林寻出行,一个又一个强者跪倒,显得那般轻描淡写,那般随意和自若。 可博川知道,这是一种绝对碾压的姿态,是一种有我无敌的无双风采! “难道真的我眼力劲太差了……到这时候也没发现,身边这位林兄其实是一个无法以常理衡量的逆天存在?” 博川心神恍惚。 他忽然感觉,自己之前所产生的愤怒、焦急、担忧都显得很没有必要! 场中死寂。 本欲第三次出手的孟星子身影停顿在那,神色阴晴不定,一对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林寻,仿似重新认识一般。 看到这一幕,博川内心涌起一种说不出的荒谬感,这就是自己所畏惧和害怕的“七大绝巅”之一? 这就是一声号令,就能让铜雀楼同辈人物皆低头的孟星子? 现在的他……似乎也被吓到了啊…… “你究竟是谁,为何以前从没有听说过,铜雀楼中有你这样一号人物?” 孟星子开口,声音低沉,之前那高高在上般的姿态已经荡然无存,神色间已尽是凝重和惊疑。 林寻没有理会,凌空前行,峻拔的身影淡然出尘,有着旷世般的风采。 “跪下。” 他声音响起,就如一道炸雷般,轰在孟星子心头,他都差点不敢相信,对方……竟敢让自己也下跪! 一股难以言喻的羞愤屈辱感觉刺激得孟星子脸色都显得狰狞,他发出暴喝,竭尽全力出击。 “滚开!” 恐怖的火焰法则如若火山爆发般从孟星子身上扩散,他祭出半截灰濛濛的残缺战矛,横扫而出。 轰隆! 混沌气如山崩海啸,从战矛上释放,无匹的杀伐气将这片天地都搅乱,一时间,竟映现出天崩地裂,日月崩碎的恐怖异象。 这一杆残缺严重的战矛,明显非同寻常可比! 林寻黑眸中都不禁闪过异色,好熟悉力量……这只剩下半截的战矛,似乎是…… 轰! 战矛袭杀而至,无匹的锋芒轻易撕裂林寻的攻击,刺骨的杀伐气侵袭,让林寻都不得不动用真正力量化解。 “杀!” 一击得手,孟星子气势如狂,那半截残缺的战矛裹挟着滚滚混沌气,劈杀时,犹如能刺破天宇,压塌星空,声势无比惊人。 林寻闪避,黑眸中则绽放出一抹喜色,他终于确定,那只剩下半截的战矛,应该也是一件昆仑帝兵! “为何要躲,你不是很强吗?” 孟星子大喝,意气风发,一杆战矛挥动,宛如斗天战地之神。 轰! 战矛破空,转瞬杀到林寻身前,锋芒无匹。 可就在此时。 林寻掌中忽然出现一块黑黝黝的铜块,挡住了战矛刺杀。 嗯? 孟星子脸色骤变,他手中的战矛竟如被磁铁牢牢地粘住般,任凭他如何使劲,竟一时无法被抽回! 就见林寻微微一笑,手腕一抖,那残缺的半截战矛就从孟星子那脱手而飞,和黝黑铜块一起,落入林寻掌中。 “不——!还我宝贝,还我宝贝!!”孟星子大惊失色,眼睛都红了,暴杀上前,宛如拼命似的。 显然,这半截战矛对他而言,也是无比之重要。 可惜,失去这半截战矛的他,对林寻而言已再无威胁,就见林寻一挥袖。 轰! 孟星子整个人都被砸得从半空中坠落,跪倒在大地上,躯体被无匹的力量禁锢,根本无法再站起身来。 他仰头,目眦欲裂地盯着凭空而立的林寻,发出嘶吼:“将宝贝还我!还我——!” 林寻没有理会他。 那黝黑铜块便是昆仑炼宝母炉所遗留的碎片,蕴含炼道母炉的本源气息,正因如此,才能轻而易举地将那半截战矛降服。 此时打量着这一截残缺战矛,就见它色泽黧,虽是残缺严重,可却兀自弥散着一股令人心寒的杀伐气。 它就如绝世凶兵,可刺破九霄天宇,可贯穿万古虚空!只看着它,就刺得人眼睛疼痛,心神颤粟! 林寻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一个名字: 大道无天矛! 昆仑九帝兵之一! “此宝你是从哪里得来?” 林寻目光望向孟星子,他心中都不禁意外,根本没想到,会在这暗隐炼狱之下,再次遇到一件昆仑帝兵。 孟星子就如发疯似的,大叫道:“这件宝物是聂云极师兄的,他若知道你抢了此宝,一定会毫不犹豫杀了你!快,快将它还给我,还给我啊!” 聂云极! 远处的博川脸色大变,飞快开口:“林兄,聂云极是铜雀楼准帝境‘七大绝巅’之首,早在三千年前就来到这暗隐炼狱历练,传闻他早已杀到第六层中,不出意外,以他的底蕴,恐怕早已证道为帝!” “现在你明白了吧,若你敢将此宝据为己有,必死无疑!” 孟星子大叫,“聂云极可不会在意什么规矩,他杀人也从不管什么规矩!” 却见林寻不慌不忙收起那半截战矛,这才说道:“从此刻开始,这件宝物就是我的,无论是你,还是那聂云极,想夺回此宝的话,尽管来找我林某人便是。” “你……” 孟星子如遭雷击般,失魂落魄。 林寻自顾自说道:“还有,从今日起,在这暗隐炼狱中,谁敢再欺负博川,谁便是我的敌人,而当我林某人的敌人只有一个下场,死。” 一个死字,就像一道惊雷,响彻场中,让得孟星子、柳啸等人皆心中颤粟,神色变幻不定。 这已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而对博川而言,林寻这句话却如一股始料不及的暖流,猛地就涌上全身,让他措手不及,都有泪流的冲动! 这三十九年来,自从得罪孟星子之后,他一个人艰难在第一层挣扎求生,没有人敢和他接触,但凡见到他的人,皆如避蛇蝎,排斥和孤立他…… 而他和林寻才相识不到两天,可后者却一路相护,视他为友,甚至不惜去开罪孟星子等人! 这让博川如何不感慨,如何不感动? 至此,林寻已打算离开,前往下一层历练,可就在此时,那孟星子竟是哀声祈求起来: “林兄,这件宝物无比重要,若是从我手中丢失,极可能会害死一些同门的性命,还望您高抬贵手!” 孟星子神色惨淡,“你不知道,在这暗隐炼狱第四层,出了一场大祸!” 他将其中原委一一说出。 原来,在那暗隐炼狱第四层,出现了一个蜕变出智慧和意识的凶魂霸主,将铜雀楼的四位强者镇压。 这凶魂霸主直言,只有交出那一柄残缺的战矛,才能换取那四位强者的性命! “这么说,此宝根本就和那聂云极无关,本就是属于你的?”林寻挑眉道。 孟星子神色苦涩:“不错,我打着聂云极的旗号,无非是像恫吓你一番,让你知难而退……更何况,若此宝真的是聂云极的,哪可能会借给我?” 林寻想了想,问道:“你说的那凶魂霸主为何会知道这一把战矛?” “因为此宝,本就是从暗隐炼狱第四层出世的一件遗宝,在此宝出现时,不止是我和那些同伴,那凶魂霸主也盯上了此宝。” 到了这时候,孟星子也不再隐瞒,说道,“虽说最终我侥幸将此宝夺下,可和我一起行动的那些同伴……却遭受那凶魂霸主的镇压……” “仅凭我一人,根本不是那凶魂霸主的对手,我这次从第四层返回,也是想找一些帮手去救援的,实在不行,就只能交出此宝,以换取那些同伴的性命。” 说到这,孟星子露出哀求之色,“林兄,你现在应该明白了,若将此宝弄丢了,我那些同伴可就全完了。” 林寻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孟星子竟还如此讲义气。 便在此时,博川忽然传音道:“林兄,不要听他胡诌,这家伙可不像他所说的义薄云天,这其中肯定有诈!” 林寻黑眸微眯,想了想,目光看向孟星子,道:“你跟我走。” 孟星子一怔:“林兄,你这是何意?” “你不是要救人吗,我帮你。”林寻随口道。 孟星子脸色微变:“林兄,那凶魂霸主可强大之极,统驭着第四层的一切凶魂,在那片天地,他就是主宰般的存在……” 不等说完,就被林寻打断:“你去不去?” 孟星子神色变幻不定,一咬牙:“去!” 林寻目光看向博川,微笑道:“博川,好好历练,他日再会。” 说着,他袖袍一挥,已将禁锢在地的孟星子卷起,挪移虚空而去。 “林兄,一定要保重啊……” 博川心中喃喃。 远处地上,柳啸等人都已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个犹如霜打茄子般蔫了。 他们看了看博川,眸子中有怨毒,也有毫不掩饰的冷意,可却无人再敢上前去对付博川。 林寻之前那一句话就如一个无形的威慑,只要林寻活着,他们就不敢再轻举妄动! 唰! 与此同时,林寻早已带着孟星子风驰电掣般进行挪移,很快就消失在通往第三层的入口中。 bq

下一篇   第2117章 青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