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8章 谲诈如鬼 - 天骄战纪

第2118章 谲诈如鬼

青衣男子先笑起来:“看来,这位道友并非糊涂之人。” 孟星子脸色难看,瞪了青衣男子一眼,这才对林寻道:“林兄,那凶魂谲诈如鬼,是故意在挑拨……” 林寻打断道:“最后一次机会。” 声音中,已带着慑人的寒意。 孟星子额头直冒冷汗,神色慌乱,道:“林兄,你……你究竟在怀疑什么?你可千万不要上了那孽障的当啊!” 却见远处山巅的青衣男子开口道:“还是我来说吧,一个月前,此人和一群同伙前来此地,偶然得见一件太古遗宝横空出世,便一起出手争夺。” “很不巧,当时我也在,并且比他们更早发现那一件宝物……” 孟星子神色铁青暴喝:“你闭嘴!林兄,你可千万别听他胡诌!” “慌什么,听他胡诌一番也无妨。” 林寻抬手一拍孟星子肩膀,后者顿时被禁锢起来,话语都说不出来,急的直冒冷汗。 青衣男子笑了笑,继续道:“道友也清楚,我乃凶魂所化,在你们眼中,就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异类,但我毕竟已觉醒灵智,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秉性和骄傲。” “当时争夺宝物,这位孟星子的同伴,一一被我击败,但我可没有下死手,只让孟星子交出宝物,来换取他这些同伴的性命。” “可谁曾想,呵呵。” 青衣男子神色间浮现一抹讥嘲,“谁曾想这位孟星子道友……却一个人携带宝物逃了。” 此刻,被禁锢在那的孟星子已是惊怒无比,连连挣扎,似要开口解释什么,却根本无济于事。 “逃了?” 林寻皱眉,目光看向孟星子,将禁锢的力量收起,“真相真的如此?” 孟星子大口喘息,焦急道:“假的,全都是假的,我孟星子哪可能会为了一件宝物,舍弃同门不顾?这孽障分明就是血口喷人,挑拨离间!” “血口喷人?那你看看,这些人是谁。” 青衣男子笑了,抬手一挥。 一群身影浮现而出,有男有女,皆精神颓靡,气息奄奄。 当他们看到孟星子,一个个皆露出愤怒仇恨之色,一些人更是破口大骂起来。 “孟星子!你我相交数百年,我拿你当兄弟,你却为了一件宝物,就将我等舍弃不顾,你……好狠的心啊!” “老子听你的命令,拼了命去帮你夺宝,可你呢,得到宝物之后,却一个人逃了!” 那些男女一个个都显得无比激动,一副恨不得将孟星子生吞活剥的样子。 再看孟星子,早已是脸色煞白,浑身哆嗦,一脸的慌乱,嘶声大叫:“你们……你们怎么还活着?不,你们一定是被那孽障控制了,当初争夺宝物时,我分明看到你们都遭难了……” 他目光看向林寻,哀求道:“林兄,你可不要被那孽障骗了,我之前的确是说谎了,在争夺到那件宝物离开这第四层后,根本就没打算再回来,因为我知道,那些同伴已经死了!” “之所以欺骗,无非是想从你手中重新要回那件宝物。” “可我敢对天发誓,争夺宝物时,我绝没有舍弃同伴,独自携带宝物逃跑的念头!绝没有!” 他就如快要溺死之人,用尽一切力气为自己辩解。 极远处,青衣男子长叹了一声,道:“事到临头,一切证据摆在面前,你犹自冥顽不灵,着实可悲。” 他目光看向林寻,道:“这位道友,现在你可相信了?” “林兄——!”孟星子身躯瘫软在地,嘶声大叫,一副百口莫辩,焦急无比的样子。 “我不信。” 林寻终于开口,黑眸如电般,望着远处山巅的青衣男子,寥寥三个字,却让后者一怔。 “不信?”青衣男子皱眉,道,“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证明?” 林寻淡然道:“我且问你,宝物已被夺走,你留着孟星子那些同伴的命,又是为了什么?别告诉我,你早预料到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所以才早早准备好了这些……证人。” “对对对!正是如此!”孟星子就如回过神似的,激动大叫。 青衣男子轻叹:“道友,我已经说过,我已拥有灵智,也拥有自己的秉性和骄傲,当初争夺宝物时,可根本就没有下狠手,哪怕宝物被夺,我哪可能将一腔怒火宣泄在这些人头上?” “你放屁!”孟星子咬牙启齿咆哮,“你一个凶魂所化的孽障,还能有一副慈悲心肠不成?可笑!” “为何凶魂就一定是要作恶的?” 青衣男子反问,他就如一个饱读诗书的儒生,流露出不悦之色拥有灵智了,早已和那些没有灵智的混账东西不一样!” “更何况,道友不相信我的话,总该相信这些人的话吧?”青衣男子指着身边那些男女。 林寻黑眸幽邃,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们已经不是他们了,他们的话也注定不能相信。” 孟星子都一头雾水,没有听明白。 可青衣男子却仿似明白了,不禁一怔,眸子中泛起一道诡异的光泽,“你……早已看穿了?” 他仿佛重新认识林寻一般,似很意外和惊诧。 林寻轻叹:“若你不将这些人召唤出来,或许我早已相信了你的话,可偏偏你弄巧成拙。” 在他的“天眼通”之下,早已清清楚楚看到,孟星子的那些同伴,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他们的元神,早已被无数繁密的诡异血色符箓封印起来! 简而言之,这些人早已和没有神魂的傀儡没什么区别。 之前开口说话时,也是被青衣男子所控制! 事实上,也正是看穿这一点,才让林寻猛地反应过来,心中也是一惊,因为正如他所说,刚才他差点就相信了青衣男子的话! “林兄,你总算相信我了……”孟星子都差点哭出来,刚才他可是郁闷惊慌得快要发疯了。 不夸张地说,刚才他都怀疑自己会含冤而死! “若不是你之前说过数次谎话,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林寻瞥了他一眼,着实无法产生什么怜悯之情。 正因为孟星子说过谎,才让他差点就上了那青衣男子的当! 孟星子神色讪讪,又是羞愧又是自责,都不敢去和林寻的目光对视,归根究底,还是他太在意那件宝物了! “看来,我倒是小觑了你。” 青衣男子唇角的笑容敛去,眸子盯着林寻,泛着诡异的光,“那你说,我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欺骗你,就为了去冤枉这孟星子?他可不配!” 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屑。 林寻淡然道,“因为你没有把握杀了我,只能先徐徐图之,若我真上当了,你就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什么行动?”青衣男子挑眉。 林寻道:“比如,将我引入你所在的这座大山中,借山中覆盖的禁阵力量来对付我?” 青衣男子怔了怔,忽然抚掌赞叹道:“了不起,道友无愧是慧眼如炬,令我想不钦佩都难啊。” 顿了顿,他笑道:“不过,你猜错了一点,之所以欺骗你,可不是没有把握杀了你,仅仅只是想找一些乐趣罢了。” 他眸子中泛起伤感之色:“很久以前,我便觉醒了灵智,可这无数岁月里,却一直被困在这个被你们叫做暗隐炼狱的鬼地方,我也想离开……可偏偏地,无论我如何做,皆无法挣脱此地的力量……” “时间久了,就会感觉很无聊,很寂寞,也很……煎熬……”青衣男子喟叹。 林寻神色淡然,无动于衷,情绪更无任何一丝波澜。 这青衣男子看似宛如满腹经纶的读书人,气宇磊落坦荡,实则巧舌如簧,谲诈如鬼,他口中的话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很难辨别。 林寻也根本不想再辨别。 他手掌一翻,残缺半截的战矛浮现而出,直接道:“以你的智慧,应该不难猜到,我此来就是为了此宝。” 青衣男子怔了怔,似没想到林寻对他说的话根本不感兴趣。 半响,他才点头道:“不错,换做是谁得到这样半件宝贝,肯定也会惦记宝贝的另一半在哪里,这很好猜测。” “那你可知道这另一半在哪里?”林寻直接问。 青衣男子不禁笑起来,“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凭什么?” 林寻也笑了,踏步上前,衣衫猎猎,一股沛然无匹的可怖威势扩散而开,让他瞬间宛如变成另一个人,睥睨如神。 青衣男子瞳孔微眯,旋即喟叹道:“真是无趣,这自古以来的纷争,到最后终究不可避免要以战斗的方式解决……” 叹息声中,他一挥袖。 轰! 覆盖天穹的血色雷霆,猛地激烈翻滚起来,一道道血色身影从雷电中掠出,就如从地狱中冲出的凶神恶煞。 那赫然是数不胜数的凶魂,铺天盖地般出现了! “道友,若你能在这一劫中活下来,我就告诉你那大道无天矛的另一半在哪里。” 青衣男子笑吟吟开口,他立在山巅,峨冠博带,孑然而立,这一刻,他不再像是一个读书人,而像是执掌这方天地的主宰! 8)

上一篇   第2117章 青衣男子